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65章 報應  
   
第165章 報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和允修並不同房,允修的房間在最南端,她的在最北端.這座宅子又長又大,南北一隔開,有如兩個世界.推開他的房門,如往常一樣,床頭倚著一個妖嬈的女子,見到有人進來也並不緊張,反而挑釁似地露出許多皮膚,連最隱密的地方都顯露.

屋里彌漫著曖昧奢靡的味道,女人身上也布滿了大大小小的痕跡,不用想都知道剛剛兩人做了什麼.夏如水早就習以為常,目色無波地立在那里,"你找我?"

"晚上去哪兒了?"允修大方地袒,露著自己的胸口,抽著煙問,甚至勾臂將倚在床頭的女人拉過去,大方地將後壓在她的胸口揉,搓擠壓.

夏如水始終垂著眼皮,不曾將任何人事看在眼里,"去後院了."

這滿屋子都是他的眼線,自己做了什麼瞞不過他.

允修哼了哼,"怎麼?想著把老頭子送回去戴罪立功,順便爬上他的床嗎?"他直白的話讓夏如水僵了一張臉,窘得無地自容.

允修的指一點點收緊,無情地掐在面前女人的胸口,女人疼得一陣嬌叫,嫵媚得人骨頭都能軟掉.他卻毫無憐香惜玉之心,將女人隨手從床上甩了下去.

呯!

悶悶的一聲響,女人頓時變了臉色,卻半天都起不來!

"滾!"

他發布命令.

夏如水依言往外走.

腕部一緊,她被扯了回來,狠狠地甩在了床上.下一刻,允修將她壓住,臉上顯露的是濃濃的邪氣,"夏如水,就算你把心掏出來捧給他,他也未必會接受了,還在奢望些什麼?"

她從來沒有奢望過任何東西.夏如水只是冷冷地看著他,雖然怕得要死,但臉上的表情沒有變.她越是待他冰冷,他越是不爽,唇壓了過來,"休想把老東西送回去,如果讓我知道你動了這種心思,那老頭子就只有死路一條!"

夏如水的臉色變得慘白!

她揪緊了身下的床單,才沒有發出嘶厲的反抗.此時,無論她怎樣反抗都斗不過眼前這個惡魔.

允修卻突然撕起她的衣服來,緊硬的指尖扯得她的衣服嘶嘶作響.她嚇到了,用力抱住自己,沖著他大叫,"你要干什麼!"

"當然是干,你!"

這些年,允修極少對她動粗,而且完全一副可有可無的樣子.最近卻連續幾次對她動手,這讓她驚訝,但卻並不願意讓他得手.

不過,他的力氣奇大,而且在這樣的夜里,沒有人能幫到她.她拼命反抗,他卻愈發不肯放過她,"不是早上還同意讓我上嗎?這時又在矜持什麼?"

"你不是說大把年輕女人等著你嗎?她們最適合."

這樣肮髒的床,她想想就要吐,更何況被一個恨極的人逼著做那種事.當允修的唇落下來時,她胃里一陣亂湧,而後干嘔起來.

"你嫌我髒?"

允修松開她,臉色變成了烏黑色.夏如水偏開了臉不肯回應,用沉默肯定了他的話.允修氣得狠狠一拳砸下來,夏如水驚得閉了眼.那拳頭在最的一刻堪堪移開,落在她的臉側,激起一陣悶響.

之後幾天,允修沒有再在屋子里出現過.

他來去無蹤,也從來不用向任何人報備,大家早就習慣.沒有他在,夏如水和洋洋都覺得自在許多,心情都好了起來.

但看著他那張蒼白的小臉,夏如水便一陣陣地擔憂,整晚整晚睡不著,有時就算勉強睡了過去,也會被夢驚醒.她不再做大火燒光宮氏的夢,而是夢到洋洋離她而去.

內心里,被一種恐懼抓握著,她真的很害怕哪一天洋洋就真的離她而去了.她還沒有帶他去認識自己的親生父親呢.

夏如水想了又想,最後主動去找了梁慧心.

梁慧心並不和他們住一起,究其原因,只是夏如水不喜歡.過去的那件事是她和允修兩人一起操縱的,他們騙了她.所以這些年,對于梁慧心,她同樣冷若冰霜.

梁慧心知道她恨自己,所以只會偶爾到這邊來,還是借著看洋洋.夏如水主動找她,讓她意外又受寵若驚,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一時亂了手腳,"如水,你怎麼來了?"

夏如水冷淡地看著她的局促,從那件事之後便再沒有叫過她一聲媽.

"我來,是為了洋洋的事."

"哦,是嗎?"梁慧心的喜悅一下子被澆滅,這些年來,夏如水總共只找過她兩次.一次是讓她說服允修把宮儼送到自己身邊照顧,一次是請求她幫忙留下孩子.

