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30章 還有時間想別的男人?  
   
第230章 還有時間想別的男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你說得對,那麼,你來吧,你把她怎麼著了宮峻肆只會懲罰你."

蔣功目瞪口呆.

"快呀."蔡雪推他,"我知道你喜歡我,不是願意為我上刀山下火海嗎?毀了她比做那些容易多了.咯咯咯咯."

她的笑聲有如鬼魅.

蔣功的手抖了幾抖.

"你這個騙子!"蔡雪突然發怒,狠狠地推開他.在他一偏身之際,外頭沖進來幾個人,雪亮的槍管直接對誰了蔡雪.

蔣功上前一步,將蔡雪抱住轉了個身.

呯!

子彈直接穿過他的身體,他狠狠一顫,最後睜大了眼.

這變故,來得太突然.

蔡雪落在蔣功的懷里,不明所以,好久才慢慢抹上去,在抹到血水時尖叫出來,一下子暈了過去.

來救他們的是韓修宇.

他的到來讓情勢大變,幾個人被三兩下打倒,最後夏如水落入他懷里.

"有沒有事?"他問.

夏如水搖搖頭,完全想不到他會來救自己.

韓修宇的眉宇間依然盛著柔軟,"別怕."他抱起軟掉的她走出去.背後,梁慧心終于解放,她追出來,"如水!"

韓修宇停下,夏如水僵在他懷里.

"如水,對不起,媽媽不知道……"梁慧心連連道歉,因為自己連累了夏如水.夏如水輕輕扯了扯韓修宇的袖,"走吧."對于梁慧心,她永遠無法原諒.

梁慧心沒有再追上來,夏如水此時才意識到自己在他懷里,動了動,"我自己……能走."

韓修宇還未來得及說什麼,一排車子停下,最前頭的那輛車里走出來的是宮峻肆.看著夏如水落在他懷里,眉間擰了幾個節.他大步走來,順勢從他手里接過夏如水,"我來吧."

韓修宇不願意放手,他幾乎用蠻力將人扯了過去,扯得她的腰間一陣生痛.最終,韓修宇還是松開了,因為不忍看到夏如水疼痛的樣子.

夏如水就這樣落入了宮峻肆懷里,他抱著她半回了頭,不遠處,蔡雪依然處于震驚狀態,抱著蔣功不知如何是好.蔣功的身體搖搖欲墜.

"肆."她最終抬了眼,可憐巴巴地呼著宮峻肆.宮峻肆的唇角狠狠地扯了一扯,"該怎麼處理怎麼處理!"

轉身,離去.

"肆!"看著宮峻肆離開,蔡雪歇斯底里地叫了起來,眼淚汪汪.但,沒有人理睬她.她在宮峻肆這里耗光了最後一絲耐心,也把宮峻肆對她的最後一絲好感給消磨殆盡.

宮峻肆一路都抱著夏如水,她的身子輕,他抱得輕而易舉.因為太輕,他不由得擰起了眉頭.

"我……自己可以走."她掙紮著,依然不習慣被人抱著.宮峻肆卻狠擰了一把她的腰,沒有半點韓修宇的溫柔.她疼得低叫起來,他將她用力往懷里壓,"乖乖呆著!"

她最後只能乖乖地落在他懷里,一動不動.宮峻肆的脾氣不同韓修宇,是極不肯妥協的人,她要是強掙,只會得到更多的懲罰.他的性子變了許多,她清楚.

她聽話了,宮峻肆便溫柔了些,把她的臉壓過去,壓在他的胸口.他的心髒有力地跳動,給人一種莫名的心安感.夏如水這才感覺到後怕,剛剛那一幕,真是太驚險了.她主動環住他的身子,把自己更貼近他.似乎這樣,才能驅走剛剛的驚嚇.

宮峻肆終于滿意.

他一路將她抱回了家,上了臥室.

推開門,里頭還是原來的裝修風格,灰黑白,冷硬至極.她此時才記得要下地,微微掙紮.他卻將她放在了床上.

她剛往後退一點,他便欺了上來,將她壓住.

"喂,你……"她低叫,臉色微紅.

宮峻肆的唇突兀地壓過來,帶著狂猛的風暴狠狠地占了她的唇.

"唔……"

不明白他為何要這樣,她只能發出不明的低聲.宮峻肆wen得又狂又猛,差點讓她窒息,他的臂抱她那麼緊,生怕她會飛走似的.

好久,他才喘\息著抬了臉,"為什麼一聲不吭地離去?連起碼的安全意識都沒有了?"

剛剛知道她出危險的時候,他的一顆心幾乎扯碎,不顧一切就沖了出來.這個女人,還是沒把他當她的男人,所以在危險的時候連個信都不報.

"對不起,我……太急了."她低聲道,因為他剛剛的奪取依然氣息不穩.宮峻肆氣得一把扯\開了她的衣服,"太急?急著去送命?"

