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59章 無恥之徒  
   
第159章 無恥之徒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夏如水失魂落魄地走出來,正迎著允修那雙邪肆的眼,她偏開了頭當他為隱形人.允修微微歪起了一邊唇角,"期待你的好消息."

她最後去了公司.

宮峻肆看到她,立刻迎了過來,"怎麼回事?韓管家說你早就出門了,怎麼現在才來?"

"哦."她虛應著,"我去見我媽了."

"你媽?"對于梁慧心,宮峻肆始終沒有太好的感覺,但也沒有當著她的面說什麼."找我有什麼事嗎?"他問.

夏如水張了張嘴.

那些話要說出來嗎?如果宮峻肆真的翻臉不認人,自己連累的可是親生母親,真要這樣做嗎?

"宮峻肆,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你會把我怎樣?"

宮峻肆擰了眉,"怎麼問起這些莫名其妙的問題來了."

"沒什麼."她膽小到連這個答案都不敢深究下去.不願意對抗宮家,又不想梁慧心受到傷害,她該怎麼辦?

"到底有什麼事?"宮峻肆再次問,目光落在她身上,"這幾天的你很不正常."

他的直白點出讓她徹底慘白了一張臉,害怕被他看出些什麼來,喘了好久才勉強扯出一抹笑來,"能有什麼不一樣?我覺得自己和往常一樣啊."

宮峻肆沒有回應,沉了眸.避過那一陣膽戰心驚後,她傾身過去拉他的衣袖,"我想……辭職."

這也許是最好的出路了.

誰都不會傷害到.

"怎麼突然想到辭職."宮峻肆極為意外.

她心虛地低了頭,"忽然想去償試點別的了."

"想好要做什麼嗎?"

搖頭,只要不是夾在他與梁慧心中間左右為難,做什麼都可以.

"如果這是你想的,我批准,但是如水,我希望你能時時呆在我身邊."他極少講這樣肉麻的話,越是如此,越顯得感情直摯.

夏如水差點滾出眼淚來,她何嘗不想留在他身邊工作,生活呢?

"我不是呆在你身邊嗎?白天見不著晚上一樣可以看到啊."

"我給你時間考慮,一個星期,如果一個星期後你還堅持現在的決定,我同意."宮峻肆沒有馬上答應,而是給了她一個期限.夏如水沒好再勉強,點了點頭,反正只有一個星期,很快就過去了.

"對了,我查過你的父親,叫路贏,是嗎?"宮峻肆突然道.查梁慧心時,順便查到了路贏的信息.

夏如水卻被這一問弄得再色再次蒼白,這一次接近土色,"你……你怎麼知道?"

"我未婚妻的事情,怎麼可能不上心?"他淡淡地道,唇上揚起微微的笑.真是這樣的嗎?他若是查到了路贏,是否會知道路贏就是他爺爺害死的?恐懼,再次漫延.

"你怎麼了?"宮峻肆意識到了她的不對勁,輕問.她這才吃力地搖頭,"沒什麼,只是有些驚訝,這些事情你都能查到.不過,為什麼不直接問我呢?"

"我問過你,你沒有回應,以為你也不知道."其實他查的真正原因是對梁慧心始終存著疑心,這種事怎麼好對夏如水說?

"哦,是這樣嗎?"

夏如水的目光一陣亂掃,完全聚不了焦,"還查到他什麼嗎?"

"只是一些基本的,想必你母親已經對你說了吧."他不想談及更多.梁慧心不用本名,在接近了宮承風後又突然將他拋棄,這一切都引起了他的警覺.不過,除了查到她有一個養子叫允修外,沒有查到別的,甚至連這個允修是什麼身份都沒有查到.而且他們這二十多年的生活也成了一道謎,什麼也查不到.

這是不正常的.

這些,他都沒有告訴夏如水,不想引起她的擔憂.但願自己的猜測出了問題.

而另一邊.

夏如水離開後,梁慧心垂頭喪氣地走出來,指頭揉著發痛的太陽穴.

"干媽."允修迎過來,扶住她,梁慧心抬頭看著自己的養兒,眉心蹙得愈發的緊,"我們是不是做錯了?她現在看起來好幸福,如果我們繼續下去,會不會就此毀了她?"

"干媽心軟了?"允修揚起了邪肆的唇角,"您真要忘掉父親的慘死了嗎?真的打算放過宮儼這個惡人了?"

"我……不想放過,但,如水她……她的幸福也很重要啊."

"現在一切都已攤開,干媽覺得她跟著宮峻肆還能幸福嗎?"

"這……可她並不願意做這些事,我不想逼她了."沖動過後,她也會對夏如水感到抱歉,她應該承歡自己膝下,享受母親的關愛才對,不該逼著她跟自己一起報複宮家.

