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31章 離他遠點兒  
   
第231章 離他遠點兒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你!"蔡奎完全沒想到宮峻肆會冷血無情到這種地步,免不得拿舊事來提,"你別忘了,你當年落魄的時候是誰幫的你,誰救的你,你的宮氏能卷土重來,是誰的功勞!"

"我感激蔡先生,這些年來蔡先生應該都看在眼里,但生意歸生意,感情歸感情,蔡先生有必要把女兒送給我讓我收下嗎?我不愛蔡雪,勉強娶了她也是害了她,這個道理,蔡先生應該比我更懂才是."

蔡奎被說得啞口無言.

"而且,蔡先生一直怪我不曾給過蔡雪機會,做得太絕,您忘了嗎?她已經不是第一次動手,對我的兒子,我兒子的母親做過的那些事情,絕對能讓她死一百次,可我都放了她.我這麼做的原因,難道蔡先生不明白嗎?如果不是因為看在蔡先生那些年的幫助之恩的份上,我怎麼可能放過她?"

這話一落,蔡奎窘得無地自容.

他何嘗不清楚,他所謂的幫助不過是在宮峻肆落難的時候收留了他,而宮峻肆的鐵腕手段帶給他的利益絕對勝過了他的收留.宮峻肆沒有計較這些,反而在自立門戶時給他各種好,現在連宮氏都給了他一半,他不該再有什麼不滿意了.

他一直以來假裝糊塗,但真要是面對面地對峙起來,自己還是禮弱的一方.

"峻肆,你能不能看在我們這些年交情的份上,再放過雪兒一次.這一回,我一定會對她嚴加管教!"蔡奎的名聲不好,連警方都盯得緊,他哪敢輕易去撈自己的女兒.此時,也只有求宮峻肆網開一面幫幫忙了.

宮峻肆卻不為所動,"一個人太任性,太妄為可不是一件好事,總要經曆點挫折磨一磨才好.而且她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該為自己做出的事承擔責任,讓她在里頭受點苦不是壞事."

壞事自然不是壞事,但蔡雪是他的心頭肉,他甯願自己受點苦也沒辦法看著女兒受罪.

"峻肆……"

宮峻肆擺了手,"這件事,蔡先生不要再提了."他是鐵了心的意思.

蔡奎只能垂頭喪氣地往外走.

轉頭時,看到夏如水,他瞪了一眼.他理不透,夏如水到底有什麼好,會讓宮峻肆棄了自己那優秀的女兒對她死心踏地.此時看來,除了人好看外,也看不出什麼來.

他的女兒就不好看了嗎?

"怎麼下來了?"宮峻肆也看到了夏如水,迎過去,問.

夏如水被蔡奎那麼一瞪,有些不舒服,聽宮峻肆問,好一會兒才道,"睡醒了."睡醒後的她皮膚白皙,又恢複了往日的乾淨,如瓷一般,美極.她的頸上,遮不住的地方,還有他留下的痕跡.為此,他十分滿意,唇上不由得勾起了點點微笑,"餓不餓?"

蔡奎走得不遠,將宮峻肆這些軟軟的話語都聽在耳里,有些不真實的感覺.因為,他不曾對任何人這樣柔軟過,就算對自己的女兒都沒有過.這種柔軟是發自內心的,毫無做作的柔軟.能讓一個冷如冰塊一般的男人變得如此柔軟的女人……

他不由得再看了一眼夏如水.

夏如水在宮峻肆的注視下吃了許多東西,但宮峻肆卻依然不滿意,嫌她太過消瘦,要她吃胖一些.他這是想她一餐就吃成胖子的節奏.夏如水苦不堪言,好在電話救了她.

她拾起,看到一個陌生號碼.

"是誰的電話?"宮峻肆立刻變得緊張起來,生怕她被奪走一般.夏如水搖搖頭,"不知道."她順手接通.

"如水."那頭,響起的是梁慧心的聲音.聽到她的聲音,夏如水的一張臉都沉了下去,"有事嗎?"

"我可以見見你嗎?我……有點擔心你."梁慧心的聲音里充滿了擔憂,"你一定嚇壞了吧,讓媽媽看看好不好."

"我很好,不需要看."她無法放下芥蒂,冷冷地回應,"沒有事的話,我掛了."

掛斷電話,她的臉跟著沉了下去.

梁慧心當年的所作所為還有欺騙讓她一輩子都無法原諒也無法忘記.

宮峻肆看她沉了臉一副不痛快的樣子,也知道她在計較著梁慧心,沒有說什麼,走過來用手包裹她的指頭.雖然沒有說話,但那份安慰已經無聲表達.夏如水感激地看著他,"謝謝."

第二天一早,宮峻肆便領著她去了醫院,今天是洋洋出院的日子.想著馬上就可以把洋洋接回家了,夏如水的心情特別之好,臉上滿滿的笑意,美得不可方物.

