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95章 你相信他?  
   
第195章 你相信他?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的反應激得宮峻肆揚高了眉宇,"今天是你們結婚五周年紀念日吧,你不就是因為這個而難過,為了緬懷你的愛人而絕食嗎?夏如水,你可真是偉大啊,我怎麼沒發現你有這麼偉大過呢?"

"愛人?"咀嚼著這兩個字,夏如水覺得諷刺極了,"你說的是允修嗎?如果說這些年里,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他給殺了,你信嗎?"本不想說的,但允修這個名字輕易地挑起了她的恨.

比起他來,她對允修的恨只有多沒有少.

宮峻肆望著她的臉,意思不明.

"我為什麼要信?"片刻,他冷笑著道.

心,就那麼撞破在他的話里,夏如水臉色變得一片黯然.他不信,是啊,他緣何要信?知道說再多他也不會信,她徹底喪失了說話的欲,望,閉了嘴.

她竟然敢當著他的面沉默!

宮峻肆突然覺得煩亂不堪.

他為什麼要煩要亂,這點卻怎麼都理不透.他邁一大步走來,無情地掐住了她的脖子,"怎麼,虛情假意被揭穿了,心里不痛快了?"

夏如水只是怔怔地看著他,就是不開口.她覺得疲憊,難受,比死強不了多少.若是他現在掐死她,她絕對不會求饒.

宮峻肆清楚地看到了她眼里的死亡氣息,突兀地松了手.這個女人,還沒有償夠懲罰,怎麼能順了她的意,讓她去死.

他狠狠地甩開她.

夏如水身體本來就不好,生生給甩在了床上,身體一陣發痛.她保持著那個姿勢,沒有動.

宮峻肆大步邁了出去.

屋外,小純立在那兒,看到宮峻肆,露出懼色,退了一步.

宮峻肆無視她,大步往外去.

"宮先生."她壯著膽子呼他,"那個……夏小姐其實並不是有意節食的,只是……只是二小姐不讓她吃."她一直以為宮峻肆知道,但聽到他和夏如水說話,方才意識到,那只是宮峻雅的個人所為.

宮峻肆的腳步忽然一頓,臉色陰霾.小純也不確定自己開口是對是錯,但說出來了,索性抖膽一回,"還有,當年的事……其實另有隱情,夏小姐只是無心之過……"

後面的話,她沒敢再說出來了,因為注意到了宮峻肆陰沉銳利的目光.這些年里,他整個人都沉了下來,對人對事都是這一副冷冰冰的模樣,但不曾陰到這種地步.她吃力地咽了咽口水,最後退在一邊.

宮峻肆沒有說什麼,繼續邁步.看著他遠去的步伐,小純眼里寫滿了無奈,也不知道自己的話他聽進去了沒有,若是再不給夏如水吃飯,她鐵定會給餓死的.

宮峻肆回到屋里.

蔡雪和宮峻雅都在,正在說著什麼,而宮峻雅臉上露出了笑容.顯然,蔡雪哄得她很開心.看到宮峻肆回來,方才收住話題,宮峻雅推了一把蔡雪,蔡雪不得不立起來,"肆,回來了."

宮峻肆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算是回應.

她知道宮峻肆去了哪里,此時一對眼睛落在他身上,滿是期盼,等著自己想要的那個消息.

"哥,嫂子在這里等你好久了呢."宮峻雅笑嘻嘻地加了一句,因為蔡雪說要帶她去國外滑雪,連口都改了,直接稱呼嫂子.蔡雪並未糾正,她喜歡這個稱呼,此時紅著臉去看宮峻肆.

宮峻肆也沒有別的表示,只淡淡地對宮峻雅出聲,"你進來一下."

"咦?"宮峻雅以為宮峻肆一定會叫蔡雪離開,沒想到叫的是自己.她立起,朝蔡雪眨了眨眼睛,跟著宮峻肆進了屋.

房門關閉,屋里只剩下兄妹兩.

"下次,不許在夏如水的飯菜上動手腳."他直白地吩咐,沒有質問,也沒有責難.但宮峻雅還是無法接受,"為什麼?像她那樣的女人死一百次都活該,哥為什麼要保她?難不成哥對她還有感情?哥,你難道忘了她當年……"

"洋洋現在正在養身體准備手術,情緒不宜波動,她出了什麼事,洋洋定然會受到影響."宮峻肆錯開她的話並不回應,只如實陳述事實.

宮峻雅的心情方才略略好轉一些,"哥做這些真的只是為了洋洋?"雖然才知道洋洋是自己的侄子,但終究是宮家的血脈,她也不敢亂來,只一味確定.

宮峻肆臉上露出不耐煩,"等洋洋的病好了,無論你怎樣我都不會過問."

宮峻雅終于完全放了心,點頭道:"好,我聽哥哥的."眼底,露出一股邪氣,夏如水,你就等著吧,洋洋不可能做你一輩子的護身符,等他手術結束的那一天就是你惡夢的開始!你是怎樣對待宮家,對待修宇哥的,我便怎麼對待你!