"就算您不逼,她也已經騎虎難下了."此時的允修唇上勾起的是更深的邪魅,透盡了無情.

"什麼……意思?"梁慧心的臉一陣發白.

允修輕輕壓低了頭,"為了幫干媽一起逼她步入正軌,我把她拉下水了,利用她得到了宮氏的機密成功地給予了宮氏打擊."

"那件事是你……你竟然利用如水!"

"不是利用,而是推她一把.干媽,現在就算你想放手也不能了,宮峻肆還在查這件事,以他的能力遲早會查出來的.你想,到時他會善待如水嗎?等到他知道我們和他原來是仇家時,如水的命運會是怎樣的,您想過嗎?"

"你怎麼可以私做主張!"梁慧心怒了起來.

允修攤開了手,"我可是在幫干媽!"

"你……唉,你這樣,如水便真的……"梁慧心感覺自己已經沒臉再見夏如水了.允修輕輕攬起了她的肩,"干媽,從小很小的時候您就給我講了您的深仇大恨,我發過誓要為您報仇的.如今,好不容易才有了進展,我們不能放棄!"

梁慧心還想說什麼,允修的手機已經響起來,聽到里頭的話,他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兒了嗎?"梁慧心不安地問.

允修馬上恢複了原本的微笑,"放心吧干媽,不是什麼大事,我去處理一下就可以了."

"……那好."

提出辭職後,夏如水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好了起來,不再那麼戰戰兢兢.不過,在聽說宮峻肆還在查泄密事件時,還是小小地顫了一下.

這件事可能最終只能不了了之,但在她心里還是形成了陰影,雖然無意,但終究是她害了所有人啊.還好,及時抽身,以後宮氏的任何機密都與她無關了.

想到這里,她再次長籲一口氣,愈發斷定自己的所為是正確的.

"夏秘書,你的電話."辦公室里的人叫.夏如水並未多想,接下,這個時候打她電話的多半是宮峻肆.

"您好."她輕聲道,唇角勾起笑意.

"出來,我們談談."

低沉的聲音透出的是無盡的邪魅,並不陌生,是允修!夏如水的臉色再次變化,"不要再打電話過來!"她叭地掛斷.

允修這個男人越來越像噩夢,緊緊纏繞著她,甚至比梁慧心還讓她害怕.他身上透著一股冷硬之氣,任何人都休想違背他的意志.她討厭他.

允修果然沒有再打來,在辦公室里惴惴不安半個多小時後,夏如水的一顆心終于沉澱.

"夏如水,進來."內線響起,是宮峻肆那動聽的聲音.夏如水活了過來,迅速朝總裁辦公室走去.辦公室里,宮峻肆擰眉看著自己的手機,"你的手機怎麼會在允修手上?"

"是……是嗎?"顯然允修打電話到了宮峻肆的手機上,他好大的膽子啊.而此時的夏如水卻差點嚇破了膽.

"我以為丟了,估計是忘在了我媽那兒,他撿到了吧.他……終究是我媽養子啊."

宮峻肆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沒有回應.

"反正手機我也不想要了,讓他隨便處理了吧."那部手機若拿回來,會給她帶來極大的麻煩.允修到底想做什麼?他這一招逼得她幾乎跳腳,恨不能馬上跑過去給他甩上幾巴掌.

宮峻肆只"嗯"了一聲,其實他已經讓允修把手機快遞過來了.不過這件事,他並未對夏如水說,只是覺得沒有這個必要.

夏如水不安地退出總裁辦公室,指頭越捏越緊,她下樓找了個公用電話亭給允修打了電話,"你這算什麼意思?想逼我就范嗎?允修,我告訴你,不可能!我已經下定決心了,永遠都不會背叛宮峻肆!還有什麼招數,你盡管使出來吧,最好讓宮峻肆知道一切!大不了讓他殺了我,也比被你這種無恥之徒逼死的好!"

呯地掛斷了電話,她的胸口不斷起伏,一陣氣喘籲籲.允修逼得她做好了魚死網破的決心!

就在此時,鄭敏抱著一個盒子快速進入了宮峻肆的辦公室.

"總裁,這是您讓快遞過來的夏小姐的手機."

宮峻肆嗯了一聲,接過,隨手放在了桌面上.鄭敏的目光落追隨著手機不肯離開,"總裁,我覺得有必要拿夏小姐的手機去檢測一下."

"檢測什麼?"宮峻肆的臉上已經染上了不悅.

鄭敏知道他不喜歡這個話題,卻硬著頭皮繼續開口,"終究那次的事情影響這麼大,而且那個人也一直沒找到."

上篇:第158章 輕點     下篇:第160章 口是心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