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94章 為什麼會這樣,你不知…  
   
第194章 為什麼會這樣,你不知…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這樣的事,她永遠都不想洋洋知道.

小純也沒想到宮峻雅會當著孩子的面說出這些,低低叫了起來,"二小姐!"

"怎麼?我說得不對嗎?我們宮氏大廈不是她炸的嗎?里頭死的人跟她沒關系嗎?虧得我哥當年那麼愛她,把她捧在掌心里疼,她都是怎麼報答他的?"

這些話,像無情的巴掌,不停地甩在夏如水的臉上,比真實的巴掌來得疼多了.她難堪得恨不能挖個地洞鑽進去,再也不要見人!

"看清楚了,你媽就是個不要臉的毒辣女人,是我們宮家的仇人!"宮峻雅終于舒服了一些,給洋洋最後的提醒後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

屋子里,靜得可怕.夏如水低著頭不敢面對洋洋,小純不安地看著二人,"如水……"

"我知道,她說的不是真的,媽咪不是這樣的人."洋洋開了腔,眸子里充滿了對夏如水的信任.夏如水不僅高興不起來,反而有種被人更重地打了巴掌的感覺.

"洋洋……"她輕呼著,已經沒有力氣再說什麼.

"媽咪,我是不會相信那個阿姨的,媽咪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咪."他的媽咪這麼善良,一定是被冤枉的.

"對不起."

除了說這句話,她不知道還能說什麼.面對著如此幼小的洋洋,她連把真實情況說出來的勇氣都沒有.

"為什麼要說對不起,你沒有對不起誰,那都是……"小純為她辯解著,也只說到一半就忍不住掉下眼淚.她在替夏如水難過,明明自己是無心的,可……一切惡性的結果都是她造成的啊.

"媽咪不要哭了."洋洋體貼地為夏如水擦眼淚,以為她只是單純地因為宮峻雅的欺負而難過,"我不會讓您受餓的,洋洋有吃的,媽咪就會有."他保證著.

夏如水只一個勁地抱著他,眼淚叭叭地落,有許多事情,無法對他講.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廚房那邊果然沒有再給夏如水送飯過來,而每次送給洋洋的只有那麼一小碗,傭人都會守著,洋洋一吃完就收走了碗.夏如水沒敢讓洋洋知道,總告訴他,自己已經吃過了.

小純沒有再過來,她有些擔心,問過傭人.傭人冷冷地告訴她,小純調去做別的工作了.心里清楚,小純對她越好只會越惹得宮峻雅不快,不來反倒好.

心里堆了太多的事情,她並不覺得餓,只是頭昏腦脹的,一陣陣地暈.她沒有放在心上,耐心地陪著洋洋,給他講故事,配合醫生和護士給他做各種檢查和治療.

"洋洋的狀態不錯,這樣下去,手術很快就能進行了."沃倫醫生在給洋洋做了一系列檢查後,給了夏如水一個比較樂觀的答案.夏如水一陣感激著,一面又害怕,她害怕手術會給洋洋帶來無法挽回的結果,所以連成功率都沒敢問.

送沃倫醫生走出來,她的身子猛然晃了一下,幸好沃倫醫生及時扶住才沒有跌倒.

"對不起."她輕聲道.

出于醫生的職業本能,他免不得打量夏如水,發現她除了瘦外,臉色都是青的,分明是低血糖加嚴重營養不良的表現.

"夏小姐沒有吃飯嗎?"他問.

"吃……吃啊."她支吾著回答,不想讓人知道宮峻雅的所為.

沃倫醫生沒有說什麼,把了把她的脈,既而走了出來.

"宮先生,沃倫醫生來了."

宮峻肆的書房外,蔣功道.宮峻肆現在成了完完全全的工作狂,一天二十四小時,至少有二十個小時在工作,至于吃飯睡覺,似乎都成了可有可無的.

這五年來蔣功早就習以為常.

聽到這話,宮峻肆方才放下工作,點了點下巴,讓他把沃倫醫生帶進來.

"沃倫醫生."他立起來,對于沃倫醫生的尊重顯而易見.

沃倫醫生微微含首,他早知道宮峻肆在商場上的名聲,鐵血無情,能對自己這樣已經難能可貴.從對他的尊重上,也看出了他對自己骨肉的在乎.

"孩子怎樣?"宮峻肆率先問.

沃倫醫生簡單地說了一下情況,得知洋洋狀態不錯,宮峻肆的眉宇微微松了松,顯然是開心的.即使連開心也只是如此而已,沃倫醫生深深覺得,宮峻肆這人的生活是多麼的無趣.

"孩子的狀況雖然有所好轉,但還是不能掉以輕心,我不知道宮先生對于孩子的母親有多大的仇恨,但宮先生應該知道,孩子的身體能否健康母親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沃倫先生要說什麼?"宮峻肆何等聰明的人,怎麼可能不知道他話中有話.沃倫點點頭,他就欣賞這種頭腦機敏的人,說起話來不累人.

