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29章 你恨的是我,我死  
   
第229章 你恨的是我,我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但他的心仍然不安,深深知道,宮峻肆最討厭的就是他人的背叛.

車子很快到達醫院,宮峻肆大步離去,蔣功要跟上,手機響了.是宮峻肆的行動電話.一般來說,電話都是通過他轉接的,他看到了上頭跳躍的蔡雪的號碼,心頭又是微微一疼,最後還是接通,"蔡小姐,宮先生現在不想接您的電話,您過些時候再打吧."

"我找你."蔡雪出人意外地道.蔣功愣在了那里,"找我?"

"對."

宮峻肆趕到時,夏如水正在喂洋洋喝水,兩人坐在一起,怎麼都和諧得緊.他的唇角突兀地松下來,揚了一絲柔軟.

"爸比."洋洋輕輕呼著宮峻肆,眼里有些不安,看向夏如水.一慣以來,有了爸比就沒有媽咪,有了媽咪就沒有爸比,他有些擔心.

宮峻肆走來,長指在他的額上摸了摸,"不錯,退燒了."他彎腰時,胸口正好貼在夏如水的肩側,無端傳來一陣溫暖.夏如水不由得紅了臉,卻沒敢動.

宮峻肆的指無意般壓在她肩頭,"睡好了?"

"嗯."她輕應,感覺他的氣息比任何時候都柔軟,噴在她的身上,撓得她的心癢癢的.

"那就好."他點頭,問了下洋洋的情況.洋洋的病來得快去得也快,明天就能出院.宮峻肆滿意地點頭,握住了夏如水的手,"我找你有事."

"什麼事?"她不解地問,還要去照顧洋洋.

宮峻肆早將她拉了起來,也不吭聲,大步走出去.

夏如水不解,只能跟著,猜測著他會跟自己說什麼,忐忑不安.

宮峻肆把她帶進了隔壁的房間.

"到底什麼事?"她再問.身子卻一沉,被他按在了牆上.她低呼一聲,感覺他火熱的胸口已經貼了上來.

"你……"

"沒什麼事,只是想你了."他直言不諱.這樣的情話,就算曾經都沒有這般直白地說過,夏如水的臉再次通紅.宮峻肆發現他愛死了她這紅臉的樣子,唇落下去,在她的唇上點染,有如雨點一般.

他含著她的唇,始終不敢用力,像捧著一枚珍寶.

"水兒."他低呼,聲音漸漸暗啞.他的聲音撩得她的神經都敏感起來,而身體更似要著火.夏如水不知道如何是好,緊張地握住拳頭,不知何時拉緊了他的衣角.她像個未經世事的小女孩.

看她這樣,他開心得笑了起來.她越羞澀越說明這幾年來不曾被人碰觸過.

一抬手,將她橫抱了起來,放在床上.順勢,蓋了過來.夏如水緊張得直咽口水,心里卻已經知道他要做什麼.太久沒有經曆這樣的事情,她不知道如何是好,曲起了雙腿.

宮峻肆一點一點將她的腿拉下去,長指落在她的臉上,"別怕,別緊張."他的話像盅語,她真的不那麼緊張了,他這才垂頭wen住她,長指探過她的衣底……

最後,夏如水累得睡了過去.

她再次醒來,已經到了黃昏,窗簾半開著,可以看到美麗的斜陽正緩緩西下.宮峻肆已經不在,但他的味道縈繞鼻端,無盡溫暖.她想不到自己就這樣被他蠱惑了,甚至不問將來,不問他和蔡雪的事.

宮峻肆的魅力,永遠那麼大.

而她此時,也無比地輕松,因為不需要再背負壓力.

只是,是誰告訴他的,自己無罪?她很想知道,因為這個人讓她獲得了重生.

手機,不停地閃爍,大概怕吵到她,宮峻肆離開前特意設了靜音.上面閃爍的是同一個號碼,她拾起,接下,"喂?"

"你母親就在我手上,想要她的命就馬上過來!"對方極快報了一個地址.夏如水愣在了那里,"我母親?"她已經很久沒有梁慧心的消息了,她怎麼會到這里來?自從五年前的事情後,雖然梁慧心和她住在一起,但她們好久都不曾溝通過.

她恨梁慧心,更因為允修的陷害背負了那樣大的包袱生不如死,除了照顧宮儼和洋洋,根本沒有心思理會別的.梁慧心雖然一直努力地想和她修好關系,她卻並不領情.梁慧心于她來說,連陌生人都不如.

但無論怎樣怨怎樣恨,血緣關系是無法開解的.

"我母親怎麼可能在你們手上?"她追問.允修死後,梁慧心不知所蹤,她以為一輩子都見不到了.

"少問廢話,半個小時內若是沒有看到你,你母親就完蛋了!"

那邊,無情地掛斷了電話.

夏如水在屋子里踱著步,連轉了兩個圈.她不喜歡梁慧心,但不能不管她.她急急地奔了出去.

"去哪兒?"小純差點和她撞上,問.

