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25章 不想放過  
   
第225章 不想放過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你若敢對韓修宇用什麼手段,或者試圖借助韓修宇擺脫命運的譴責枉想過上好日子,我絕對不會同意!所以,最好不要做夢了!"他無情地警告,手指滑過之處火辣辣的疼痛.他是用了全力的,指頭跟鐵鉗一般.她又疼又羞又窘,狼狽不堪,恨不能就此撞死在他身上.她的臉上已經全然沒有了顏色,卻用僅有的倔強支撐著自己,"放心吧,我沒你想的那麼不堪!"

"這就好!"他總算松開了她卻沒有退去,"好好呆在你的位置上,不要勾引韓修宇,不要有任何想法!"

她的位置?她的位置在哪里?她不知道,但也知道,眼前這個冷酷無情的男人只會給她承受不起的答案,最終只能沉默.

宮峻肆發夠了火,此時轉身,要離去.她急著追了一步,"那洋洋……我能不能見他."

天知道她有多麼地思念洋洋,甚至連晚上做夢都夢到他.如果不是這場意外,她早就回國去找他了.

宮峻肆扯了扯唇角,"見他?在你別有所圖地靠著剛醒來的韓修宇時就已經失去了這個資格!"他還沒有忘記那天韓修宇醒來時,她是以如何依戀的靠在他懷里的.他記仇得很.

夏如水聽到這話,愈發委屈,眼淚都要流出來了,"你看到我別有所圖地靠著韓修宇卻怎麼沒有看到自己和蔡雪有多麼親近呢?"這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如果不是因為他那天和蔡雪表現得那麼親熱,她又怎麼會忘了自己和韓修宇是以怎樣的姿態處在一起的?

這話,她本來不想說出來的,因為知道自己沒有資格,宮峻肆不論跟哪個女人在一起都是他的自由,但卻沒想到,這一隨口就給問了出來.

問出來才覺得後悔,用力咬住了唇瓣.

宮峻肆卻因為她的反問而略略好受了一些,原來她是在乎自己的啊.他不由得揚了揚唇瓣,"你吃醋了?"

"我……怎麼可能!"她堅決地否認著,不想自己更加狼狽.

"那天我和蔡雪那樣子還不都是因為你!"他狠狠地道.如果不是蔡雪用她來威脅他,他又怎麼可能保持那份沉默,由著她誤會.

夏如水哪里知道這麼多,委屈得要死,"你和蔡雪好跟我有什麼關系!"

宮峻肆複將她拉進懷里,狠狠地再碾一回,"都是你!"他低頭,著魔般wen住了她的唇.夏如水沒想到他前一刻還是那個樣子,此時卻來wen自己,完全蒙了神.而他已經奪了她的呼吸,讓她連思考都忘記!

"我和蔡雪是不會結婚的,以前不會,以後也不會!"好久,他才放過她,吐出這話來.夏如水怔在了那里,這是什麼意思?

宮峻肆滿意地舔著唇角,她的味道,非同一般.

"允修有沒有wen過你?"他問,有些在意.

夏如水沒意會過來,但還是老實搖頭.允修不是沒有過這種想法,但梁慧心時刻護著她,他沒有得逞.

宮峻肆憋悶的心再次敞亮了起來,在她的唇上又流連一番,"以後,任何人都不能碰這里."他指著她的唇,"除我以外."

"啊?"

"還有你這副身子!"

他轉身,大步離去,心情極好.夏如水咬咬唇瓣,理不透宮峻肆這變化多端的情緒到底怎麼回事.

他wen她的時候幾乎要把她糅入肉里,讓她覺得,他對她是極愛的,可是他又時刻用最惡毒的話語讓她記住自己犯過的所有錯誤,讓她限在自責里永遠都拔不出來.

她迷糊了.

蔡雪以為宮峻肆不會再給她機會見到他,但晚間她便被人叫去了他的住處.並不是酒店,而是一座莊園,莊園深處漂亮的房子之後,有一所略顯暗的屋子.

她見多了光鮮亮麗,此時略略有些不適應,進屋後在看到宮峻肆的那一刻,眼睛又亮了起來.對于她來說,只要能和宮峻肆呆在一起,不論環境多麼惡劣的地方都是好地方.

"肆."她低叫一聲,激動得眼淚都要流出來,思忖著難道他已經改變主意了.宮峻肆並沒有理會她的呼聲,揮了揮手.屋里,有個人被推了出來,五花大綁.

是蔣功.

蔡雪的臉色微微一白,"肆,你這是要做什麼?"

"吊起來!"

蔣功給吊在了屋子中央,身子一晃一晃的.

宮峻肆只是揮了一下手.

"打."有人下了命令.

無情的鞭子便雨點般落在了蔣功身上,啪啪聲不絕于耳,卻有如魔咒直透蔡雪的耳膜.那些人下手並不輕,蔣功的衣服給片片卷起,馬上破敗不堪,而鞭子已經帶上了血.

