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00章 盡管做蠢事  
   
第200章 盡管做蠢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不是她希望,只是……真的不想過多牽連.洋洋有她一個人守著就好了.她違心地點頭,"對啊,感情總是陪出來的."

"是嗎?"他幾乎咬牙切齒.

夏如水偏開了臉,怕自己有不好的表情在他面前流露,卻還逼著自己說話,"宮先生,其實我還有件事想求您.你和蔡小姐以後會有許多孩子,能不能把洋洋讓給我撫養?"

她相信蔡雪不會虧待洋洋,但以後他要和眾多的弟弟妹妹生活在一起,那些弟弟妹妹卻只跟他有一半的血緣關系,他一定會寂寞的.洋洋從生下來到現在,跟著她吃了太多的苦頭,她想給他略微舒暢一點的日子.

宮峻肆如何知道她的想法,聽到這話臉色愈發不好看,大步走來,伸手就撅住了她的腕,"怎麼?這麼快就為自己想好後路了?跟我呆在一起就讓你這麼難受?"

"不是的,只是……"她不知道如何回應.只是,他不該知道原因嗎?他要和蔡雪結婚了,還讓自己呆在這屋子里,情何以堪?她看得出來,蔡雪並不希望自己留下來,否則也不會有意無意地多次提醒她和宮峻肆的關系.

"離開我,你覺得自己能呆得下去嗎?你難道忘了,當年被炸的大廈里有無數的生命變成了灰燼,如果他們的親人知道你回來了,能把你壓成粉.你難道打算讓洋洋也跟著你一起毀滅?"

他這無情的話徹底蒼白了她的臉,夏如水怔怔地立在那里,再也發不出聲音來,而深重的自責感湧上來,她無力地咬緊了唇瓣.

"你若是要離開,隨時都可以,我的兒子不可能跟著你受苦!"他卻還想刺激她.這個女人動不動就想離開,他只想把她刺激得體無完膚!

夏如水顫了一下,"不要!"

她不想和洋洋分開!

"不要就安分一點!"

宮峻肆扯門而去,關門聲極大,夏如水無力地靠著牆面,感覺所有的力氣都被抽光.

洋洋的檢查最終結果很理想,第四天,宮峻肆就派專機將一干人等送去了美國.當然,身為父親的他也同行了,但一路上不曾和夏如水說過半個字,甚至連個眼神都沒有給她.她被安排在了最末一排,絕對是可以直接忽略的存在.

洋洋被沃倫醫生和一堆醫護人員圍著,隨時關注著他的情況.夏如水連插空看他的機會都沒有,只能忐忑地在位置上沉默.

中餐,她一口都沒吃.前排的宮峻肆也不曾說過什麼,仿佛她無論做什麼都與自己無關.倒是蔣功勸了幾句,但她只是歉意地表示不餓.

蔡雪自然沒有跟來,理由是什麼不得而知,但總算讓她自在了些.其實,她更怕洋洋知道宮峻肆和蔡雪的關系影響到情緒,既而影響到治療.想必,宮峻肆也是出于這樣的考慮吧.

因為洋洋要讓他們兩個受委屈了.她不安地朝宮峻肆看了一眼,他仍然冷著一張臉,卻不時低頭和蔣功或是沃倫醫生討論些什麼,他們手上都握著資料,據說是治療方案.方案唯獨沒有給她,同樣不知道理由.

下飛機後,洋洋被送進了一所私人醫院,而且馬上進了手術室.夏如水被擋在過道外頭,連手術室都沒讓她進.她想叫住宮峻肆,他已經走出好遠.

"夏小姐到外面等吧,累了可以找護士,她們會送您去休息的."蔣功指了指外頭,那里風景極好,如果閑來無事,倒是個極好的休閑場所.

把醫院建得像風景區一般,也只有這里的醫院能做到.她無心欣賞風景,卻也知道進不去,只能退出來,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發呆.

"韓先生."

因為用的是中文,所以這聲音格外醒目.夏如水抬頭,看到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走向里,一名護士正客氣地跟他打招呼.

夏如水的眼皮一跳,條件反射般站了起來,盯緊了那老人.那人……不是韓義嗎?雖然他的頭發白了,人也變化了許多,但終究跟在宮峻肆身邊這麼久,她早已熟悉,一眼便認出來了.

她沒想到會在這里碰到韓義.

"韓少昨天出現了一些微小的反應,雖然醫生說這不能證明是蘇醒的征兆,但也比以前一動不動地躺著好多了."那護士道.

韓義滿是皺紋的臉上散開一朵花,"真的嗎?真是太好了.謝謝了,鄭護士."

"韓先生真是太客氣了.韓先生這麼好,韓少一定會醒過來的."

"但願如此."韓義歎了口氣.

韓少?

夏如水咀嚼著這個名字,無法確認指的是誰.五年前的那一場爆炸,除了宮峻肆聽說所有的人都死了,那麼這個韓少會是誰呢?

