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05章 是你自己想逃  
   
第205章 是你自己想逃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夏如水屬于那種話不多,但一雙盈盈大眼望著你就能把你望化的一類人,他曾多次被她看得五髒六腑都化掉.人生里,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女孩.

"真沒想到,夏小姐能讓沃倫先生春心萌動."蔡雪半開著玩笑,內心里卻是喜悅的.

沃倫認可地點頭,"的確,她是這麼多年來第一個讓我有心動感覺的女人."

宮峻肆的臉色愈發地難看,只是隱忍著沒有發作.聽著他們肆無忌憚地談論著對夏如水的喜歡,他的胸腔擠得幾乎要炸開!

"只怕她對沃倫醫生只有醫生與患者家屬的感情."他涼涼地潑著冷水.

沃倫無所謂地聳肩,"感情嘛,是慢慢培養出來的."

"那,就祝沃倫醫生早日抱得美人歸了."蔡雪不忘加言.她恨不能沃倫醫生今天就把夏如水搞定.

"多謝."

沃倫醫生微笑著離開.

屋里,只剩下蔡雪和他.

"肆."她這才輕輕呼著宮峻肆的名字,小心地打量著他,"沃倫醫生能喜歡夏如水也算好事一件啊,以後她就不會無依無靠了."

她的話只讓他愈發煩躁,只是多年的沉澱沒有表露在臉上,他冷冷地抽出自己的臂,"你怎麼來了?"沒有一絲溫度.

蔡雪早就習慣了這樣的他,也不難過,"因為想你嘛,婚禮籌辦得差不多了,想來看看你.肆,我們就要結婚了啊."她有意把自己靠在他身上,用胸口去蹭他,給予他暗示.

宮峻肆微微一偏,避開,"蔡雪,我們的婚禮,取消吧."

"什麼?"蔡雪直接傻在了那里,"為……什麼?你在開玩笑嗎?"

"我沒有開玩笑."他淡淡地甩出一疊東西來,"自己看看吧."

蔡雪走過去,拾起那資料低頭看,看著看著,臉刷地白了起來,"我沒有……我沒有,這不是我做的!"

"是不是你做的,你自己最清楚.蔡雪,你做的這些事足夠讓我殺你十回,但考慮到你父親對我的恩情,我既往不咎了.但,我們的婚姻,不要再進行下去了."

"不可以,不可以."她咬住了唇瓣,眼淚嘩嘩地流淌.

一切,都做得天衣無縫啊,宮峻肆怎麼會懷疑到她身上,又怎麼把這些事查清楚的?而且,在查清楚這些事後她一點預兆都沒有.

宮峻肆沒說什麼,抬步走出去.蔡雪想去追,腳步卻千近重,怎麼也邁不動.

在洋洋的藥里加抗凝血藥物,把鄭敏騙過來傷害夏如水……光這兩條,就足以讓宮峻肆殺了她.可她只是想得到他,只是因為如此才這麼做的啊,他不知道自己有多愛他嗎?

她捂住了臉.

"蔡小姐."蔣功走進來,原本是奉宮峻肆的命令來驅逐她的,現在看她這個樣子,有些不忍,低低地叫.

蔡雪抬臉,將滿面的淚水和狼狽表露在他面前.

"蔡小姐."他再呼一聲,感覺胸口都給憋疼了.他伸了伸手,終究沒敢碰觸眼前高貴而驕傲的女人.

蔡雪用力抹了一把臉,"跟肆說,夏如水心里沒有他,剛剛讓我向他求情,讓她帶走洋洋.夏如水……已經不喜歡他了."

說完,她拎起包大步跑了出去.

宮峻肆在外頭走了一陣子,最後停在某個無人的地方抽起煙來,沃倫醫生要追求夏如水的話像刺般梗在他心口,難受極了.這個女人,為什麼那麼多人要覬覦?

長得不過如此,也沒有什麼能力.

連抽了三根煙都未能緩解心頭的那股煩悶,他轉頭就往外走.

"宮先生."蔣功跟了上來,"蔡小姐已經走了,需要跟一下嗎?"

"跟!"他吐出一個字來,一點都不耐煩.蔡雪終究是蔡奎的女兒,自然不能在這邊出了事.蔣功應了個是字,還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說!"

他看出來,命令道.

蔣功這才出聲,"蔡小姐說,夏小姐希望通過她向您求情,她想帶走洋洋,以後不跟您再有任何來往……"

呯!

一拳生生打在一根柱子上,濺起粉沫無數.蔣功嚇了好大一跳,這麼些年來宮峻肆喜怒不形于色,這麼發火還是第一次.

"其實……蔡小姐不錯,她很愛你."他抖膽為蔡雪說話.那樣如花似玉的美人被宮峻肆這麼推出去,連他都看著心疼.

宮峻肆瞪過一眼來,冷得能冰死人,蔣功沒敢再說什麼.

