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70章 永遠見不到孩子  
   
第170章 永遠見不到孩子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啊啊啊."宮儼看到一個傭人竟然敢這麼對夏如水,生氣極了,跑過來揪著小純就要打人.夏如水忙將他拉住,"爺爺,冷靜一點,她是我的好朋友."

宮儼這才停了手,但一臉的半信半疑.

小純並沒有感激她,"不要說我是你的好朋友這種話,你不配!"她轉身走出去,果斷干脆.夏如水突兀地捂住胸口,因為從那里蔓延出一股痛來,幾乎將她吞噬.

小純走出好遠又突然停了下來,"夏如水,我一直以為你是個好人,所以在那麼困難的情況下我會幫你,後來看到你和宮先生好,又打心底里為你們祝福.卻沒想到,你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跟別的男人私會也就算了,還幫著那個男人毀了宮先生的一切!你,是這個世界上最無恥的女人,如果我是你,早就該自殺謝罪了!"

夏如水有如被人打了一棒,僅有的力氣都消失,身子一軟跌在了地上.

宮儼忙過來扶她,她抱著宮儼唔唔地哭了起來.宮儼不知道她哭什麼,手忙腳亂地為她擦眼淚.

小純仿佛沒有看到她的狼狽,抬腿離去.

夜里,只有綿延不盡的夢,夢里,浮著許多臉龐,有韓修宇的,有宮峻雅的,有小純的,有宮承風和許許多多宮氏大廈里的工作人員,他們交相著指責她,罵她,一齊沖過來要咬死她……

"啊!"夏如水被驚得冷汗直流,醒了過來.回歸現實,才知道那是一場夢,雖然只是夢,卻足以讓她慚愧到去死上十次.夏如水無力地抱住了自己,小純說的那些話又蹦了出來,她難堪得抬不起臉來.

敲門聲響起.

她去看開門,理不透深夜還會有誰來.

外頭,立著一個男人,一臉的冷淡,"宮先生讓您過去."

夏如水一頭迷霧地看著那個男人,男人已經轉身走出去.她只能跟著走,理不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穿過一道又一道的回廊,她終于看到一間亮著燈的房子,那里頭來來去去的,閃著醫生和護士的影子.

發生什麼事了?

她加快步子跑進去,看到宮峻肆安然地坐在沙發上,背對著她.他的身邊,還站著才見過不久的蔡雪.

"他……不會有事吧,怎麼這麼小就得了心髒病?"

"這就叫報應."

宮峻肆的聲音冷如冰,弄得她狠狠打起了寒戰.

心髒病.

報應!

她的腦子猛然被什麼東西狠狠炸了一下,突然明白過來……

是洋洋出事了!

"洋洋怎麼樣!"她顫抖著雙腿奔進去,開口便問,眼里的焦灼十分明顯.她這份焦灼落在宮峻肆眼里,只有憤怒.這個女人,竟然關心跟那個男人生的孩子!

"情況不是很好,你進去看看吧."回答她的是蔡雪.蔡雪眼里寫著同情,輕輕推了她一把.再顧不得別的,她進了房間.

房間里,洋洋安靜地躺在那里,小臉比平日更白了一份,又瘦了許多,落在被子里,仿佛隨時會化開飛走中!

她的心一陣陣地驚著,洋洋是她唯一的寄托和希望,如果……

"孩子怎麼樣?"她轉身去抓住了醫生的臂.醫生略略打量了她一眼,"情況不是很樂觀,孩子的病屬于先天性,而且位置極度危險,所以就算動手術成功率也是極低的."

她一直都知道,但醫生講出來還是讓她心驚膽顫."真到了要動手術的地步了嗎?"她沉著聲音問,以前醫生雖然也抱著不樂觀的心態,但並沒有明確跟她講一定要馬上動手術啊.

"發燒加速了他的病情,保守治療未必見效."

醫生就這樣判了洋洋的死刑,夏如水像傻了一般立在那兒,片刻身子一軟,跌在了地板上.她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扭傷了腳,只覺得胸口一陣陣地膨\脹,幾乎要爆炸開來.

都怪她,那晚沒有保護好他,才害得他……

難怪,這些日子她每次看他都是閉著眼睛的,她原本以為這是宮峻肆怕驚動了孩子才選在他睡覺的時候,此時才明白,孩子怕早就病危了.

她反身沖了出去,叭一下子跪在宮峻肆面前,"求你,救救他,救救洋洋!"

宮峻肆低頭俯視著眼前的女人,消瘦得仿佛一陣風就能吹走,握著自己的手根根透骨,現在正在卑微地祈求著她.多少次在夢里,他都會夢到這樣的場景,但真正在眼前時,他一點都不開心,而只有無盡的煩亂和怒火.

他輕輕勾起了她的下巴,"怎麼救?"他的唇邊扯出一抹無情.

