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36章 照樣踢得遠遠的  
   
第236章 照樣踢得遠遠的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吃東西吧."哪怕只是被別人誤認為情侶,他也想享受這短暫的溫柔.夏如水心里卻不安著,想發個信息告訴宮峻肆自己和韓修宇吃飯的事,一摸口袋才想起,手機已經被宮峻肆給丟到水里去了.

只能做罷.

一頓飯,吃得提心吊膽的.

韓修宇卻全然沒有顧慮,盡情地對她好,惹得整個餐廳的女孩子都眼紅起她來.她有口難言,難不成主動去找別人搭話,說他們沒有關系?這只會給人一種此地無銀八百兩的感覺.

宮峻雅難得和朋友一起出來吃飯,一行人邊聊邊往里走,心情極為不錯.旁邊,幾個閑著無事的服務生在小聲聊天,說的是今天餐廳里來了一對俊男美女,又養眼又養心.

"你沒看到哇,那個男的對那個女的好得,天啦,都快讓人嫉妒死了.尤其男人的目光,柔軟得能化成水,我看著,怕是想把女的裹進去呢."

"真有那麼誇張嗎?"

"哪里誇張了,不信你自己去看看."

"我就去看看."一名服務生端著盤子走了過去.宮峻雅只是好奇,跟著服務生的影子隨了過去,一眼便看到了韓修宇.

他正微笑著,跟對面的人說什麼,那眼神,那微笑……透盡了寵溺.

夏如水!

又是夏如水!

她氣得幾乎要蹦起來,胡亂地打發了朋友,朝著這邊走來.兩人並未發覺,依然低頭用餐.她撿起服務生手里的杯子,一杯水直直潑向了夏如水.

夏如水完全不防,被潑了一頭一臉,驚詫抬頭,看到了宮峻雅.

"峻雅你……"這突變讓韓修宇變了臉色,叫著宮峻雅的名字.宮峻雅的鼻頭已經酸了起來,"夏如水,你要不要臉到什麼時候!"上次哥哥不是很生氣嗎?為什麼沒有懲罰夏如水?此時的她臉色極好,明媚得就像早春的陽光,哪里像受過半點折磨的樣子.

氣死了!

宮峻雅氣得幾乎發瘋,抬手又要打人.

韓修宇伸手將她扯住,甩了出去,"宮峻雅,你若再這麼發瘋,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宮峻雅傻在那里.

以前的韓修宇就算再生氣也不會對她說狠話的啊.她的眼眸顫抖,去看韓修宇,韓修宇哪里有時間管她,急忙拾起毛巾為夏如水擦臉.

"有沒有燙到."他的語氣溫柔得很,完全不似對自己.宮峻雅覺得自己簡直就要瘋了.她不談感情,不管他的生死,尼姑般過了五年,好不容易等回了他,他卻只對夏如水溫柔……

"啊!"她瘋了般拾起桌上的碗碟狠狠朝夏如水砸去.韓修宇側身過來擋,所有的碎片汙漬都打在他背上,衣服髒亂不堪.

他轉身回來,再次將宮峻雅扯住.宮峻雅紅著眼掙紮,他扯著她快步走出去,在外頭將她推在了廊柱上,"宮峻雅,我警告你,若有下次,再讓我看到你這麼對如水,絕對絕對不放過!"

那語氣,那眼神,分明是針對仇人的.

宮峻雅受不住地哭出了聲,"韓修宇,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誰敢對如水不客氣,我就會對她不客氣!"甩下狠話,韓修宇轉身回了餐廳.宮峻雅捂了臉滑下去,無視于來去的人的指指點點和眼光,歇斯底里地哭了起來.

"沒事吧."看到韓修宇回來,夏如水不安地問.沒想到只是吃一頓飯就碰到這麼些麻煩事,她已經開始頭痛,宮峻雅若是再告狀,宮峻肆會怎麼罰自己.

那個男人,霸道橫蠻又唯我獨尊,想想都讓人為難.

"放心,今天的事我會親自向肆解釋的."涉及到了宮峻肆的妹妹,他不得不出面.夏如水心事重重地點點頭,一頓午餐就此泡湯.韓修宇不讓她以那般狼狽的姿態離去,特意讓服務生找了吹風機,讓她把頭發吹干了再走.

她要自己吹,他早就奪過吹風機,拂起她的發,"今天你因為我才這樣的,讓我為你做點事,這樣我才不會尷尬."

她要堅持,他已打開吹風機吹了起來.

她的發絲一縷縷的,柔軟如緞,拘在掌心,十分漂亮.韓修宇抿著唇,任由眸光暗淡,這是他喜歡的女人的發.

他像捧著珍寶一般小心翼翼,連風都不敢調大,細致到每一根頭發都吹干才關掉.服務生們看在眼里,又掉落了一地的玻璃心.

兩人走出來時,宮峻雅已經不知所蹤.夏如水謝絕了他的相送,心事重重.

