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26章 對別人的婚禮不感興趣  
   
第226章 對別人的婚禮不感興趣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夏如水和韓修宇回去時正好碰到他們,她看到了蔡雪那張蒼白的臉龐和那雙無神的眼,心頭莫名地跳了一跳.

蔡奎在沒多久後趕到.

蔡雪的情況並不好,她被人強J了,而且是宮峻肆的對手.雖然對方被宮峻肆親手擊斃,但卻無法挽回什麼.

蔡雪像木偶般坐在床頭,整個人沒了精神.蔡奎在屋子里走來走去,"我說宮峻肆,如果蔡雪是被旁的人傷了我也就算了,可你看到了沒有,她是被你的仇人傷的,這個責任,是不是得由你負!"

宮峻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眉頭蹙得緊緊的.

最後,他立了起來,"放心吧,這個責任我會負的."

這一切,夏如水並不知情,她知道有關蔡雪的情況是幾天以後,她,真的要跟宮峻肆結婚了.

那天,蔡雪拎著一小藍子糖果走來,給醫院里的每個人都發了,她臉上漾著甜美的笑容.看到夏如水,她走了過來,"夏小姐,恭喜我吧."

她將幾顆糖放在了夏如水的掌心,"這一次,我是真的要和宮峻肆結婚了."

夏如水感覺自己的胸口被狠狠劃了一刀,疼痛不堪.

"沒想到吧,在經曆了這樣的事情之後,我竟然能成為宮峻肆的新娘,這叫什麼,世事難料啊."她輕柔地出聲,又變回了那個清純可人富家千金形象.

夏如水輕輕哦了一聲,不知道如何回應,那幾粒糖就像是巨大的石塊一般,不是壓在她指頭上,而是壓在了她的心底.

"恭喜."不知道有多艱難,她到底吐出了這幾個字.

"謝謝."蔡雪笑著,像一朵盛開的花.而她,卻已經有一種就要凋零的感覺.

蔡雪走了.

她的身子晃了一下.

"沒事吧."韓修宇不知道何時來到她身後,將她輕輕攬住.夏如水搖了搖頭,"沒……事."

真的沒事嗎?

她自己也不確定.雖然知道跟宮峻肆在一起她是沒有資格的,但卻還時時妄想.現在,連妄想的機會都沒有了.

也好.

她閉了閉眼.

韓修宇將她的表情看在眼里,心疼地包裹著她的指,"沒事的,一切都會好的.如水,你還有我."

夏如水本欲掙開,回頭卻看到了宮峻肆.他依然俊美冷沉,卻已經離她好遠好遠了.她抓緊了韓修宇的臂,這樣才不會軟弱到支撐不住.

"什麼時候出院?"

宮峻肆走來,目光不再投在她身上,只問韓修宇.韓修宇溫和地回應,"不會呆太久了,拆線就會出院,正好趕得上你們的婚禮."

"嗯."宮峻肆輕應,"我會派飛機來接你的."

"好."

宮峻肆帶著人離開,依然那麼醒目,只是不再會對她與韓修宇的親近發表任何看法.夏如水無力地垂下頭,感覺一顆心都被挖空了.

有人輕輕將她扳進了懷抱,"一切都會好的."

前行的人在轉彎時,余光看到了這一幕,微滯,片刻,又抬起腿朝前而去.

夏如水在醫院里又陪了韓修宇一個星期.他的身體恢複得很快,已經能自由行走了.再過兩天就是蔡雪和宮峻肆舉行婚禮的日子,韓修宇做為宮峻肆的好朋友,不得不去.

燙金的喜帖就放在桌面上,刺痛著人的眼睛.夏如水別開了眼,沒有看.

韓修宇走過來,輕輕握住她的手,"喜不喜歡這里,我們在這邊定居好不好?"

好不好?

如果是想逃避宮峻肆,那麼沒什麼不好.只是他都要結婚了,還有什麼好逃避的?

"或者,還有別的你喜歡的城市嗎?可以說給我聽.至于洋洋,我可以找肆談,我想,他會給我面子讓我把他帶過來的."

這是最好的結局了.

夏如水終是點了頭,"好."

韓修宇滿意地微笑起來,"好."他轉身,朝外走.

"韓修宇!"她清楚地知道,韓修宇話里的意思是什麼.他是在問她願不願意跟他一起過.

韓修宇回頭,溫和地看著她,"放心吧,在你沒有敞開心扉之前,我不會逼你做什麼的.我們可以以你希望的任何方式生活,哪怕要做很長一段時間的普通朋友."

他願意等.

這樣的他,自然是讓人感動的.夏如水僵著身子,愈發不能面對他,"有件事,你應該清楚,當年引起宮氏大廈爆炸的人是我,害得你昏迷五年的人也是我.而且,我和允修還有過五年的婚姻."

