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24章 怎麼配得上韓修宇  
   
第224章 怎麼配得上韓修宇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怎麼,不能跟他在一起,你就這麼難過?"他誤解了她的想法.

夏如水沒有出聲,許多事情,她無法開口.經曆了這麼多,在她犯下了那樣的錯誤後,她哪里還有資格表達自己的意思.

"夏如水,你真是賤!"

宮峻肆不客氣地低吼,只想把她壓到塵埃里去.

夏如水輕輕點頭,"的確,我賤.既然宮先生知道又為什麼再來問呢?您都要跟蔡小姐結婚了,又何必管我這個賤女人."

"我要跟蔡雪結婚?"宮峻肆反問,擰起了眉頭,"誰跟你說的?"

"峻肆?"里頭,傳來了韓修宇的聲音.他穿著病號服站在門口,臉色泛著些蒼白,臂上還纏著繃帶,"你來了?"他問.

宮峻肆點頭,"聽說你受傷了,所以過來了."

"哦."他輕輕應著,目光落在了夏如水身上,"如水,大清早沒看到你,原來在這里,我以為你離開了呢."他的眼里有著明顯的擔憂,一步步朝她走來.夏如水錯開宮峻肆如炬的目光走向他,"怎麼會呢?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都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怎麼可能不管你就走掉?"

韓修宇彎唇笑了起來,那笑容純得就像個陷入初戀的少年.宮峻肆的眼睛再次被刺痛,他清楚地意識到,韓修宇對夏如水的愛從來沒有變過.

"那就好."韓修宇仿佛沒有發現宮峻肆的臉色,握住她的手,"手好涼,怎麼會這麼涼啊."

夏如水此時才意識到自己的身體是冷的,她有些不自在地抽了抽,韓修宇卻沒有松開,而是握在掌心,"我給你暖一暖."

他轉頭去看宮峻肆,"我的傷沒有大礙,你不用管了,不是還有很多事要做嗎?你去忙吧.等我傷好點就回國,到時我們一醉方休."

宮峻肆臉色依舊沒有好轉,目光在兩人交握的手上停了數秒,卻終究沒有說什麼退了出去.他可以不管任何人,可以不給任何人面子,卻唯獨不能不給韓修宇面子.這個男人不僅是他最好的朋友,還用五年的昏迷救了他一命,這份恩情比山還重.

所以,即使他在意著韓修宇對夏如水的溫柔,還是決定暫時離開.看著他轉身走遠,夏如水輕輕吐了一口氣,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和他在一起她都會覺得十分緊張.

"沒事吧."韓修宇溫柔的聲音傳來.她這才斂神,搖了搖頭,"沒事."

"你昨天受了驚嚇,理應多休息才是,走,回去再睡會兒吧."

她不敢再和韓修宇同睡一張床,掙了掙,"還是不用了,我睡夠了."

"可我還想再休息一會兒,人特別困,陪我好嗎?"他的眼底有著濃濃的期盼,她想搖頭,最終還是不忍,點了頭.韓修宇滿意地牽著她回了病房.

夏如水小心地把他扶上床,他睜著眼只看她,眼底的情愫越來越明顯.

"睡吧."她輕聲道.

他搖頭,"不想睡,我想再多看看你."他的溫柔和依賴能將她淹沒.夏如水不自然地抿了抿唇,"你放心,我會一直守在這里,哪里都不去,你一睜眼就能看到我."

韓修宇這才滿意,閉了眼,不過,他卻伸出手來將她的手握住,不肯松開.看著他修長的手指夏如水心里有如五味雜陳.

"宮先生."蔣功快步走來,停在宮峻肆的身後.宮峻肆轉臉,用嚴肅冰冷的目光看著他,沒有說話.

蔣功感覺全身都豎起了警戒,而自己在他面前已經透明.他索性把頭埋得更低一些,"對不起."

"為什麼說對不起?"宮峻肆冷聲問.

"因為夏小姐的事,是我……派的人."

青筋,在宮峻肆的手背上豎起,他的怒火已經臻至極致,卻沒有半絲表現在臉上.宮峻肆,在平日里就是這樣的.

"為什麼?"他沉著聲問,絲毫沒把自己的情緒顯露出來.這樣的宮峻肆才愈發可怕,呆在他身邊幾年,蔣功深知他越是冷靜,越代表著後果嚴重.但他還是願意承擔所有的責任,因為,背後的那個女人不能受到傷害.

"因為……夏小姐曾經那樣深深地傷害過您,而且她並不適合呆在您身邊.您若是接受了她,等于給自己帶來了滅頂的災難,當年宮氏大廈的爆炸,涉及到太多的人事,夏小姐必須死!"

呯!

一拳,毫無預兆地擊在了蔣功的胸口,他被擊得臉龐扭曲,一連退了幾步.

