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67章 不要帶他走  
   
第167章 不要帶他走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洋洋探出個小小的腦袋來打量宮峻肆,宮峻肆的目光卻不曾落在他身上,"把他們關起來!"他不客氣地下達命令.

夏如水和洋洋馬上被幾個人推著往前走,關進了冰冷黑暗的屋子里.洋洋不曾呆過這種地方,小身子嚇得一個勁兒抖,夏如水緊緊摟著他,"洋洋別怕."

屋里真冷啊,就像落在冰窖里一般,夏如水懷里的小身體瑟瑟發抖,洋洋的牙齒咬得咯咯作響.她試圖將他摟得再緊一些,但冰凍的空氣始終無法溫暖兩個人.宮峻肆,對于敵人,從來不會手軟,這是夏如水早就知道的,她只是沒想到,他對孩子也可以下這樣的手.

孩子……

她低頭,什麼也看不見,只能用臉去碰碰洋洋的小臉,"洋洋?"

洋洋輕輕地哼了哼,他是個堅強的孩子,即使冷成了這樣也沒有大喊大叫,但她能感覺到,他撐和很辛苦.再這樣下去,孩子會凍壞的,她只能站起來,去敲找那扇厚重的門.

不知道敲了多久,連喉嚨都泛著啞,那扇鐵門忽然嘩一聲打開.夏如水松了一口氣,"求你們,放過我的孩子吧."

"放過你的孩子?"冷冷的女音響起,硬得如冰塊一般,透過極凍的空氣傳來,"憑什麼?"夏如水眯了眯眼睛,終于看清,眼前的人是宮峻雅.

當年宮氏的大難,宮峻雅被送到國外,宮峻肆不許她回來,所以僥幸沒有被牽連.她比之四年前成熟了不少,眼底的驕縱已經沒有,但卻泛起了一股無情的冷.這冷,竟和宮峻肆有幾份像!

夏如水張了張嘴,終究沒有叫出她的名字來.宮峻雅毫不隱藏對她的恨意,其實早在五年前她就不喜歡自己.

"這是你們咎由自取!"

"可他終究只是個孩子."她低頭,撫著懷里的洋洋,辯解.

"是孩子又怎樣?"宮峻雅的目光輕飄飄地落在洋洋身上,沒有半點的緩解,"誰叫他投錯了胎,要做你的孩子."

"可他也是……"宮峻肆的孩子啊.

"如果不是你,修宇哥也不會死!你知道嗎?他為了保護我哥,爆炸的那一刻把我哥死死壓在身下,自己最後被炸得……"宮峻雅再說不出話來,唇瓣在顫抖,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那麼喜歡的韓修宇,那麼帥氣優雅又和氣的韓修宇,最後死得那般淒慘.

"整棟樓,只有我哥一個人逃脫,這種恨,就算把你們的皮扒了骨頭拆了都難以解除!"

夏如水深深地埋下了頭,身子無盡地顫抖起來.這都是她的錯……

"對不起!"

"知道對不起就更應該去死!把溫度調底,調到最低!"宮峻雅犀利地吩咐,不留一絲情面.門,呯一聲合攏,屋里再次漆黑.夏如水這才從深深的內疚里猛然驚醒,抬頭去拍門,"求你們,至少……"

此時,還會有誰聽到她的聲音?

她想說的是,至少把洋洋帶出去,至少讓她說清楚,洋洋是宮峻肆的孩子.

"媽媽,我冷."低微的聲音響起,是洋洋發出來的.這個孩子平日里雖然膽小但極為堅強,沒有到了極致,他是斷斷不會開這個口的.

夏如水不得不急急轉身,複將他摟在懷里.他的身體如冰塊一般,她的亦如是,兩具冰冷的身體又如此能熨暖彼此?

她怕洋洋被凍壞,只能用手去按摩他的身子,洋洋縮了縮,"疼."是啊,越是冰冷,手腳越是無法碰觸.但若是不這樣,血液不流通,情況會更危險.

她輕輕握住了洋洋的手指,"好孩子,忍一忍,忍一會兒就沒事了.聽媽媽'的話."

"嗯."洋洋低低地應了一聲,再沒有喊疼,但牙根比之剛剛咬得更緊了.夏如水一遍又一遍地為他按著身體,感覺冰冷刺進自己的五髒六腑,整個人都幾乎要被割裂.

這真是嚴酷的懲罰啊,如果沒有洋洋在,她反而會覺得暢快.那樣的深仇大恨,此時的極致折磨……才配.

她閉了閉眼.

洋洋的身體終于暖了過來.

夏如水來未來得及高興,卻發現,他的體溫一路飆升,不是暖過來了,而是……發燒了!

"洋洋,洋洋!"她被嚇得不輕,搖著他低叫.

洋洋閉著眼,連呼吸都那麼輕淺,只低聲道:"冷.好冷."

發燒後的他比平日更怕冷,可以想見此時正經受著怎樣的痛苦.夏如水忍著的淚水終于止不住叭叭滴落,"洋洋,挺住,媽媽給你想辦法,媽媽送你出去."

