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56章 第56章:哪點兒不像妓,…  
   
第56章 第56章:哪點兒不像妓,…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夏如水以為一輩子都見不到陳川了,卻沒想到在這樣的機緣巧合下相碰.

陳川相比一年前顯得成熟了許多,整個人也瘦削了許多,不複當年的意氣風發.但今天衣著整潔,頭發梳得一絲不苟,顯然也是特別打理過的.

他也來宮氏集團應聘了?

陳川大概也沒想到會在這里碰到夏如水,同樣愣在那里.短暫的幾秒鍾里閃過無數無數的畫面,好久,他才開口,"如水?"

這個稱呼遙遠得仿佛幾個世紀沒有聽過,夏如水恍惚著,不知道該不該應.最後一次見面,他們以那樣尷尬的方式結束了感情,現在想來,還會覺得心痛.

"你也是……"陳川試探著問.

"夏秘書,這邊!"另一頭,鄭經理朝著她揚手.

"夏秘書?"陳川不敢相信地重複.夏如水醒悟過來,客氣地點了點頭,踩著高跟鞋走向鄭經理.

"進去吧."她不再回頭看陳川,既然兩人的感情已經成為過去時,便沒有必要留戀.

而陳川卻久久對著她離開的方向發呆,他沒想到夏如水能進入宮氏集團,還成了秘書.擁有面試新人資格的秘書,不用想也知道,夏如水在公司里的位置一定不低.

今天來面試的人能力都不低,夏如水秉著公平的原則,並沒有當場答複任何一個人,只讓他們回家等消息.她要把這些人的資料好好研究一下,最終選出最合適的那個來.

面試結束,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的事,她撫著微微有些腫痛的頭走出來,大步走向電梯.宮峻肆那兒的事雖然交給了其他秘書,但總擔心他們應對不來,終究他並不是個好對付的主兒.

想到宮峻肆,夏如水難免又有點難過,因為昨天聽到的那些話.如果可以,她甚至想不要做他的首席秘書,找一個離他遠遠的地方安安靜靜地呆著.

"如水!"背後,有人叫.陳川不知道從哪里鑽出來,攔在她面前.

"面試結束了?"面對陳川,感情不再,夏如水只能公式化地問.她沒想到陳川還會主動來找自己,終究他們分開時,他曾那麼憤怒.她以為,他會嫌棄她一輩子的.

"結束了."陳川點頭,目光炯炯地落在她身上,"可以邀你喝杯咖啡嗎?終究,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見面了."

夏如水低頭看了眼腕表,"抱歉,現在是上班時間,我有點忙."

"我可以等的."

他的耐心讓夏如水驚訝,"有事嗎?"終究在秘書崗位上做了這麼些日子,察言觀色的能力進步不小.

陳川的臉微微羞赧,"只是想請你喝杯咖啡,敘敘舊."

"如果是這樣的話,不必了."夏如水搖了頭,十分干脆.她轉身就走,陳川一急拉住了她的臂,"其實,我有事求你."

夏如水回頭,看他.

他不自在地縮了縮頭,當時用那樣的方式將她趕走,現在卻要出聲求人家,怎麼都不好意思.若放在從前,他是絕對不會張口的.但現在,情形不同了.

"是……這樣的."他艱難地道,"今天面試的人水平都很高,你也知道我的能力,估計進來有些問題.聽說你現在是總裁的首席秘書,又是直接空降過來的,所以一定跟宮家熟了,能不能……"

在找她之前,他已經做了多方打聽,所以才會打聽到這麼多.她能和宮家扯上關系讓他挺驚訝的,但馬上又意識到,她能幫到自己.

夏如水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她不敢相信地看著眼前的陳川,這個曾經那麼孤傲的男人,什麼時候學會世俗這些小把戲了?

"抱歉,我只是秘書,左右不了應聘的事."她歉意地搖頭.

陳川卻並不相信,他覺得夏如水只是單純地不想幫他.

"如水,求你了好不好,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因為一些事情,我的第一份工作丟了,已經很久沒上班,而緣緣現如今懷孕了,情況又不是很好,我需要一份工作養活她."

"如果這里進不了,你可以去別的地方應聘的.以你的能力,找一家單位並不是難事."夏如水並不是記他的仇或是別的,只是對于應聘的事,她真的插不上手.她將臂從陳川手中抽出,"我還有事,要走了."

"如水!"陳川沒想到以前溫柔如水的夏如水現在會這麼絕情,沉痛地叫著,"你是在恨我嗎?恨我當時……"

"我不恨你."夏如水無奈地搖搖頭.每個人有每個人的人生觀,價值觀,他在乎自己的那層膜而和她分手,她無話可說.何況事前她也沒有找過他商量,所以這場感情的結束,她並沒有多恨陳川.