"啊!"蔡雪嚇得尖叫起來,"肆,快停手,停手啊!"她雖然跟著蔡奎生活,但蔡奎從來不在她面前顯露他的殘暴和無情,所以這樣的畫面不曾經曆過.

"他違抗了命令,做了不該做的事,所以會被亂鞭打死."宮峻肆冷酷無情地開口,沒有半點溫度.蔡雪方才知道,蔣功是因為自己而受罰的.

"不要,不要,求你不要了!"她好想說這一切都是因為她而起,是她的錯,可此時見證他的無情,她一個字都無法吐出來.蔣功是他身邊最得力的助手,重視程度絕對勝過她卻還遭到了這樣的……

眼淚,無盡流下,她拼命搖頭,"肆,停手吧停手吧."

宮峻肆並沒有停下來的打算,閉目.

再這麼打下去,蔣功是要被打死的.

蔡雪知道,自己再沒辦法沉默,只能艱難地承認,"是我,是我讓他去做的,是我錯了!"她跪在了宮峻肆面前.

宮峻肆這才擺手示意,鞭打聲停了下來.他垂眸冷眼看著蔡雪,"如果你不想看到下次再有這樣的血腥畫面,就不要再做那些愚蠢的決定!"說完,起身離去.

蔡雪軟軟地倒在了地上,她終于知道,宮峻肆一早就知道是她指使的蔣功,才會用這麼殘忍的方式來逼她承認.為了一個夏如水,他竟然連最在意的助手都不顧,竟然……

她捂住了臉.

蔣功被放下,他艱難地走到蔡雪面前,用力全力才能來觸她,"蔡小姐,沒事了."他的聲音又啞又弱,臉上全是血痕.蔡雪一把將他推倒,"滾,滾開!"她瘋了似地跑了出去!

蔡雪失蹤了.

夏如水是在照顧韓修宇的時候意外知道的.她沒想到宮峻肆到美國來還會帶著蔡雪,他口口聲聲不讓任何人碰自己,又告訴她不會和蔡雪結婚,卻為什麼要帶著她來這里?

"怎麼了?"韓修宇溫柔的聲音傳來,問.這個消息,是他告訴她的.夏如水這才狼狽抬臉,蒼白著搖頭,"沒……沒事."

韓修宇仿佛看不透她的心事,只輕輕將手指放在她的肩頭,"放心吧,蔡雪一定不會有事的.有肆在,這個世界上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

"是……是嗎?"

宮峻肆知道蔡雪消失一定會很緊張吧.她知道在這種時刻胡思亂想或是吃些飛醋是不對的,但就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陪我去走走吧."夏如水的心情沉重他都看在眼里,眉間染上了深重的愁緒.原來,她還是這麼在乎宮峻肆.他有意把這件事告訴她,只是想試探她的心,沒想到這個結果卻這麼讓他難以接受.

韓修宇沒有把情緒表露出來,只道.

夏如水點頭,"好."對于韓修宇提出來的要求,她鮮少拒絕.這並不讓韓修宇開心,因為他知道,這都是因為她現在負責照顧自己.

"不用輪椅了."當夏如水推輪椅時,他擺擺手.夏如水驚了一下,最後走過來扶他,他沒讓她扶,自己撐著床站了起來.

好一會兒,邁步,朝前走.

"你能走了?"夏如水驚訝不已.

韓修宇回頭對著她笑,"為了你,再難做的事情都要做到."他這話中話讓夏如水恍惚了一下,不知道如何回答.韓修宇走過去主動牽上\了她的手,"走吧."

她這才急急扶著他往外去.

外頭,風景極好.這是最知名的私人醫院,所有頂級醫生都彙集在這里,只給金字塔最頂端的人看病.夏如水看著外面的風景,或許因為心境不同,覺得比以前要更美麗.

"如水,可以一直陪在我身邊嗎?"韓修宇突然出聲.

她驚了一下,轉頭過來,"啊?"

韓修宇眉底染滿了柔軟,幾乎要用這層柔軟將她包圍,"如水,我想娶你."

夏如水嚇了一跳,松開他差點沒滑到水里去.她這副受驚嚇的樣子韓修宇全看在眼里,心頭一痛.既而笑了起來,"不過開個玩笑,你急什麼."

"啊,哦."原來只是玩笑啊.

懸起的心這才放下,她不敢想象,如果他是認真的,自己該怎麼辦.

看著她松氣的樣子,韓修宇的心底早就染滿了苦澀.五年前,五年後,他都沒辦法得到她的心啊.

但是,他並不想放過.

他走過來主動握住她的手,握得尤其緊.

蔡雪被找到了,回來時披頭散發,滿身狼狽,而衣服上沾染了血跡.她被宮峻肆抱在懷里,快速進入了醫院.

上篇:第224章 怎麼配得上韓修宇     下篇:第226章 對別人的婚禮不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