"出去吧."宮峻肆揮了揮手.

宮峻雅歡快離去,宮峻肆高大的身子微微一沉,落在了厚重的皮椅里頭.他閉了眼.

"當年的事其實另有隱情,夏小姐只是無心之過."不知為何,小純這句話突兀地跳進了他的腦海,宮峻肆揉起了眉頭.有什麼隱情?

他沒有細究,而是拾起電話打了出去,"安排一下,去美國."

宮峻肆去了醫院,美國最好的醫院,同去的還有宮儼.他期盼能因為見到故人,對宮儼起到一定的作用.

"修宇怎樣?"走到門口,就有醫生迎過來,他問.

醫生簡單介紹了一下韓修宇的情況,大致和以前差不多.他點點頭,心情複雜地走進屋子,後頭有人推著宮儼的輪椅.

屋子里,韓義在.僅僅幾年,他的頭發已經全部花白,人蒼老得不成樣子.自從兒子成了植物人,他便辭了宮家的事一直守著.

家里唯一的獨苗苗成了這個樣子,他的心情自然不好,但經過五年也差不多接受,卻依然不離不棄.

"韓叔."宮峻肆客氣地稱呼著他,點點頭.

"怎麼親自過來了?"韓義熱情地問,照顧了宮峻肆這麼多年,骨子里,他已經把宮峻肆當成了第二個兒子.

"想來看看,順便帶了爺爺過來."

提到宮儼,韓義的眼睛一亮,"老爺子還活著?"

他遠在美國,對于宮家的事甚少過問,先前還以為宮儼早不在人世.宮峻肆點點頭,朝外揮了揮手,宮儼的輪椅給推了進來.

韓義看著昔日的主子,激動得老淚縱橫,抖著指頭來到宮儼面前,半跪下\身子,"老爺子,老爺子,真的是您啊……"他的指頭落在宮儼的身上,一個勁地搖頭,"真沒想到,您還能活著回來,這幾年您都在哪里過的,過得怎麼樣啊."

宮儼向來養尊處優,他不敢想象離開宮宅後他的生活.宮儼似乎對韓義還有印象,啊啊地叫了幾聲.韓義不解地抬頭來看宮峻肆,"老爺子這是……"

"失聲了.醫生說估計受了重大刺激,所以會變成這樣,智力也……不及從前."他沒說清楚,宮儼的智力已經退化到了幾歲孩子的地步.

韓義一陣唏噓,"怎麼會這樣?"

但不管怎樣,人活著總是好的.

"老爺子這些年都在哪里度過的?"

宮峻肆沉了臉,好一會兒才出聲,"允修那兒."

"怎麼可能!"韓義打死不相信允修會善待這個老人,但老人除了智力退化不能說話外,沒有哪里不好.他以前身體便不好,現在看起來反而有精神了許多.

宮峻肆沒有提夏如水,那個女人是宮氏大廈所有人的共同仇人,他若是報出名字來,怕有一大堆人會去尋仇.他不想保護她,但洋洋現在需要她.

"允修既然能毀掉宮氏,就不可能對老爺子手軟!"韓義下了定論.這定論狠狠地撞擊了宮峻肆的心口,是啊,他一再地不想去探究這其中的深意,但若是沒有人刻意保護,以允修的性格,是不會留下這麼個老人的.

是夏如水麼?

他突然想到了宮儼跟夏如水的親近,所以這個答案顯而易見.

她為什麼要留著自己的爺爺,要善待他,是因為自責內疚嗎?

夏小姐只是無心之過.

小純的話再一次跳入他的頭腦.她跟小純說了什麼?到底有怎樣的無心之過?韓義說了什麼,他竟一個字都沒有聽在耳里.

夜里,和韓義聊了一陣子,宮峻肆又單獨陪了韓修宇一會兒.五年,沒有改變韓修宇的容貌,依舊如當年,韓義把他照顧得很好.而他,對于韓修宇的病,總是不遺余力,砸下了不少錢.

"夏如水回來了."他輕聲道,一直知道韓修宇喜歡著她.不過,現在的韓修宇已經不能做任何的回應.

沒呆多久,他便從屋里出來了.

小純立在門外,她是陪同宮儼過來的.宮儼目前只接受她的照顧.

"爺爺怎樣?"宮峻肆問.

小純如實回答,"已經休息了,不過韓管家一直守著."主仆相見,自然是感慨良多的.宮峻肆點了點頭,並不打算進去打擾他們,他立在那兒,"你說夏如水是另有隱情的,她有什麼隱情?"

小純驚訝地張大了嘴,她沒想到宮峻肆會問這件事.不過很快,她便恢複了冷靜,如實回應,"夏小姐當年並不知道會炸掉宮氏大廈,只是允修拿著宮老爺子威脅她,說是只要公司的一個重大項目就好.夏小姐不知情,一心救老爺子然後動了電腦,不想……"

"你相信她?"宮峻肆沒有露出什麼表情,只問.

上篇:第194章 為什麼會這樣,你不知…     下篇:第196章 逼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