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03章 戀愛中的女人  
   
第203章 戀愛中的女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啊!"她大叫,卻發現自己根本出不了聲.而呼吸不暢讓她不得不睜開了眼,原來是夢!只是握在脖子上的手並沒有隨夢境離開而消失,力度如此清晰,窒息感越發嚴重!

"救……命!"她掙紮著想呼救,聲音卻低弱得可怕.她第一時間去看床上的孩子,生怕孩子受到驚擾,而後才吃力地去看背後對自己下手的人.

一張枯槁無色的臉.

是鄭敏!

她怎麼會……

此時的鄭敏面無人色,眼珠子暴出,掐著她的手用盡了力氣,手上沒有肉,枝枝節節,有如鬼巫!

"干……什麼?"她吃力地問,不明白鄭敏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又為什麼會做這種事.面前的鄭敏咬牙切齒,"為什麼回來,為什麼回來?為什麼回來!"她的呼吸粗重,滿面狂亂,她的手越發加勁!

她分明要自己死!

她竟這麼恨自己嗎?

鄭敏用盡了全身力氣,她也試圖掙紮,但並沒有成功.空氣越來越稀薄,她的力氣也越來越弱,根本使不上力氣.

她的手一陣陣發軟,慢慢掉落下去……

"媽咪!"

洋洋突然醒了過來,看到這一幕短暫怔愣掙紮著要來幫忙.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低頭咬上了鄭敏的手臂.

吃痛的鄭敏條件反射松了手,卻一巴掌劈向洋洋.

呯!

洋洋被劈中,像枯木一般栽了下去……

"洋洋!"

夏如水撲上去抱住洋洋,看到他唇邊湧出血來,嚇得魂飛魄散.屋門打開,辜子榆和宮峻肆一齊沖了進來.

"敏敏,你怎麼在這里!"辜子榆大叫拉住了准備要二次下手的鄭敏.宮峻肆忙傾身過來檢查洋洋的身體.

"怎麼辦,怎麼辦!"夏如水嚇得瑟瑟發抖,拉住宮峻肆的衣袖像拉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

"叫醫生!"宮峻肆大叫.

"還好,病人只是撞破嘴唇才出的血."沃倫醫生及時趕到,在做了一系列檢查後對站在後面的二人道.夏如水總算松了一口氣,默默抹掉臉上滑下來的淚滴.宮峻肆默默看了她幾眼,最後走過來拍了拍她的肩,"沒事了."

她這才想起要去看洋洋,大步走過去,傾身將洋洋的手握住,"洋洋,快嚇死媽咪了."

"那個壞人要掐死媽咪."洋洋低低地道,剛剛那一掌雖然沒有傷及要害,但他的身體虛弱,也夠吃一壺的.此時的他極為虛弱.

夏如水的眼淚又要流下來,"下次,如果發生這種事,洋洋千萬不可以再那樣了,那樣好危險."不敢想象,如果鄭敏下手再重點,洋洋會變成怎樣.她甯肯自己被掐死,也不要洋洋受到一丁點兒的傷害.

洋洋倔強地抿了抿嘴,"我不要媽媽被欺負,我要保護媽咪."就像媽咪無數次在允修爸比面前保護他一下.

夏如水抱住了他,能擁有這樣的好兒子,真是她前世修來的福氣啊.

宮峻肆安靜地看著這一幕,內心里湧動著什麼,連他自己都想不通.但他可以確定的一點是,今日洋洋的保護和信任以及爺爺對夏如水的喜歡和依賴,都是她自己用付出和真心換來的.

安排洋洋睡下後,夏如水這才和宮峻肆一起走出來.

鄭敏已經不知去向,外面等著的只有辜子榆.看到兩人,迎過來,"洋洋怎麼樣?夏小姐怎麼樣?"

"沒事."夏如水虛弱地搖頭,只是始終無法忘記鄭敏那雙癲狂的眼睛.當年的她是那麼冷靜驕傲的女人,怎麼變成這樣了呢?

"抱歉,自從五年前發生那件事,鄭敏的情況就不好,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所以才會……"辜子榆認真地道歉.夏如水聽到五年前幾個字,驀然明白,內疚和難堪齊湧,恨不能挖個地洞把自己埋了.

好在辜子榆並沒有遷怒于她,甚至連罵都沒有罵她一聲.這樣,反而使她愈發難受,好久才輕聲道:"對不起."

辜子榆用一種近乎震驚的眼神看著她,片刻後近乎狼狽地轉了臉,"應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和敏敏.放心吧,我已經讓人把她嚴加看管起來,不會再出事了.明天,我們會離開這里."

宮峻肆點點頭,"天晚了,都休息吧."

辜子榆轉身走出去,夏如水在原地呆愣了一會兒,走回去.

"上哪?"宮峻肆低聲問,目光落在她青色頸部,那些青色是鄭敏掐出來的.

"不放心洋洋,我陪著他."發生過今晚這樣的事後,她愈發沒辦法把洋洋一個人放在屋里.

宮峻肆順手握住了他的臂,"他很好,我會讓護士守著他的,看守的人也馬上過來了.你,去休息."

"在里面休息也是一樣的."她道.

