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32章 弄疼了  
   
第232章 弄疼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夏如水張了張嘴,想反駁幾句,最後還是決定閉嘴.宮峻肆決定的事情,誰能反駁,免得自己亂說話惹怒了他又被他罰.

兩人一同走進了洋洋的病房.

看到父母到來,洋洋開心不已,一張臉上全是笑意.宮峻肆走過去,低身抱住洋洋,洋洋咧著嘴環著他的頸,滿意得不行.夏如水跟在身後,看到宮峻肆騰出一只手來伸向她,她猶豫了一下還是伸出了自己的手.

一家三口,朝外頭走去.

"喲,好和諧的一家啊."

"一家都美,真羨慕呢."

一路上,他們收到了無數的贊美,洋洋開心得眼睛都眯上了,他看看宮峻肆,再看看夏如水,無比自豪.

韓修宇並沒有離開,遠遠看到這一幕,只覺得心里發酸.

晚間,宮峻肆到底出現在了與韓修宇約好的地方,韓修宇早已到達.他走過去,坐在對面,早有侍者過來,給他們倒上了酒.

"身體剛好,能喝酒嗎?"宮峻肆問.撇開了夏如水,他對韓修宇的關心超過任何人.韓修宇微微笑了笑,"喝點還是沒事的."

他一口飲下一杯酒.

"肆,我喜歡夏如水,而且,不打算放棄她."

宮峻肆原本是要飲酒的,聽到這話,動作頓下來,從杯里抬頭看韓修宇.韓修宇的表情平和,仿佛是在隨意說一件事,但他的目光堅定.

握在杯上的指,無形間緊了起來.

他沒有接話,把一份東西放在他面前,"這是我給你安排的房子,你和韓叔既然回來了,就定下來吧,有什麼缺少的,直接跟我說."

"謝謝."他客氣地道,推了回去,"其實不用了,我們有房子."

"我希望把最好的東西給你."

這別墅位于市中心,寸土寸金,里頭的配套設施都是一流的,足以見得宮峻肆的用心.他是真的想把最好的東西給韓修宇.

韓修宇卻開心不起來,"我對如水的心並不是用東西就可以換的."

"我從來沒打算拿她去換什麼,給你這些只是因為我們是兄弟,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既然我是你的救命恩人,那我向你討得她吧,看在我救了你一命又昏迷了五年的份上,把如水給我."

他的直白讓宮峻肆驚訝.

五年以前,他對夏如水的感情再深厚也不敢直接要人.

"如果你能把如水給我,那算是你對我這個救命恩人的最大報償."

韓修宇定定地看著宮峻肆,昏迷了五年並沒有昏掉他的志氣,反而比以前行事更有底氣了.

"你要什麼都可以,夏如水例外!"宮峻肆一口回絕,狠狠飲下一杯酒.

"你都沒有問過她,最想和誰呆在一起嗎?她是個人,不是物品,你該尊重她的意願.還有,如水是一個不喜歡被人支配的人,你太過強迫她,她會不開心的."他直言不諱,任由宮峻肆的臉色變得更難看.

他的唇角繃得實實的,如果換個人跟他說這事,他一定要滅了對方全家!

"還要問嗎?她願意生我的孩子,願意供養我的爺爺,還需要什麼來證明她對我的愛?"

韓修宇笑了起來,"願意生你的孩子代表的是對你以前的愛,願意供養你的爺爺只是因為她以為是她帶給了宮家災難,想要做點事補償,這些不能代表她還愛你,確切說,不代表她現在還愛你.夏如水有親口說過,她愛你這話嗎?"

他僵在了那里.

夏如水有說過嗎?一長段時間來,他們之間不是折磨就是分離,相處的時間短之又短.

但,他怎麼能在韓修宇面前認輸呢.

"想聽嗎?如果想聽,哪天我把她帶過來讓她說說,給你聽一下."他立了起來,已經沒有喝酒的心情,"身體不好,早點回去休息,我也還有事."

他轉身之際,韓修宇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肆,我不打算再把如水拱手讓給你,我和你,公平競爭!"

宮峻肆沒有給予任何回應,抬步離開.出了大廳,他一掌掃掉了大堂經理端過來的盤子,里頭的東西稀里嘩啦掉了一地.大堂經理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嚇得不敢吭聲.

宮峻肆揉了揉眉頭,到底沒有對大堂經理發火,而是轉身折向另一個方向.

"宮先生."新來的助理奉方長迎過來,看一眼大堂經理,示意他已經沒事.大堂經理這才敢去收拾東西.

"大小姐呢?最近都在忙些什麼?"宮峻肆邊走邊問.

宮氏毀了後,宮峻雅也仿佛一夜長大,並沒有全靠著宮峻肆,自己成立了一個什麼工作室.自從她獨\立之後,宮峻肆便很少管她了.

