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02章 鄭敏還活著  
   
第202章 鄭敏還活著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冷漠的語氣,淡然的態度,她甚至要懷疑,剛剛那帶著喜悅的聲音不是出自宮峻肆之口.她氣得差點大聲質問,"你難道對我一點感情都沒有嗎?"最終,卻沒有問出來.她不敢.

從開始到現在,宮峻肆都沒有給過她任何希望,是她自己一頭栽下去起不來.父親蔡奎也不止一次勸過她,說宮峻肆是無心之人,她卻偏偏不信.

宮峻肆的確不是無心之人,但他的心永遠沒有落在她這兒.

蔡雪只覺得諷刺,最後乖巧柔順地嗯了一聲,"好吧,好好照顧自己哦."她不想在他面前撕,破臉,還想裝那個乖巧可人的好未婚妻.

"嗯."宮峻肆依然只是淡淡地應著,沒有太多的表情.

洋洋醒過來的消息很快傳過來,他眉頭一展,立起,大步走向病房.蔣功跟在後頭,再次看到了他眉宇間的生氣,跟剛剛與蔡雪通話時完全不同.這樣的宮峻肆才讓人覺得是活的,敢于親近.

夏如水正在小心地喂洋洋湯水.過久的昏迷,他不能吃太多的東西.她一邊喂,一邊小心地為他擦去唇角的汁液,畫面和諧至極.

宮峻肆停在門口,心頭無故湧起一種滿足感.雖然在商場里摸爬滾打,早就習慣了冷酷和無情,但他卻發現,自己更向往的是這種平淡而溫馨的生活.

夏如水喂完東西轉頭,發現了宮峻肆,手頭一顫差點將碗打翻.她是緊張的.昨晚兩人相擁而眠的畫面輕易跳出來,她的臉頓時通紅,迅速蔓延直脖頸,而後急急出聲,"來啦,我去放碗."

更親密的事情都做過,這女人卻會因為與他相擁了一夜而紅臉.宮峻肆突然覺得新鮮而又好玩,順手握住了她的臂,"碗讓護士送下去就行,不必親自跑路."

她跑路只是為了避著他啊.她硬起了頭皮,卻不想解釋.宮峻肆如何不知道,他只覺得這樣逗逗她心情會很好.

"爸比欺負媽咪."洋洋在床上叫,大眼眯成了一條縫.夏如水羞得恨不能鑽進地縫里去,宮峻肆沒忍心再讓她尷尬,放了手走向洋洋.他的掌在洋洋的小腦瓜上摸了摸,"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洋洋搖頭.雖然刀口有些疼,但他是個男子漢,不能輕易叫苦.

"那就好."宮峻肆坐到床前,看著自己的兒子.如此粉,嫩漂亮的小孩,是夏如水為他生的.自從兩人分別之後,他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做父親,會擁有一個兒子.

"爸比,什麼時候跟媽咪生小妹妹啊."洋洋突然冒出這一句來.夏如水正好端著水來准備讓他喝,聽到這話,杯子一歪,水濺了出來.她的臉更紅了,嘴里低道:"胡說什麼."

"這哪里是胡說了,洋洋一個人好孤單啊,要是有個妹妹就有人陪了.弟弟也可以."他保證著.

夏如水不知道如何接話,只能舀起水來往他嘴里塞,"好好喝水."

宮峻肆在背後,微微彎起了唇角.

弟弟,妹妹?

他並不反感這兩個詞.

因為是初醒,洋洋的身體略顯虛弱,喝完水便躺下再次睡了過去.宮峻肆沒有走,依然坐在那兒,夏如水局促地立在他旁邊,"那個……洋洋童言無忌,你不要放在心上."

"他沒有說錯,弟弟妹妹以後都會有的."宮峻肆淡淡地答.

夏如水心頭一梗,已然認命地點了點頭.他和蔡雪是要結婚的,自然要生孩子.

想要獨自撫養洋洋的想法再次浮了上來,她卻沒敢破壞這美好的氛圍,只偷偷壓在心里.

接下來幾天,洋洋恢複得極快,夏如水的氣色也跟著好起來,臉上整日掛了笑容.宮峻肆似乎又忙起來,很少見面.不知道他忙些什麼,她也不過問.

洋洋休息後,她讓護工守著,去了韓修宇那兒.因為當年的事心存內疚,她總覺得要為他做點什麼才好.無法讓他清醒,她只能每次去給他翻身,擦身體.

擦完後,已經是半小時以後.

"我該走了."她立起,出聲,轉頭,卻意外地看到了韓義.

韓義不知道在門口站了多久,一雙眼睛落在她身上,辨不出情緒.她一陣難堪,後退一步,"韓管家."

無力與他面對,她只能深深埋下頭.

"你來做什麼?"韓義問.

她咬住了唇瓣,"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來看看他,想幫他做點什麼."她以為韓義會冷嘲熱諷一翻後把她趕出去,他卻沒有這麼做,只是點了點頭,"也好,有時間陪他多說說話吧,醫生說這樣有助于他的蘇醒."

"好."她低頭忙應.韓義進了屋,低頭看著韓修宇那張乾淨的臉,沒有再說話.他的背佝僂著,頭發花白,透出無盡的蒼桑來.

"對不起."她輕聲道.

