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66章 再見面,狼狽不堪  
   
第166章 再見面,狼狽不堪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果然,洋洋小小的身子蜷縮在被子里,臉色灰白,唇上一點血色都沒有.他的額上沁滿了汗,密密的一層,衣服都濕了.夏如水去摸他的手,冰涼冰涼的,冷得可怕.她開始推洋洋的身子,急急地叫他.

"媽咪,你回來了?"洋洋睜開迷蒙的大眼,問,聲音里透著虛弱.

"哪里不舒服嗎?"夏如水松了一口氣.醫生說過,洋洋的病隨時可能發作,或許哪天睡著了就不會醒了.他剛剛那麼冰涼,沒有一絲生氣,她還以為……

洋洋搖了搖頭,"還好,就是覺得有些疼."他摸了摸胸口.從小一直用著藥,他的胸口極少發痛,只是會比同齡人容易疲倦些.聽到他這麼說,夏如水又是一陣心驚,"很疼嗎?"

"……不是."他搖搖腦袋,有所隱瞞.如果不是很疼,他的額際也不會沁出那麼多汗來.夏如水摸了一把他的背部,全都被汗濕了.

"這麼難受為什麼不跟傭人說?"夏如水生起氣來,實際上是心疼他.洋洋看她生氣,愈發不安,"我怕跟傭人說了,他們會打電話給爸比,爸比對媽咪很凶,我不想他回來."

"孩子!"將小小的身子攬在懷里,眼睛不由得紅了起來.這樣的環境讓這個孩子變得格外敏感,真是她的錯.

"外婆說如果媽咪跟爸比再生一個孩子,爸比就不會對媽咪凶了,是這樣的嗎?"他在懷里低低地問,小手擰在一起.如果媽咪跟爸比再生了一個孩子,爸比還會要他嗎?

雖然很害怕,但他沒有表現出來.

"媽咪有洋洋就夠了,不想再生孩子."

允修也曾暗示過她,只要她願意跟他生孩子,他可以給她更好的生活,更多的呵護.可她怎麼可能跟一個毀了自己愛人一切的惡魔生孩子呢?

允修這些年毫不避諱地當著下人面作,跟不同的女人發生關系,在外人看來,她挺可憐的,可她一點都不覺得.允修把精力放在別的女人身上她求之不得,這個世界上,她只想要洋洋和爺爺.

夏如水給洋洋喝了藥,又打電話給家庭醫生,讓他過來探看.家庭醫生給開了些止痛藥,意思還是跟從前一樣,最好去外面的大醫院碰碰運氣.

洋洋的病很是複雜,成功率極低,這也是這些年她沒有拼盡全力讓他做手術的原因.去外面的大醫院,也只是碰運氣……夏如水感覺到無力到了極點.

洋洋累極,睡了過去,她守在床頭,看著這張跟宮峻肆酷似的臉,心情複雜到了極點.

"夫人,您母親打電話過來了."傭人走過來,小聲提醒.她這才立起,朝樓下走,接下電話.

"如水,是你嗎?我已經跟修兒說了洋洋的事,他希望你親自去見他."梁慧心的聲音里充滿了歉意.

夏如水只是淡淡地哦了一聲,沒有責怪梁慧心.

"修兒對你並非無情,如水,好好跟他談,他答應的."她暗示著,希望夏如水能接受允修.夏如水"嗯"了一聲,輕輕掛了電話.

她轉而給允修打了電話.

那頭,很快被人接起,"允修,是我."她輕聲道.

那邊略凝了一下,"天上不是下紅雨了嗎?你夏如水竟然給我打電話."允修的話里透著嘲諷,夏如水懶得管,"洋洋的病拖不得了,醫生建議去外頭的醫院碰碰運氣."她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道.

允修哼哼了起來,"那不過是宮峻肆的孩子,我為什麼要上心?為什麼要帶他出去看病?"

"開個條件吧."她並不打算和他磨唧.她的直接讓允修愣了片刻,"夏如水,不過一個跟他已經不可能的人的孩子,上這個心算什麼?就算他知道也不會感謝你的.有那個心事不如好好地跟我生孩子,我會把你捧上天."

她不稀罕.

"什麼條件都可以,只要能讓洋洋出去看病."

允修氣得幾乎要砸電話,"好,既然是你說的,那麼,現在,馬上過來,只要你在床上把我伺候爽了,我馬上送他出去."

"好."幾乎不經過思考,她便點了頭.

好的爽快並沒有讓允修痛快,因為他知道,這只能代表她對宮峻肆的感情很深,深到可以付出一切去保護他的種!他憤怒,又挫敗.用了五年時間都未能融化那顆心,他感覺自己的努力全都白廢了.他可是高高在上的允修,跺一跺腳就會有無數人發抖,卻獨獨搞不定一個女人!

叭!

他一掌拍碎了面前的電話.

