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79章 允修的孩子,她那麼在…  
   
第179章 允修的孩子,她那麼在…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他突兀地抽出了蔡雪挽著的臂,專心地去和宮儼說話.蔡雪看他這樣,臉龐暗了幾暗,但片刻也跟他一樣,低頭去和宮儼說話.

夏如水一個人回到屋里,一個人怔怔地立在那里,什麼也不做.蔡雪剛剛問她的話再次回歸腦海,如果爺爺不需要她了,她該怎麼辦?她最擔心的其實不是自己,而是洋洋,如果爺爺不需要她了,宮峻肆還會為洋洋治病嗎?

但在爺爺的事上,她同樣沒有退路.蔡雪是宮峻肆的未婚妻,宮儼未來的孫媳婦,她照顧宮儼是遲早的事.更何況,宮峻肆還威脅了她,讓她盡快讓宮儼接受蔡雪.

唉--

輕輕歎一聲,她捧住了自己的臉.

呯!

房門突兀地被人推開,小純站在門口,她氣喘籲籲,"夏如水,你活得不耐煩了嗎?竟然偷跑回來,老爺子犯事了你知不知道!"

夏如水上氣不接下氣地跟小純跑到剛剛的小涼亭,此時,涼亭里一片安靜,宮峻肆的臉陰沉著,像馬上就要下出可怕的冰雹來.宮儼耷拉著個腦袋,頭歪在一邊,像個倔強的孩子.而蔡雪,立在一邊,手足無措,臉上印著紅紅的一個手掌印子.

她被人打了.

而眼前兩個人,最可能打她的只有……

夏如水嚇得血水一陣倒流,沖了過去,"爺爺."

"啊啊."宮儼看到她來,委屈地訴說起什麼來,一副要哭的樣子.看到這樣的他,她又心疼起來,"爺爺,怎麼打人了?"

宮儼啊啊地就是說不清楚,宮峻肆的氣息彌漫著,無處不低溫.

"你就是這樣教爺爺的?"他冷冰冰地問.

夏如水的全身細胞都給冷得縮了起來,"我沒有……我真的不知道……"宮峻肆要她三天內讓宮儼接受蔡雪,可眼下這一巴掌足以將她這兩天的努力化為烏有.她無力地垮下了肩膀,"對不起."

蔡雪狼狽地捂著臉,因為夏如水的到來更加里外不是人,難堪到了極致.她本是想在宮峻肆面前表現一下的……

"肆,是我自己能力不行,不要怪夏小姐了."她輕聲道,走來拉了拉宮峻肆的臂.宮峻肆拉過她,指撫上她的臉,"疼不疼?"

"不疼."

以為宮峻肆會對她失望不已的,此時他願意關注她的傷情,她早已感激得要飛起來.

"帶蔡小姐下去處理一下吧."宮峻肆朝小純點了點下巴."肆……"蔡雪望向宮峻肆,眼里即時又換上了失望,她以為他會親自帶她去的.

"去吧,過久了就會腫起來的."宮峻肆每句話都是關心她的,但語氣卻那麼清淡,讓她感覺不到一絲焦急.她挫敗極了,最終還是聽話地跟著小純離開.

現場,只剩下三個人.

宮儼像個孩子似的偎在她身邊,再多的怨言她也不忍再說,輕輕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

"對不起,我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她真心道歉.

宮峻肆只是沉沉地看著她和宮儼,沒有發表任何觀點.他越是沉默,越讓人生出前塵未卜的感覺,心髒不由得突突跳起來.宮儼似乎也感覺到了宮峻肆的極冷氣息,握著夏如水的手不肯松,越顯出對她的依賴來.

夏如水此時自己也惶惶不安到了極點,頭低得不能再低,"是我錯了,沒有把事情辦好,請您懲罰我吧,但千萬別傷害洋洋……"

宮峻肆的唇緊緊地繃了起來,因為她太過在乎那個孩子.允修的孩子,她就這麼在意?

"拉她去冰室!"他下達了命令.

走來兩個人,欲要將夏如水拉走.宮儼急得抱緊她,不許任何人動,嘴里啊啊發出急切的聲音來.那些人不敢對宮儼動手,只能來看宮峻肆.宮峻肆的臉沉到了極致,他走過去將夏如水狠狠拉開,"爺爺,跟我回去!"

"啊啊啊啊……"宮儼叫個不停,就是不肯聽話,用力想要揮掉宮峻肆的手.宮峻肆的手如鐵一般,他又怎麼能揮得掉?夏如水眼看就要被拉走,他從輪椅上跳了下去……

"還好,只是軟組織挫傷,但是老爺子年事已高,這樣的摔法還是很危險的."梁醫生檢查完,道.守在床邊的夏如水這才長長地松了一口氣,宮峻肆的臉始終繃著.

宮儼竟然為了這個女人連命都不要……

他的拳頭在袖下握得緊緊的.

"我給他開些安定的藥,睡一覺就會沒事的."梁醫生說著把藥交給護士.護士倒了杯水去喂宮儼,宮儼不肯喝,把臉歪在一邊.雖然救回了夏如水,但他還是跟宮峻肆嘔起了氣.

