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57章 被拉下水  
   
第157章 被拉下水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夏如水閉了嘴,不想跟他再多說半句,他也不再說話,只由著車子朝前駛去,最後停在了某處.夏如水被拉下車,跟著他走,面前,豎著一座建築,不算高,僅有幾層,上面寫著允如公司.

夏如水記得清楚,公司泄密後正是這家公司利用了他們的信息獲得了一項大工程.

"怎麼帶我來這里?"她質問道,對這家公司沒有丁點好感.

"允如公司,你不覺得有些什麼問題嗎?"允修回臉問她,忽略掉了她臉上的憤怒.她扭了頭,"我不想知道!"

"允修,如水,這家公司是以我們兩個人的名字命名的啊."

"什麼?"她瞪圓了眼,幾乎將眼前的允修當怪物,"這家公司是你的?"

"是我們的."

"我和你沒有任何關系."

允修再次笑了起來,走來輕輕拎起了她的下巴,"怎麼可以這麼說呢?這次的項目能順利拿到手,你功不可沒啊."

"什麼……意思?"她不是泄密者啊,這個允修要做什麼!

她偏開臉,不想被他的髒手碰到.

允修也不在乎,收回指細細觀賞,那邪肆的目光越發張狂,"字面上的意思,還記得我給過你一個賬號麼?"

她當然記得,他當時給了她一張條子,後來又用手機發了個賬號給她.

"你一定點擊了手機里的賬號吧,那是一條木馬程序,一旦點擊就會把你的手機變成監聽設備,我可以利用社交軟件聽到任何想聽的事情.而你正好被宮峻肆重用,給我機會聽到了最能打擊到他的消息."

"怎麼……會這樣?"她萬萬想不到,允修在那個時候就開始設計她和宮峻肆,而更讓她無法相信的是,竟然真是自己泄的密.

"為什麼要這樣!"她猛然跳起來,揪起了允修的領子,幾乎能把他吃下去.她的身形纖細,根本無法對他形成威脅,他也不拉開,習慣性地歪開唇角,"我這可是在幫你和干媽,你這麼游,移不定,你們的仇什麼時候才能報?"

"我們的事,不需要你管!"她狠狠吼著,身子抖得不成樣子.怎麼會這樣?怎麼轉眼間她就真成了那個泄密的人?天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她最不願意傷害的就是宮峻肆啊!

"干媽希望我管,而且我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陷入宮峻肆的柔情假象里,連該干什麼都不知道.夏如水,你是路贏的女兒,你的任務只有報仇!"

"不是,不是!"如果可以,她甯願永遠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路贏,路贏到底是誰?不是說父親該愛女兒的嗎?為什麼她的父親要留給她這樣的事情?

"不管你承不承認,你都跟我們在一起了."

她用力推開允修,慌不擇路地跑了出去,根本不管這里是哪里.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眼淚,無助地流下來,突兀知道的消息將她打擊得體無完膚.她竟做了對不起宮峻肆的事,竟然……

她狠狠抱住了腦袋.

夏如水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別墅的,只覺得整個人虛脫了一般沒有丁點兒力氣.韓義看到她,嚇了一跳,"夏小姐您去了哪里?少爺打您的電話沒有人接還關機,他急得不行出去找您了."

"找我?"找她做什麼,她這麼壞的一個人.

韓義無心去顧她的心情,忙給宮峻肆打電話告訴夏如水回來的消息.夏如水把自己關在臥室里,燈也不開,像一具失去了靈性的幽魂.身子,卻忍不住顫抖,她從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傷害到宮峻肆,甚至決定跟他一起到老.她辜負了爺爺的期望,辜負了宮峻肆.

燈,突然一亮,刺痛了她的眼睛.宮峻肆回來了,他臉上帶著焦急搜尋著房間,最後在角落里看到了抱著自己的夏如水.

"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關機?"他大步走來,臉上帶著焦急.

夏如水聽到他的聲音,這才茫然抬頭,卻不敢對他的眼睛.好一會兒才搖頭,"沒什麼,只是我媽身體不舒服,去看她了.手機……好像丟了."

允修奪走了她的手機,回來的時候她沒有要回來.那部手機于她等于一枚炸彈,也沒有要回來的打算了.

"原來是這樣."宮峻肆明顯松了一口氣,但還是注意到了她的失落和狼狽,"怎麼這個樣子,哪里不舒服嗎?"

她無力地搖著頭,不知道是否該把允修說的那些話告訴他,若是他知道自己和梁慧心視宮家為仇人,准備報複,他們……還進行得下去嗎?

"媽媽講了一些有關父親的事,覺得挺震撼的,所以……"她撒著謊.

"什麼事?你的父親是誰?"宮峻肆忍不住追問.如果只是普通的事,她不可能如此狼狽不堪.

"我累了,以後再說吧."

