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84章 不喜歡被人碰  
   
第184章 不喜歡被人碰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夏如水啪地立了起來,不安地看向宮峻肆.宮峻肆的目光沒有落在她身上,只朝醫生做了個請的姿勢.那人也不客氣,走到洋洋面前翻起了他的眼皮,這照照,那聽聽.

"這是……"孩子的情況很不好,她不知道醫生要做什麼,擔憂極了.

醫生做完檢查後,揮了下手,後頭走來幾個人,推著洋洋的床就要走.

"你們帶他去哪里?"夏如水急了,拉著床沒讓動.

"這個孩子需要做個詳細的檢查."醫生道.

夏如水不太願意相信,轉頭來看宮峻肆,"是這樣的嗎?"

"這位是沃倫醫生."宮峻肆清淡地道,朝那名醫生點了點頭.夏如水張大了嘴,她辛苦卻求而不得的沃倫醫生就在眼前?手,終于松開.

宮峻肆沒有停留,跟著醫護人員離去,夏如水跟了幾步,被人攔下,"你不能離開."

"他是我的孩子啊."

"這是先生的吩咐."

漫長的等待,這對于夏如水來說,簡直是一種煎熬.外面的人不許她去任何地方,就算想去看看宮儼都不行.小純過來送過一餐飯,那冰冷的眼神幾乎能在她身上剜出一個洞來.她不在乎,走過去輕輕扯著小純的衣袖,"爺爺……他還好嗎?"

"怎麼?利用了兩次還不夠,還想再利用一次嗎?"小純不客氣地問.夏如水面紅耳赤,"對不起,我是真的……沒有辦法了."

"對不起這種話不需要跟我說,像你這種人,我早就不抱任何希望了."說完,她抬步便走.

小純,連最後對她的憐憫都沒有了.夏如水無力地滑下去,坐在地面上,將自己抱住.她做錯了什麼?她只是想保護自己最愛的人,怎麼到了最後都是錯?

好累.

宮峻肆走進屋里時,看到的就是夏如水這個樣子.她瘦弱的身子縮在牆角,小小的一團,幾乎隨時都能消失.她的胳膊露在外面,竟是那樣細,沒有一點點肉,只要輕輕一擰就會斷掉的樣子,她的肩膀,背,能看到的地方,只有觸目驚心的瘦!

開門聲驚動了夏如水,她抬頭,茫然地看著走進來的宮峻肆,好久才晃悠著站起來,"洋洋他……檢查結果怎麼樣?"

宮峻肆沒有回答,只用那雙幽沉的眸子看著她.

"洋洋難道……出事了?"她嚇到了,差點哭出來,唇齒在打架.

"為什麼要生下他?"宮峻肆依然沒有回答,只是問.從進來到現在,他一直在打量她.她回來這麼久,他還是第一次如此仔細地看她.

他清楚地記得在毀滅"喬"殺死允修的那天,她還和允修躺在床上,正准備做親密無間的事情.那副畫面像針般刺著他的心,才讓他認定夏如水和允修的感情深厚,孩子必定是他們愛情的結晶.

然而,檢查的同時,他讓人做了一份鑒定,鑒定的結果印證了夏如水的話.他理不透,既然他是她的殺父仇人,她為什麼要生下他的孩子,還要把頭號敵人,他的爺爺宮儼好好伺候著.

如果宮儼神經正常,也能理解,大體是要他生不如死.可宮儼如今智力退化,根本不會為這些東西傷心傷神,她養著他做什麼?

他要問的問題太多,太多,他發現,自己對夏如水的認識越來越模糊.

夏如水低了頭,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現在告訴他,生下孩子是因為愛他,他一定會覺得好笑,並且無盡地諷刺她吧.

可事實就是如此啊.

沒有人知道,她為了生下孩子和保護宮儼,花了多大的力氣,做出了怎樣的忍讓.

"沒為什麼,只是一種母親的本能吧."好久,她才故做輕松地開口.

"母親的本能?"宮峻肆重複著她的話,唇角掛著的是刺眼的諷刺,"沒想到,你還會有人性."

夏如水的身子狠狠一晃,差點因為站立不穩而跌倒.她更緊地咬住了唇瓣,不讓自己去辯解.

"洋洋……他情況怎麼樣?"

對于這個問題的回避讓宮峻肆極度不爽,他幾步走過來,掐住了她的臂,"你早就料到我不會善罷甘休,所以才會留著孩子吧,你清楚地知道,即使我對你厭惡到了極點也不會不管自己的骨肉,所以,你試圖通過孩子來保護你自己?"

他怎麼可以這麼想!

身體顫抖得愈發厲害了,夏如水紅了一雙眼睛,"如果不是呢?如果我說當年的事只是無意的過失,我是因為愛你才留著孩子,才護著爺爺呢?"

宮峻肆僵在那里.

夏如水的眼眸閃了閃.

叭!