夏如水立時愣在了那里.是啊,怎麼救?

"你一定有辦法的,一定認識可以救他的醫生對不對?"想到這里,她再次燃起了希望.那麼強大的允修他都能夠弄死,以他的能力絕對可以找到可以救洋洋的醫生的.

宮峻肆緩緩點頭,"我的確可以找到醫生救他……"

夏如水眼睛一亮,看到了希望.

"只是……我為什麼要救他?"

為什麼要救他?

因為他就是宮峻肆的親生兒子啊.

可宮峻肆說得那麼清楚,只要是從她肚子里出來的,哪怕是他的種,也一樣不留!

夏如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都是她的錯,都是她的錯!

"如果……如果我死,能不能……換到他的命?"她輕輕地問,沒有半絲生氣,語氣低到幾乎聽不見.蔡雪還是聽到了,她狠狠地震了一下.她沒想到眼前這個女人為了救息的兒子竟然敢去死.她抬頭去看宮峻肆,他的臉上依然冰冷,沒有半絲情感,不曾半點動容.

"一切都是我的錯,我才是罪魁禍首,而他,只是一個無辜的孩子."夏如水還在低低地呢喃,痛苦地閉上了眼睛.早知道會有這一天,她斷然不會生下這個孩子的.如今,她願意死在他面前,願意為所有的錯誤承擔責任.

她爬過去,握住了桌上的一把水果刀.

"肆!"蔡雪嚇得低叫,不敢去阻止,只能去看宮峻肆.宮峻肆卻冷著眉,只是目色清淡地看著遠處,仿佛沒有看到夏如水拿刀.

夏如水一閉眼,刀對准自己的頸動脈刺了過去……

"啊!"蔡雪嚇得捂住了眼.

哐當!

刀尖剛剛碰到夏如水的頸動脈就被一股大力打下.那是宮峻肆的掌,直劈在夏如水的腕部,她受不住痛,刀落下了.

頸部,留著一道淺淺的劃痕,正沁出血來.

夏如水驚詫地看著面前的宮峻肆,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阻止自己.他恨自己恨到了骨子里,不該很高興她這麼死嗎?

宮峻肆再次將夏如水提了起來.他揪緊了她的臂卻沒有費多大力氣就將她提起了,夏如水的重量輕得嚇人.

"想解脫?沒那麼容易的事!你害死了那麼多人,那麼多的靈魂在天上看著呢,就算死,也要一點一點償盡痛苦才可以."

他的聲音又沉又冷,有如地底發出,所謂的閻羅,也不過如此吧.夏如水的身體狠狠一顫,最後痛苦地閉上了眼.她認可了宮峻肆的話!

"把她給我拉回去!"他命令,怕髒似地將夏如水甩出好遠.

夏如水欲要爬回來,"不,我要守在洋洋身邊!"

沒有人聽她的話,雙手馬上被人禁錮,兩個大男人將她往外拖.

"不要,我要呆在洋洋身邊."她祈求地看向宮峻肆,恨不能把一顆心掏在他面前.宮峻肆冷沉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如果……你再敢尋死,將永遠都見不到這個孩子!"

夏如水身子一顫,徹底息了音,蔡雪看看消失的夏如水,再看看宮峻肆,"肆,要救這個孩子嗎?"

宮峻肆沒有回應,站了起來.他的性子冷得像冰,任何人,哪怕就算她都無法化解,蔡雪感到了深重的挫敗感.只是,就算他如此,還是深深地迷惑著她,讓她愛到無法自拔.

她走過去,主動挽住了他的臂把頭貼過去,"那個孩子,好可憐,肆,你會找醫生的,對嗎?先前救你的沃倫醫生就是心髒方面的專家,他的醫術高超,需要我幫你去找一找嗎?"

宮峻肆冷漠地抽出了自己的臂,"就算沃倫醫生來,也不過百分之三十的成功率."他立起,大步出了門.蔡雪卻在當場石化.

她以為,以宮峻肆對夏如水的恨,一定不可能救她的孩子的.他卻還是找到沃倫醫生問病情,如果可救,他就會救了嗎?

從來沒有過的慌亂在她體內亂沖著,片刻,她又強自鎮定了自己.不會的,肆不可能對夏如水再有感情的,他問沃倫醫生也只是一時興起.夏如水和允修的孩子,他怎麼可能救?

失魂落魄的夏如水被送回了宮儼身邊.看著她傻愣愣的樣子仿佛全身的靈魂都被抽走,宮儼嚇了一跳,跑過來啊啊地叫著,意思是問她怎麼了.看著面前自己像親爺爺一般照顧了五年的老人,夏如水的眼淚再也止不住,嘩嘩地流了下來.

"爺爺……"她撲過去,將宮儼抱住,哭得歇斯底里.

……

上篇:第168章 有多遠躲多遠     下篇:第171章 你的兒子會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