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76章 為什麼護著她  
   
第176章 為什麼護著她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他沒有說結果,但已經那麼明顯.夏如水愣在了那兒,三天?宮儼對外人的排斥三天怎麼能夠緩解,凡事都是日長天久而培養的啊.

但她沒有選擇.

"出去!"宮峻肆已經無情地發布了命令.

夏如水顫著身子艱難往上爬,她的身體太孱弱,快不起來.宮峻肆嫌棄到了極點,大抵恨不能她馬上消失,所以擺了擺手.外頭進來兩個人,將夏如水直接拖了出去.

直到夏如水離開視線,他才出聲,"去,叫峻雅!"

宮峻雅很快過來,臉上飄著幾絲輕快,"哥,你找我."

宮峻肆將掌無聲地壓在了桌面上,"是你,讓人停了夏如水兒子的藥?"

宮峻雅不僅不否認,反而大方地點頭,"對,就是我!夏如水那個女人太可惡了,借著爺爺在乎她就以為自己可以高枕無憂了,我偏偏不讓她如意!她現在還不能死,但她兒子可以!我們宮家怎麼可能養仇人的兒子,早讓他死掉早省心!"

"放肆!"

這聲音極低,但力度卻強勁至極,正在滔滔不絕的宮峻雅就那麼閉上了嘴,驚訝地看著自己的哥哥.

"以後,不許再私自插手這些事!"

"哥,你怎麼了?怎麼還要幫著夏如水!"宮峻雅不服氣地叫了起來,"你忘了她對你做的那些事了嗎?她做的那些事哪怕把她的兒子剁了咱們都不算過分啊!"

"剁與不剁,都是我的事!不想那些聽你命令的人受罰,就從今天起老老實實呆在家里!"

宮峻雅氣得直跺腳,眼淚都流出來了,"哥,你怎麼可以這樣!修宇哥就因為她而離開了我,為什麼還要護著她!"

"我沒有護著她,不過,她和她的兒子還有用."

"允修已經死了,'喬’也完蛋了,我就搞不明白,到底還有什麼用!"宮峻雅不滿地辯駁.

宮峻肆沒有回應,目光悠遠,但顯然已經不打算跟她就這個話題聊下去.宮峻雅非常清楚自己哥哥的性子,也沒有再敢放肆下去,極為不滿地離開.

"小姐說得的確沒錯,允修已經死去,留著他的妻子和兒子一點用處都沒有,而且還可能養虎為患."助理小心翼翼地發言.這也是他所不能理解的地方.

"是沒用了,但留著他們至少可以提醒我當年做過的那些傻事,提醒我永遠要保持清醒頭腦!"

宮峻肆站了起來,眸底的光束越發深遂冰冷!

下午看視頻時,發現洋洋的藥已經接上,夏如水總算松了一口氣.屏幕里的人看得見卻摸不著,她多想跟洋洋說會兒話,把他摟在懷里哄一哄啊.雖然每天只有短短的五分鍾可以見到他,她還是多次聽到他向護士問及自己的去向,他一定很想很想她吧.

眼淚,不由得再次滴落.

都是她犯的錯.

收拾好情緒,夏如水才回到宮儼身邊.蔡雪已經等在那兒,眼里一片平靜,優雅地對著她笑笑.

她迎過去,"蔡小姐,請稍等一下可以嗎?我跟爺爺說幾句話,然後您再進來,可以嗎?"

"當然可以."蔡雪臉上的笑容完美,"只要飯不涼,都沒關系的."她是來給宮儼喂飯吃的.

"不會的,只一會兒."夏如水走向宮儼,半跪在他面前,"爺爺,幫幫我好嗎?以後再也不要對蔡小姐發火,也不要對峻雅發火了,好不好?不管他們說什麼都不要這樣子了好不好."她的眼淚本未完全干,此時想著洋洋的處境,再一次流下了眼淚.

宮儼不安地用袖子為她擦著眼淚,像個做錯事的孩子,最後點了點頭.夏如水傾身抱了抱他,"爺爺,委屈您了."

她知道宮儼不喜歡接觸不熟悉的人,但沒有辦法,洋洋的命要保啊.

給宮儼說好後,她方才轉身來請蔡雪.

蔡雪輕輕道了聲謝,"你一定很想你的兒子吧."

她這輕飄飄的話直擊夏如水的痛處,她咬著唇低頭無法言語.

蔡雪在她肩上輕輕沾了一下,"放心吧,只要爺爺能接受我,先前的話還是算數的."想到有希望見到洋洋,夏如水的臉上顯露了感激,"謝謝您,蔡小姐."

夏如水的卑微和感激讓蔡雪很受用,滿意含首,走了進去……

呆呆地看著蔡雪的背影,一個大膽的想法浮了出來.如果能保住洋洋……

她走過去,拉了蔡雪一把,"蔡小姐喜歡孩子嗎?"

蔡雪回頭,驚訝地看著她,片刻嫣然一笑,"當然喜歡,宮也喜歡,我們正商量著什麼時候生孩子呢.只要是自己的孩子,沒有人不喜歡吧."

