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10章 我的房間,你希望我去…  
   
第210章 我的房間,你希望我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夏如水的臉微微一白,看向女人,不明白她為何說話這麼不客氣.

"我知道你,夏小姐."女人接著道,"你是宮峻肆新近帶回來的孩子的母親,雖然你和他有了孩子,但你們之間的恩怨是不可能解.開的.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宮峻肆之前那五年所受過的苦全都跟夏小姐有關."

夏如水的臉頓時白如紙張.

"如果沒有蔡家,宮峻肆不可能東山再起,夏小姐難不成還想害宮峻肆一回嗎?"

她的意思已經很清楚,夏如水只能無措地低下頭.

"看得出來,夏小姐還是有些自知之明,也懂羞恥,那麼以後該怎麼辦,應該很清楚了吧."這女人年紀雖然輕,訓起人來卻像當家主母一般極度不客氣.偏偏夏如水一句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只能沉默.

女人高調離開.

宮峻肆是在午後回來的,後頭已經沒有蔣功的影子,只有他一人.

夏如水煎熬了一個上午,看到他終于耐不住,快步走過去,"蔡小姐……怎麼樣?"

宮峻肆的眉頭微微一擰,"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一個女人來說的."那個女人到走都不屑于告訴她自己是誰.

宮峻肆也懶得追問,揉了揉眉,"過了危險期."

"哦."聽到這話,她總算松了口氣.轉而想到那個女人的話,又覺得難堪尷尬.

"對不起."她輕聲道.

宮峻肆抬頭來看她,"對不起什麼?"

"是我……是我影響了你們之間的關系."

"那麼,你打算怎麼辦?"事情跟她本沒有多少關系,是他自己選擇要跟蔡雪分開的.但聽她這麼低聲下氣地說話,他便想要知道個結果.

夏如水無措地掐了掐指頭,"我……我可以離開的."

那件事之後,她本就沒有資格再出現在宮家.

宮峻肆的臉即刻沉了下去.累了一夜一回家就聽到這樣的話,又怎能不窩火,"是不是不要洋洋都可以?"

"這……"

她從來沒有想過不要洋洋.

宮峻肆已經立起來,"如果你不想要洋洋隨時可以走!"說完,大踏步上了樓.夏如水無力地捏著指頭,終是給他攔在了那兒.洋洋是她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好不容易才養到這麼大,如今身體也健康了,她自然是不能不要的啊.

直到晚飯時間,宮峻肆都沒有露臉.她以為他在房間里休息,韓管家卻說他已經出去了.想必,又去看蔡雪了吧.

低頭,默默無聲地吃著東西.蔡家對宮峻肆那麼大的幫助,蔡雪這一鬧,他一定會心軟的.所以,自己又何必說那些話讓他不舒服呢?

醫院里.

蔡雪早就被移到了普通病房,雪亮的房間里乾淨整潔,比賓館並不差.幾個護士和護工圍著她打轉,照顧得無微不至.

蔡奎僵著的臉色終于緩和,對于宮峻肆的安排還算滿意.而蔡雪從出事到現在,他能呆在這里,也讓蔡奎略略舒服了一些.但這並不能完全解除他心里的火.

"雪兒為什麼會這麼做,想必你最清楚."他開口道.

宮峻肆點點頭,"我知道."

"那麼,你打算怎麼辦?"

宮峻肆沒有馬上出聲,用沉默表明著某種堅持.蔡奎背後立著的那個有著貴婦打扮的女人卻有些耐不住了,"宮峻肆,我們蔡雪對你的感情可是有目共睹的,你這次真是太過份了."

她是蔡雪的繼母,但實際年齡跟蔡雪差不多.蔡雪雖然不待見她,但在這種時候她自然是會站在蔡奎這一邊的.她深深知道,幫蔡雪就是在討好蔡奎.

"抱歉."宮峻肆真心地道,"我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沒想到,你怎麼可能沒想到?我們家蔡雪有多喜歡你,只要是見過你們兩個的都知道.你竟然要跟她退婚,你讓她怎麼活!"

這話,蔡奎自然不好講的.宮峻肆退婚,是蔡雪有錯在前.但自己的女兒如今成了這個樣子,身為父親哪能不心疼,便由著妻子訓宮峻肆.

宮峻肆沒有否認,也沒有為自己辯解,依然保持著沉默.即使被如此咄咄逼人地追問,他臉上的神態依然不顯窘迫,不卑不亢.

蔡奎看在眼里,揮了揮手,示意妻子離開.蔡夫人陳菲聽話地轉身走出去,把空間留給了二人.

"對于小雪做的事,我感到抱歉,但,我只有這麼一個女兒,如今成了這個樣子,我這個做父親的是不能坐視不理的.所以,我不接受退婚,等雪兒身體好了,聽了她自己的意見再做決定."

蔡奎的意見還算中肯,他也不能真的到了這個時候還堅持自己的想法,隨即點了點頭,"好,等蔡雪的傷好了我們再好好商量."

他說的是商量.

蔡奎眸子一凝,卻沒有再說什麼,擺了擺手,"你也累了一天一夜了,回去吧."