陳川卻兀自閉了眼,"你知道當時跟你說那些話,刺激你時,我自己的心有多痛嗎?我並不是真正地想拋棄你,只是事情來得太突然,我根本沒辦法接受.如水,你應該知道我對你的心啊,我追了你那麼些年,我們也好了一年,每次想到我們手牽著手走在校園里的情景,我就會覺得心好痛.你還記得學校里的那個湖嗎?每次黃昏,只要有時間我們就會去那兒散步.你會給我備上一份精致的點心,那可是你親手做的啊.你那麼忙,卻還要用這份心,我當時就想,這個女人,我這輩子娶定了.還有那次,我過生日,你熬了幾個通宵給我織了條大圍巾,我還聽說,你為了買那線羊毛毛線,自己一個星期都只用面包充饑,坦白說,我都哭了,卻只能抱著你不敢捅破一切.如水,我是把你揉進骨子里頭去愛了啊."

過往,呈現時,是另一種殘忍.夏如水不是無情之人,他這麼一提,她的眼睛也泛起了紅.那時的日子雖然過得艱苦,卻無比快樂.兩個有憧憬的年輕人相偎相依,相互取暖,這種感覺,真好.

"如水."陳川動情地擁住了她.

背後,悠森森的目光投來.宮峻肆在那個角落已經站了好一會兒了,在陳川說屬于他們之間那些美好的日子時,他就來了.

到了公司後,彙報行程的人突然變成了facy,泡的咖啡也沒有了往日的味道,這讓他很煩.夏如水難不成這次又耍什麼脾氣不來上班了?

他清楚地知道,如果夏如水不願意來上班,仗著背後有宮老爺子撐腰,是一定能成行的.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覺得混身不舒服,甚至對facy發了火.Facy捂著臉委屈地離開,他心煩氣燥地打電話給鄭經理,問的是有沒有人事上的變動.

鄭經理告訴他,夏如水沒有離開,只是到樓下來面試新人了,他那腔煩躁才稍稍改觀.也不知道犯了什麼魔症,放著滿桌子的工作不做,走了下來.

他萬萬沒想到,迎接自己的會是這樣的畫面.

一對昔日的戀人,感懷過去的美好時光,最後相擁在了一起.這是要合好的架式嗎?連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長在兩側的指不知何時已經收攏,握成了拳.

既而,轉身回了電梯.

夏如水完全不知情,只在短暫的幾秒鍾後從過去抽身回來,推開了陳川,"陳川,那些都是過去的事兒了,不要再提了.以你的能力,我相信進來還是有機會的,後頭還有不少關,好好把握."

說完,她攏了攏發,大步走向電梯,離去.

夏如水回到秘書室,里頭的空氣有些凝重.Facy紅著眼坐在位置上抹眼淚,mini無奈地攤攤手,看到她算是看到了救星,"如水,你快救救我們吧,我明明按著你說的方法泡的咖啡,總裁卻只償了一口就給丟進了垃圾筒.他那副樣子跟台風過境似的都能嚇死人了,打死我也不敢再進去了."

她手捧著新泡好的咖啡,一臉的可憐兮兮.

Facy也抬了臉,"我就搞不清了,一個日程彙報而已,為什麼我念就不行了?我好歹也是廣播專業畢業的,聲音和普通話都沒有問題."她把日程表遞給了夏如水,滿面的委屈.

看到兩位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夏如水也只能歎氣.她也不想去碰那塊冷面鐵,但自己是首席,她不去誰去?

夏如水回到茶水間,重新調了一杯咖啡,這才帶著日程彙報表進了總裁辦公室.

"回來了?"看到她把咖啡擺在桌上,宮峻肆抬一雙冷眼問.他的聲音怎麼聽都有些陰陽怪氣的.夏如水還是如實點頭,"是的,下面,我給您讀一下工作日程."

"有心情讀?"宮峻肆一反平日的少言寡語,竟問.夏如水愣了一下,片刻回神,也不答,讀了起來.

宮峻肆沉著一張臉,並不打斷,但眸底的冷意越來越深,弄得她莫名打了好幾個寒戰!

"總裁,這就是您的日程安排,還有什麼需要吩咐的嗎?"讀完後,夏如水公事公辦地道.宮峻肆微微勾上了唇角,"吩咐?你的心在哪里?還聽得到我的吩咐?"

"我不明白總裁什麼意思?"他這挑釁越來越明顯,不接口都不行了.夏如水索性直問.

宮峻肆哼了一聲,"夏如水,你不是說你不是人盡可夫嗎?為什麼行為卻跟公交車無異?"

夏如水的臉登時白起來,微啟了唇不知道如何回應宮峻肆.他到底什麼意思?

宮峻肆壓著桌角立了起來,"在大眾場合跟人摟摟抱抱,還是個陌生男人,你的行為哪點兒不像妓,女?"

上篇:第55章 宮峻肆,我不是妓,女     下篇:第69章 暖,床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