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09章 早把自己的位置忘了  
   
第209章 早把自己的位置忘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他的指頭觸到了她腰間柔軟的皮膚,彈性十足,他越摸越深入,不由得探向……

"啊!"沒想到他會這樣做,她猛然站了起來.這一動,驚動了前頭開車的司機,終是忍不住透過後視鏡看過來.而洋洋,也被驚醒了,他揉著眼睛看向二人,"媽咪,爸比,你們怎麼了?"

夏如水紅著臉不知道如何回應才好,宮峻肆彎唇,心情極好,"你媽咪剛剛睡著,做夢了."

"是嗎?媽咪?"洋洋眨巴著眼睛來看她,"媽咪做了什麼夢?"

夏如水咬了咬唇瓣,"做夢被狗咬了一口."

某人,立時板了臉,"被狗咬的?"

夏如水把洋洋摟在懷里,有他做保護,她便不怕了,"對啊,被狗咬了."

宮峻肆用力擰了擰牙,"不錯!"

頭頂莫名一寒,夏如水總覺得他這話里殺氣無限,不由得摟緊了洋洋.宮峻肆倒沒有再做什麼,低頭呈深思狀.她這才輕輕吐了口氣,其實也為自己挑釁宮峻肆揭了把冷汗.

到達宮宅,夏如水伸了個懶腰,宮峻肆早命傭人把洋洋接過去,往後樓走去.

"以後,都住主屋!"他下了命令.

傭人這才轉身,把洋洋抱向主屋.

夏如水立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宮峻肆轉頭來瞪她,"還愣著做什麼?"她不得不跟著他進了主屋.

宮宅經過翻修,早已不是當年的格局,處處透著他的風格和氣息,無處不透出霸道總裁的冷與酷.她不舒服地微微縮了縮,並不習慣冷硬的裝修風格.

傭人很快送來早餐,軟糥的粥飄著香氣,勾得洋洋的嘴讒了起來.在醫院期間,他一直只能吃簡單的流食,也不能加什麼香料,此時嘴巴里咕咕咽著口水,卻不敢直接跑過去吃,而是祈求般看向夏如水.

夏如水走過去,將他抱到桌上,"洋洋想吃就吃吧."

洋洋這才取過勺子,大口大口地自己吃了起來.

宮峻肆低頭看著自己的兒子,雖然在允修的身邊長大,但他絲毫沒有沾染什麼壞習氣.他滿意地點著頭,知道這是夏如水的功勞.

吃過飯,傭人帶洋洋上樓去休息,夏如水也簡單地吃了一些,上了樓.

"夏小姐,這是您的房間."管家把她帶到一間房子面前.管家依然是以前的韓管家,韓義的兄長,自然是認得夏如水的.他對夏如水不算冷淡,但也客客氣氣地,跟對陌生人一般.夏如水胸口酸了酸,知道他能這樣已經很不錯,沒敢說什麼,默默地進了房.

房間的裝修簡潔大方,雖然沒有女性化的裝飾,但少了冷硬的線條,讓她舒服了許多.她解\開衣服,打算舒舒服服的泡個澡,好好休息一下.這麼久以來,一直擔心著洋洋的身體,她沒有暢快地睡過一次好覺.

才把外衣脫下,門就被人推開.夏如水嚇得一怔,正好看到宮峻肆走進來.

"你怎麼來了?"她緊張地退一步,好一會兒才想到要披件衣服.雖然沒有說怎樣暴露,但僅僅穿著一件吊帶衣,也夠讓人覺得尷尬的.

宮峻肆大步走來,長指正好掂上她的外衣,她伸了一半的手不得不縮回去.

"我這專程來,主要是想確定一下狗咬的感覺是怎樣的?"

這個記仇的人!

夏如水以為他忘了這件事,沒想到此時他卻會提起.她紅了一張臉,"只是……開玩笑的."

"開玩笑?"他一步步走近,在她的頭頂形成極具威脅性的陰影,"我從來不跟人開玩笑."

"……"

她只能退一步,巴巴地看著他,希望他能看在她要沖涼的分上先放過她.宮峻肆卻仿佛毫不知情,甚至跟著邁進一步.他這步步緊隨的架式把她嚇得直咽口水,不知道他要做什麼.難不成真變成狗給她咬一口?

想到這里,她抖了一下肩膀.

她這一抖,纖細的肩膀和漂亮的鎖骨就落在了他眼底.即使她瘦得出奇,但線條依舊漂亮,皮膚也仍然白皙,如凝脂一般.他的喉結滾了幾滾,一大步上去握住她的腰,"我來是讓你好好確認清楚,被狗咬和被人碰的區別."

"啊……"她想說什麼,唇已被他封住……

夏如水僵了好一會兒才記得要去推他,他的身子卻堅\硬如鐵,根本推不動.似乎嫌她的手太礙事,他干脆傾身一壓,連她的手一並壓住.

