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92章 欺騙一次已經夠了  
   
第192章 欺騙一次已經夠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你是誰,你這個壞女人,干嘛打我媽咪!"洋洋最先沖過去,扯住宮峻雅就咬.她的手腕被他咬住.宮峻雅吃痛,一腳踹在了洋洋身上.

洋洋身體本就虛弱,哪里經得起這一踢,立馬倒在地上起不來,一臉痛苦的樣子.

"洋洋!"夏如水顧不得痛,因為他的摔倒而整顆心都跟著沒掉,跑過去要抱洋洋,宮峻雅一伸手扯住了她,因為用力極大她又不防,給扯得東倒西歪,差點倒下.

"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她怒火未消,又是一巴掌掃在夏如水的臉上.

"媽咪!"洋洋急得要死,努力想要爬過來卻根本爬不動.宮儼原本坐在輪椅里,看到夏如水這麼受欺負,想也不想就撐了起來,不要命般朝宮峻雅跑過來,拳頭重重地砸在她的頭頂.

"爺爺,你怎麼能幫著外人打我!"宮峻雅受不住般大叫了起來.宮儼啊啊地站起來,手里拎著一塊石頭再次往宮峻雅身上砸,有如待仇人一般!

"爺爺!"夏如水傾身攔住,宮峻雅終究是他的孫女啊,"不要!"宮儼這才收手,卻也已經鬧得一團糟,驚動了宮峻肆.

洋洋馬上被送去看醫生,宮儼氣咻咻地坐在輪椅里,夏如水掐著兩根指頭擔憂地看向里間.她急得想奔到里頭去看洋洋卻被人攔了回來,"宮先生說了,任何人都不許進去."

"我是孩子的母親啊!"她不是最有資格守在洋洋身邊的嗎?那些人已經閉嘴,不給予任何回應.她無力地退了回來,迎上的是宮峻雅那雙怨懟的眼睛,"夏如水,你敢慫恿爺爺打我,活得不耐煩了!"

張張嘴,她想解釋,最後卻沉默.洋洋的情況不明,她無比心焦,沒有心情去計較這些.她的沉默只讓宮峻雅愈發生氣,恨得直跺腳,本想上前再賞她幾巴掌,但多少忌諱著宮儼在場.

宮儼雖然傻了,但在宮峻肆那里還是極有分量的.

許久,醫生和宮峻肆並排從里間出來.

夏如水看了一眼宮峻肆,本想去問他的,最後卻擰身拉住了醫生的臂,"孩子怎麼樣?"宮峻肆立在另一側,眼睛一點點眯下去.

"還好,沒有引發病情."醫生如實回答.夏如水這才松一口氣,嘴里道:"謝謝醫生."將醫生的手握得緊緊的,熱淚叭叭地掉.

醫生感覺到了來自另一側的壓力,不自然地收回手,"這是我應該做的."

"來人,送沃倫醫生回去!"宮峻肆發布命令.

沃倫醫生跟著管家走出去,屋里只剩四人.夏如水依然掛念著洋洋,不得不走向宮峻肆,"我可不可以……去看看洋洋?"

宮峻肆嚴厲的目光在她身上無情地一點,銳利得能紮出一個洞來,宮峻雅早就跳了過來,"哥,千萬不能讓這個狠心的女人呆在這里了,應該讓她去死!你看,因為她,爺爺根本就不認我了.還有,那個小孩留著做什麼?仇人的孩子,為什麼要請醫生給他看病,他那是報應,早該由著他自生自滅了."

她最想看到的結果是,夏如水的孩子在痛苦中死去,才能解除她心頭的恨!她並不知道韓修宇還活著,變成了植物人,一直以為他已經死去.她連做夢都夢到夏如水被自己的大哥處以極刑.

"閉嘴!"宮峻肆吼斷了她的話,因為她這針對洋洋的話語而顯得極為生氣,愈發嚴厲.宮峻雅張張嘴,委屈極了,不明白自己到底說錯了什麼.

"難道大哥對這個女人還有感情嗎?您忘了嗎?是她毀了咱們的宮氏,炸死了爸爸和修宇哥啊.她可是我們家的大仇人!"

"啊啊啊啊!"宮儼也跟著叫起來,不喜歡宮峻雅對夏如水的詆毀.

宮峻雅氣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你們為什麼要被這個女人迷惑,她就是個蛇蠍心腸的女人!我們好不容易才站起來,難道還要被這個女人害一次嗎?"

她這些話無一不落入夏如水耳中,她低頭,難堪,狼狽,悔恨卻又無能為力,只能盡力咬緊自己的唇瓣,才忍著沒有顫抖,沒有辯解.

"洋洋現在還需要她."宮峻肆的語氣終于柔和下來,只給了這麼一句解釋.

"洋洋,那個野雜,種……"

"他不是野雜,種,是我的孩子."

"啊?"

宮峻肆的解釋把宮峻雅嚇得愣在了那里,"怎麼可能?"

宮峻肆揉了揉眉,"進行過鑒定了,千真萬確.他是我的兒子,也是你的侄子."