他們走來時,韓修宇剛好從另一道門里出來,看呆了在那里.即使過了這麼多年,他還是跨不過這道坎,無法不喜歡眼前人.尤其在知道她因為允修的陷害而負疚了那麼多年之後,他的心里只剩下對她的疼.

他多麼希望站在她身邊的那個人是自己,而不是宮峻肆.

"肆,如水."他出了聲.

宮峻肆看到他的時候也看出了他視線所向之處,微微露出些不快,但還是極為客氣地開口,"怎麼這麼早?"

韓修宇還在做複健,每天都會來醫院.

他淡然地笑著,"想快點恢複."他其實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否則也不可能在昨天抱得起夏如水,之所以還會來,無非是知道洋洋在醫院里,夏如水會來.

宮峻肆哼了哼,心里何嘗不知道他醉翁之意不在酒,宣示主權般將夏如水攬在懷里,她纖細的身子便全靠在了他身上,"哦,是該好好恢複,恢複好了,我們一起去喝酒."

韓修宇是他的恩人,身份早就提升到了跟他平起平座,根本不需要再在他面前俯首稱臣,這是他下的命令.

韓修宇只是笑了笑,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他的目光轉向了夏如水,"昨天沒事吧,嚇壞了嗎?"

"沒有."夏如水輕答,總感覺腰間的手越來越緊了,頭頂的目光越來越灼熱,無法忽視.她的頭皮一陣莫名的發硬.

"那就好."韓修宇輕輕點頭,轉而來看宮峻肆,"我想和如水單獨聊幾句,可以嗎?"

"有什麼話不可以當面說的?"明知道韓修宇對夏如水懷有別的心思,他又怎麼可能把人讓出去.恩人歸恩人,感情歸感情,他不可能因為感激韓修宇而把自己的女人讓出去的.

韓修宇無奈地笑起來,"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有些事情單獨說給她更好做決定."

"什麼樣的事情這麼難抉擇?"

顯然,宮峻肆是下定決心不讓夏如水和他單獨呆在一起了.韓修宇也不著急,去看夏如水,"如水,你的意思呢?是單獨跟我說還是當著肆的面說?"

夏如水並不知道他要說什麼,但也看出他並不願意讓宮峻肆知道,韓修宇不管從前還是現在,都待她不薄,救了她幾次,她自然不好拒絕,于是扯了扯宮峻肆的袖,"我和修宇單獨說吧,你在這里等我一小會兒,可以嗎?"

她軟軟的語氣里帶著討好的味道,還有祈求.宮峻肆的臉黑成了鍋底,卻到底松了手.韓修宇禮節地攤手,"請."夏如水跟著他走向另一頭.

"有什麼事嗎?"夏如水有些擔心宮峻肆,讓他這個高高在上的大男人等著自己,始終是一件讓人覺得不妥的事情.宮峻肆那樣的男人,向來是被人供著的.

"嗯."韓修宇輕輕點頭,"您母親來找我了,希望通過我見你一面,她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看看你好不好."

夏如水垂了眼瞼.若是別的人說這事,她一定拒絕,但偏偏是韓修宇.

"她終究是你母親,想見你無非是思念女兒了.你放心,我已經幫你確定過了,她沒有別的目的."

夏如水依然沒動.

過往,讓她無法釋懷.

"你的母親其實是很關心你的,告訴大家你跟宮氏大廈爆炸案沒有關系的人就是她.她明明知道一旦出現,極有可能被肆問責,也會遭到許多人的尋仇,但還是冒險來了.她只是想你能生活得輕松一些."

韓修宇的這一番話讓夏如水目瞪口呆,她完全沒想到最後救她于水火的人是自己的母親.

"所以,找個機會見見她吧."韓修宇輕輕握了握她的雙臂.

"可以走了吧."背後,宮峻肆走過來,打斷了他們的談話.他的目光釘在韓修宇的手上,很不爽.不等夏如水再說什麼,一步過來,拉著她就走了.

他霸道得就像一個劫匪.

韓修宇伸手,想要把夏如水拉回去,最終什麼也沒有做.他想要和宮峻肆公平競爭,但永遠做不到他那樣霸道橫蠻,面對喜歡的女孩子,他給得更多的是溫柔.

"肆,晚上一起喝杯酒吧."他最後道.

宮峻肆微停了一下,並不表態,他已報了地址,"老地方."

"你們是去說話的還是去拉拉扯扯的,都沒有一點防范意識嗎?"走出韓修宇的視線范圍,宮峻肆終于發作,不客氣地質問著夏如水.

夏如水委屈極了,"我們並沒有做什麼啊."

"沒有做什麼?"他冷哼,韓修宇就差沒把她抱到懷里去了.他最最不喜歡的就是別人染指他的女人,就算韓修宇都不行!

"不管有沒有做什麼,都給我離韓修宇遠點兒!"他命令.

上篇:第230章 還有時間想別的男人?     下篇:第232章 弄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