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15章 白歡喜一場  
   
第215章 白歡喜一場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韓管家略愣了一下,他沒想到宮峻肆會調查到自己頭上,但既然他問了自然代表著已經知道了,索性點頭,"是的."

"去做了什麼?"

"……見了夏小姐."

"見她做什麼?"

"這個……"他要把蔡雪所做的那些事說出來嗎?

"我找到了幾個混混,他們供出了一些事,韓叔感興趣嗎?"

顯然,宮峻肆已經查清楚了許多事情,沒有再隱瞞下去的必要.他只能吃力地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跟宮峻肆說了.

"他們現在人呢?"臉陰了好久,他到底沒有先訓人,而是問.

"這個……恕我沒辦法告訴您?"

"韓叔!"宮峻肆一聲低吼,帶足了氣勢,即使韓管家也有些招架不住,但他還是生生扛了下來,"對不起,少爺!"

韓管家極少忤逆這位小主子,如今這樣,著實讓人驚訝.宮峻肆沉著臉瞪了他半天,他被瞪得極為不自在,但還是硬著聲音開口,"夏小姐使得修宇現在還躺在床上,成了植物人,我沒辦法看著她出現在家里.更何況,她是宮氏大廈爆炸的元凶,您留她在身邊等于留了一枚定時炸彈,我不能讓您這樣下去!少爺,蔡氏雖然不乾淨,但這些年幫您的都是他們,您一旦跟蔡家人毀婚就意味著與他們為敵.蔡先生,是不可能讓您這麼讓他們難堪的,勢必采取行動,您該知道他的手段."

雖然名為主仆,但韓管家早把宮峻肆當成親兒子般看待,又怎麼可能讓他走上這樣危險的道路?

"夏如水被送去了哪里?"宮峻肆的語氣緩了下來,卻並沒有忘掉找她的主要目的.

韓管家搖頭,"抱歉,我不能告訴您?但您放心,她們都很安全."

他不肯說,自己自然不能用刀逼.韓管家對他的感情以及這些年的照拂,他是十分清楚的.最後,只能一聲不吭地上了樓.

韓管家此時才敢緩緩出氣,說實話,與宮峻肆這樣的人對抗是需要勇氣的,而他該慶幸的是自己在宮家呆了這麼多年,宮峻肆多少給他些面子.

洋洋自起床後便沒精打采的,雖然跟夏如水來了韓修宇的房間卻也不講故事,只撐著下巴看著夏如水,並不停地歎氣.

他的氣歎得這麼大,夏如水想不注意都難.

"怎麼了?"她問.

洋洋揉了揉眼睛,"昨天晚上我做夢了,夢見了爸比,媽咪,我們什麼時候回去啊.我們這麼久不回去,爸比一定會擔心的."

"回去?"夏如水輕輕重複著,內心里卻愁云慘淡.最後她摸了摸洋洋的小腦袋,"在這里呆著這不好嗎?有帥帥的修宇叔叔,還有慈祥的韓爺爺."

"好是好."他點著小腦袋,"但,還是沒有家里好."家里有爸比,爸比會用溫柔的眼光看他,還會陪他玩.而且,小朋友不就是該跟爸比媽咪生活在一起嗎?

夏如水自然知道他對宮峻肆的懷念,只能摸摸他的小腦袋.

"是因為爸比要跟那個阿姨結婚的緣故嗎?"洋洋問.他那天已經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夏如水怔在那兒.結婚,他們很快就要結婚了吧.

有些沒辦法面對洋洋,她低頭,給韓修宇輕輕擦起手來.

韓義沒多久就過來了,看到這一大一小的圍在床邊,心頭莫名湧起一股溫暖.如果韓修宇沒有變成植物人的話,他應該早就結婚生子,孩子也該差不多這麼大了吧.

他只在心里感歎沒有說出來.

"咦?這個怎麼取下來了?"他指著韓修宇大拇指的那個圓環問道.那東西叫什麼名字沒人知道,只知道是監測韓修宇的身體情況的.

夏如水轉頭去看,也驚了一下,自己明明檢查過沒掉才把他的手放回去的啊.

"可能是……不小心碰掉的吧."她分析著.

韓義也沒有多說什麼,把東西套了回去.

"下次,我會小心的."夏如水保證著.

夏如水這些天來的表現他都看在眼里,自然知道她已經盡了心,只點了點頭,不曾批評.洋洋走過去捏了捏韓修宇的手指,"修宇叔叔的手會動呢."

夏如水和韓義看過去,看到的只有洋洋的小指頭在他的手上撥弄著,無奈地笑了笑.夏如水把他拉了回來,"不要搗亂."

洋洋一臉委屈的樣子,"叔叔的手指本來就會動嘛."

兩個大人自然不會把孩子的話放在心上.韓義給自己兒子蓋上了被子,客氣地出聲,"這些天,難為你了."

"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對于韓修宇的愧疚哪怕用命都無法償還,她只想盡自己的能力為他們做些什麼.

韓義自然看出了她的內疚,搖了搖頭.

雖然現在這種情況他沒辦法原諒夏如水,但看到她時已經不恨了.