"孩子的母親應該好多天沒有吃飯了吧."

宮峻肆微微擰了眉,"一個宮家怎麼可能沒有她的飯吃?"他未曾下過命令不讓人給她飯吃.

"具體什麼原因我不清楚,但她顯然營養不良還有低血糖症狀,隨時都有可能暈倒."他如實相告.

宮峻肆的臉一下子沉冷下去,十分難看.

沃倫醫生走後,他沒有再工作下去,而是大步走向了後院.

院子里,蔡雪在廊下,小純推著宮儼,她半蹲著極力討好老人.老人愛理不理,倒也沒有趕走她.

看到宮峻肆,她的臉上飛起一抹明媚.

"肆."

宮峻肆擰了擰眉,蔡雪這些天到家里來得極勤.

"來了."他極淡地道.

蔡雪點頭,"是啊,特意來看爺爺."她的唇上勾著嬌俏的微笑,"時間過得真快啊,轉眼爺爺都回來好幾個月了,你打敗允修已經這麼久了呢.哦,昨天我無意間聽說夏小姐和允修就是這種時候結婚的呢,好像到現在剛好五年."

宮峻肆的臉頓時烏了下去.

蔡雪這才意識到說錯話般捂了嘴,"對不起,是我一時嘴快,我並沒有什麼意思,只是……對不起."

宮峻肆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並沒有說什麼.蔡雪的小心思他何嘗不知道,無非是不想他太過靠近夏如水,明明知道這話是激他的,他卻偏偏給激了起來.

不吃飯,原來是在懷念允修!

他不痛快,不痛快到了極點!

背後,被甩開的蔡雪並沒有難過,反而露出了一抹極為得意的笑.越是把夏如水與允修連在一起,宮峻肆就會越恨她!自己要的,就是宮峻肆對夏如水的那份恨,最好恨得能把她掐死或者趕出去!

宮峻雅不給夏如水飯吃的事情自然瞞不過她,她謀劃了好久才冒著可能惹宮峻肆生氣的風險說了剛剛那些話.她當然知道,以宮峻肆的聰明極有可能猜出自己的心思,但那又有什麼呢?她不過是動了個小小心思,不會惹怒宮峻肆的,而且宮峻肆再怎麼樣也會看在自己父親的面子上不去計較的.

這個自信,她倒是有.

只要能讓夏如水離開,她願意暫時做做小人.

夏如水哪里知道蔡雪的心機,此時頭昏腦脹,一陣發暈,她整個人都撲了下去.本能地想要抓住什麼東西,卻什麼也抓不住,叭地摔了下去.

暈眩,好不容易才過去,她吃力地想要爬起,卻見面前不知何時多了一雙皮鞋.黑亮的鞋面,透出的是無盡的冰冷,她的身子一顫已經意識到不可能是醫護人員,猛然抬了頭.

宮峻肆此時沉著臉,俯視著她,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空氣卻在凝結.

"你……"她吃力地吐出一個字來,隨即意識到他是來看洋洋的,便也不再解釋自己為什麼會摔倒,指指里頭,"洋洋剛剛睡著了."

宮峻肆並沒有移步,只將眸子越發地眯起來,對著她.

她略微不安地低頭看自己,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看.

他突然彎腰.

夏如水嚇了一跳,本能後仰.頸上一緊,衣領落在了他的指間,她看到了他眼中的冷,"怎麼?允修死了,現在連兒子都不想要了?"

"什麼……意思?"

宮峻肆的唇繃得緊了起來,"什麼意思你自己不清楚?"他無情地松了手,任由她掉回地面,身體被撞得生痛,她只覺得暈眩的感覺再次襲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吃力地吐出這句話,感覺這聲音遙遠得不像自己說出來的.

宮峻肆大步從她面前踏過,"在我的地盤,就算想也不能想那個男人,否則,我會把你直接丟出去!"

想誰?

她理不清.

"允修嗎?"好一會兒,她才略略清醒.

宮峻肆繃緊了身板,懶得回答,表情卻越發陰鷙.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他面前提起那個男人!他的指頭捏得咯咯作響,如果不是考慮到洋洋在里頭,定會掐死她!

"我為什麼要想他?"宮峻肆的沉默讓夏如水意識到自己猜對了.她對允修,只有恨,而恨,並不比他少.

她顫顫悠悠地站了起來,看向他的背,"我別的不能保證,卻可以保證,如果真要想,也只會想洋洋."

當然,也只能想洋洋.

她沒有資格再去想他了.

"若是這樣,又何必要死不活,把自己整得營養不良?"他不信.

夏如水聽著這話,不由得苦笑了起來,"我為什麼會營養不良,你不知道嗎?"她以為,宮峻雅的一切行為都是他默認了的,因為宮峻雅打了她那麼幾巴掌,他連一個字都沒有提過.

所以,看著她難受尷尬痛苦,應該是他最希望的吧.

上篇:第193章 恥辱     下篇:第195章 你相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