實在講不出口,她只想逃避.好在宮峻肆真的疼她,沒有再追問下去,而是抱她進了浴室,清洗身體.夜晚,躺在宮峻肆身邊,聞著熟悉的屬于他的味道,感受著他的體溫,盡管她疲憊不堪卻一點睡意都沒有.

事情,怎麼會發生到了這一步?允修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給她,就這樣將她推進了深淵當中.她該怎麼辦?

想了一夜,卻什麼結果也沒有.

當感受到身邊人在動時,她閉緊了眼裝睡.真的沒有辦法面對宮峻肆.

宮峻肆傾身在她耳邊小聲吩咐,"如果累的話就休息兩天."

她輕輕嗯了一聲.

自己還有什麼資格進他的公司啊.

宮峻肆一離開,她就睜開了眼,眼眶紅紅的,眼圈濃重,是沒有睡好的表現.她吃力地爬起來,對著窗外他的車子發呆,心里泛起各種味道,酸澀不已.

關于允如公司的事,是否該告訴宮峻肆,是否該提醒他,要注意允修這個人?

"夏小姐,您的電話."

外頭,有傭人在叫.

夏如水這才爬起,下了樓去接電話.

"水兒,可還好?"

是允修!

她像見了鬼般慘白了一張臉,迅速掛上了電話.這個惡魔一般的男人!

"怎麼了,夏小姐?"她的動作過大,驚動了韓義,不解地問.夏如水慌亂地搖頭,"沒什麼,打的推銷電話."

電話,卻再一次響起.

這個允修!她僵在那兒,本就沒有血色的臉變成了灰白色.如果韓義不在,她早就拔了電話線了!

韓義看她沒動,只能去接電話,她猛跳了起來,"我來接!"韓義給嚇了一跳,卻還是把電話遞給了她,她的手都在抖,極力抑制著但還是顯露,她的指頭一片冰冷,以至于韓義無意與相觸時,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

"喂."她啞著聲說話,如果韓義不在,她一定會對著允修大吼的.這個可惡的撒旦一般的男人!

"水兒,我們見一面吧."果然還是他,"有許多事情,我們需要談談."

"抱歉,我沒有時間!"她不客氣地回應.

那邊只是邪笑,"相信,你會有時間的."

夏如水再次掛斷了電話,這次,也不韓義是否在場,直接拔了電話線.轉身,上樓,她的身子依然抖個不停.

保持沉默是不行的,她必須把事情跟宮峻肆說清楚,就算是仇人家,也光明正大的做仇人.她不喜歡偷偷摸摸.

夏如水上樓收拾了一下自己,再下來時,衣著已經齊整.

"夏小姐要出去嗎?少爺吩咐過,讓您在家里休息不必去上班."看到她穿著工作服,韓義迎過來道.

夏如水虛弱地點頭,"我找宮峻肆有點兒事,所以去公司."

她這麼說韓義便不再說什麼.她剛剛的表情很糟糕,尤其在接電話時,顯然,心里一定有事.她此去定是跟少爺說這些事的,也好,自己便不必跟少爺再額外彙報了.

韓義點點頭,眼里流露出贊賞.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但一定不是好事,但願夏小姐和少爺都沒事.

夏如水無心去猜測他心里想什麼,快步出了門.她去了車庫,自己把車開出來.她的車技一般,但今天真沒的心情再去叫司機,她不想等,只想馬上到公司把一切都攤開.

車子只開出一半,就被攔下.那輛熟悉的車里,坐的定是允修.她一壓油門,甚至做好了橫沖過去的准備,但車門打開,出來的卻是梁慧心.

只一夜沒見,梁慧心就顯得虛弱了許多,滿面的病態,要用手扶著門才能支撐住自己.看到梁慧心,她再也狠不下心來只能下車.

"您……怎麼來了?"她問,沒敢錯過梁慧心灰白的臉色,"身體不好就該去醫院養著,到處跑怎麼可以?"

梁慧心淺淺地咳了幾聲,唇蒼白而干燥,一對悠目朝她看來,"如水,你這是去哪兒啊."

去哪兒?

她憤怒地瞪一眼隨後下來的允修,不肯回答.允修已經歪起了一邊唇角,"水兒,你可想清楚了,如果把事情說出來,干媽會怎樣?就算宮峻肆看在你的面子上願意饒過干媽,宮承風會嗎?宮承風能接受被一個女人利用玩,弄嗎?還有,宮家費了那麼多心思除掉你父親得到那項發明,你覺得說出一切後,他們會放過你們嗎?宮儼是什麼樣的人你或許不清楚,但仔細打聽就能知道.還有宮峻肆,他對待對手的狠戾是眾所周知的,你以為事情揭破了,他會因為你而手軟嗎?許冰潔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別幼稚了!"

上篇:第156章 坐在同一條船上     下篇:第158章 輕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