她擺了擺手,什麼也來不及說.到了外頭招手想叫出租車,早有車子駛過來,"小姐,我是來接您的,只有坐我的車才能見到您母親."

她不能多想,跳了上去.從這里到那個地方,滿打滿算,至少要半個小時.一路糾結,對方早要求她關機,她想給宮峻肆打個電話,那人似看透了她的心事直接將手機拿走.

終于,車子在七拐八拐後,停下.司機把她帶了進去.

那里是一家會所.

她被帶進了一間包房,里頭,坐著蔡雪,站著梁慧心.梁慧心雙手被反剪,嘴里塞著布條,看到夏如水一個勁地搖頭掉眼淚,示意她離開.

完全沒想到控制梁慧心的是蔡雪,夏如水微微一驚,"蔡小姐這是做什麼?"

蔡雪的眼睛紅著,眸底射出的光芒卻銳利無比,幾乎能將她刺透.其實,她更想做的是將眼前這個女人殺死!如果沒有她,就不會有人跟自己搶宮峻肆!

她轉動著眸子,"我想干什麼?你搶走了我的男人,你覺得我會干什麼?"她拾起桌上的刀子,把玩著,翻轉著,"今天,要麼你死,要麼她亡!"

"你……"

她把刀子狠狠插在了桌面上,"你自己決定!"

梁慧心更用力地搖起頭來,身為母親,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女兒去死!

"你就不怕宮峻肆找過來嗎?"夏如水試探著她,"他要想查什麼,很快就能查出來,如果查到是你把我逼死的,那麼你也會完蛋."

"完蛋?"蔡雪尖銳地笑了起來,"我早就完蛋了!因為你,宮峻肆取消了婚禮,我和他再也沒有可能了!我恨,所以,我得不到的東西你也別想得到.哦,不,你跟我搶東西就得付出代價!"

她像個瘋子,完全沒有了理智,夏如水的眉心擰在了一起.

"自己做決定吧."

她走向梁慧心,那把刀壓在了她的頸間,"我數到三,如果你不做決定,我就只能把她殺了解恨了.不過,你既然來了,自然逃不過我的手掌心,你們兩個人都得死.死一個還是死兩個,自己決定!"

死,哪是那麼容易的事.

夏如水拎緊了一顆心根本放不下去,她看著梁慧心的頸上滲出了血水,幾乎要發狂.

"蔡雪!"她吼起來,要去救梁慧心.早有人拉住了她.

"自身都難保了,怎麼,還想救別人?"蔡雪冷哼哼地叫著.

夏如水無力到了極點,最後只能閉上眼,"你恨的是我,那麼,我死!"

"哈哈哈哈!"蔡雪尖銳地笑了起來,笑聲里滿是勝利的張狂,"如果宮峻肆聽到這些話會做何想法呢?不過不愧是他喜歡上的女人,竟然這麼有骨氣."她走回來,刀子在夏如水的臉上晃著,"我突然改變想法了,如果這張臉蛋給毀了,宮峻肆還會喜歡嗎?"

"你……"

夏如水退一步,驚恐地看著她.她揚高了唇角,"我不想你死了,我想你毀容,一輩子做個丑巴怪,然後天天面對著宮峻肆.一個丑惡無比的女人,他一定會覺得惡心,一定會一天天疏遠你的吧,啊哈哈哈哈!"

這笑聲,讓人膽戰心驚,夏如水看得出來,蔡雪是真的會這麼做的!自己的臉……

恐懼,無盡撅獲著她的心!

蔡雪突然高高舉起了刀……

夏如水嚇得閉緊了眼睛.

叭!

刀子掉落,預期的疼痛並沒有到來.夏如水抬臉,看到了蔣功.

"蔣功,你干什麼!"蔡雪尖呼起來.

蔣功的臉上有著死人般的蒼白,"你找梁慧心原來是要把夏小姐引過來,要毀她的容?蔡小姐,你瘋了嗎?"

"我是瘋了,我愛的男人被她搶走了,我能不瘋嗎?"蔡雪歇斯底里地與他對罵.她低頭要去撿刀繼續剛剛的動作,蔣功一把將刀子踢遠,"不,你不能這麼做!"

"你怕什麼?怕這件事跟你扯上關系?放心吧,我絕對不會告訴宮峻肆,這件事你也參與了的."

蔣功流露出一臉的痛楚,"蔡小姐,只要你開心,我願意為你上刀山下火海,但你不能這麼做,你這麼做了宮先生是不會放過你的.以後,你就什麼機會都沒有了."

"機會,我還有嗎?"她的臉上顯露出黯然的神色,看得人心疼,如果沒經曆剛剛的凶險的話.

"還有的,宮先生只是一時糊塗,一定還有的."這個時候,他哪里還敢跟她說實話,只想勸住她.

蔡雪的表情慢慢緩和過來,把手壓在了他手里.

蔣功一驚,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上篇:第228章 除了他誰都不要     下篇:第230章 還有時間想別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