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56章 坐在同一條船上  
   
第156章 坐在同一條船上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知道,你從來不相信你父親的死跟宮家有關,我特地將當年獲得的證據拿了過來."當梁慧心顯然有備而來,掏了一疊資料攤在她面前.夏如水茫然地看著那些東西,卻一個字都看不清楚,連梁慧心的解說都沒有聽在耳朵里.

"證據都在這里,你父親就是宮家害死的啊!"

夏如水好久才轉過頭來看梁慧心,"您認我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梁慧心頓時愣在那兒,"如水……你怎麼這麼問?"

"我該怎麼問?"她從跟自己相認的那天起就說報仇的事?自己能怎麼想?

"我是真心認你的,你本就是我和你爸爸的親骨肉啊.如水,你身體里流著你父親的血,你真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含恨而死嗎?"

"我不知道!"她只想用力捂著耳朵,什麼也聽不到才好.父仇,父仇,她為什麼要為從來沒有見過面的所謂父親而報仇.

夏如水急匆匆地從墓前離開,根本不理睬背後梁慧心的呼喚.打車離開,有如逃亡一般.回到別墅,她只覺得滿身疲憊.

原本以為生活終于可以平靜了,卻偏偏鬧出什麼父仇來.她不想過問,但母親說得對,她身體里流著那個人的血啊.只是,真的要報仇嗎?要跟宮峻肆刀劍相向嗎?

"夏小姐?"

看著夏如水白著一張臉回來,韓義十分驚訝,叫道.

夏如水晃了晃身子,好一會兒才看清是他,"韓管家啊."

"你哪兒不舒服嗎?需要找醫生嗎?"

"不用."她搖了搖頭,把自己關進屋里.梁慧心的電話打了過來,她沒有接,將電話甩在了一邊.梁慧心沒再打,她的心卻亂成了一團.

自己真的可以不管父親的仇嗎?可以不管嗎?

這個問題,一路上她已經問過無數次了.就算沒有見過父親,但血緣終究難以切斷啊.

最後,她決定去找宮儼.

宮儼正在屋子里玩,些花花草草,看到她到來略顯意外,"怎麼來了?"宮儼上次病了一陣子,臉色微微有些灰,但精神尚好.

"沒去上班,所以過來看看."她只敢去看他手中的花,心里思忖著如何才能把問題問出口.宮儼點點頭,"上次泄密的事情沒對你造成什麼大的影響吧,我和峻肆都是相信你的,我的眼光不會錯,你不是那種人."

"謝謝爺爺的信任."宮儼越是對她信任她越是不敢開口.宮儼讓韓管家送來了上好的茶葉,笑嘻嘻地讓夏如水品嘗,說是自己種的.夏如水嘗了一口,只嘗到了苦澀,卻也不好說什麼,只能點點頭,表示好喝.

"爺爺,您認識一個叫路贏的人嗎?"終于還是問了出來,路贏,就是她生父的名字.

宮儼握著杯子的手微微一僵,"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人來了?"

"哦,只是聽人提了一下,說極有能力,也跟宮氏有過來往,所以好奇罷了."

宮儼垂下了威嚴的眉頭,"這都是二十多年的事了,當年的路贏的確很厲害,設計了許多很有用的東西,後來好像失蹤了."

"失蹤了?"不是死了嗎?

但宮儼已經沒有再說下去,喝著茶把話題轉移到了別的事上.雖然還有疑惑,但她卻沒好再問下去.不過,宮儼的話就像一個包袱,沉重地壓在她身上,他和梁慧心說的不一樣,是因為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死了還是別的?

帶著滿滿的心事,她離開了宮宅,甚至拒絕了宮儼讓她留下來吃飯的邀請.半路上,她的車子被另一輛車攔住.

車里,走出來的允修.

對于這個男人,她始終沒有好感,立時升起了警戒,"有事嗎?"

"干媽病了,現在在醫院."他道.

"我媽病了?"夏如水變了臉色,"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會這樣你最清楚,現在跟我去看她."他伸手就來拉她.夏如水避開了他的手,"我有車,你前面帶路就可以了."

"她住的地方不想太多人知道,如果不上我的車便沒辦法去看她."他道.夏如水氣白了一張臉,自己打電話給梁慧心,只是那頭並沒有接.允修也不生氣,安靜地看著她做這一切,微微勾起的唇角帶著邪肆的微笑,仿佛一切都在掌握當中.

到底擔心著梁慧心的情況,她心不甘情不願地打發司機離開,上了允修的車.允修的車子一路急馳,將她帶進了一處環境極好的醫院.

"我媽在哪兒?"她急著馬上見到梁慧心.