"我……來吧."夏如水看不過,輕聲道.直到宮峻肆點下巴,護士這才敢把碗遞給她.她小心地吹著熱氣,一勺一勺地舀著喂到宮儼嘴里去.宮儼滿足地張嘴,就算苦得眉頭都擰了起來都沒拒絕.

宮峻肆實在看不下去,轉身走了出去.夏如水這才敢輕聲歎息,"爺爺,您這又是何苦呢?"

宮儼啊啊了幾聲,那意思是他們相依為命,誰也不能欺負她.夏如水感動得眼淚都要掉出來,"謝謝您,爺爺."五年的精心照顧能換來此時的相濡以沫,她感動不已.

以為宮峻肆會因為這件事而生氣,撤掉對洋洋的治療,夏如水著實忐忑了幾天.不過,宮峻肆什麼也沒有做.小純告訴她,專家彙診過後,還是建議先保守治療,等到他的抵抗力強一些的時候再考慮動手術的事情.他們換了一種藥,好像對洋洋的身體很有效.

"謝謝你,小純."這個消息,比得到什麼都好.

"我只是順便,用不著謝.不過,在我的內心里,倒希望你兒子救不好了,每天都痛苦,而你生不如死!"她的話語惡毒極了.夏如水的身子晃了起來,"你可以詛咒我,但請不要詛咒他."

"他會被詛咒,完全是因為擁有一個惡毒的母親,別怪我,只怪你自己做人狠毒了!"小純的話像一柄刀直刺入夏如水的心髒,她從來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在別人心里變成一個惡毒的女人,尤其小純.

"我真後悔當年幫你,如果你被人欺負死了,便也不會造那麼多孽!"小純似乎還不解氣,狠狠地吐著這些話.夏如水被批判得體無完膚,顫抖不已.

"我從來沒想傷害任何人,從來沒想過的啊."她捂住了臉,顫抖不已.一切都不可能重來,而她當年的一番好心終究變成了毀滅所有人的導火索.

"我以為那是幫他,爺爺當時在允修手里,允修讓我拿一個項目跟他換,我以為他真的只是要錢,所以……我從來沒想到……"

"誰會相信你的鬼話!"小純吼一聲,打斷了她話,轉身走出去.外頭,柱子後,蔡雪慢慢走了出來.她臉上的印子已經淡下去,紅色下面是無法掩藏的蒼白.

剛剛夏如水說了什麼?

她清楚地知道,這些話若是讓宮峻肆知道,自己那岌岌可危的地位隨時可能毀滅!不要!不要!她慌亂不已,原本要進去找夏如水,此時卻心情全無,快步離去!

洋洋的身體終于好了些,可以下床走動了.護士也允許他出去曬太陽,這對于洋洋來說,再好不過.他慢慢走出去,用小小的鼻子聞著周邊的味道,滿鼻子的青草香讓他覺得很滿足.

他的大眼在周邊的房子間穿棱,"阿姨,您知道我媽媽住在哪一間嗎?"

護士搖頭,"不知道."

他的小肩膀立時垮了下去.生病這麼久,媽媽一次都沒有來看過他呢.但他知道,不是媽媽不肯,而是不能.媽媽被那個叔叔關起來了,至于為什麼被關起來,誰也沒有跟他說.

沒人知道沒關系,他會一間房一間房地找.想著,他真的一間房一間房地看了起來.

護士不明白他要做什麼,但也不好阻止,只好隨了他.

當走到最後一扇門時,那里立了幾個人,皆人高馬大一身黑衣,長相恐怖.他縮了縮腦袋,反倒愈發好奇,伸手又去推.

"嗯?"其中一個門神般的男人發出一聲冷哼,樣子凶惡極了.護士忙跑過去將他拉回來,"我們回去吧."

"可是……"他巴巴地看著那扇門,越是不讓他看,他越是好奇得緊.護士恨不能抱著他走,剛要彎腰,里頭的門打開了.

"宮先生."剛剛嚇人的那個黑衣人低頭叫道,一行人恭敬地行禮,不知情者還以為是皇宮帝胄到來了.宮峻肆早就習慣了這些,目不斜視地走出來,一派嚴肅.當他看到洋洋時,微微愣了一下.

洋洋聽到聲音也轉過了頭,此時正眨巴著眼睛看回來.他的大眼里滿是無辜,竟讓人厭不起來.宮峻肆微微眯了眯眼,依然說允修的孩子,他應該厭惡到見面就想掐死的地步,為什麼反而覺得他有些可愛?

"對不起宮先生."知道驚擾了不該驚擾的人,護士忙道歉.宮峻肆這才移開視線,再次抬步.

一只小手忽然握住了他的衣角,"您好."

宮峻肆低頭,看到小小的身子落在自己眼前,一張小臉瘦削卻漂亮,仰望著自己,眼睛明亮耀眼.

洋洋在剛剛掙脫了護士的懷抱,跑到了他身邊.

他淡淡地看著,並不表態,卻也沒有將他拎開.洋洋再眨了眨眼睛,"請問,我媽媽在哪里?"

上篇:第178章 為什麼讓爺爺活著     下篇:第180章 不要懲罰我媽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