宮峻肆推開了她,"編得可真好聽啊,可惜,已經沒有人會相信了.所以,你還是收起那些小心思,別再枉想我會放過你!"

夏如水無力地閉上了眼,果然,他是不會相信自己的.她用了多大的力氣,鼓了多少勇氣才說的真話啊,他卻不信……

她靜靜地扶著牆立起,轉身,用一副纖瘦而倔強的背對著他.既然不信,便無需再言了.

宮峻肆什麼時候離開的她不知道,只覺得屋里寂靜得可怕,心跳聲震動著胸腔,莫名的恐懼透露出來,她幾乎連呼吸都困難起來.身子一軟,她傾倒下去,嘴里一股腥咸的味道,唇角,已經染上了紅色.

宮峻肆從房里出來後直接去了宮儼的房間.蔡雪也在,正小心翼翼地哄著宮儼,宮儼卻極度不安地在屋子里走來走去,將她推開,嘴里啊啊著,不知道在說什麼.

蔡雪回頭,看到宮峻肆在看自己,臉上流露出一抹尷尬來,"肆,你怎麼來了?"

宮峻肆點點頭,從她手里接過碗,"我來喂爺爺吧."

"我可以的."她真的很想證明宮儼是願意接受自己的,自己也是能征服這個老人的.但在看到宮峻肆那雙已經了然的眼睛時,頹喪地將碗遞了出去.

看到宮峻肆,宮儼冷靜了許多,不再亂走,但還啊啊地叫著.

"夏如水明天就會回來照顧您的."宮峻肆竟然明白他的意思!蔡雪張大了嘴,而宮儼不再啊啊亂叫,臉上甚至流露出滿意.

"爺爺,吃東西吧,明天她若回來看到您沒吃東西,肯定會不開心的."宮峻肆將勺子遞向宮儼,內心里無盡諷刺,盡管那麼恨著她,卻最終還是要用她的名字來說服爺爺吃飯.

宮儼張了嘴,這才乖乖吃起飯來.

蔡雪的臉色凌亂地變化著,沒有離開,"肆,夏如水她……"

"雪兒,這種事,不能有下次!"他冰冷地道.蔡雪的臉頓時沒了顏色!她沒想到自己那麼周密的計劃還是輕易地被宮峻肆識破,她的身體甚至抖了起來,"肆,我只是在怕,怕夏如水……我怕她一回來我就再也不能擁有你了."

天之驕子一樣的女孩兒,在宮峻肆面前表現得如此卑微.宮峻肆表情淡淡的,絲毫未被她的情緒所打擾,"先回去吧,好好休息."

"可是肆……"她多想問一問,他會和夏如水重歸于好嗎?卻最終連問這個的勇氣都沒有.太過愛,所以變得小心翼翼,不知所措,最後,她只能點頭,"好,別太累了."

蔡雪一走,室內便安靜下來.宮峻肆耐心地喂著宮儼吃東西,內心里一片凌亂.就算當年被夏如水炸掉了整個夏氏集團,他的心都沒有如此亂過.

"爺爺,她有什麼好?為什麼這麼喜歡她?"他問.他這個孫子不該更值得親近嗎?

宮儼似乎知道他在說誰,眉眼下一片柔軟,還有……快樂.

做個傻子真好.宮峻肆第一次發現,宮儼傻掉並非壞事,至少,人單純了,想法也就少了,恩怨情仇也就忘了.

等到宮儼睡著他才走出來.

門外,蔡雪還在.

看到他,急急迎了過來,"肆."

"怎麼還在?"他淡淡地問,沒有太多情緒.蔡雪卻突兀地將自己整個兒送進了他的懷抱,"肆,你不會不要我吧."

"怎麼會."他輕輕拍了拍她的背,這樣的話都說得冰冷,沒有一絲溫度,有如他的胸膛.她雖然抱著他,聽到了他的心跳,可為什麼會有遙遠到不可觸及的感覺.

宮峻肆拉開了她,"我送你回去."

他的禮節到位和關懷讓蔡雪的不安略略降了些,帶著撒嬌的意味點頭,目光里流轉著無限嫵媚.連背後跟著的人都感覺到了,宮峻肆卻沒有任何反應,只是和她並排走著.

蔡雪主動走過來勾他的臂,他輕輕避開,"雪兒,你該知道,我不喜歡被人碰."

傳言,自從夏如水毀了宮氏後,他便變得多疑冷酷,不能讓人貼近,尤其女人.蔡雪無力地垂下了手,心里再次難過起來,"肆,我們要結婚,以後會有更多更親密的事情要做,你……不該好好練習一下嗎?"她本來要埋怨的,到最後卻變成了這一句.在他面前,她永遠那麼卑微.

"走吧."宮峻肆沒有回應,對于不想答的問題,他向來直接地略過.蔡雪還想說話,但看到他眉間染了不悅,只能低了頭,"好."再一次,變成乖乖女形象,安靜地跟在他身邊.

上篇:第183章 逃離     下篇:第185章 被趕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