"我去醫生那兒問問情況."他說完,起身離去.

夏如水點頭,繼續給韓修宇擦身體,按摩,講話,她沒有發現,韓修宇的眼皮吃力地抬了抬.

"蔡先生!"

蔡奎氣呼呼地走進了宮宅,不理會韓管家的招呼,氣呼呼地將一份東西甩在了宮峻肆的桌上,"這是什麼東西,你這是什麼意思?"

宮峻肆淡淡地撇了一眼,正是給蔡雪的那份股權轉讓書.

"雪兒說,你要用這些股份換得她主動取消婚禮,是真的嗎?"

"是真的."宮峻肆點頭,應得不卑不亢.

蔡奎卻並沒有再進一步發火,只是疑惑地看著他,"以前我要入股你堅決不同意,現在什麼意思?"

"我覺得,半個公司的股份應該比我們結婚更具有吸引力."

"呵呵,你這是要跟我談生意了?"

"蔡先生難道不心動嗎?"

他當然是心動的.只是我那寶貝女兒.

"我對蔡雪沒有感情,蔡先生一直看在眼里,您把自己的寶貝女兒嫁給一個不愛她的人,不擔心嗎?"

"怎麼不擔心!"身為父親,自然是擔心的.

"那麼,我用半個公司的股份來報答您,您不覺得比搭上自己的女兒更劃算嗎?"

蔡奎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哪個更劃算.

"你就這麼不喜歡我家雪兒,哪怕搭上半個公司都要取消婚禮?"這點,他還是不高興的.在他眼里,自己的女兒是世界上最優秀的,怎麼可以有人看不上.

"蔡小姐很優秀,是宮某配不上她."

他這句明顯的奉承話還是讓蔡奎舒服了些.對于他來說,利益勝于一切,更何況是半個宮氏的股權啊.讓他嫁兩個女兒來換取,他都是樂意的.

"退婚的理由由你們定."

這簡直就是不虧穩賺的生意,蔡奎怎麼不動心?他當場拍起了胸\脯,"這些,都包在我身上吧."

蔡奎的動作果然神速,到下午,各大版面都在報導宮氏和蔡氏取消婚禮的消息.終究,他拿了宮氏的一半股份,沒有太損宮峻肆,只說兩人性格不合導致分手.

蔡雪看到這個消息時正在某間會所里和幾個小姐妹一起吃東西.因為她要嫁給宮峻肆,所以小姐妹們都投來了豔羨的目光.蔡雪平日里就清高,沒把小姐妹們看在眼里,此時對于她們的奉承更是嗤之以鼻.

小姐妹們雖然不滿,卻也只能放在心里.以前她是蔡奎的女兒,雖然鄙夷她的出身卻沒人敢得罪她,如今她要嫁給宮峻肆了,小姐妹們連心底的鄙視都沒有了.

宮峻肆是誰啊,從小含著金湯匙出生也就算了,偏偏還能在家里經受了那麼大的變故後利用短短五年的時間就東山再起,而且現在的宮氏比以前的更加龐大,沒人敢小視.

小姐妹們在心底都嫉妒得要死,直恨自己的父母沒有蔡奎那樣的先見之明,在宮峻肆最困難的時候收留他,扶持他.否則,現在風光的就是自己了.

"雪兒,我可以做你的伴娘嗎?"其中一人小心地道.其他人也急急表態,願意做她的伴娘.蔡雪微微揚了揚手指,搖著杯中的酒,"伴娘嗎?到時再說吧."

她始終覺得這些是上不了台面的女人,自然不會爽快答應.

眾人哦哦著,在心里牙根早就氣得直癢癢,不就搭上了個宮峻肆嗎?算什麼!

蔡雪眯了眼,不將她們的小心思看在眼里.

"喲!"

突然,有人低叫,指頭在手機上滑來滑去.有兩個偏頭過去看,在看到上頭那段新聞時,臉色都變了.片刻,女孩子們臉上都帶了意味深長的表情.

"小雪啊,難怪你不急著讓我們當伴娘呢,原來婚禮有變啊."

"婚禮都取消了,還當什麼伴娘啊."

"什麼……意思?"蔡雪睜大了眼去看面前的女孩子.她們臉上的表情絕對精彩,但絕對不是羨慕,而是……幸災樂禍!

"婚禮取消了怎麼不告訴我們啊."這些人嘴里關心,心里早就笑開了花.終于不用再嫉妒這個高傲的女孩子了.她不跟宮峻肆結婚便永遠只能是上不得台面的粗人蔡奎的女兒,再高貴也不入流!

甚到有人不給面子地站了起來,"害得我們白歡喜了一場呢,真是浪費時間."

蔡雪抖著手從最近的女孩手里搶過手機,在看到里頭的報導時,手劇烈地抖動了起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父親不是拿著股份去質問宮峻肆了嗎?此時不該是他拿出救命恩人的架式逼著宮峻肆收回先前的想法嗎?宮峻肆再怎麼霸道囂張,自己父親的面子是一定要給的啊.

上篇:第214章 她的失蹤跟你有關     下篇:第216章 無心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