宮峻肆已經失去了耐心,直接將她扯向另一個方向.她掙紮不開,只能踉踉蹌蹌地跟著他跑,被他拉到了不遠處的一間房里.

宮峻肆直接將她壓在床上,順手丟過來一件睡衣,"沖涼,睡!"

看夏如水沒有動,眉頭擰了起來,"怎麼,要我幫忙脫?"

夏如水這才紅著臉迅速跑進了浴室.她那小女人姿態看在他眼里,心髒,突兀地猛然一跳.

洗完澡,夏如水想再出去看看洋洋,卻見宮峻肆半倚在床上並沒有走.他低頭看著一本什麼雜志並沒有抬頭,只在身側拍了拍,"過來."

他換上了睡衣,露出一片漂亮的胸前肌肉,養眼得很.夏如水不知道目光落向何處,呆立著無法朝前邁進.他這意思是要跟她同床共枕嗎?他們這是什麼關系?

宮峻肆終于甩了雜志,抬頭來看她,"還不休息?"

"我睡沙發吧."她一折身,走向沙發.背後,腳步聲輕響,她的手剛觸到沙發,腰就被人撈了去,身體騰空.等到她反應過來,宮峻肆已把她丟在了床上,"該做的做了多少了?怕什麼?"

怕什麼?

她當然怕了.

他和蔡雪都要結婚了,她和他同床共枕算什麼,第三者嗎?

狼狽地轉了臉,她把自己縮在被子里,"宮峻肆,不能對不起蔡雪."

在這種時候她還能想到蔡雪,宮峻肆的臉都冷了,幾乎咬牙切齒,"這些事,不需要你提醒!"說完,他立起,拉門就走.

關門聲有些重,表示他生氣了.他這是生的什麼氣?她理不清.在她的記憶里,宮峻肆是一個把感情分得很開的人,除了愛人根本不會碰別的女人.可現在的他,卻複雜了許多,甚至在眼看著就要結婚情況下和她共處一室.

她覺得,自己越來越理不清他了.

天大亮,有人敲了她的門,"夏小姐,宮先生讓您去用餐."

夏如水起身,收拾了一下自己,出門跟著來人走.以為會回到洋洋房間里,卻被帶到了另一間屋子.這里分明是餐廳,巨大的水晶吊燈下是白色的大理石桌面,泛著貴氣,卻冷沉至極.

這就是有錢人,即使在醫院這種地方,也能享受到頂級的待遇.夏如水感歎著,已經注意到宮峻肆就坐在桌前,正拿著刀叉優雅地吃著東西.他吃東西的動作依然如從前,舉手投足間帶著一股貴族的從容.

她默默坐過去,卻還是跟他打了聲招呼,"早."

宮峻肆懶懶地哼了一聲,算是回應了她.她只能低頭,吃起面前的早餐來.宮峻肆雖然吃得優雅,但卻吃得極快,她才吃了幾口,他已經吃完.而後,優雅地抹起了唇瓣.她能感覺得到,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夏如水."他呼她名字.雖然沒有多少波瀾,但已經沒有了恨意.

"我爺爺以及洋洋都希望我們重新走到一起."他道.

沒想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她的動作一頓,抬了頭傻愣愣地看著他,不知道他什麼意思.

"你,要回到我的身邊來嗎?"

你,要回到我的身邊來嗎?

一整天,夏如水都在想這個問題.宮峻肆拋出的這句話有如致命的誘餌,她差點就點頭答應了.可最後,到底沒有點頭.

他們中間橫亙了太多東西,有蔡雪,有宮氏的毀滅以及她對他的傷害……她不敢輕易點頭,怕一旦點頭,就是他們的毀滅.

但,那句話的誘惑力真的很大唉.她無數次做夢夢到回到他身邊都會笑醒,更何況他主動要求,這比中了幾千萬的六合彩還要讓人興奮.

她矛盾著,猶豫著.

好在,宮峻肆並不逼她,給了她時間和空間.

"媽咪,你在想什麼?"在夏如水第N次走神後,洋洋無奈地放下了正在玩的五子棋,來看夏如水.

夏如水好一會兒才驚醒,意識到自己走神了,正要動手去移棋子,卻發現棋子已經不知去向.

"媽咪!"洋洋叫著,已經徹底無語了.眼前的夏如水,怕是有人把她搬走了都不會有太大的反應吧.

"哦,沒什麼."她迷糊了好久才想到要回答,急急搖頭.

洋洋捂了捂嘴巴,"媽咪這樣子好像戀愛中的女人哦."

夏如水一陣大窘,"誰告訴你的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何媽每次看電視劇,里面的女人就這個樣子啊,何媽說這是戀愛中的女人特有的表現."

何媽,是以前在"喬"時留在家里照顧他們起居的一個老媽子,"喬"完蛋允修被殺後,她就不知所蹤了.

夏如水無力地抹了抹額頭,意識到以後說話行事都要萬般小心了,否則就會被眼前這個小家伙現行給學了過去.

"洋洋,你想跟爸爸生活還是想跟媽媽生活?"心一動,她問出這個問題來.

上篇:第202章 鄭敏還活著     下篇:第204章 我要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