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82章 蔡雪的心思  
   
第182章 蔡雪的心思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他緊硬的身體與她柔軟的身體相撞,一種熟悉的感覺突然迸發,來得迅猛突然,連宮峻肆本人都沒有料想到,他短暫地怔愣了一下,下一刻要推開她.

夏如水卻握住了他的臂,"宮峻肆,求你……讓我見見我的兒子.他病了,很嚴重,這個時候我不能不在身邊."

宮峻肆的臉一點點變寒,"你利用我爺爺把我召回來?"

夏如水沒敢應聲,但也不好否認,只能咬緊了唇瓣,隱忍的眼淚十分明顯.

宮峻肆捏緊了她的臂,因為身體擋著,宮儼沒有看到,她卻疼得差點叫出來.他冷得像一塊冰,"你知道我最討厭的是什麼嗎?"

吃力地點頭.

她當然知道.

像他這樣高高在上的人,是絕對接受不了被人利用這個事實的.

"我也是……沒辦法."她並不想利用任何人,但如果不這樣,便見不到他,便不能通過他去見洋洋.眼淚,突兀地滾下,忍了好久終究沒忍住.

宮峻肆用一雙薄涼的眼睛看著她,眼前的夏如水的一切表現都讓他覺得惡心.她以為自己還會像當年那樣,把她捧在手心里,惟命是從嗎?那樣的傻事,是不可能做第二次的.

他加了力度,真的要把她的手折斷.

夏如水疼極了,整個身子都彎了起來,像一只無助的蝦米,她的臉痛苦到幾乎扭曲起來."如果……如果掐斷我全身的骨頭……"她無盡地吸著氣,一句話要用很大的力氣才說得完,"可以看到洋洋,你就掐吧."

疼到這種地步卻不忘自己的兒子.

好樣的!

宮峻肆果真加了力,他倒真要把她全身的骨頭掐斷試試,反正這個女人沒有心肺,反正,她早就該接受懲罰!

"啊!"

宮儼終于意識到了不對勁,偏頭之時看到了夏如水臉上的痛苦以及宮峻肆捏著她的手,瘋了似地撲上去,對著宮峻肆又打又罵.劈頭一掌,最先打在他的頭上,宮儼用了全力,打得他偏了臉.

見他還沒有松手,宮儼沖過來扯他.

宮峻肆倒並不怕疼,只是這樣勢必傷到宮儼,一個接近八十的老人,是經不起折\騰的.他松了手.

宮儼心疼地拉著夏如水,啊啊地叫著躲得老遠,而後低頭在她的手上吹氣.這親熱的畫面,仿佛他們才是祖孫,而自己,不過是個外人.宮峻宿眯眼看著這一幕幕,覺得諷刺極了.

他的爺爺啊!

疼痛並未進入夏如水的腦部神經,她現在滿腦子想著的只有洋洋,看到宮儼為自己吹痛處也是恍恍惚惚的,眼淚卻不停地滾,"爺爺,怎麼辦?如果洋洋的病……"

她咬緊了唇,不敢再想下去.

"那種病不過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別人.休想再利用人爺爺達到你的目的,我是不會帶你去看你兒子的!"宮峻肆冰冷地啟唇,說著最無情的話.

夏如水的眼睛一下子通紅通紅,幾乎噴出火來,"不許這麼說他!他不過一個孩子,能有什麼錯!"

宮峻肆微愣了一下.

這是自從回來後,她第一次這麼對他說話,第一次發火.以往的她總是以一副低弱到泥土里的姿態面對他,最多的是隱忍和祈求.

果真,允修的兒子在她心里勝過一切!

"如果你恨,就沖著我來吧,是我造成了你的一切損失!"夏如水無心去猜測他想的是什麼,只是受不住他把過錯推在一個孩子身上.她現在開始後悔了,如果當年沒有那麼堅持,非要把孩子生下來,那麼他現在就不用吃苦了.

"你就這麼想受到懲罰?"他僵硬地問.

夏如水閉了眼,"事情是我做下的,你不是要複仇嗎?沖著我來就好."她一副淡冷的樣子,蒼白的臉透著驚人的死氣,仿佛生命對她真的沒有什麼意義.宮峻肆一點都不痛快,他想看到的是她恐懼,無助,祈求,後悔的表情,不過,沒有.

袖下的拳頭,不知何時捏緊,"為什麼要沖著你來,讓你的兒子嘗盡痛苦,然後慢慢死去,不是最好的折磨你的方法嗎?"

"宮峻肆!"夏如水不敢置信地吼了起來,"怎麼可以這樣,就算你再恨我,洋洋也是你的……"

"肆."

"兒子"兩個字終究沒有吐出來,當這聲音響起,當她看到門外的蔡雪時,生生咽了下去.蔡雪穿著一襲白色的裙裝,美麗乾淨得就像一朵白蓮花,她是宮峻肆的未婚妻!

"有事嗎?"看到蔡雪,宮峻肆的表情並未變柔和,只是淡漠地問.