允修伸手拉著她往里走,她不自在地想要掙開,這一次,他沒給她機會.他並沒有將她帶去見梁慧心,而是停在了一間屋子里.

"你什麼意思?我媽到底在哪里?"夏如水急了,怒瞪著他問.

允修轉了轉自己的袖口,"干媽因為什麼而生病的,你應該更清楚,有些事情不說好,你進去了只會把她氣得更重."

"你……什麼意思?"她咬著唇問.

允修把一疊東西丟在她面前,那正是白天梁慧心給她看的所謂證據.她顫抖著睫毛去看,卻不敢拾起來看.

"你父親死了,是被宮家害死的,你這個身為女兒的,明明有能力卻不肯為他報仇,你說干媽見到你能開心嗎?"

"這……"胸口一陣憋悶,雖然不願意去面對這件事,但她也並不想把梁慧心氣成什麼樣子.

"我知道你很難接受這件事,但事實就是如此,不管你如何催眠自己都不會改變任何事情.報仇,是必須要做的!"允修的語氣霸道而橫蠻,帶了強迫的意思.夏如水不舒服到了極點,"這是我們家自己的事,用不著你管!"

"可是你母親就是我的干媽啊,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她狠狠咬住了唇瓣,不想再面對他灼灼而陰沉的眼眸,"帶我去見我媽,有什麼我跟她談."

"如果你確定能參與我們的複仇,就能見到她!"

夏如水懶得理他,邁步出了房門往醫院里走去,她就不信找不到梁慧心.

"干媽並不在醫院里."允修的聲音從背後走來.她邁動的腳步猛然停下,好久才轉頭回來看他,眼里充滿了不信任.

允修再度走過來,眼底沉冷無波,"干媽養病的地方極為特殊,在確定你的心意前,我是不會透露的."

"她是我媽!"夏如水氣得沖他大吼,眼睛都泛起了紅.

允修歪起一邊唇角,絲毫沒有被她的憤怒所打動,"路贏也是你的父親,他冤死了,你卻不聞不問.水兒,做人不該如此."

他竟然叫她水兒!如此親昵的稱呼就算宮峻肆都沒有叫過,她覺得反感極了,"這都是我的事,跟你沒關系!"

允修含首,"的確跟我沒關系,只是水兒,你就那麼舍不得宮家,舍不得宮峻肆嗎?他到底有什麼好的?"

他好與不好,當然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沒必要跟眼前這個男人分享!

她低頭想去再次撥梁慧心的號碼,手機卻突然響起來,是宮峻肆打來的.她急急去按鍵想要接通,有人比她更快,將她的手機抽走,然後按斷.

"你干什麼!"夏如水瞪著眼沖允修吼.允修卻當著她的面關了機,"水兒,你跟他不是一路人."

"我說了,這是我的事,跟你沒關系!"她不願意和他再呆在一起,轉身往外就跑,也不打算去找梁慧心了.

允修並沒有追過來.

她還是沒忍心放棄梁慧心,悄悄轉回來繞著醫院轉了好大一圈,只是問遍了所有人,也沒有人知道梁慧心在哪兒.也許,自己被允修騙了.她這才走出醫院,打算回家.

外頭,停著允修的車,他還沒有走.而半開的窗里,可以窺見他邪氣的臉,始終勾起一邊,陰沉得要命.

她不舒服極了,有意避開他走.

"為了宮峻肆,你連大仇都不想報了?"允修輕輕出聲,聲音沉得有如地底修羅.夏如水不理他,繼續前行.

"有件事我必須告訴你."他揚了揚下巴,馬上有人攔在了夏如水面前.夏如水面色大變,"你到底想做什麼!宮峻肆知道我出來了,他會來找我的!"

允修絲毫不介意她的話,"別怕,只是帶你去個地方."

她不肯,那兩個人早在允修的授意下將她押上了車.夏如水氣得直瞪眼,"允修,你有什麼資格綁架我,別以為綁架了我就能從宮峻肆那里得到什麼,那是不可能的!"

允修沉沉地笑了起來,"你這個提議的確不錯,如果綁架了你宮峻肆肯定願意付出點什麼給我的."

如果不是雙手被控制的話,她一定會狠狠拍他一巴掌.

"不過,我不會這麼做,因為你是我干妹,更重要的是,我們已經坐在了一條船上."

"別枉想了,我是永遠不會和你坐上同一條船的!"她討厭眼前這個男人,到了極點.允修笑了起來,笑得那般刺眼,"可怎麼辦呢?我們已經坐在同一條船上了."

上篇:第155章 該怎麼辦     下篇:第157章 被拉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