韓修宇回了住處,揉著眉低頭看了一陣子手機,最終還是打電話給了宮峻肆,約他晚上見面.宮峻肆自然是給他面子的,同意了.

他扯了扯領帶,進了房.

屋里,不止有他,還有人.他走進臥室才看到,正是不久前才消失的宮峻雅.她的眼睛微微泛紅,衣著卻極其清涼,只裹了一條他的浴巾.

"你怎麼會進來?"他驚訝地問.

宮峻雅悠悠抬眼,也不回答,直接扯掉了身上的浴巾.里頭,什麼也沒有.

她保養得極好,加上年紀本就不大,一身窈窕,能讓人噴鼻血.韓修宇卻半點感覺都沒有,甚至憤怒,"這是要做什麼?"

宮峻雅走過去,抱住他,"修宇哥,我不能沒有你."就算耍潑耍賴,她都沒辦法與他為敵.她被不久前的情景激瘋了,原本還想去宮峻肆那兒告夏如水一狀的,最後卻選擇了來這里.

多少人想追求她,她知道自己也是有資本,也是吸引人的.她不相信,一個成熟的男人會對她的身體不感興趣.所以,大膽地做了這個決定.

韓修宇卻全然沒有正常男人該有的反應,而是輕輕推開她,"峻雅,別作賤自己."他低身,拾起浴巾往她身上圍,連眼波都沒有變化過,仿佛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個男人.就算男人光著\身子站在他面前,他也該有表情才對啊.

宮峻雅挫敗不已,拍掉浴巾再次抱住他,"修宇哥,不管哪里不好,我都改行嗎?"她已經低聲下氣了.宮峻肆的妹妹,何曾對人這樣低過頭?

韓修宇依然固執地將浴巾圍了過來,"你哪里都好,但峻雅,你要清楚,我永遠只把你當妹妹看待."

這話,算是徹底判了宮峻雅的死刑.她笑了起來,笑得眼淚橫飛,"夏如水有什麼好,你們一個兩個非她不可!她跟我一樣,她身上有的我也有,而我比她乾淨,沒有跟男人做過,沒有生過孩子,說起來我比她強才是,你們的眼睛都瞎了嗎?"

韓修宇沒有回應她的話,低頭打電話給前台,"拿一套女人的衣服上來."他大概報了個碼數.

"你要趕我走嗎?"宮峻雅沒想到自己作賤到了這個地步,還是要被韓修宇原封不動的退回,幾乎要瘋掉.

韓修宇拾起外套,"換好衣服就離開吧."而後,他走了出去.看著他離開的絕決背影,宮峻雅受不住般狠狠扯起能扯動的東西砸向門頁……

夜色迷離,襯出一屋的紙醉金迷.高檔場所,向來如此.韓修宇坐在最隱蔽的角落,默默地喝著酒,無視于身邊刻意來去的那些香\豔身體和媚眼,滿腦子想的卻是夏如水那張無論什麼時候都清純如白荷般的臉蛋.

宮峻雅問他為什麼喜歡她,他自己也說不清楚,就那麼一點點地陷進去了,愛上了才發現,而且這份愛長久到連他自己都驚訝.所以,即使她已經為他人生過孩子,他都不想放手.

不遠處,宮峻肆大步走來.他這才立起,帶著寡淡的笑迎接.

"來晚了."宮峻肆淡淡地道.他的頸部下方微微露出一道痕,只要有經驗的人都知道,必定是女人留下的.韓修宇的眼睛給狠狠刺了一下,已然知道,那必定是夏如水留的.她在床上,會如此激烈嗎?

宮峻肆若無其事地坐了下來,"找我過來有什麼事嗎?"

韓修宇本要解釋白天的事,此時卻一點心情也沒有,滿腦子都是夏如水在宮峻肆身下妖嬈如狐的樣子.他的胸口悶悶的,"只是想約你一起喝酒,哦,對了,找個人把峻雅帶回去吧,她可能還在我房里."

"峻雅?"提到這個名字,宮峻肆微微皺了眉.人是他叫回來的,目的就是要纏著韓修宇,但顯然,韓修宇根本不屑于碰她.

"峻雅一直喜歡你,就算這些年我告訴她你不在了,她仍然執著地打著單身,不接受任何人的追求.對你的感情深到如此,不該接受嗎?"這些話,都是真心的.宮峻雅心里想什麼,他這個做哥哥的怎麼不知情.雖然把她招回來告訴她韓修宇還活著的時候,他多少有些猶豫,但他希望自己的妹妹能有個結果.所以,把宮峻雅招回來,並非全為了私心.

"蔡雪不是也喜歡你嗎?你還不是把她踢得遠遠的?"韓修宇苦笑著反問.若在以往,他必定不敢這樣問,但現在不同了,他和宮峻肆已經平起平坐.

宮峻肆不再言語.

韓修宇已經表明了決心,他說再多也無用.只是,韓修宇看不起宮峻雅是因為心里有夏如水這件事,讓他發悶,不痛快.

上篇:第235章 原來你比我更想     下篇:第237章 再敢動,做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