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197章 要的只是他的在意  
   
第197章 要的只是他的在意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剛剛的門並沒有關嚴,夏如水也聽到了他們的對話,知道宮峻肆是真的要結婚了.這話像一把劍刺中了她的肢體,刺得她不知如何反應才好.

其實,她早就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任何資格.

與里頭的人面對面,夏如水嚇了一跳,即時清醒了過來.蔡奎沒想到屋外會有人,而且是一張陌生臉孔,長相還相當不錯,微微蹙了眉.

"有什麼事嗎?"宮峻肆先一步走出來,問道.

夏如水這才想到來意,卻不好當著蔡家人的面說出來,只支吾著道:"洋洋說找你有事."

宮峻肆沒有再說什麼,轉身送蔡奎走出去,蔡奎回頭來看夏如水,那雙深邃銳利的眸子刺得她很不舒服,只能把自己的身子隱得更深一些.

宮峻肆送完蔡奎回來,夏如水還在.她捏著兩根指頭,知道自己來錯了時候,但好不容易才來,如果不問個結果回去,洋洋一定會失望的.

"洋洋有什麼事?"宮峻肆主動問,臉上沒什麼表情.

夏如水沒想到他這麼快就回來,又被嚇一跳,這才急急道:"洋洋生日,想……想……"

"想什麼?"

"想我們兩個能陪他一起過."她閉著眼睛才能把這話說出來.

宮峻肆沒再吭聲,陰戾的眸子射著她,讓她全身不舒服.

"這真,真的是洋洋的心願."她輕聲道,不想宮峻肆亂想.她的強調讓宮峻肆極為不舒服,眉頭又是一擰,最後只"嗯"了一聲.

也不知道他這是答應了還是沒答應,夏如水吃不准卻也不好再問,只能點點頭往外走.

"你呢?你也想我們能坐在一起嗎?"

背後,他突然問.

夏如水僵在那里.

她有什麼資格再和他坐在一起?無力回答,只能沉默.

"你走吧."宮峻肆突然變得極不耐煩,道.

夏如水這才如得救般加快步子快速離開.

屋外,蔡雪欣喜地攬著蔡奎,臉上笑開了花,"爹地,謝謝你哦,我很快就要嫁給肆了呢."

蔡奎心事重重地看著自己的女兒,"你應該清楚宮峻肆是為了什麼才答應這場婚禮的."

蔡雪的臉色微微變得難看起來,片刻又恢複了原本嬌俏的樣子,"不管怎樣,你的女兒都要結婚了嘛,爹地該高興才對."

蔡奎扯了扯嘴唇,他高興不起來.自己的女兒這麼美麗,到底哪兒入不了宮峻肆的眼,一定要他親自出面,姓宮的才買這個面子?

"對了,剛剛那個女人什麼來頭?"他問,忽然想起了夏如水.

蔡雪微僵了一下.她極想夏如水消失,但也知道,一旦蔡奎知道了夏如水的身份一定會有所行動,到時肯定會惹到宮峻肆.她不想這種情況發生.

于是輕淡地開口,"不過是以前照顧洋洋的阿姨,因為洋洋習慣了,所以跟了過來."

蔡奎半信半疑,但也沒有多問.蔡雪輕輕松了口氣,他們就要結婚了,等到結了婚,夏如水就沒有希望了.

因為是洋洋的生日,今晚的菜色豐盛了好多,夏如水破例給他倒了小半碗飲料.洋洋的臉上閃著星光點點,卻還著期盼的不斷往外張望,"爸比今天一定會來的吧."

夏如水張張嘴,不知道怎麼回答,只能胡亂地敷衍著.宮峻肆要是不來,洋洋會有多失望.她的心抽得緊緊的.

門,突然被打開.

宮峻肆大步走了進來,洋洋眼里的星光愈發明亮,叫了起來,"爸比."

看到洋洋那張粉\嫩嫩的臉,宮峻肆的心情莫名地好,輕輕應著走過來.洋洋把身邊的位置空了出來,宮峻肆坐在了他的一側.另一側,坐著夏如水.

洋洋滿意地看看左邊再看看右邊,臉上勾滿了微笑,心情好極了.

夏如水感激地來看宮峻肆,他並沒有接她的目光,只是淡然地和洋洋做著交流.

"爸比,媽咪,干杯."洋洋舉起了自己的飲料杯子,朝兩人眨了眨眼.夏如水和宮峻肆同時舉起杯子,他咧嘴,率先喝下去,"一口干哦."

夏如水微微一僵,但還是一口喝了下去.

看著她把飲料喝個精\光,洋洋的大眼眯成了一條線,有計謀得逞的開心.夏如水喝完飲料,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明明她倒的是橙汁,怎麼有酒的味道?她哪里知道,洋洋偷偷在她的飲料里加了酒.

宮峻肆無聲地將自己面前的酒喝了下去.他的酒量本就高,喝下去後沒有任何反應,倒是對面的夏如水,臉一點點變紅,比之平常來添了一絲嫵媚.

他怔了一下.

夏如水不斷地吹著氣,想把酒氣吹跑,雖然頭有些暈但也不好表現出來.洋洋偷偷地打量著夏如水的變化,看到她臉紅,心里早笑開了花.