自己的孩子……

聽著這幾個字,夏如水澎湃起來的血液迅速凝固.她本打算通過蔡雪幫忙,公開洋洋的身份,如果蔡雪願意接受洋洋,相必宮峻肆也會因為愛她而接受自己骨肉的.

可是……她只喜歡自己的孩子.

她不敢冒險了,因為永遠無法忘記宮峻肆說過,就算她生下的孩子是他的種,也會去死.

"夏小姐怎麼突然問這樣的話?"蔡雪是個聰明而敏銳的人,馬上意識到有問題,反過來問.

夏如水啊了兩聲,"沒……只是隨便問問."

蔡雪的眼睛眯了起來,最後什麼也沒說,點點頭來到了宮儼面前.

夏如水痛楚地閉上了眼.

到底要怎樣,洋洋才能安全地活下去?他終究是宮峻肆的孩子啊,該有活下去的資格.

"雖然有藥吊著,但手術還是關鍵,找不到能動手術的醫生,你的兒子照樣得死翹翹."小純這些天每天都會狀似無意地帶來洋洋的消息,說完之後又會無盡諷,刺激她,什麼樣難聽的話都說盡了.

她哼哼著,"夏如水,這樣的報應真是讓人暢快啊."

盡管她惡語相向,夏如水還是知道,她在幫自己.她知道自己想念洋洋,想知道他的情況.因為洋洋的情況,她蒼白了一張臉,但還是真誠地對小純道了一聲謝謝.

小純用一種看怪物般的目光看向她,"夏如水,你瘋了吧!"

她扯了扯唇角,沒有回應,小純也懶得要答案,扭身就走,走到門口又狠狠停下,"想救你兒子,最好能有說服宮先生的理由,終究,以他的能力才能找到好醫生.不過,他肯定是不會同意去救一個仇人的兒子的,所以,你還是別費心思了!"

說服宮峻肆的理由……

夏如水的心動了動.

夜,特別涼.

宮峻肆忙完一切,覺得毫無睡意,總感覺心底有著什麼樣的牽掛.是牽掛爺爺嗎?坦白說,看著宮儼變成了那樣子,他是心痛無比的,但也難免驚訝.

他以為,爺爺落到了允修手里,必死無疑,沒想到……竟還能活著.

"先生,梁醫生來了."

低低的一聲,是助手發出的,自從發生了那件事後,他的身邊便鮮少有女人能靠近,即使蔡雪也得和他隔著些距離.

而,現在能接近他的,只有他信得過的男助手.

"嗯."他應了一聲,立起,走出來.

梁醫生此時立在屋子里,一臉的恭敬.他是專門負責宮老爺子的醫生,醫太了得,內外兼修.

"查的結果怎樣?"宮峻肆還算客氣地對他點點頭,問.

梁醫生擺正了身子,"查過了,老爺子的病情因為曾經受過巨大刺激而變成這樣的,據檢查結果來看,他的頭腦沒有受傷的痕跡,身上也沒有被人虐,待過的痕跡,而且可以肯定的是,他保養得不錯,否則這麼大年齡身體不可能這麼好."

"是嗎?"聲音里沒有多少波瀾,他比五年前更善于隱藏自己的情緒.此時,若宮氏再次倒塌,也不可能從他臉上看到任何表情.

"我查過老人家在宮家時的病曆檔案,那時他的身體比現在差遠了,所以說,在他的調養上面是下過功夫的."

至于這功夫是誰下的,無人知曉.

宮峻肆微微扯動了下唇角,下功夫這人是允修嗎?讓老爺子活得長久一些,好看著他風光幸福?不過,一個頭腦受了傷害,幾乎可以稱之為傻子的人,又如何能看得懂那些?

"另外,老爺子的思緒也有好轉傾向,可能之前經過特別的治療."梁醫生的一翻話再次將宮峻肆拉入沉思當中,而那張尖細得幾乎透明的臉又映了出來.馬上,他又將其搖掉!怎麼會?夏如水怎麼可能幫自己的爺爺治病.

不過,爺爺為什麼對她那般親近?這是他想不透的.他也不想去想,對于夏如水的恨,比允修更甚,因為允修頂多算個外侵者,而她卻吃里爬外!虧得自己當年將一顆真心對她!

"還有什麼事嗎?"這是有逐客的意思.

梁醫生自然是聽出來了的,他略緩了緩,有些猶豫地開口,"那個……帶回來的孩子,情況並不樂觀.他的心髒病目前只能用藥物吊著,但也不是長久之計,而且他的病已經在惡化?"

"孩子?"想到洋洋,他的心莫名地軟了一下,這個連他自己都想不通是因為什麼.那個人的孩子,他該極恨才對.

"是的,他這些天時常陷入昏迷,顯然必須動手術不可了."

唇,再次扯了扯.

"這種手術,無需動!"

上篇:第175章 再也不會了     下篇:第177章 一條賤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