蔡雪的臉透著些蒼白,即使用妝容掩蓋,還是無法掩去那份茫然和不安.她的眼睛都有些發直,只可惜,屋里的人各有心事,沒人去關注她.

她笑了起來,片刻又變得溫婉可人,"沒什麼事,只是想來看看爺爺,沒想到會碰到你在這兒.怎麼,爺爺哪里不舒服嗎?"

"沒有,他很好."宮峻肆已經失去了留在這里的耐心,轉身朝外走,"我要回去了,你呢?"

若在往日,宮峻肆這樣主動邀請她,她一定會跟著轉身離去.但此時,她卻沒有,依然保持著笑盈盈的表情,"才來就走,爺爺肯定會生氣的,我好不容易才能跟他親近上,還想多巴結巴結他呢."

宮峻肆微微縮眉,並不明顯.他看得出來,蔡雪在討好宮儼方面做著怎樣的努力.這樣的女人雖然愛不上,但討回家該是不差的.

他點了點頭,隨意地嗯了一聲,"也好."說完,抬步就走.

"宮……峻肆!"洋洋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夏如水急得要追.

蔡雪輕輕拉住了她,"夏小姐."

夏如水回頭茫然地看著她.

"肆的性子我了解,他決定了的事情是不會輕易改變的,就算你追上去也解決不了什麼."她這話說得親熱,把和宮峻肆的關系又拉近了許多,不知情者真會以為他們愛到了極致.夏如水的心狠狠酸了一下,又為此感到羞恥,此時立在蔡雪面前,竟狼狽不堪.

蔡雪的話並沒有說錯,她不知道該怎麼辦,不由得反手握住了蔡雪,"蔡小姐,該怎麼辦?洋洋病得那麼重,若是沒有得到治療會……"

眼淚,嘩嘩地滾著,接下來的話再也說不出來.身為母親,怎麼敢想象兒子即將到來的離開?

"我知道."蔡雪勉強保持著那份優雅,看了一眼旁邊的宮儼,而後才道,"我們單獨聊聊吧."

夏如水從她的表情里看到了希望,用力點頭,她去安頓宮儼,蔡雪卻連跟宮儼打招呼的心思都沒有,一個人走到僻靜之處.

沒人知道她此時心里有多麼地恐懼.那種恐懼鋪天蓋地,若不是強撐著自己到來,她怕早已沒有力氣.

怎麼會這樣?

"蔡小姐."

夏如水哄了宮儼休息後,又用水洗了把臉,整個人比剛剛稍稍精神了些.

蔡雪回頭,看向夏如水.眼前的女人憔悴卻美麗,是盛傳的宮峻肆真正喜歡的女人,為了她,他不惜拋棄青梅竹馬的前妻,跟在他身邊的照顧過他的人都說,只有夏如水在的時候,他才會表現出跟與外人不同的孩子氣.

孩子氣?

她根本不敢想象.

跟宮峻肆相處了那麼久,他給她的除了冷漠便只有那份疏遠的溫柔.不管她怎樣接近,他都遠到像天邊的星星,抓不住,握不著,只能遠遠地看.

而她的孩子竟是……

她猛然打了個冷戰,泄露了心底的恐懼.

"蔡小姐怎麼了?生病了嗎?"夏如水看到了她的反應,不安地問.蔡雪忙平定自己,她不能在夏如水面前露怯,捋了捋頭發,優雅地搖頭,"沒有,只是有些事情,挺為夏小姐著急的."

"為我著急?"夏如水驚訝至極.

蔡雪握住了主動拳,狀態又好了些,"不該為夏小姐著急嗎?您竟然敢生下肆的孩子,您不知道他有多恨你嗎?"

"啊?"張大嘴,此時的震驚無法言喻,好久她才能輕輕出聲,"您……怎麼知道的?"她瞞得這麼好,不曾跟任何人說起過.

蔡雪笑了,"現在科學這麼發達,一查不就知道了?允修那個人我見過,洋洋的身上沒有半點他的特質,反倒某些神韻,跟肆很像."

夏如水只感覺全身泛冷,根本無法做出任何回答.

"夏小姐不用害怕,這件事暫時只有我知道,肆,還不清楚.所以,不用擔心他會找你和孩子的麻煩.不過,若他真知道了,大概會愈發厭惡洋洋的,終究,你對他做了那麼多事,害得他失去了那麼多最親近的人,這其中還包括他的父親.他怎麼可能接受一個仇人孕育了他孩子的事實,以他的性子,必定會任由洋洋自生自滅,估計連最起碼的醫療措施都不會做了."

蔡雪的話像悶雷,一下下擊在她身上,擊得她粉身碎骨,魂飛魄散.不是她願意盲目地相信蔡雪的話,而是,宮峻肆確實有過這樣的表示.

他說過的,哪怕洋洋是他的親生兒子,他也不會接受!而她,剛剛竟然差點就說出事實!冷汗,從脊背蔓延,片刻滾遍全身,她覺得冷極了,甚至顫抖了起來.

上篇:第181章 無奈的利用     下篇:第183章 逃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