"馬上,給我聯系蔡先生."他撇下一句,大步朝遠處走去,那,是通向洋洋病房的路.

蔣功身子晃了一下,他要聯系蔡奎說的自然是和蔡雪取消婚禮的事情,他,真的下決心了?

宮峻肆一路走向病房,屋里卻沒有夏如水的影子.洋洋安然睡著,只有看護在旁邊.

"人呢?"連夏如水的名字都沒有點,怕自己把那個女人掐死.

看護愣了一小下才明白過來,道:"夏小姐出去了,說是去看一個朋友,要一會兒才回來."

"朋友?"他怎麼沒聽說過夏如水這邊有什麼朋友.

"沃倫醫生嗎?"他耐著性子問.

看護想了一下,搖頭,"沃倫醫生前不久來過,也沒有碰到夏小姐."

那麼,她去看誰了?

他低頭掏出手機來,猛然想起她過來時什麼也沒帶,更別說通訊工具了.煩亂地走出來,在屋外站了一陣,他突然想起了韓修宇.

韓修宇跟洋洋就在同一座醫院,他卻至今都沒有去看過.于是,折身,朝韓修宇的病房走去.

"韓先生的女朋友真是不簡單呢,這些天天天來,也不嫌棄他是植物人,每天都會給他擦身,和他說話."

"以前還以為他這個樣子,就算有女朋友也跑了,沒想到女朋友只是沒找到他而已."

"唉,這種女孩子真是少見啊,坦白說,要是我能遇到這樣的好女孩甯願去做男人."

"你就做夢吧,你要是變成了男人,就算好好的人家也不會看你半眼."

"……"

兩個護士嘻嘻哈哈地講著話,一句不落地進入了宮峻肆的耳膜.韓修宇的女朋友?他微微怔了一下,難道峻雅知道了韓修宇的事情.

據他所知,只有宮峻雅對韓修宇真情不改,愛了好多年了.他就是怕耽誤了宮峻雅才沒把韓修宇沒死變成了植物人的事告訴她.

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以宮峻雅的脾氣,若是知道韓修宇還活著,早就吵著鬧著跑過來跟他吼了,怎麼可能一聲不響就去看韓修宇了?

心里想著,他越發加快了腳步,走到韓修宇的房間時,推門便看到了一道纖瘦的背影.那不是夏如水是誰?

夏如水正在給韓修宇做按摩,以避免他因為長期沒有運動而身體萎縮.她做得很賣力,因為護工說要花大力氣才能出效果,她把全身的力氣都用上了,十幾分鍾下來,額際早就染了薄薄的汗水.

她邊按著邊跟韓修宇說話,"疼不疼啊,要是疼一定要叫出來哦.韓管事,快睜開眼來吧,你已經睡了好久了.真的不好奇我怎麼會回來嗎?以前的你好像對我的什麼事都很關心呢."

她這語氣,輕柔得就像跟情人呢喃,難怪連那些小護士都以為她是韓修宇的女朋友.不暢的感覺更勝,他到底忍著沒有打斷她.韓修宇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自然不會打斷他的按摩,強壓著性子,他一聲不吭站在外頭.

當看著她毫不避諱地把手放在他的大腿上時,他全身的血液都在亂湧,這個女人,竟然在別的男人身上亂摸.他再也控制不住情緒,走過去伸手就扯住她手臂.

夏如水正按得起勁,何曾想到會突然有人到來還對她動粗,她嚇了一跳,猛然回頭,映入眼簾的是宮峻肆那張幾乎要殺人的臉.

"你……"她輕呼.

宮峻肆已經將她扯了起來,"在一個男人身上摸來摸去,你可真不要臉啊!"

"我沒摸,只是按摩."她解釋.但在宮峻肆看來,這兩者沒有區別.

"你就這麼缺男人?"他將她狠狠壓向了牆面,用半個身子將她固定.

夏如水委屈地咬了咬唇瓣,她並沒有做什麼啊.

"韓修宇是因為我才……我只是想為他做點什麼."說這話時,內疚和委屈一起湧上來,幾乎要哭出聲來.

宮峻肆被她這樣子弄得十分憋悶,卻依然不肯放開她,"韓修宇是為了救我才變成這樣的,這里有的是能干的護工,用不著你來獻這個丑.技術又不到位,把他按壞了怎麼辦?"

他這直白的話再一次刺激了夏如水,她低頭,再不吭聲.

宮峻肆低頭看著她那雙泛著紅的手,為了別的男人,值得這麼用力?他不滿,心煩,又忍不住在想,這雙手落在自己身上會是什麼感覺.

身子,不由得再次熱了起來.

"你想離開我?"他不得不轉移話題,怕自己當著韓修宇的面把她做了.夏如水微微一怔,想到的是蔡雪已經把她的話轉達了,于是輕輕點頭,"這樣,對誰都好."

"分明是你自己想逃!"他不客氣地點出來.

上篇:第204章 我要追她     下篇:第206章 你們在親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