夏如水安靜地掛了電話,通知司機帶她去找允修.允修大抵已經派人知會了司機,司機並未拒絕,跟隨她一起上車的,還有寸步不離的保鏢.只要她離開這座屋子,就有保鏢跟著,名為保護,實則監視.

她很清楚,也習以為常.

車子,朝外駛去.

車子駛了幾個小時方才停下,這里可能是允修的總部,里頭戒備森嚴,氣氛明顯不同.到處可以看到荷槍實彈的男人,就算知道他是做什麼的,她也略略心驚.她沒想到他的實力會這麼大.

她被帶進了允修的房間,有人迎過來,說讓她等一會兒.這一等,便到了天黑.有人送飯過來,她只吃了幾口,雖然下定了決心,但還是極度難受,她在內心里勸慰自己,就當被狗咬幾次,無所謂的.

不知過了多久,門呯一聲被推開,允修回來了.看到坐在床上的夏如水,他的唇角扯了幾扯,走到櫃子前倒了滿滿一杯烈性威士忌喝下.

"既然想好了,就躺下!"他直白地道.

夏如水微微凝了一下,最後還是聽話地躺了下去.她越是順從,他越是窩火,幾大步走過去伸手扯,開她的衣.她沒有掙紮,保養得極好的皮膚顯露在眼前,輕輕顫抖.這是他思念了數年的女人的身體.

允修將她身上的所有束縛都清除,既而壓了下去……

"不好了!"

呯!

呯!

外頭栽進來一個人,臉上滿是血液,倒下去.允修猛然躍起,也只是轉眼間便栽倒,歪在她身邊.夏如水呆愣地看著眼前的尸體,怎麼都沒想到,前一分鍾還活生生的人,怎麼突然就死了.

他可是允修啊,不可一世的允修!

她呆呆地看著他的後腦,他的腦袋汩汩地湧著血水,十分可怖,可她卻一定都不覺得害怕.大抵,多少次做夢,她都想給他一下子.

只是,當她看到從門外走進來的那個人時,一下子彈了起來.

叭!

她就那樣摔在他眼前,不著寸縷,狼狽不堪.

面前的人冷冷地看著她,仿佛不認識,她的血液也早就凝固,完全忘了自己身上什麼都沒穿.

宮峻肆!

她覺得自己一定是做夢了,宮峻肆怎麼可能到來?他此時手里握著槍,滿面陰霾,透著別樣的恐怖.他只是一個商人,怎麼可能有槍……

宮峻肆的槍慢慢對准了她.她從他眼底看到了濃重的恨意.這樣也好,害他一次,他要她一條命,兩清了.

她閉了眼……

預想中的槍聲沒有到來,身上卻一暖,被人蓋了衣服.

"宮先生."外頭,正好進來別的人,叫他.

宮峻肆扭開了臉,"把這里收拾一下."說完.轉身而去,仿佛不認識她.

夏如水慢慢睜眼,她想象過許多重逢的場景,大多是他一掌將她斃命,卻沒想到會是冷淡以對.

她和洋洋,以及宮儼被帶回了A市.這個久違的地方,承載著太多的故事,她的眼睛被強光灼了一下,眼淚直流.

"媽咪."洋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安地往她懷里依."夏夏."宮儼似乎也十分害怕,來拉她.她把宮儼的手握在掌心,能感受得到他手背的瘦削與粗糙.

"爺爺不用怕,你回家了,宮峻肆,你的孫子,來接你來了."

宮儼依然愣愣的,不知道聽明白了沒有.

"爺爺!"

車子一停下來,宮峻肆在看到宮儼的那一刻,眼睛泛起了紅,走來抱住他.宮儼縮在那里,沒有任何反應.

"爺爺?"宮峻肆終于意識到了不對勁,放開宮儼,輕聲叫.夏如水這才走下來解釋,"爺爺的精神不是很好,而且得了失語症."

宮峻肆的臉色在變,仿佛壓抑著什麼,對向夏如水時,更像要吃人.夏如水驚得退了一步,宮儼忙跑到夏如水面前,將他緊緊護在背後.

"爺爺,沒事."夏如水輕輕拍了拍他的背,安慰.

"來人,把爺爺帶回去."宮峻肆卻似乎怕宮儼被她碰髒似地,吩咐.

傭人走來,要將宮儼帶走,宮儼不願意,眉宇間又顯露了毛燥和不安.夏如水小心地撫著他的手背,"爺爺別怕,他是宮峻肆,你的孫子啊,你忘了嗎?"

宮儼這才去看宮峻肆,似陷入了沉思當中,好一會兒才點頭,啊啊地說著什麼.宮峻肆看著宮儼成了這樣,心里一陣發酸,一揮手,傭人扶著宮儼進了屋.

外頭,只剩下洋洋和夏如水.

上篇:第165章 報應     下篇:第167章 不要帶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