失去了反抗能力,便只能任由他為所欲為.他灼熱的氣息烤得她有些昏昏沉沉,感覺腿軟不已,不得不將身體倚在他身上.她這依賴的表現讓宮峻肆十分開心,進一步大掌滑進她的衣底……

扣扣扣.

敲門聲響起,打斷了兩人.宮峻肆不想理睬,夏如水已經清醒過來,再次用力推他.外面,響起了蔣功的聲音:"宮先生,您在嗎?"聲音透著幾份急切.

"肯定有急事."夏如水趁著他放開自己時,輕語.

宮峻肆這才不耐煩地走向門口,拉開門.

"宮先生……"

蔣功附著宮峻肆的耳朵低語了幾句,宮峻肆的臉微微變了色,而後快步跟他離去.夏如水紅著臉捂唇,直到宮峻肆走了才意識到他已經離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他走得這麼急切?

夏如水望著他的背影發愣,不明所以.

直到上床睡覺,宮峻肆的車子都沒有回來過,也不知道他去做什麼了?夏如水忐忑不安,總覺得有什麼事發生了.

宮峻肆一夜未歸.

清晨醒來,夏如水揉了揉眼睛,她也沒有怎麼睡好.心里擔心著宮峻肆是不是公司里出大事了.不是她矯情,只是他能重爬起來,她知道必定經曆了許多常人所不能忍的痛苦,所以略有風吹草動就會擔心.

早上,洋洋的狀態倒是極好,叭叭地下樓.看到只有夏如水一個人,眼珠子一個勁地亂轉,"爸比呢?"

夏如水滯了一下,搖搖頭.

他的小肩膀微微垮了一下,轉頭去看管家,"知道我爸比去哪兒了嗎?"雖然年紀小,但他聰明,知道這個白頭發老爺爺在家里身份不一般.

韓管家臉色微微暗了下,"宮先生有事出去了,很快會回來的."

"哦."盡管如此,他還是扁起了嘴巴.他想和爸比媽咪一起吃飯.

夏如水知道有事情發生,但也不好當著洋洋的面問出來,只能沉默.吃完飯,她帶著洋洋去了宮儼那兒.

看到夏如水,宮儼相當開心,啊啊地叫著,手也舞個不停.夏如水走過去,接過他亂揮的手,"因為有些事出國了,現在才來看您,爺爺,您還好嗎?"

宮儼搖了搖頭.

"怎麼了?"

"老爺子天天找你,老問我你去哪兒了."小純替他做了回答,對夏如水微微露出些笑意.低頭看到洋洋,目光凝了凝,"孩子,病好了嗎?"

"好了."夏如水點頭,目光里充滿了對小純的感激.

"那就好."小純真心道,把空間留給了三人.洋洋巴巴著眼睛去瞅宮儼,在他的意識里,宮儼就是個瘋老頭子.宮儼朝他招了招手,咧牙笑,他沒有走近.宮儼從桌上拾起一塊糖來在他面前晃了晃.

"我才不吃糖呢,媽咪說了,吃糖會長蟲的."他一副我才不稀罕的表情,卻逗得宮儼呵呵直笑.

夏如水輕輕推了他一把,"怎麼能這麼跟祖爺爺說話?"

洋洋微微噘了一下嘴,卻還是依著夏如水靠著宮儼站著,他的大眼一下子看到了不遠處的棋盤,"瘋爺爺您會下棋?"

宮儼點了點頭.

這棋子是韓管家最近送過來的,還陪他下過幾盤,他憑著對過去的一點記憶下得倒也不算很差.

"我陪你下棋吧."他把棋盤搬了過來.

宮儼呵呵直笑,點頭.

一老一小就這麼頭挨著頭下起棋來.

看到這副和諧的畫面,夏如水的內心里有說不出的開心,她退出去索性不去打擾他們.

"夏小姐."

韓管家從主宅走來,停在夏如水面前.看到是他,夏如水恭敬地叫了他一聲韓管家.韓管家以前待她不錯的,只是此時眼底有著明顯的疏離,"有位太太想要見您."

夏如水帶著一肚子的疑惑走出去,回來到現在,她並沒有認識多少人,哪位太太會來找她?

她走到大廳,看到一道纖雅的身影立在那里,那必定是名貴婦,因為那女人舉手投足之間都透著風雅.

那人回頭,卻是一張和她差不多年紀的臉.

"您是……"夏如水驚訝地問.

那女人邁步走來,"夏小姐,我是誰不重要,但蔡雪自殺的事,您知道嗎?"

蔡雪……自殺了?

這一嚇並不輕,她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這個,該問夏小姐才是."女人年齡不大,但話卻說得極為硬氣.

她這一反問,夏如水馬上就想到了宮峻肆退婚的事.難不成因為這件事,蔡雪受不了就自殺了?

"她……現在怎麼樣?"她輕問,不管怎樣,終究是一條命啊.

女人哼了哼,"難得你還關心她怎麼樣了,我以為你一心纏著宮峻肆,早把自己的位置給忘了."

上篇:第208章 哪里沒碰過     下篇:第210章 我的房間,你希望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