她清楚地記得,韓義只有一個兒子.盡管極為疑惑,卻連走上前去問韓義的勇氣都沒有,她只能悄悄跟在後頭.

"小姐,有事嗎?"門外,有人攔住了她.夏如水無措地指指前頭的韓義,"是跟他來的."

守門的人看她一臉善良,不像是壞人,便信了,放了行.她跟著走進去,看到韓義拐進了一間大而敞亮的病房,里頭,躺著一個人.她走近,辨認著那張臉,在認出躺在床上的人是韓修宇時,直接退了一步.

韓修宇,沒有死!

她捂緊了嘴,才沒有讓自己尖叫出聲,而過往韓修宇的溫柔和友好浮出腦海,她內疚得眼淚直流.

夏如水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逃出去的,到了屋外只一個勁地喘,息著,用盡了力氣都未能緩和那股窒息感.韓修宇,變成了植物人!她也是剛剛去找了醫生問過才知道的,那樣美好的一個人,結果卻成了這樣……

韓修宇的事像一把刀割開了她的肉,體,剩下的只有血淋淋的疼痛.都是她犯的錯!她捂緊了頭,身體瑟瑟發抖.

"夏小姐."不知道坐了多久,她聽到了聲音.抬頭,看到蔣功.蔣功的臉色不是很好,"手術已經結束了."

夏如水猛然一彈,站了起來,不安地看向他,"怎麼樣?成功了嗎?"

蔣功不答,"該進去了."

夏如水一路狂奔,跑進手術室.手術室已經空了,護士將她引去了ICU室.宮峻肆和沃倫醫生都在,兩人的臉色都顯得極為凝重.

"怎麼樣?"夏如水不安地問,她壓緊了胸口,生怕血液因為過度緊張而迸射出來.

沃倫轉臉看她,沒有吭聲,宮峻肆出了聲,"洋洋的手術已經做完了,但過程中發生了凝血不足的情況,還沒有脫離危險."

"那……要什麼時候才能脫離危險?"她問.

"這個……還不能確定."沃倫醫生搖搖頭,轉身朝外走.夏如水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洋洋……醒過來的機率有多大?"

沃倫搖了搖頭,"估計不到百分之二十."

不到百分之二十!這對于夏如水來說,無疑于晴天霹靂,就那麼僵在了那里.宮峻肆將她的手扳開,讓沃倫醫生離去.夏如水完全沒有反應,腦海早已一片空白.

這是她的報應吧,她害死了那麼多人,所以上天報應在了洋洋身上.眼淚,落下,一滴,兩滴……

她不叫不喊,只是這樣默默地流著眼淚.越是這樣,越顯得楚楚可憐,宮峻肆的胸口狠狠一滯,幾乎被壓碎!最後,他把她壓在懷里,輕拍她的背,"沒事的,一切都會過去的."

"宮峻肆,如果……如果洋洋無法醒過來,你就把我送給那些被我炸死的,宮氏大廈的人的親人們吧."好久,他聽到懷里的她悶悶出聲.他的太陽穴狠狠繃在了一起,"你要做什麼!"

其實不用問也已經知道她要做什麼,她這是要自尋死路,要用最殘忍最難受的方法去死!宮峻肆突然覺得不安,將她摟緊,"你給我好好聽著,洋洋不會有事的,絕對不會有事的!如果你想他醒來就沒有母親,就盡管去做這些蠢事!"

一連三天,洋洋都沒有從ICU出來,情況極為不樂觀.沃倫醫生的團隊在集體檢討,尋找血凝不足的情況.他們的術前檢查是做得極好的,根本不可能發生這種事.

宮峻肆每天都跟沃倫醫生討論這些,一坐就是一整天,而夏如水就像幽靈一般,一直守在洋洋的病房外.有時宮峻肆深夜回來,看到她依然坐在那里.蔣功迎上去,無力地搖搖頭,表示她什麼也沒吃,也未曾休息.

宮峻肆心頭一陣煩亂,走過去將她強行抱了起來.夏如水這才清醒,看到他眼睛動了一動,流露出一絲慌亂.

"我要守在這里."她低聲道.

"如果不能好好休息,你將永遠都沒有機會靠近洋洋!"他不得不發出警告.她眼里流露出怨懟的目光,照得他心口發疼,但他強硬地就是不妥協.最後,她無力地閉了眼.

逼著她吃了些東西,又給了一杯有安眠成份的水喝下,夏如水終于昏昏睡了過去.

宮峻肆這才退出來,從蔣功手里接過辦公電腦,在外屋工作起來.白天要忙洋洋的事,晚上還要顧及工作,此中的疲憊可想而知.他卻思緒清明,一點都沒有將疲態流露出來.

蔣功站在一旁看著,不得不從心底欽佩他.饒算他再沉著冷靜,比起宮峻肆來,還是差了一大截.

上篇:第199章 希望我去陪她?     下篇:第201章 宮峻肆的冷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