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22章 他玩過的女人的滋味  
   
第222章 他玩過的女人的滋味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蔡雪立時灰白了一張臉,她沒想到宮峻肆會這麼不客氣.

"韓管家,送客!"他更是不客氣地下命令.

韓管家不得不走過去,"蔡小姐,請."

蔡雪氣得全身都在顫抖,"宮峻肆,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她以為,就算她再怎麼胡來,父親蔡奎的恩情在那兒,宮峻肆不會不顧的,可現在,他竟然出聲要趕她!

眼淚,跟著嘩嘩地滾了下來,蔡雪活像個受了委屈的孩子.

宮峻肆連半眼都沒看她,只沖著韓管家吼,"沒聽到嗎?"

說完,他拎起衣服去拉洋洋,"爸比送你去上學."

蔡雪不服氣地追上來,"宮峻肆,你這樣對我對得起我的父親嗎?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宮峻肆的身體冷冷地凝在門口,"你盡管去問,你的父親到底會不會善罷甘休.他現在,吃的可是我的飯!"

"你!"

沒有心情等她接下來的話,宮峻肆大步離去.

蔣功走進來,看到宮峻肆,低呼了一聲,"宮先生."

宮峻肆朝他點了一下下巴,"不用跟來了,直接去公司."

"是."他輕應.

宮峻肆牽著洋洋上了車.

里頭.蔡雪晃著身子被人請出來,臉上沒有一丁點兒光采,皮膚慘白得嚇人.

蔣功嚇了一跳,"蔡小姐!"

蔡雪狠狠瞪他一眼,"怎麼,我讓你做的事,不敢嗎?"

蔣功的臉跟著白了起來.她的話意,只有他們兩個明白.蔡雪將唇慢慢貼近了他的耳邊,"你若是讓她死了,我便脫衣跟你上床."

"蔡小姐,請不要這麼作踐自己!"蔣功迅速道,他怎麼能讓這樣高雅的女人做那樣的事呢?

蔡雪只看著他冷笑,"膽小鬼!"

"我……不是!"

蔡雪不答,晃著身子走出去.蔣功的拳頭再次握緊,在蔡雪上車後艱難地掏出自己的手機,"那件事,可以行動了."

夏如水如往常一般推著韓修宇出來活動.這些天,韓修宇開始做複健了,因為五年的休眠,肌肉萎縮得很厲害,恢複的過程並不那麼順利,而且會是極其漫長的.

但韓修宇臉上並沒有顯露出什麼來,表情依然淡淡的,滿面的柔軟.

"腿很疼吧."他不讓夏如水去看,但她還是猜得出來.低下\身來,她為他輕輕按摩.這些日子來,她一直做著這件事,所以並不覺得有什麼.倒是韓修宇,有些受寵若驚,忙去捉她的手,"不用了."

"不按摩的話肌肉會變硬,明天複健會更痛的."夏如水有專門問過醫生,所以才會知道.韓修宇沒有再拉她,心底卻流淌過一抹幸福.

感受著她的手指在自己的腿上移動,他閉了閉眼,"如水,我們回去吧."

"啊?"夏如水怔了一下,沒想到他會提起回家.

韓修宇微笑著看她,"你一定想兒子了吧."

"你……怎麼知道?"她沒有跟他提起過.

韓修宇笑而不答,這件事自己的父親早就跟他說過了,還告訴了他孩子的父親是誰.他沒想到,夏如水會生下宮峻肆的孩子.

眼下,宮峻肆卻要跟蔡雪結婚了……

韓修宇並不想回國,因為在這里沒有宮峻肆,夏如水完完全全屬于他.但他沒辦法看著她強裝歡笑眉底卻滿是憂慮的樣子,也沒辦法看到她總是對著外頭出神發呆的表情.他知道,她一定想自己的兒子了.

為了她,他願意回去.

"好久沒有回去了,很想家,反正複健回家也能做."他沒有回答夏如水的話,如是道.他輕輕握了握她的手指,"放心吧,我會讓你見到自己的兒子的."

以他對宮峻肆的救命之恩,他是不會拒絕的.

想到回家就能見到洋洋,夏如水開心得直點頭,眼淚差點又滑出來.

趁著韓修宇休息的時候,她一個人出了醫院,打算給洋洋買點東西帶回去.這麼久不見他,他應該很不開心了吧,她決定買一套他喜歡的玩具討好他一下.

才到門口,一輛出租車就停在她面前,她坐了上去,讓司機帶她去商場.司機應了一聲,車子飛快地駛了出去.夏如水並不知道商場的具體位置,因為她一直呆在醫院里根本沒有出去逛過,但見司機開車的道路越來越偏僻,她終于意識到了不對勁.

"喂,停車!"她低叫.

車子不停,反而開得更快了!