"侄子?"宮峻雅無力接受般晃了晃身子,為什麼夏如水會生下他們宮家的孩子?她有什麼資格生宮家的孩子!她狠狠地瞪向夏如水,通紅的眼里湧出來的恨意能殺人.

"所以,不管怎樣都要以洋洋為重,以後對洋洋客氣點."宮峻肆淡漠地吩咐.宮峻雅的拳頭卻捏得一陣發響,上前一步又是一巴掌甩在夏如水臉上,"不要臉的女人!"

夏如水的臉本就腫了起來,此時更是雪上加霜.宮儼看不過,又要起來幫忙,夏如水拉了他一把,"爺爺,不要!"她不想他們一家人因為自己而鬧.

"以後,當著洋洋的面,不要對她動手."宮峻肆並沒有表現出心疼,淡漠得就像這件事跟他一點關系都沒有一般,平靜地提醒著宮峻雅.宮峻雅得意地向夏如水揚了揚拳頭,大哥只讓她別當著洋洋的面打人,便表明她可以背著打羅?她早就想狠狠懲罰夏如水了.

"哥,爺爺不宜讓她陪著了."宮峻雅適時提出了這個要求,"他是我們的爺爺,可這個女人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讓爺爺都不肯認我了,還要打我!"她委屈極了,告著狀.

宮峻肆淡漠的眸光漸漸變得銳利,轉向了夏如水.宮峻雅愈發添油加醋,"就在剛剛,她還唆使洋洋來咬我,如果不是這樣,我也不會推洋洋!"

明明是踢,她卻說是推,還露出自己的手腕,將上頭的牙印展現在夏如水面前.宮儼想要辯解,但他不會說話,只能啊啊地叫著指手劃腳.

"你看,爺爺總是護著她,這樣下去,不知道她會借著爺爺做出多少惡事來?哥,她欺騙我們一次已經夠了,可不能再來一次!"

宮峻肆的眼里慢慢射出冰冷的光束,連周邊的空氣都開始凝結,冰凍.夏如水咽了咽口水,始終找不到為自己開解的言辭,只能默默地聳著瘦削的肩膀,任宮峻雅評判.

"先把爺爺送回去."宮峻肆沒有馬上發作,終究宮儼在這里.他已經八十,不宜受刺激.夏如水聽話地轉身,將宮儼推出去,宮峻雅看著她的背影,唇角勾起了邪惡的微笑.夏如水,你就等著吧!

把宮儼安頓好,夏如水再走出來,卻見宮峻肆的助理蔣功立在外面.她怔怔地看著蔣功,雖然不清楚他的名字卻知道他是跟在宮峻肆身邊的人.

"夏小姐,宮先生要見你."蔣功冷漠地開口.跟在宮峻肆身邊這麼久,當年的事情他知道得不少,自然知道夏如水的身份以及做過的一切.對于這個女人,他始終沒有好感.但他的工作是聽從宮峻肆的指派,所以沒有表現得過于明顯.

夏如水點點頭,默默無聲地跟著蔣功走.

"先生跟著宮峻肆好多年了吧."她輕問.

蔣功略凝了一下步子,最後淡漠地點頭,也不回應.

"那麼他……"她想問這些年他是怎麼熬過來的,又是怎樣把宮氏重新建立起來,擁有這樣的規模的,卻一個字也問不出來.有什麼資格問呢?她無聲地閉了嘴.

蔣功也不想知道她要問什麼,沉默地一路走.他沒有將她帶回洋洋的房間,而是折向另一邊,然後停在門口,"宮先生在里面."

夏如水立在門非前,抬不起手來敲門,蔣功替她敲了門,里頭傳來冷沉的發音,"進."

門被推開,宮峻肆就立在里頭.夏如水默不作聲地走進去,看到的只有他的背影.黑色的西裝襯得他整個人嚴肅冷漠而難以靠近,屋里頭的空氣都是冷的,她連呼吸都覺得困難.

她安靜地立在門口,兩只手規規矩矩地握在一起.

宮峻肆轉了臉過來,一臉的冷漠,自從回來之後,她見到的便是這個樣子的他.五年前的他也冷漠,但不像現在這樣,從骨子里頭都散發著冰意,讓人一見就覺得冷.

他一步步走來,陰影一點點將她籠罩,她越發覺得呼吸不暢,本能地退了一步.冷硬如鐵的手掌已經握在了她的頸部,阻止了她的進一步退卻,她驚訝地看著眼前的人,眼前人眸底的冰冷讓她看不到任何希望.

宮峻肆的目光冰冷地凝在她臉上,並沒有錯過她臉上的指印和紅腫,他並無半點憐憫,這個女人所受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他就著她的脖子將她拉到眼皮子底下,鼻息間的氣息刺在她的皮膚上,銳利,毫無溫度.如果不是因為自己還活著,她總會覺得已經落入了地獄.

上篇:第81章 見過跟哥哥上,床的妹妹…     下篇:第193章 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