她以為韓修宇會在乎的,就她引發宮氏大廈爆炸一點,就足以讓任何人將她槍斃.他卻輕輕搖頭,"我不在乎,如水.讓我清醒的人也是你,不是嗎?如果沒有你,我大概一輩子都醒不過來.所以,這些,我都不在乎."

"韓修宇."

"叫我修宇."

他走過來,攬住了她的身子,"以後,我們好好地過."

她閉上了眼.

以後好好的過,多麼誘人的話語啊,為什麼她一點都不激動?韓修宇願意原諒她所有的過錯,她該開心才對啊,為什麼心情會沉重成這樣?

韓修宇離開了,去參加宮峻肆的婚禮.她沒有走,終究沒有勇氣面對那一幕.

然而,下午,她意外接到了個電話,"夏小姐,洋洋發生了突發狀況,進醫院了."

"什麼!"

夏如水嚇得不輕,不顧一切地飛回了國.飛機才下地,她便跑去了醫院.病房里,果然見洋洋躺在床上,臉色蒼白不堪,圍在他身邊的有醫生護士,還有韓修宇和宮峻肆.

背後,腳步匆匆響著,那人在看到夏如水時,一張臉都僵住了.

是蔡雪.

"不是不回來的嗎?"她冷冷地問.雖然她很想用自己的勝利向夏如水炫耀,但卻並不想她出現在宮峻肆面前.

夏如水沒有理會她的話,沖向病房.蔡雪狠狠將她扯了回來,"這里不歡迎你,馬上滾出去!"

夏如水還要掙紮,她已經叫人過來推她.

"蔡小姐,你不能這樣做,洋洋是我的兒子!"

"你放心吧,我能保證你的兒子安然無恙,但我是不可能讓你見到肆的!"

"蔡小姐!"

"你們在干什麼?"一陣輕喝,驚動了所有人.蔡雪回頭,看到宮峻肆,一張臉登時蒼白.背後的韓修宇早已走了過來,"如水,你來了."

夏如水的身子疲軟不已,靠在他懷里,扯著他的袖子祈求,"讓我,看看洋洋,求你."

韓修宇抬頭去看宮峻肆,"洋洋終究是如水的兒子,她有權力探視."宮峻肆沒有說什麼,算是默認.

韓修宇扶著夏如水往里走,越過他時,他的目光不曾在她身上停留.

以前的霸道,仿佛只是一場夢.夏如水無心顧及宮峻肆的反應,一心撲在洋洋身上.醫生的診斷很快出來,洋洋因為發燒燒成了肺炎,需要打針消炎.

宮峻肆板了一張臉,"怎麼回事?小少爺怎麼會燒成肺炎?"

一群人嚇得混身發抖,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床上,洋洋睜開了眼.

"洋洋."夏如水眼淚都要流出來了.洋洋看到夏如水,也跟著哭了起來,"媽咪,您是不是不要我了."

"我沒有,我沒有."她用力搖頭,眼淚都掉在洋洋臉上.

洋洋這才開心了些,轉而去看宮峻肆,"爸比,不要罵他們,是我自己……太想見媽咪,所以凍著了自己."

宮峻肆的臉沉成了一塊鐵,"身為一個男子漢,只一味地用損害自己的身體來達到目的,太無能!"

洋洋吐了吐舌頭,和韓修宇交換了個眼神.韓叔叔說,這一招保證能召回媽咪,爸比也會同意他跟媽咪生活,他同意了.

雖然也很想爸比,但媽咪是女生,怎麼可以沒人照顧.他要留在媽咪身邊,照顧她啊.而且爸比要跟別的阿姨結婚了,以後媽咪就一個人了,他得陪在她身邊.

夏如水要是知道洋洋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不知道會感動成什麼樣子.外頭,蔡雪的拳頭攥得緊緊的,她不想見到夏如水,十分不想!

等到眾人散去,她才走到夏如水面前,"你是故意的吧,故意慫恿你的兒子生病,然後就可以借故回來了嗎?你到底想做什麼?"

"蔡小姐,如果我想回來隨時都可以回來,完全不用慫恿我的兒子做什麼.這一點,您不該比我更清楚嗎?"

"……"祭雪被狠狠頂撞了一句,臉色青白不定.她沒想到向來柔弱的夏如水也有如此一面.

"好吧,既然來了不如一起參加我們的婚禮吧,看看肆還會不會再多看你一眼!"她突然惡毒地道.既然她回來了,就不防讓她品味一下喜歡的男人和別的女人結婚的滋味.

夏如水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抱歉,我對別人的婚禮不感興趣."

因為洋洋生病,作為母親的她自然衣不解帶地陪著.宮峻肆來過兩次,每次都只跟醫生交流洋洋的情況,不曾正眼看過她,也不曾跟她說過一句話.

夏如水始終垂著眸,把自己的痛楚壓在心底.

上篇:第225章 不想放過     下篇:第227章 為什麼不為自己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