夏如水試圖去扳司機的手,被司機狠狠甩了回來,她的頭撞在椅背上,一陣生痛.

"你到底是什麼人,想做什麼!"她大聲質問.對方卻不給任何答案.

當她准備再次撲上去時,車子停在了一道深深的巷子里頭.那里走來幾個人,不由分說將她扯了出來.

"蔣先生已經下過命令了."那人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

"蔣先生?哪個蔣先生?"夏如水驚問.她不記得自己跟什麼姓蔣的人有過過節.男人看著她,"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不防告訴你,要你死的人叫蔣功,認識不?"

"蔣功?"蔣功不就是宮峻肆的助理嗎?竟是他要自己死!

她清楚地知道,蔣功是聽命于宮峻肆的,那麼,讓她去死的人是宮峻肆嗎?一股莫名的寒氣湧來,她的身體狠狠晃了一下.

"這麼美,就這麼抹了脖子多可惜?"其中一個男人突然對她露出了猥瑣的表情.另一個來拉他,"想玩女人有的是,可別耽誤了時機出了什麼事,快動手吧!"

"哎--這個女人跟別的女人可不同哦,據說是宮峻肆玩過的."

"不會是真的吧."

"那當然.你們不想試試他玩過的女人是什麼樣的滋味嗎?"

幾個男人同時變了眼光,如同惡狼一般.夏如水縮起了身子,臉上顯露了極致的蒼白,就算死,她也不願意被這幾個男人欺負.不知從哪里來的力氣,她低頭對著其中的一個男人一口咬下去.

"啊!"隨著一聲粗吼,她被甩了出去,剛好甩出那個圈子.她顧不得身上的疼痛,不要命般往巷子外跑.

"快追!"

舉刀的男人迅速追過來,這次,眼里換上了殺氣.

夏如水一個弱女子又如何能跑過一個男人,很快就被人扯住.

"臭女人!"那人的刀直直刺向她的背部.

外頭,突兀地沖進來一輛車,直朝兩人撞來.那男人驚了一下,夏如水身子一偏,落在另一側,男人被撞得飛了起來.

車子,停下.

車門被打開,露出了韓修宇的臉,"如水,上車!"

夏如水爬起來往車上跑.眼見著她就要逃掉,追上來的男人再次舉起刀刺向她,她剛好低頭爬上車,根本不曾意識到背後的凶險,而韓修宇已經看到.他本沒有力氣阻擋這事的發生,只能本能地伸手護住她的背,順勢推她一把.

哧!

刀刺穿了手臂,發出讓人難受的聲音,韓修宇疼得整張臉都變了色,狠狠擰在了一起.

"韓修宇!"終于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夏如水大叫.韓修宇還是用了最後的力氣將她壓到自己懷里,扯上了車門.

前頭的司機迅速倒車,退了出去.

那些人想追過來,又擔心他們已經報警,只能迅速逃離.

車子駛出車道.

夏如水急急去捉他的臂,看到鮮紅的血水時心髒幾乎停跳,"天啊!"

韓修宇顫著身子咬緊了牙,劇烈的疼痛讓他極為不舒服,整個人都顯得有些虛弱.夏如水忙撕開自己的衣服給他捂傷口,血卻怎麼也捂不住.她嚇得哭起來,"怎麼辦?怎麼辦?"

一只冰涼的手壓在她的發項,"我……沒事."即使疼痛得幾乎暈過去,他還是極其溫柔地安慰著她,把她壓向自己的胸口,"真的沒事,只要你沒事就好."

夏如水哭成了個淚人.

韓修宇的身體本就還虛弱著,好不容易撐到醫院,最後暈了過去.

夏如水擔心得不行,一路將他送進了急救室.而通過司機她才知道,韓修宇原本是想給她送手機的,因為有人打了她的電話.出門時剛好看到她上了一輛車,因為想著一定是她的兒子打來的電話,他便一路跟下去想等她下車時把手機給她卻不想遇到了這樣的事情.

如果不是韓修宇及時趕到,她今天便完蛋了.

夏如水抱著雙臂無盡地後怕,看到手上留下的屬于韓修宇的血跡,又擔心得不得了.

韓義很快到來,臉色青灰,"到底怎麼了?"

夏如水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他壓眉沉默下去,什麼也沒再說.

"對不起,他都是因為我……"她一個勁地道歉,無比後悔這一趟出門.此行不僅讓她自己心碎,更傷了韓修宇.

"他……不會有事吧."韓修宇才從昏迷中醒來,甚至連走路都不能,要是因為這件事而……她不敢想下去.

韓義沒有回應,兒子傷成這樣,他的心自然也是亂的,但也沒有責怪她,只是坐在椅子上安靜地等著結果.

半個小時後,韓修宇終于給推了出來.幾個人撲了過去.

上篇:第221章 以後不要再出現     下篇:第223章 剝骨抽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