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39章 是誰下的毒  
   
第239章 是誰下的毒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宮家人?"夏如水努力想著宮家哪個人會告自己.宮峻肆應該不會的,宮峻雅嗎?

"有位姓韓的先生要見夏小姐."門外,有人道.夏如水怔了一下,先來看自己的不該是宮峻肆嗎?怎麼會是姓韓的?

工作人員收到了宮峻肆的命令,當然不會對夏如水怎麼樣,也不阻止她見人.韓修宇很快被讓了進來.他的消息並不封閉,早在夏如水被帶走的時候就得到了消息.

看到夏如水,他的眸子里滿是擔憂,"怎麼樣?他們有沒有對你怎麼樣?"

"沒有."夏如水搖頭.

"這就好."韓修宇點頭.

"你放心吧,我不會在這里呆太久的,峻肆一定會想辦法救我出去的."她只是純粹安慰韓修宇,卻不想戳到了他的痛點.他最不想見到的就是宮峻肆把她帶出去.

他有意苦笑一聲,"你就這麼相信他?可我進來的時候,看到他的車子在外頭停了一會兒就走了."

"停了一會兒就走了?"夏如水怔住了.以他的能力,進入警局再給她洗清冤屈不是舉手之勞嗎?怎麼就走了呢?

"所以,據我分析,他是不會來救你的.如水,你要知道,宮氏大廈爆炸要了許多人的命,他要是出來保你,別的人會亂想的.就算把你保出去,你也無顏見人."

"可那件事,不是已經確定不是我做的嗎?"

"我們確定,但外人不知道,而且根本沒有證據."

"證據……"

證據都在梁慧心那里,可她根本聯系不上.

韓修宇的手指輕輕握住了她的,"放心,我不會放棄你的,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會幫你."在這種時候,能得到這樣的安慰,夏如水凌亂的心總算安定了一些.她沒想到,自己在危難時刻願意站在她身邊的,竟然是韓修宇.

"我會把事情處理好的,你不會被關太久."他保證道.

夏如水雖然沒有他那麼樂觀,但還是點了點頭.

走出警察局,韓修宇打了宮峻雅的電話,"我們見個面吧."

兩人在某餐廳的包廂里見了面,宮峻雅的臉上掛著薄涼的微笑,"真沒想到,有一天你會主動約我見面."

韓修宇抿了抿唇,"你想做什麼針對我就好,不要惹上不相干的人."

"不想干的人,你是在說夏如水嗎?她怎麼就是不相干的人了?如果不是她,你早就喜歡上我了."

"峻雅!"他想說,就算沒有夏如水自己也無法喜歡上她,最後沒有說出來,怕刺激到她,讓她做出過激的事來.

"開個條件,怎樣才願意放過如水."他索性道.

宮峻雅的眼里突兀地湧滿了淚水,"因為要救她,甚至不惜來求我,修宇哥,你怎麼可以對我這麼殘忍."

韓修宇不語,要她的答案.

她咬唇,好一會兒才點頭,"好,只要你跟我結婚,我就放了她!"

韓修宇震驚地看著她,"你要知道,無愛的婚姻是不會幸福的."

"我不管!"她只想得到這個男人!

"今晚,你就留在這里陪我!"

她的目光灼灼地對上了韓修宇,不願意退讓半步,韓修宇凝神了許久,才下定決心般點頭,"好!"

夜色闌珊,宮峻肆支撐著額頭還在思考問題,四周靜極了.片刻,他拾起了手機,"那件事,查得怎麼樣?"

聽到那頭的回答,他擰了眉,"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要盡快查出來,我要知道,當年那件事的真正凶手是誰!"

"是!"

那頭應道,宮峻肆掛斷了電話.

夏如水的事情解\開後,他雖然有叫人調查真正的凶手卻並不催促,事情過去了五年,查出來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但眼下夏如水被關起來,所有受害者的親屬都認為她就是凶手,他不得不讓人加快進度.

在屋子里呆了片刻,他立了起來,又走了幾圈,想到什麼般撥了另一個號碼,"當年給出夏如水就是爆炸主凶的結論是誰給出的?"

當年允修突然來這麼一手,而夏如水和梁慧心同時消失,宮峻肆查了許久才知道她隨著允修一起離開了.爆炸案的主凶查出來沒有多久,允修和夏如水結婚的消息就傳出來,他沒有多想,便認可了他們的調查結果.

如今才想到有些不對勁.

"是……鄭敏鄭小姐給出的."那頭,蔣功輕聲道.事後幾個月宮峻肆才開始查這件事,蔣功正好那個時候跟隨他的.而因為他對之前的事情知之甚少,所以很多方面都仰仗于鄭敏.

"鄭敏?"宮峻肆重複這個名字,想到的是她精神失常的樣子.

