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77章 一條賤命  
   
第177章 一條賤命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上天報應于她,合該著她的孩子不健康,而他,還沒有好到要給她的孩子治病的地步.

"……是."

醫者仁心,當然是希望每個病人殾能得到救治的,但他不能違抗宮峻肆的命令.

梁醫生走後,宮峻肆對著窗口久久發愣,片刻轉身.

"先生這麼晚了,要去哪里?"

一直躲在遠處悠靈一般的助理走出來,問.宮峻肆已走到了門口,微微僵了一下,沒有回答.他越過院子,再繞過幾道回廊,停在了一扇門前.

助理驚訝地看著他,這深夜,只為來這里……

他輕輕推開了門.

里頭的人正在打盹,聽到聲響,忙站起來,"宮先生."

宮峻肆擺了擺手,示意他們禁聲,抬目望向了前頭的小床.床上,躲著瘦弱的洋洋,一張小臉跟夏如水六分像,也是尖尖的下巴,蒼白的顏色,小手上連著點滴,血管幾乎透明.

那是一個瘦弱卻非常好看的孩子,洋娃娃一般,明明是男孩卻比女孩還要漂亮.他的心莫名地再次軟了軟,而腳步,已經邁過去.

洋洋似乎感覺到有人靠近,猛然睜開了眼,開始是驚恐的,看清是宮峻肆時,變成了疑惑,還有細細的委屈,巴巴地看著他.

"你……不怕我?"他問.他的目光銳利,將洋洋剛剛那些表情全收在眼里.洋洋搖了搖頭,"不怕,你比……爸比好多了."

爸比,是允修羅?

宮峻肆仿佛聽到了一個笑話.自己竟然比允修那個親生父親要好?這孩子,莫非生病生糊塗了?他可知道,正是因為自己,他的父親才會死掉,他們母子才會分開.

"為什麼?"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願意跟一個小孩聊天.

洋洋眨巴著眼睛使勁想,最後還是搖了搖頭,"不知道."只是一種感覺,覺得眼前的男人雖然冷,但他們骨子里有什麼東西連著,所以不那麼可怕了.

允修對他同樣冷,但只需一個眼神就能讓他發抖,恨不能立馬躲起來.他看得出來,允修是真恨他,盡管不知道為什麼.

宮峻肆笑了起來,這是這長久以來,他第一次笑,被眼前這個孩子逗笑的.指尖,忽然一暖,孩子的手握上了他的.孩子小小的手真是可愛,又細又長,軟軟的,帶給他一種奇妙的感覺.

"求您,放了我媽媽好嗎?她很可憐的."他輕聲道,帶著祈求.原來,他竟然知道自己和母親被囚禁了.宮峻肆驚訝不已,心卻跟著冷了起來,不客氣地將他的手推開,"好好睡覺吧."

他立起,往外走.護士的聲音從後頭傳來,"你這個孩子可真是奇怪呢,對我們冷冷淡淡的,也不說話,見了宮先生卻這樣熱情."

他的身子微頓,到底沒有停下來.

……

宮峻肆似乎特別忙,一連數天都沒有來看宮儼.宮儼倒無所謂,他習慣了夏如水的照顧,對于他是否出現並不關心.夏如水卻心急如焚.

洋洋的命懸一線,她不能不管.

她求過小純,讓小純幫自己帶信,小純不願意.而上次因為私自離開屋子,外頭的人受了懲罰,現在那些人眼睛擦得雪亮,她就算飛都飛不出去了.

該怎麼辦?

她頭痛欲裂.

"啊啊啊."宮儼似乎感覺到了她的不安,在她眼前揮著手.夏如水虛弱地搖搖頭,"沒事的,爺爺."

宮儼卻是不信,繼續啊啊出聲,甚至拍著胸口一副要生氣的樣子.她知道,宮儼這是讓她把事情說出來,願意給她做主.看他如此地護著自己,委屈的眼淚嘩啦啦滾了下來.

"爺爺,上次我跟你說了我兒子的事您還記得嗎?他的身體很不好,病得很重,可是,我找不到宮峻肆,沒辦法請求他幫忙治病啊.再這樣拖下去,洋洋會……"

她再也說不下去,捂住了臉.

宮儼聽後白眉擰成了一團,默思了一會兒.夏如水收拾碗筷准備給他擦手,他卻突然拾起桌上的碗用力摔了出去.

"爺爺?"夏如水驚到了,不知道他這是要做什麼.

他連著又摔了幾只.

"爺爺,不要."夏如水忙去拉他.這次,他沒有聽她的,把碗全摔了,甚至拿起碗碎片啊啊大叫.夏如水嚇得冷汗直流,完全理不清他到底怎麼了.屋外的人被驚動,看到這場景也不敢上前.

宮儼的身份非常,平日里便沒人敢碰他,到了這種時候只能去看夏如水.意識到她也束手無策時,最終只能將求救電話打到宮峻肆這兒來.