"我沒……"

他低頭,在她的胸口又狠咬了一口.她疼得低叫起來,眉頭都壓成了一團,"你是狗啊."

今天的他分外粗魯.

"知道疼了?"他狠狠地道,掐著她的臂不讓她亂動,"知道疼就好,下次若再敢私自去冒險,我非吃了你不可!"

好凶狠的語氣.

夏如水已經被他的連嚇帶咬弄得眼淚汪汪,"我出門時的確很著急,所以忘了給你打電話,但上車後我是想找你的,蔡雪的人把我的手機搶走了,我沒辦法……"

"你!"

聽她這麼說,心底的氣略略消了些,又因為她受了蔡雪的傷害而心疼起來.他真不知道是該把懷里的女人掐死還是怎樣!

"不過一個把你帶到萬劫不複的女人,就這麼著急了?"他的語氣明顯緩和下來,卻還對她去救梁慧心表示不滿.梁慧心這個女人該千刀萬剮的,早在她出現的那天就有人提醒他要把人捉去受折磨,但最終因為夏如水,他放了她.

原本以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現在想來,反倒害了夏如水.

夏如水的臉上微微顯露了青色,"她就算人人喊打,該天誅地滅也終究是我的母親.她可以不仁,但我不能不義,更何況……她其實對我很好,如果沒有她攔著,我早就被允修……"

允修這麼多年來只逼她結婚沒逼她履行夫妻義務,她自然清楚,是因為自己的母親擋著.允修只肯聽梁慧心的話,因為梁慧心不僅是他的干媽更是他的救命恩人.當然,允修發起狠來也對她用過幾次強的,她次次不惜傷害自己,哪怕死都不肯落在他手里.

這些話,她當然不敢說給宮峻肆聽,怕的是他再去掘允修的墳墓.

她這麼一說,宮峻肆算是原諒了她,卻還握著她的手反反複複地揉著,"下次,不管再著急,也要先跟我打招呼,知道嗎?"

"知道了."

她乖乖地點頭,想到了蔣功,"蔣功他……"

"他那是咎由自取!"

蔣功為蔡雪做了太多,早就超過正常狀態,他怎麼會看不出來.早就讓他離開自己,蔣功已經不是屬于他的人了.

其實撇開蔡雪,蔣功還是一個極為忠誠的人.但,他的人,不能撇開任何人,只能對他絕對地忠誠.

夏如水也沒想到,蔣功會那麼在意蔡雪,甚至為她擋槍,她輕輕歎了口氣,不能再說什麼.

"還有時間想著別的男人?"宮峻肆的醋味馬上浮了上來,對她提及蔣功極為不滿.夏如水哪里意識到自己提的是別的男人,只是想問問情況罷了,看他再次變了臉色,只能往後退退,"我……"

"有這個心情說明精神還不錯,說明……"他沒有把話說下去,卻慢慢去解自己的衣服.夏如水意識到他要做什麼,轉身爬起來要下床,最後被他死死地壓在了床上.

"喂,別……"她低聲叫著,不好意思在大白天做這樣親蜜的事情.宮峻肆原本只是想逗逗她,她這一掙一磨的,還真給弄出了感覺,很得掐著她的腰把她拖到身下,"還真要好好罰你!"

夏如水在被榨干最後的力氣後,軟軟地窩在了他懷里,閉著眼睡了過去.宮峻肆抹去額際的汗水,沒有驚動她,只為她簡單地清理了一下\身上.

她必定嚇壞了,若是直接讓她睡勢必睡不著,這會兒耗盡了體力自然就睡了.他雖然從開始就有這樣的打算,但心里的滿足和愉悅還是不可否認的.

為她蓋好被子,他方才立起,露出的是結實有致的黃金比例身材.

夏如水這一覺睡到天微微泛沉才醒來,房間里靜得很,好久她才意識到自己在哪里.宮峻肆竟把她安置在了他的臥室.

她微微有些不舒服,因為臥室除了她也可能入駐過另外一個女人.這麼一想,她便一分鍾都躺不下去,急急起了床.明明知道宮峻肆對蔡雪無心,但她還是忌諱.

床頭放了乾淨的衣物,她換上,卻找不到鞋子.早在爭斗中,鞋子就不知所蹤.她只能赤著腳往樓下走.

樓下,傳來暴吼聲,"你這算怎麼回事!雪兒就算犯了天大的錯,也該先知會我不是?"是蔡奎.

他的嗓門本就大,此時還帶著怒火.他生氣的原因是:蔡雪被送去了派出所,還是宮峻肆親自命令的.

在他看來,蔡雪犯了再大的錯誤,宮峻肆理應把人送到他面前來才是.

宮峻肆冷著臉坐在大廳里,並沒有因為蔡奎的憤怒而緩和臉色或是有什麼不妥,"我讓法律去懲處她已經算是對她的恩惠了,你應該知道,用我的手段,你的女兒就沒命了."

上篇:第229章 你恨的是我,我死     下篇:第231章 離他遠點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