"洋洋的病不能拖了,我想帶他去大醫院看看.允修是不會聽我的話的,但您終究是他的養母,他應該會願意聽您的話."她雖然尊稱梁慧心"您",但卻不曾正眼看她,這份客氣里透盡了陌生.

允修從來不允許夏如水以及洋洋接觸外界,這也是洋洋這些年來一直不能去外頭治病的主要原因.但允修也沒有虧待他們,每次都會將醫生請回來給洋洋看病.

允修不待見洋洋,但他心里有夏如水,梁慧心一直都知道的.她以為隨著時間的流逝,夏如水能看清楚他的感情,接受他,卻沒有.

梁慧心臉上露出了為難的神色,"修兒雖然願意聽我的話,但他的底線卻是不能觸碰的,這你也是知道的.不過如水,修兒對你是有感情的,如果你能回應他,他或許……"

回應他……

夏如水的唇上勾起了冷笑,她甯願去死也不想回應他的任何感情.

梁慧心自然把她的表情看在眼里,重重歎了一口氣,"那好吧,我試著跟他說一說."

"謝謝."夏如水平淡地道歉,仿佛對一個陌生人.梁慧心聽得又是一陣難受,"如水,就不能原諒媽媽嗎?當年媽媽也有了悔意的,只是修兒已經做好了准備,萬事俱全……媽媽阻止不了才……"

她閉了眼.

當年聽允修說出計劃並且表示一切都無法回頭時,她的確擔憂過夏如水,但路贏的仇馬上就能報了,等了二十多年的事情就要成功,她沒辦法拒絕.宮家讓路贏慘死車底,而她讓宮家灰飛煙滅,很值得.

狂亂了的她甚至連可能牽扯到無數無辜生命都不顧,也不曾向夏如水透露半句.她甚至還抱著一種僥幸心理,等到宮家滅亡後,夏如水遲早會接受現實,乖乖地回到她身邊,和她共享天倫之樂.

夏如水卻沒有.

宮氏的毀滅,宮峻肆的死仿佛給了她致命打擊,那一刻,她的反應是毫不猶豫地從車上跳下去撞向另一輛車.她嚇得幾乎絕氣,好在允修及時將她摟住,而後,她像癡傻了般不跟任何人說話,不做任何交流.

不是允修決定處死宮儼,她也許會一輩子都那樣.

這些年,梁慧心抿心自問,她也是後悔的.雖然想報仇,卻沒有想過就此毀掉自己的女兒,還有那麼多無辜的生命.但事情已經發生,世界上並沒有後悔藥.她努力地想要修複母女之間的關系,卻怎麼都與法與她貼近.

她的話里有為自己開脫的意思,夏如水不是聽不出來,但她懶得理睬,轉身就出了門.梁慧心跟了幾步,最後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太太."傭人跑過來,忙扶住她.梁慧心用力搖搖頭,"沒事."

她從小就有心髒病,但並不嚴重,因為條件差,也沒有人管過她,由著她自生自滅.直到認識路贏,那個老實本份卻極度聰明的男人,他愛上了,她,甚至在知道她有心髒病後沒有嫌棄她,花高價請醫生為她動了個手術.

路贏為了給她治病,欠下了不少錢,但他從不在乎.他無微不至地呵護著她,不讓她受一點苦.就是因為這樣,她才在醫生交待了不宜受孕的情況下懷了孩子.她一直沒敢告訴路贏,直到肚子大了實在藏不住.路贏心疼不已,但她執拗地要生下孩子.生孩子的時候她發生了危險,他的朋友仗義相幫,救了她們的命.

路贏為此感恩戴德,才會在那項新研究成功後放棄利益,轉手給那個朋友.卻因為如此,讓他就上了末路.

梁慧心痛苦地閉上了眼睛,"我害了許多無辜的人,是該得到報應,但怎麼可以報應在孩子身上呢?"

夏如水出生時,他們還擔心過是否會遺傳她的心髒病,但幸運的是沒有.然而,讓人想不到的是,最後卻遺傳在了洋洋身上.洋洋的心髒病比她當年還要嚴重,如果不是夏如水全力呵護著,怕也未必能活到今天.

"太太,怎麼可以說這種話啊,您可是個大好人."傭人並不知道她的內心,只勸慰道.梁慧心苦苦笑了一下,她若是大好人,也不會連自己女兒的前途都毀掉.

夏如水回到家里,沒有見到洋洋,傭人說他在樓上休息.洋洋雖然和她一起等于半禁閉于這屋子里,但生活和方方面面都不差,他卻並不像別的孩子那樣嬌氣,每次身體不舒服都不會跟人說,而是自己默不作聲地回到房間休息.

聽傭人這麼說,她知道孩子必定又不舒服了,大步上了樓.

上篇:第164章 他還活著     下篇:第166章 再見面,狼狽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