宮峻肆接到電話時正在開一項重要會議,若非特別電話,他是不會接的.聽到電話里的人說宮儼的事,他揉了一把眉頭,"夏如水呢?她去哪兒了?"

"夏小姐也沒辦法阻止老爺子……"

這出乎了宮峻肆的意外.

"先找醫生,注意著他的動向,千萬別讓他割著了自己,我馬上回."

再重要的會議都重要不過宮儼,他中斷了會議一路趕回去.屋外,醫生護士一干人等都在,卻沒人敢進去,老遠就能聽到宮儼的啊啊聲和夏如水小聲的勸慰聲.

宮峻肆推開門走進去,看到宮儼正拿著一片瓷片舞來舞去,夏如水站在圈外,一臉的無助.

"爺爺,怎麼了?"他走過去,問.

宮儼卻突然扔了瓷片,對著他啊啊地說起話來,宮峻肆不明白,一臉的茫然.宮儼急了,把夏如水拉了過去,上下比劃.

顯然,他這麼做是為了夏如水.

宮峻肆的臉色迅速變化,陰冷得像一潭冰水,即使宮儼都感覺到了變化,微微僵了一下.但下一刻,再次拉著夏如水啊啊地說起話來.

"爺爺放心,我會幫忙的,等我問清楚了,馬上處理."指,拍在宮儼的臂上,面對自己爺爺的時候,他溫柔不已.

夏如水恍惚了一下,總會想到當年自己和他的情景,那時他就是這麼溫柔的.可惜……

她痛楚地閉了閉眼.

"夏小姐,你出來."宮峻肆跟她說話.

宮儼樂呵呵地推了她一把,她此刻才明白,剛剛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幫他把宮峻肆叫過來.她朝宮儼投過感激的一目,這些,都沒有逃過宮峻肆的眼睛.

他轉身,朝外走,進了另一間房,夏如水跟了進去.

"宮先生……"

叭!

宮峻肆生生折斷了一只杯子,光利的碎片在屋子里發著寒冷的光束!夏如水嚇了一跳,抬頭時,早已看不到他剛剛臉上的溫柔,剩下的只有狠戾.要吐出來的話就那麼卡在喉嚨里,跳不出來.

宮峻肆一步步走來,停在她面前,他的身形又高又大,而她又瘦又小,纖薄得就跟紙片一般,在他面前毫不起眼!

她用力壓抑著心頭的那股恐懼,沒讓自己退卻,宮峻肆拿折過杯子的那只手握住了她的下巴,"怎麼,連爺爺都要利用了?"他問.

夏如水委屈地搖頭,她從來沒有想過利用宮儼.

但她的下巴落在他的掌心里被掐得死死的,這搖頭直接可以忽略不計.

"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求你,救救我的……兒子."她知道,錯過了這次,下次未必還能見到他,就算他誤會了自己也要把請求說出來.

宮峻肆的唇上勾起了一抹冷酷,"你覺得,我會救你的兒子嗎?就沖著你連我的爺爺都要利用這一點,就該讓你兒子死一百次!"

她的全身猛烈一晃!

"如果……是你的孩子呢?也不救嗎?"她問,帶著十足的試探.

宮峻肆將她無情地推了出去:"不要將這種雜\種跟我的孩子相提並論!"

雜\種?

他竟然罵洋洋是雜\種?

"鑒于你利用了爺爺,我會立馬撤掉他現有用藥!"

夏如水驚在了那里,她完全沒想到宮儼的這個做法會毀掉洋洋.眼淚,滾了下來,嘩嘩直流,"不要,不要!"

宮峻肆滿意于她這無助而痛苦的樣子,"你也會有今天?"

她用力地搖著頭,完全聽不到他的話,只想他能救救自己的兒子,"我錯了,我錯了!"她卑微地跪在他面前,"我真的錯了,求你,放過洋洋……"

"放過洋洋?"他緩緩地問,眼里沒有半點溫度,"當年你可曾放過宮氏?宮氏大廈里那麼多條人命,你是怎麼做的?"

提起這事,他的青筋都暴了起來,再多的殘忍都不及她當年對宮氏下手的千分之一,不萬分之一!

夏如水無力地搖著頭,她該怎麼解釋?如果知道會有那樣的結果,就算死她也不會聽允修的話的,可一切都無法挽回……

她低頭,看到地板上兩那截尖銳的泛著冷光的玻璃碎片……

"到底要我怎樣才能救洋洋?"她伸手撿了一片,放在自己頸部,"用我的命換他的,可不可以?"玻璃片用力地頂在了她的大動脈上,頸部滾下鮮紅的血水來.她感覺不到疼痛,只要宮峻肆點頭,她會更深地刺入!

宮峻肆只是靜靜地看著她,毫無反應.

好久,才嘲諷般勾起了唇,"你的這條賤命能頂得過宮氏死去的那些員工的命嗎?"是啊,她的命太賤!宮峻肆再一次將她打落地獄,她甚至已經不知道用什麼方法來讓他改變想法了.

上篇:第176章 為什麼護著她     下篇:第178章 為什麼讓爺爺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