"爸比,我要吃蛋糕,許願."他指著不遠處的蛋糕喊道.

宮峻肆把蛋糕拿了過來,他當真認真地許起願來,"我的願望是,能有一個妹妹."

夏如水沒想到他會許這樣的願意,臉更紅了,想要阻止卻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只能當做沒聽到.宮峻肆意味深長地向她投來了目光.她把頭壓得低低的,不敢與他對視.

飯吃完了,蛋糕也吃完了,洋洋心滿意足,打著哈欠說要上床睡覺.夏如水走去抱他,身子晃了晃,差點截倒.宮峻肆及時扶住她,她和洋洋一起落進了他的懷抱.

他的胸口又硬又熱,寬闊得很,烙著她的背.夏如水的臉愈發地紅,強撐起自己快速離開他的懷抱,踉蹌著把洋洋抱上了床.

洋洋滿意地閉上了眼.夏如水轉身,看到宮峻肆站在門口,目光幽幽,看著她.她緊張地捏了捏手指,好一會兒才有力氣走出去.

"謝謝啊."她輕聲道,因為酒精的作用,語速都慢了好多,有了撒嬌的意味.

宮峻肆沒有回應,依然看著她.她只能快一步從他面前越過,打算到寬敞一點的地方去.手臂,一緊,被人握住,是宮峻肆.

她的身子本就不穩,這一握反作用下再次跌進他懷里.

"對不起."她急急掙紮,不忘去看洋洋,生怕洋洋看見.宮峻肆順手將房門關閉,隔斷了她的視線,洋洋消失在屋內.

他的手臂卻纏在她的腰間沒有放開.

"你……"她不安地抬頭看他,像一只受驚的小鳥,偏偏那紅通通的臉蛋那麼誘人.宮峻肆的喉頭狠狠緊了緊.不可否認,就算過了這麼多年,他對她的身體反應依然迅速而又強烈.

他明明已經對女人沒有任何情感,甚至不願意被女人接近!

可此時,他卻清楚地感覺到一股大火從身體的某處竄起,無法控制!他一低頭,撅住了她的唇.

夏如水給驚壞了,她怎麼也沒想到宮峻肆會這樣.他才喝了那麼一點酒,難道醉了不成?輕輕推推他,想要提醒,只是他的手臂束得極緊,根本不理睬她的小動作.她的思緒被一點點拉走,最後沉甸的那份思念給激了起來,主動環上了他的腰……

宮峻肆卻在最後那一刻松開了她,他沒有忘記,在打死允修的那天,他們兩個在床上行魚水之歡.他冷漠地將她推開.

夏如水不明所以,眸子里一片迷蒙,直到他拉門離去,才感到溫暖走遠,只剩下寒冷.剛剛是……怎麼了?

她小心地抱著自己,臉愈發地紅透,怎麼也沒想到會和宮峻肆發展到那一步,更沒想到他會臨時抽身.她壓低了頭,輕輕顫抖.

"肆."

宮峻肆回到前院,便見蔡雪站在那兒.她的衣著格外清涼,露背裝,肩上只有一條細細的繩子,胸口一片雪白,里頭的風光隱隱可見.

他擰了擰眉,"雪兒,怎麼過來了?"

蔡雪也不說話,走上前就抱住了他.

"蔡雪."他不習慣有人接近,伸手拉她.她卻不肯放開,"我們就快要結婚了,肆."宮峻肆的手微微一軟,沒有再推她.

蔡雪主動找到他的唇,wen了起來.宮峻肆卻毫無反應,這唇上的感覺如此陌生,根本不是他想要的.所以,蔡雪忙活了半天,他也沒有回應.

蔡雪有些泄氣,放開了他.

她胡亂地理著鬢發,卻無法忘記在後院看到的那一幕.宮峻肆抱著夏如水wen得那麼瘋狂,燃燒著她的肺葉,幾乎要炸開.

為什麼他能wen那個女人卻無法接受自己呢?

"有事嗎?"宮峻肆淡然地問,仿佛兩人之間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蔡雪強力壓下心頭的不快,盈盈巧笑著遞過一張紙來,"這是爹地給我們選好的日子,結婚的好日子."

宮峻肆低頭看著那張紙,沒有別的表示,只嗯了一聲.

"那麼,從今天起,我就要把精力放在我們的婚禮籌備上羅."蔡雪裝做什麼事兒都沒有般,興奮地開口.

宮峻肆依然只是"嗯"了一聲.

他的反應如此冷淡,蔡雪差點崩潰,最後險險收住,在他的額上印上一wen,"好啦,我該回去了."

宮峻肆疲憊地揉揉眉頭,打電話叫蔣功過來送人.蔡雪的眼睛終于紅了起來,"你就不能親自送我回去嗎?"她極少在宮峻肆面前撒嬌,此時卻一臉的堅持.宮峻肆只拍了拍她的肩,"我還有事,蔣功絕對能安全將你送回家."

她要的不是安全到家,而是他的關心,他的在意啊!

上篇:第196章 逼婚     下篇:第198章 不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