他咬著牙,一聲都沒有吭.

"要怎樣處置一個人是我的事,你什麼時候有這個資格了?"

"對不起."他壓著胸口的悶痛低頭.

即使是因為蔡雪才動的手,但他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夏如水的確不適合站在宮峻肆的身邊,不該被原諒.

宮峻肆的拳頭再次無情地擊在他身上,打得他趴在地上起不來.

"宮峻肆,你這是做什麼!"一道聲音沖進來,是蔡雪.

宮峻肆深夜赴美的事她聽說了,所以才會一路跟來.看著蔣功像破布一樣躺在地上,她的眼睛紅了起來,"為了一個夏如水你就這麼對待自己的手下嗎?他比夏如水忠誠多了,你難道不知道嗎?"

"為了一個夏如水?"宮峻肆銳利的目光落在她臉上,"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是,這件事本就跟你有關?"

他精准地猜透了一切.蔡雪立時白了一張臉,但她一閉眼還是點了頭,"是……

"是我打電話告訴蔡小姐的,所以她才會知道."蔣功極快地接口,截斷了蔡雪的話.蔡雪驚訝地看著眼前這個她不曾正眼看過的男人,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宮峻肆點頭,唇上抿著無情,"最好跟你無關,否則就算你父親出面也保不了你!"

"肆!"蔡雪的身子抖了起來,她完全沒想到宮峻肆會為了夏如水連自己父親的恩情都不顧."你怎麼可以這樣!"

宮峻肆轉身走出去,不曾對她的話做出半句回答.蔡雪受不住,抖著身子要追出去,手被蔣功拉住,"蔡小姐不要!"

"放開我,我要去問問他,為什麼可以為了一個夏如水而失去原則,連恩人都不顧.我要告訴他,就是我要你殺的夏如水,我看他會把我怎麼樣!"她就不信,他真的可以無情到這個地步.

蔣功死死地扯著她不准她走,"不要對宮先生抱太大的幻想,他本就是個無情之人!你在他那里討不到好的!"

"為什麼!"蔡雪崩潰地甩開他的手,大喊著.蔣功低頭,不語,她卻已經清楚.不因為別的,只為宮峻肆從來就沒有喜歡過她.她突然捂住了臉,哭得歇斯底里.蔣功忍著痛走到她面前,輕輕拍了拍她的肩,想要給她一個擁抱,但終究因為身份有別而什麼也不能做.

宮峻肆一整天都沒有再出現,讓夏如水以為,他可能離開了.她輕輕地籲了口氣,坦白說面對宮峻肆比面對韓修宇困難多了.他銳利,敏感,霸道凶殘,而韓修宇即使要用溫柔把她淹死也處處關注著她的情緒,不給她加一點點壓力.呆在韓修宇身邊反而輕松一些.

韓修宇去做複健了,她才得以一個人留在外面.因為他不想她看到自己狼狽的樣子.她退回來,知道複健之後他需要補充能量,決定去找點吃的過來.

才一個轉身,腕就一緊被人扯出去,而後被死死地壓在了無人看得到的角落里.夏如水嚇了一大跳,剛要大叫,便看到了那張冷沉而完美的俊臉,竟是一天都沒有看到的宮峻肆.

"你……"她不知道他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此時的宮峻肆依然陰著臉,掌改掐在她的腰間,緊緊的,"怎麼?為了一個韓修宇你打算放棄一切連自己的兒子也不要了嗎?"他的氣息霸道地噴在她臉上.提到兒子,夏如水的臉色微變,"洋洋他現在怎麼樣?"

"你還記得去關心他?"他擰著唇問,臉上的線條半點沒有緩和過來.夏如水委屈極了,"洋洋跟在我身邊明明好好的,是你搶走的他."把她的兒子搶走了,如今卻來怪她不關心兒子.

"他是我的兒子!"他不客氣地宣布,身子狠狠地壓過來,將她碾在牆上.他早就想這麼做了,尤其看到她乖乖地跟著韓修宇進入房間,對他表現得那麼順從時,更想將她碾死!

夏如水被他碾得氣都出不出來,感覺胸口的骨頭都要被擠斷."你……放開我!"

"放開你,你就好乖乖地落到韓修宇懷里去嗎?若是他現在有那個能力,你是不是還真要和他睡在一起,跟他做ai?"

這樣直白的話羞得她無地自容,更加用力地推他.她不回答,他便覺得自己猜對了,愈發地不滿,憤怒,狂燥,將她的腰掐得愈緊,"忘了嗎?你可是生過孩子的女人,還跟允修有著婚姻關系,是個肮髒透頂的人,怎麼可能配得上韓修宇?"

他是這麼想她的?

夏如水的臉再次蒼白,連同唇上都沒有了顏色.

上篇:第223章 剝骨抽筋     下篇:第225章 不想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