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71章 你的兒子會陪葬  
   
第171章 你的兒子會陪葬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宮先生,宮老爺子絕食了."屋里,傭人步履匆匆,向宮峻肆報告.

宮峻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里正握一杯烈性威士忌.這些年,烈酒成了他桌上必不可少的東西,每餐必飲.他將酒杯放下,轉頭去看傭人,"夏如水呢?不是有夏如水在嗎?"

宮儼絕食過幾天,但因為夏如水的回歸而恢複飲食.盡管他十分想不通,自己的爺爺怎麼會如此依賴那個心狠手辣的女人,但還是把夏如水留在他身邊.

夏如水在,爺爺怎麼會耍脾氣?

"夏小姐……心情很不好,可能……影響了老爺子,所以老爺子不肯吃飯了."傭人小心翼翼地彙報.

宮峻肆嘩地立了起來,快步走向宮儼的居室.

房間里,宮儼僵著臉誰也不看,桌上的飯碗沒有被人動過.夏如水僵在他面前,手里握著一只碗,眼睛卻是直的.她的洋洋就快要死了,她覺得自己也就要死過去了.

"你在干什麼!"宮峻肆低吼一聲,夏如水才緩過勁才,發現自己正在發呆流眼淚,這才匆匆抹去,把勺子伸到宮老爺子面前,"爺爺,吃一點吧."

宮儼把臉撇開,不肯吃.

"爺爺,不吃飯身體會撐不住的."宮峻肆走過去,半蹲著身子跟自己的爺爺說話.跟他說話時,宮峻肆的眉眼里全是溫柔,是這五年來任何人都沒有見過的.

他從夏如水手里接過碗,舀一勺去喂他.宮儼推開,嘴里啊啊地喊著,不斷地去看夏如水.宮峻肆的臉色在變.

他將碗放下,伸手就將夏如水扯起.夏如水的身體本就輕,輕易被他扯動,下一刻,兩人進入了隔壁的屋子.宮峻肆狠狠地將她推在牆上,劇烈的撞擊弄得她頭暈目眩,一陣反胃差點吐出來.

夏如水的眼睛這才恢複光澤,看著眼前的宮峻肆,閃了閃.

"你這是在搞什麼把戲?想通過爺爺說服我救你的兒子嗎?"他問,唇角狠狠地抽著,格外恐怖.

夏如水蒼白著臉,想要搖頭,更狠的話已經甩了過來,"我警告過你,不要試圖用爺爺來達成別的目的,因為對于爺爺來說,你只是暫時的!而我……隨時能讓你離開!"

這話讓夏如水委屈.她只是難受到了極點,抱著爺爺哭了一會兒,就算洋洋要死的事情都沒有說出來.

爺爺不吃飯,她也很急,但他一反常態連自己的話都不聽,她能有什麼辦法?她的心亂得很,才在勸了一陣後無能為力地放棄.

洋洋的病情讓她最後的忍受力都消失,虛弱地閉了閉眼,"那麼,就讓我離開吧,我知道,你一直想折磨我,無論怎麼折磨,我都接受."

與其坐在這里想著洋洋就要死去,不如被他狠狠折磨,她想和洋洋一起痛苦.

夏如水的臉上沒有一丁點兒的生氣,明明大活人一個,卻跟死尸一般.她的話讓他憤怒,他的表情又讓他心驚!他扯起了她的腕,捏得死緊,幾乎將她的骨頭捏斷,"允修死了就這麼打擊你?連活的想法都沒有了?"

從她被抓回來那天起,到現在,始終一副將死之人的表情,除了因為允修,還能為誰?

夏如水始終閉著眼,不去回答.若他認為自己在思念允修,再好不過,死亡或許是最好的解脫辦法.

"你最好把爺爺照顧好了,否則,我會馬上讓你的兒子去見閻王!"宮峻肆吼著,絕情的話語充斥著她的耳膜.夏如水這才猛然睜開眼,幾乎跳起來,"不,不要!"

總算又活了過來.

宮峻肆稍稍滿意了些,他不想跟一個活死人般的人對抗,那樣只會令他煩亂.他輕輕點頭,"我可以想把法延續你兒子的命,但條件是爺爺一定要好,如果他有一丁點兒問題,你的兒子就會陪葬!"

聽說他願意救自己的兒子,夏如水此時的喜悅無法言喻,她一個勁地點頭,"好,好."她的身子晃動著,就那麼跪了下去,"謝謝,謝謝."

為了那個男人的孩子,她竟可以如此卑微!

宮峻肆的指狠狠一擰,再不多說一句話,轉身走出去.

夏如水抹著眼淚,又哭又笑,無法形容此時的歡喜.她的心情好了,宮儼的心情自然也好了,夏如水表示要喂他吃飯時,他點了點頭.

先前的飯菜都涼了,只能讓人另送.送飯菜來的是小純,擺好東西後冷眼刺向了夏如水,"利用宮老爺子的感覺不錯吧,你可真是個卑鄙的女人呢."

夏如水微微晃了一下子肩膀.她想要解釋,但小純早就扭身離去,只留給她一個冷硬的背影.曾經那個雖然也很冷卻會暗地里幫她的女孩,早已不複存在.