如今聽他問起來,奉方長略愣了一下方才回答,"每天都在工作室上班,最近好像單子比較多,所以特別忙."

"嗯."對于宮峻雅,他基本是滿意的.雖然潑辣傲驕,但到底是宮家人,家里出了事便懂事自立,沒有給宮家人丟臉.

"有沒有談男朋友?"

"這……"

奉方長算是給問住了,他哪里敢去打聽大小姐有沒有談男朋友.

"應該,沒有吧."奉方長思量著等到回去後就去打聽一下.

宮峻肆再次嗯一聲,"給她打個電話,說是韓修宇回來了."

"啊?哦."

奉方長驚訝片刻之後才去打的電話.難怪他驚訝,韓修宇活著的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他回來也相當低調,而且宮峻肆刻意封\鎖了消息,正常情況下,只要韓修宇不去找宮峻雅,宮峻雅是不會知道的.

奉方長之前也跟著宮峻肆,只是在蔣功的下邊沒有這麼顯眼,但對于這些事還是知道很多的.不管韓修宇是不是清醒,宮峻肆都不想自己的妹妹再跟他接觸,今晚卻突然要打電話說這個,怎麼可能讓他不驚訝?

雅天堂里.

宮峻雅握著手機,整個人呈呆愣狀態,"你說什麼?"

另一頭的聲音耐心重複,"宮先生讓我告訴您,韓先生回來了."

"韓先生,哪個韓先生?"

"韓修宇先生."

叭!

宮峻雅的手機掉落在了地板上.

宮峻肆回到屋里,已經十一點多鍾,洋洋早已睡下,而夏如水也躺下了,沒心沒肺地睡著在他的臥室里.看著她睡得這般安甯,他心里想的卻是韓修宇的挑釁,胸口悶得無法呼吸.

這個女人,為什麼一回來就勾引韓修宇?他煩得要死,偏偏夏如水的安甯這般刺目,他脫了衣服,扯\開被子伏身壓住了她.

夏如水原本睡得好好的,卻突兀地被人壓住,她睜眼,剛好聞到淡淡的酒味.酒味夾著冷意的唇壓過來,霸占了她的唇.她不舒服地輕輕掙紮,他掐著她的腰另一只手壓住了她的頭,她動不了.

他狂亂地wen著她,不客氣到了極點,到最後,甚至狠狠咬她一口.

夏如水疼得眼淚都流出來了,"怎麼了?"等到他放開自己,她才有機會問.

宮峻肆直接扯\開了她的睡衣,長指在她身上作亂,也不吭聲.夏如水被他弄得氣息不穩,卻又分明感受到了他的怒火.

"不開心了,誰惹你了?"

"你!"

"我,我做什麼了?"

她想來想去,也沒想清楚自己做了什麼.

"你愛不愛我?"

夏如水直覺得宮峻肆是發燒了.從以前到現在,他從來沒有問過這樣的問題.而且,這樣的問題也與他的身份不符.他是高高在上的人類,怎麼會問這麼平凡的問題?

"你沒事吧."她去摸他的額.

宮峻肆不爽了,打掉她的手,"說,愛,還是不愛."

都躺在一張床上了,還問她愛與不愛,她哪里說得出口.

"愛與不愛,你自己不知道嗎?"

他哪里知道,心都快被韓修宇的話逼瘋了.

"說!"他像一頭獸,沖進她的身體里,霸道地命令.夏如水毫無准備,疼得低叫起來,哪里顧得上回答.

宮峻肆越發煩亂,狂猛地動了起來.

夏如水受不住,唔唔地低叫著,推他.他咬牙,就是不肯放過她.漫長的折磨,無窮無盡,他一點都不溫柔.夏如水被磨得幾乎背過氣去,最後不得不吐出一句:"愛!"

他終于滿意,停了下來,"真的?"

"不是真的,又怎麼會讓你這個樣子?讓你……"她說不出話來,因為臉皮薄.允修的力氣不比他小,但因為不愛,她次次都豁出命去保護自己.

這回答讓宮峻肆竊喜不已,像個得到了糖的孩子,立時咧開了嘴,狂亂地wen起了她.喜也是這般,怒也是這般,夏如水算是徹底無語了.

她只能低低地輕語,"剛剛,弄疼我了."

"放心,不會了,我會讓你舒服的."

心里滿意了,他自然願意順著她,開始放緩了動作,長指一路煽風點火.不只夏如水,連他自己都感覺,這一次是真正的暢快.兩人,如膠似漆,無法分開,連被子何時滑落都不曾意識到.

呯!

門,被人突兀地撞開.

上篇:第231章 離他遠點兒     下篇:第233章 只想守著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