洋洋低低地嚶嚀了一聲,那般虛弱,仿佛隨時會死去一般.夏如水的心僵成了一團,擰成麻繩,本就疼痛的五髒,此時直接碎裂.

她抱著洋洋再次大叫起來,"開門啊,開門啊,快開門啊,孩子生病了!"

這一次,誰都沒有理睬她……

喉嚨喊到嘶啞,手背拍得腫起來,她甚至償到了口中腥甜的滋味……

"宮峻肆,你可以恨我,但不能這樣對洋洋,你會後悔的,真的."她無力地呼著,無數遍重複這句話,但在這樣漆黑沉重的世界里,誰會聽得到呢?衣袖,被輕輕扯了扯,是洋洋.

"媽咪,我……沒事."

到了這個時候,他還想安慰自己的母親.

夏如水把臉緊緊貼著他的臉,連不敢再滴出一滴眼淚來,怕眼淚結成冰將他凍得更厲害.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夏如水以為自己也要被凍死的時候,門開了.

屋外,染過來一絲絲溫暖,她沉重地抬了抬眼皮,能看到自己垂落下來的睫毛上那片片白色.她沒有急著去看門外的人,而是第一時間去打量懷里的洋洋.他的小臉通紅通紅的,不知因為被她護在懷里的緣故還是發燒的緣故,身上沒有地方結冰.他的呼吸灼熱滾燙,但至少……還有.

她松了一口氣,這才眯眼去看外頭.強烈的光線讓她有些無法適應,但那具高挺的身影卻那樣醒目,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

是他!

宮峻肆!

五年來,無數次在夢里,她總會見到他,所以並不陌生.他的面容依舊,俊美無敵,似乎雖然並沒有給他留下任何痕跡,跟五年前一模一樣……又似乎,變得不一樣了.他一身黑衣立在那里,就像全身長滿了利劍的黑夜主使,從頭到腳,沒有一絲溫度.

大抵,他的溫度和此時屋內的溫度一般.

夏如水試了幾次都沒有站起來,最後只能踉蹌著跪下,"求你,孩子發燒了."

宮峻肆的表情冰冷,沒有因為她的話而掀起任何波瀾,她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麼.

"他只是個孩子,而且,他是……他是……"你的孩子幾個字,她用了好大的勁才有勇氣往外吐,但宮峻肆卻沒有給她說完的機會.

"只要是從你肚子出來的孩子,都該死!"

她張大了嘴,驚愕地看著眼前的男子.他本就性冷,現在,更是接近冰點,無時無刻不像凝了冰一般,而且帶著戾氣.

雖然他近在眼前,但她感覺,他們已經隔開了千萬里.

"哪怕……哪怕他是你的孩子也要這樣嗎?"她顫抖著問.

宮峻肆幾不可見地扯起了唇瓣,"我的孩子,不能從你的肚子里爬出來,若真有那麼一個,也只能怪他投錯了胎!"

竟是這樣!

五年前的他至少還有一絲人性,如果聽說是自己的兒子定然會在意,可五年後的他……冷得已經六親不認了.夏如水失望地閉了眼,她開始後悔生下洋洋,如果沒有生下他……

是她自私,自以為生下他便留得了一些宮峻肆的痕跡在,是她自以為自己有資格延續宮家的香火.

淚水,終于滾下.

無盡的悔恨.

宮峻肆轉身就走,就連步伐都泛著冷與無情.

"把他們帶走!"有人發布命令.

夏如水抱著洋洋被人拖了出去,才走沒多遠,洋洋就被人奪去.

"不要,不要帶他走."她低聲叫著,但沒有人理她.她拼命地想要奪回來,但全身無力又被人押著.

她想要叫,可是喉嚨早就嘶啞……

她再也承受不住,軟軟地滑下去,閉了眼.

迷迷糊糊間,她感覺有人在她臉上摸著,低低地叫著什麼.

"洋洋!"她猛然睜眼,握住了一只手.那手並沒有洋洋的那般柔軟,而且也大了許多,硬綁綁的,凹凸不平.

"啊啊,啊啊."

當聽到這個聲音時,她定了定睛,看到了面前的宮儼.宮儼此時正一臉焦急地看著她,看到她醒來才眉開眼笑.

"啊啊,啊啊."

"爺爺."夏如水一松勁,坐了起來,"我怎麼會在這里?"

"啊啊,啊啊."宮儼已經失語,說什麼誰也聽不懂.夏如水握住他那只蒼老的手,"您就住在這里嗎?住得還習慣嗎?"

"啊啊,啊啊."

屋里的擺設裝飾都古香古色的,都是為老年人量身定做的,和宮宅以前的風格差不多.而屋外,立著數個傭人,隨時供候差譴.

終究是親爺爺,宮峻肆對他極為不錯.

"宮老爺子,夏小姐醒了,是不是該吃飯了?"其中一個傭人眉開眼笑,像逗孩子般對宮儼道.

宮儼啊啊著,這才示意他們把東西擺起來,拉著夏如水要一起吃.夏如水恍惚了一陣,突然想到了洋洋.

上篇:第166章 再見面,狼狽不堪     下篇:第168章 有多遠躲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