宮峻肆從醫院離開,蔣功跟在他身後,直到上車,蔣功才開口,"宮先生還打算跟蔡小姐結婚嗎?"

"我從來就沒有打算過再跟蔡雪走到一起."他直白地表達.答應蔡奎暫時不退婚,只是給大家緩沖的時間,也不至于讓蔡雪受更多的刺激.但,既然沒有感情,就沒有必要耗下去.

蔣功沒有再說什麼,心事重重.

夏如水並不知道到家里來的女人就是蔡奎的妻子陳菲,只覺得她的話句句尖銳,如刀般刺在自己胸口上,而宮峻肆徹底不歸又讓她擔心難過.但,自己能做什麼呢?現在這種情況下,只有默默無聞才是最好的選擇.

在煎熬中,她終于撐不住,睡了過去.

宮峻肆是在深夜到家的,屋子里安安靜靜,連韓管家都休息了,只給他留了盞燈.揉著發痛的眉角,他只朝樓上看了一眼,並沒有走上去.早上那個女人說了那麼些沒出息的話,此時想來依然心煩.

他索性坐到了沙發里.

"先生不休息嗎?"蔣功輕聲問.

宮峻肆推了推手,"你先回去吧."

蔣功行了個禮,退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他一人,他去倒了杯酒,一口氣喝下.蔡雪的自殺讓他始料未及,在他的印象里,蔡雪一直是嬌嬌滴滴的女孩子,絕對不會做出那樣沖動的事情來的.

可她卻真真實實地去自殺了.

他將杯子重重壓在桌上,抓了一把頭發.雖然不喜歡蔡雪,但他也沒想把她逼到這種境地.他想了想,決定等到明天蔡雪醒了,好好和她談一談.

夏如水睡到下半夜給一個夢驚醒,抬頭看到天色依然泛黑,沒有半絲亮光.宮峻肆,還沒回來嗎?

蔡雪自殺,想必他要沒日沒夜地守在那里了吧.盡管這樣想著,她還是下了樓,原本只是想去喝杯水,卻意外地看到了沙發上浮起的身影.以為是韓管家,可那衣服跟韓管家的完全不同,倒是跟宮峻肆平日所穿差不多.

她走過去,果然看到了他.

他的手邊放著個杯子,人卻已經睡過去,或許因為坐著睡,不太舒服,微微擰了些眉頭.照顧了蔡雪一天一夜,想必是累極了吧.她想叫他起來去床上睡,又不忍心打擾,于是輕手輕腳取了床毛毯過來蓋在他身上.

做完這些才發現,自己離他真的很近.睡著的他沒有了平日的那份凜冽,容易親近了許多.她的腳像生根般停在那里,再不能移動,而眼睛,落在他臉上久久不願離去.

她喜歡過,而且一直喜歡著的男人.

最後,輕輕一歎,她還是撐起了自己.蔡雪這麼一鬧,他們更加沒有可能了.起身,欲要離去,臂卻突然一緊,被人拉下.下一刻,她落在了宮峻肆的身邊.

她睜大眼,看到宮峻肆依然閉眼未動,如果不是他的指還握在她臂上,真要懷疑剛剛的動作只是她的一種想象.

"你……醒了嗎?"她輕問.

宮峻肆縮了縮眉,握她臂的手一滑,環在了她腰上,將她拉近自己,"陪我睡一會兒."

"可是……"

話沒有說完,她已經看到了他眉宇間的疲憊,只能息了聲.宮峻肆將頭微微偏過來,靠在她肩頭,她不敢再亂動,僵在他懷里.他的氣息里含著淡淡的酒精味,十分好閉,她仿佛被這味道迷醉,不由得閉上了眼.

清晨醒來,夏如水發現自己並不在沙發上,而是回到了床上.她的身邊,也沒有了宮峻肆.四處張望,並沒有他的影子,不過她睡的不是客臥,而是宮峻肆的主臥.

夏如水恍惚了一會兒,有種仿佛回到了過去的感覺.那時,什麼都沒有發生,她和他正甜蜜著.

卡噠.

有門被打開的聲音,是浴室.夏如水抬頭,看到宮峻肆正光著上半身從里頭走出來,漆黑的發凌亂地伏著,還滴著水.

原來他去沖涼了.

他健美的肌肉展顯在她面前,她不由得紅了臉,極為不自在地轉開臉.宮峻肆已大步走到她面前,"醒了?"

"啊."輕輕應著,夏如水不由得揪緊了被單.

宮峻肆把她的嬌羞看在眼里,忽然覺得好笑.兩人果身相對也不是一次兩次,還這麼害羞?他沒有說什麼,而是當著她的面直接扯掉浴巾,轉身去櫃子里選衣服.

這樣的場景對于夏如水來說,簡直是一種折磨,她忙拾起被子擋住眼,"就不能……去別處換嗎?"

"這是我的房間,你希望我去哪兒換?"他慢悠悠地取出襯衫,理所當然地道.

上篇:第209章 早把自己的位置忘了     下篇:第211章 要你一條命也不過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