韓義歎了一口氣,"這樣也好.沒有愁沒有憂的,安安靜靜."

眼淚,在夏如水的眼里打滾.他要是打她一頓,罵她幾句,她或許還舒服一些.他越是這樣,她越覺得罪孽深重,連頭都抬不起來.

她沒敢多留,逃一般跑遠.

在外頭,與人撞在了一起.

"沒長眼睛嗎?"是一道憤怒的女聲.

夏如水抬頭,看到一張消瘦的臉,顴骨立得高高的,瘦得脫了形.

"夏如水?"那人卻認出了她,叫.

夏如水仔細辨認著,最後搖了搖頭,"你是……"

"敏敏,你沒事吧."背後,跑來一個男的,抱著女人檢查,問道.

敏敏?

夏如水咀嚼著這兩個字,很快認出了出現的那個男人.

辜子榆!

他沒有變什麼樣,依然如以前一般,只是眉眼里多了一絲柔情,是對著敏敏的.

"你真是夏如水?"敏敏沒有理會辜子榆的關懷,逼近過來,似要把她看得更仔細.她骨子里透著一股冷.

夏如水猛然想了起來,"鄭敏!"

她不敢相信,眼前瘦骨嶙峋的女人竟會是鄭敏,那個被稱之為千年冰山的女孩.

"你……還活著?"她不敢置信.

鄭敏像被什麼狠狠觸動了一下,眼底飛起一片狂亂,辜子榆擔憂地去扶她,"敏敏,不是說要去看韓修宇嗎?該走了."

鄭敏走了幾步,卻忽然停下掙開了辜子榆,幾步來到夏如水面前,"你回來了?你怎麼回來了?"

夏如水不知道如何回答,她以為鄭敏會跑過來掐死她,但對方沒有這麼做,卻像是無法接受般晃了晃身子.最後被辜子榆強行拉走.

呆呆地立在外頭,天變了都不知道.

下雨了,雨水滴落下來,打在她頭上,身上.一股刺骨的寒襲來,刺透肌膚.

"在這里發什麼呆?"

從車里下來的宮峻肆一眼便看到了兩眼發直的夏如水,大步走來,低聲道,聲音里帶著不悅.夏如水抬頭,看著近在咫尺的他,目光凝在他眉間那道淺淺的疤那里.

"怎麼回事?"看著她沒有反應,宮峻肆的眉頭擰得愈緊,最後主動伸手,將她拉進了室內.他倒了杯熱水遞到她手中,夏如水這才感覺到自己的指頭冰冷,早就麻木.

"鄭敏……還活著?"她輕問.

宮峻肆略有些意外,但還是點頭,"當年她外出辦事,逃過一劫."

"哦."這全是她犯的錯,越發不知道怎麼面對眼前的人,她別扭地將臉扭到了一邊.宮峻肆看著她,也沒有言語.當年的事就算是無心之過,她的罪惡也是深重的.

他能理解她此時的心情,卻不知道用什麼語言來勸解.

"對不起."好久,她輕輕出聲.

宮峻肆揉了揉眉頭,"我和你之間,抵消了,終究,你為我保住了爺爺,還有……洋洋."

但,欠別人的,是一輩子都無法清償的.

"雖然這里是美國,但也不要亂跑."他不想讓其他人知道她回來了,帶來不必要的麻煩.不知道為什麼,自從知道她並沒有背叛過他後,他就想保護她.他知道,以後她的人生就有如過街老鼠般上不得台面,但只要她好好的,都可以.

夏如水沒有答話,想著鄭敏那瘦到脫形的樣子,只覺得一陣陣地內疚.應該因為自己,她才會受驚嚇,變成如今這樣子吧.

韓修宇的病房里.

鄭敏坐在病床前,兩眼發直,雖說是來看韓修宇的,但從進來到現在,她連韓修宇半眼都沒有看過.

韓義看了看她,無力地搖搖頭,"還是這個樣子嗎?"

辜子榆點頭,"嗯."看向鄭敏,只有心疼.

"人也看了,走吧."他走過去,道,實在無法讓她再呆下去.鄭敏卻轉頭,突然看著他,語氣柔軟而帶著撒嬌的意味,"今晚,我想住在這里?"

"不好吧."這里終究是醫院.

"可我想."

辜子榆到底敵不過她這軟軟的語氣,點了頭,"好."

對于鄭敏,他幾乎百依百順.

他特意去找了醫生,花高價調了間VIP房間給她.

晚間,夏如水靠在床邊睡了過去.

月色清淺,屋內靜謐,因為她堅持要自己照顧,所以護士護工早早離去,除了她沒有任何人.她在做夢,夢到和宮峻肆在一起時最快樂的那段時光,她被他呵護著,安排在他身邊做首席秘書.同事們對她極為客氣,宮峻肆偶爾發發無傷大雅的小孩子脾氣.

她夢的是宮峻肆又對她發小孩子脾氣了,一杯咖啡怎麼都喝得不暢快,要她去換.她只能一趟一趟地往返于開水間和辦公室,雖然被他磨得無奈,唇角卻掛著微笑.

磨到最後一杯,突然背後一暖,有人環上,了她.

"肆!"

她輕輕呼了一聲,回頭,看到的卻是一張魔鬼般的臉……

上篇:第201章 宮峻肆的冷淡     下篇:第203章 戀愛中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