心頭,微微疼著,她撫了一把,沒有去深究.自從那件事之後,她便沒有資格得到任何人的原諒,他們敵對她理所當然.

不可否認,洋洋有著強大的生命力,在發高燒病危了那麼多天後,竟然又慢慢醒了過來,而且緩緩恢複.就連醫生都極為驚訝.

夏如水是通過監控看到洋洋的情況的,當場撒淚,歡喜得直哭.宮峻肆冷眼看著房間里那張蒼白的小臉,從他臉上能輕易看到夏如水的樣子,他們很像.

他像一只初醒的兔子,茫然地打量著周邊,在看到宮峻肆時,眉頭微微一凝.

"我認識你."

宮峻肆冰冰地扯了扯唇角.他和夏如水是自己親自帶回來的,他若說不認識才叫奇怪.而洋洋所說的認識並不是指那次,而在更早,他是從夏如水的畫里見到過的.

或許因為見過的原因,他並不是那麼懼怕宮峻肆,至少沒有像害怕允修那樣.他四周望了望,"我媽媽呢?"

宮峻肆沒有回應,立身就走.眼前這個孩子跟夏如水太像,他怕自己會忍不住把人給掐死.

"我媽媽呢?"沒有得到他的回應,洋洋只能再問一次.宮峻肆已經離開.這個男人真是太沒禮貌了,洋洋心里想著,小小的身子往床下滑.

"你要去哪里?"照顧的護士走過來問.

他伸著小短腿去勾自己的鞋子,"我去找媽媽."

"你媽媽現在很忙,晚點才能回來,還是乖乖地吃點東西吧."傭人把粥遞了過來.雖然說這個孩子是老板仇人的孩子,但他皮膚白皙,長得實在太好看了,傭人不由得對他軟了語氣.

這屋子里沒有孩子,常年見的只有宮峻肆那張冰冷的臉,大家都怕他,只要他回來都會退避三舍.偶爾的樂趣就是蔡雪到來.蔡雪是個畫家,身上滿是藝術家的風味,為人也算親和,比起宮峻肆來,大家更喜歡靠近她.

洋洋巴巴地看了傭人一陣子,半信半疑.

"你要是不好好吃東西,你媽媽回來一定會不高興的."

傭人的這句話最終打動了他,他小口小口地吃著喂過來的粥,這動作又有一翻天然的優雅.明明是個黑幫頭子的兒子,怎麼能養得這麼具有貴族氣息.傭人忍不住在心里感歎.

終究因為初醒,吃完粥後,洋洋又陷入了沉睡當中.

夏如水緊緊握著手里的IPAD,目不轉睛地看著洋洋的一舉一動,唇瓣微微顫抖著.他終于醒過來了,終于醒過來了.她眼里染上了欣慰的淚花,就連旁邊打算收回IPAD的手下都微微動容,又悄悄將時間挪後,讓她看了二十分鍾.

宮儼湊過來,對著里頭的孩子點了點.

允修不許夏如水帶洋洋去見宮儼,不願意他們相認,所以雖然同在一座屋子里,宮儼卻沒有見過洋洋.他好奇地看著那個小娃娃,雖然不會說話,智力也退卻,卻還是覺得孩子可愛得緊,伸出手指摸了摸.

夏如水看向宮儼,也許是天生的親緣關系吧,除了自己誰都不接受的宮儼竟然表現出對洋洋的喜歡."爺爺,他是……"宮峻肆的兒子這話到底沒有說出來,她已經難受起來.連宮儼都能接受洋洋,宮峻肆為什麼不能?

"他叫洋洋,是我的兒子,哪天……我帶您去看他."最後,話變成了這樣.

宮儼高興地點點頭,又啊啊叫起來,意思是沒想到夏如水已經有了兒子.

"爺爺."軟綿綿的聲音響起,竟是蔡雪.

夏如水看到蔡雪,微微有些意外,卻還是讓到一旁.蔡雪走到宮儼面前,拿出禮物來,"爺爺,這都是我給您帶來的,還喜歡嗎?"

宮儼對蔡雪不感冒,沒有理她.蔡雪微微有些尷尬,轉頭來看夏如水,"夏小姐,可以幫個忙嗎?幫我跟爺爺說說,我是來看他的."

蔡雪的溫柔可人她是見過的,而且上次在洋洋的事上,她也幫過自己說話,夏如水點點頭,走到宮儼面前把蔡雪的禮物奉上,"爺爺,蔡小姐來看您了,給您帶了禮物."

宮儼這才收下,卻並沒有拆開來看,而是交回夏如水,讓她代為保管.夏如水點點頭,正好迎著蔡雪的目光.

"爺爺對夏小姐真是信任呢."蔡雪感歎道.

夏如水不自然地點點頭,"我們一起生活了五年,所以並不奇怪."

"原來這樣."蔡雪點點頭,"我想跟爺爺更親近一些,夏小姐會幫我的吧."

"那是……當然."夏如水輕應著.

上篇:第170章 永遠見不到孩子     下篇:第172章 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