"有什麼問題嗎?"蔣功問,還想回來幫宮峻肆效力.宮峻肆已經掛斷了電話.

"你怎麼突然來了?"辜子榆看到宮峻肆,一臉的驚訝.

宮峻肆表情淡淡的,"我是來找鄭敏的."

"敏敏?找她有什麼事?"辜子榆一時間變得敏感起來.

"宮峻……總?"鄭敏從樓梯上走下來,看到宮峻肆,眼睛都亮起來,恨不能直接撲到他身邊來.辜子榆快速迎過去,將她拉住,"這麼早就起床做什麼?等下頭又該暈了,楊媽,送鄭小姐上樓."

"是."叫楊媽\的傭人走過來,要扶她回去.鄭敏推開了她,"你干什麼,宮總好不容易才過來一趟,他找我有事啊."

她仰起一張臉來看宮峻肆,"宮總,有什麼事嗎?"

"我想知道,當年斷定夏如水炸掉宮氏大廈的根據從哪里來的."宮峻肆直白開口.

鄭敏臉上的歡喜變成了落寞,"你是……為她才來的?"

"是的."

他的含首將鄭敏的那點歡喜打得支離破碎,上一步就要來牽宮峻肆的臂.辜子榆從中截斷,"她的精神狀態很不好,這些日子一直在吃藥,估計回答不了你的問題.等到她的身體好些再說吧."

他急速把鄭敏攬上了樓.

才到樓上,鄭敏就像瘋了般扯起了屋里所有能搬得動的東西砸了起來,"為什麼,為什麼他心里只有夏如水,為什麼夏如水那麼肮髒他都不在乎,為什麼!"

辜子榆撲上去將她抱住,"夠了敏敏!以後不許再去見宮峻肆,聽到沒有!"

"不,他是我的,他是我的."她低叫著,嗚咽起來,"他明明是我的,我用了那麼多心思,花了那麼多的精力,他是我的……"

"不可能的,忘掉他吧.你要知道,如果讓他發現你從以前就喜歡他,還……他是不會放過你的."

"可我真的喜歡他啊."鄭敏淚流滿面.

"我說了,你不許再說這句話!還有,從現在開始,不能離開這里一步!"辜子榆狠心地發布了命令,而後叫人把鄭敏守緊.鄭敏倒在床上,狠狠地揪緊了床單.宮峻肆來找她就是為了保夏如水的,他竟然這麼急切地想要救那個女人,隔了五年,他竟然還那麼愛那個女人!

"我要讓她毀得更徹底!"她狠狠咬牙.

宮峻肆回到車上,奉方長已經啟動了車子,他低頭撥號碼,"把調查的重心,轉到鄭敏身上!"

在看守所過了一夜,雖然並沒有人怎麼著她,但夏如水還是沒睡好.擔心洋洋,又難免想起韓修宇說過的話,心情很差.

她知道,宮峻肆不宜過多地插手自己的事,所以他不出現,她能理解.但理解歸理解.她揉了揉發痛的眉宇,站了起來.

今天,不知道又要面對什麼.

"該吃飯了."外頭,走進一個穿制服的女人來,道.她在桌上擺了幾樣菜,還算精致."謝謝."夏如水真心道謝,雖然沒有味口還是走了過去.女人不痛不癢地道了聲謝謝,眼底閃過的是銳利的仇恨光芒,"趕緊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她並沒有急著走,似乎要看著夏如水吃光才行.夏如水被她看得十分不舒服,低頭吃了兩口.女人這才離開.

僅僅兩口,她再也吃不下了,雖然昨天也沒吃什麼東西,但胃里撐得厲害.她想走幾圈解下心中的郁悶,不想抬身時,腹部卻一陣絞痛.

"啊!"她撲倒在地!

她的叫聲驚動了外面的人,迅速沖了進來,將她帶進了醫院.

"到底怎麼回事?"宮峻肆聽到消息,第一時間趕到了醫院.因為是偷偷送到醫院的,所以這件事只有宮峻肆一人知道.

"食物中毒."醫生摘下口罩道,"所幸她吃下的不多,否則就救不過來了."

"是誰下的毒!"宮峻肆冷了眉眼,殺氣畢現.

奉方長很快扯了個人過來,正是給夏如水送飯的那個女人,"宮先生,她承認了,是她下的毒."

那女人用憤恨的目光瞪向室內,目光尖銳得能殺人.

"為什麼這麼做!"宮峻肆上前一步,掐住了她的喉嚨.

她的臉部迅速扭曲起來,"為什麼?我姐我父親都死在了那場爆炸里,我做夢都想她死!"

宮峻肆將她狠狠甩了出去,她便像破布一般落在了地上.

上篇:第238章 他不是全能     下篇:第240章 誰會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