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40章 誰會相信  
   
第240章 誰會相信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掙紮著爬起來,"那麼個惡毒的女人,宮先生護著她想做什麼?就算她沒死在我手上,也會死在別人手上的.那些死去的人的親人遍布各行各業,要她死輕而易舉!"

"炸掉宮氏大廈的不是她."宮峻肆冷靜了些,"我會找到真凶的.奉方長,帶她去看醫生!"

女人極為意外地看著宮峻肆,她沒想到宮峻肆不僅沒有殺她還要帶她去看醫生.

宮峻肆無心跟她再計較什麼,轉身進了夏如水的病房.因為腹痛了好長時間,此時雖然止住了痛,但她整個人都蒼白不已,一張小臉纖薄無色的,看得宮峻肆胸口一陣發痛.

夏如水睡著了,蒼白的臉上還殘留著點點汗液,手上打著點滴,無盡脆弱.宮峻肆走過去,坐下,大掌握住了她的小手.她的手,十分冰涼.

他握緊了些,為先前的事情感到後怕,如果不是及時送到醫院來……

在他掌心的溫度傳到夏如水的手上時,她便醒了過來,睜眼,看到的是宮峻肆.她想起了韓修宇說的話,想起了警察的話.

是宮家的人告發的她,而宮峻肆只在派出所外停留了片刻就離開了.手一抽,離開了溫暖的源泉.她的小動作驚動了宮峻肆,他微微一驚,低頭看過來,"醒了?"

夏如水把臉扭開,"嗯"了一聲,"你怎麼來了?"她的聲音里透盡了淡漠.

"我來看看你."她變成這樣,宮峻肆心疼不已.但他不是一個善于把內心展露在人前的人,所以表現得比較沉穩.

"我很好."

夏如水咬了咬唇瓣,把身子往被窩里沉了沉,分明不想見他的樣子.

"你不是很忙嗎?去忙你的吧."

她的疏遠宮峻肆清晰地感受到了,胸口漫出另一種不暢,"如水……"他再伸手來,要握她的手,她把手縮在了被子里.宮峻肆不來救她,她無從責怪,本來兩人就算不上有什麼關系.只是,內心里始終覺得失望,莫名其妙的失望.

她閉了眼,"我想再休息一會兒."

宮峻肆沒有再說話,靜靜地坐在位置上不再打擾她.她安靜地沉在被窩里,小臉比白色的被單還要白幾份,烏黑的青絲撒在枕上,唇瓣干涸起皮,脆弱至極,這脆弱里還透著委屈.

她這個樣子只會讓他自責不已,他宮峻肆怎麼會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

夏如水原本只是想躲避宮峻肆才睡覺的,沒想到後來真的睡了過去,而且直到黃昏才醒來.室內,已經沒有了宮峻肆的影子,她忍不住猜想他會去哪里,卻硬是不願意給他打電話.

門,被人打開.

"媽咪."奶聲奶氣的聲音響起,是洋洋!

夏如水定睛一看,果然看到洋洋邁著小短腿走來,眼里滿滿的是對她的關切.

"洋洋."看到兒子,她的心情好了許多,伸臂將孩子抱在懷里,"你怎麼來了?"

"是爸比帶我來的."洋洋道,他背後並沒有那個人.夏如水收回目光,沒有問及宮峻肆的去向.

"媽媽病了嗎?"洋洋問,小手在她的臉上抹著,表情里有著明顯的心疼.在允修那兒,壓抑的生活早就養成了他敏感而又細膩的性格.

夏如水怕嚇著他,搖搖頭,"媽咪只是有一點小小的不舒服,睡了一陣子就全好了."

"哦."洋洋緊張的表情松下來,小手環住了她的脖子,"媽咪總是不回家,洋洋到處找都找不到,媽咪這幾天都去哪兒了?是不是不要洋洋和爸比了?"

"怎麼會?"

她哪里敢告訴洋洋自己被抓進了派出所,只胡亂地找著理由.因為有洋洋的陪伴,心情舒暢了許多,許久沒有笑意的臉上也染上了溫柔的色彩.

外頭,宮峻肆並沒有離去,而是和警察局的局長在一起.

"張局長,夏如水目前身體不適,醫生說了,需要在醫院里休養至少半個月,您那里,沒問題吧."

"當然沒有."大腹便便的張局長連忙搖頭,宮峻肆是本市的土財主,納稅大戶,連市長都給他幾分面子,自己區區一個局長又怎麼能說什麼.所以,即使他知道夏如水不過是中了小毒,休息個一兩天就沒事,還是表示沒有問題.

宮峻肆滿意地點頭,"那就麻煩張局長了,對外,您還要多擔待著點兒."

"宮先生放心吧."

"好,那麼,張局長去忙您自己的事吧."

張局長聽出了這話中的驅逐之意,也不敢有什麼表現,點頭恭敬離去.雖然他是一個堂堂的大局長,但宮峻肆身上與生俱來的氣勢讓他無法忽視,即使對方把他當下屬一樣指揮,他也沒有半點意見.

張局長離開後,宮峻肆在屋子里走了幾步,揉著眉頭.夏如水暫時可以住在醫院里,但長久之計,還是要先把當年的事情揭開,還她一個公道才是.

他迅速撥下了一個號碼.

"怎麼辦,修宇哥,外頭鬧得沸沸揚揚,他們根本不相信夏如水是無辜的."宮峻雅一臉蒼白地跑進屋子里,低聲道.

原本守在屋子里的韓修宇猛然立起,一甩手掃掉了桌上一個價值連城的古董.古董碎裂,嚇得宮峻雅跳了起來.她向來天不怕地不怕,連自己的哥哥都敢挑釁,卻在看到此時韓修宇這副樣子時失了方寸,"修宇哥……"

韓修宇大步走來,大掌一伸掐上\了她的脖子,"有本事策劃這件事,為什麼沒有本事平息!如果如水受了一點點傷害,你也得死!"他無情地將宮峻雅推倒在地.

宮峻雅蒼白了一張臉,她怎麼也想不到,昨晚那個陪她度過良宵的男人會變臉如此之快,而且還是因為夏如水.她以為,經過昨晚,他們之間的關系已經更進一步,就算自己沒有阻止住事態的發展,他也會對自己網開一面的.

沒想到……

韓修宇連看都不看她一眼,大步走出去!

他去了警察局才知道夏如水中毒住院的消息,那一刻,憤怒讓他失去了理智,他一折身去了下毒的那個女人的房里,將她揪起,狠狠地甩在牆上.

"你這是做什麼!"

守在那里的警察局工作人員嚇了一跳,卻被他的氣勢所驚,沒有走近也沒有采取行動.韓修宇戾氣十足地瞪著滑在牆角破布一般的女人,"敢對夏如水動手,你活得不耐煩了!"

那女人一陣顫抖,臉上全是死人之色,她不過動了一個女人,卻受到了兩個男人的懲罰……

"是她……害死了我家人,我不過是報仇……"她嘴硬道.

韓修宇再次逼近,她節節敗退,不得不向旁側的看守人員投去求救的目光.

"韓先生……"那些人是認識韓修宇的,他是宮峻肆的救命恩人,全城都知道.宮峻肆不止一次表示,見到韓修宇就等于見到他本人.

韓修宇無視于那些提醒,緩緩低身,再次將女人的脖子掐住,抬高.女人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的男人,身體抖得更厲害.

"如水沒有傷害過任何人,五年前的那場爆炸案與她無關."他慢慢地吐著這些字眼,似乎只是單純地想要讓眼前的女人知道真相.女人害怕他真的把自己掐死,只能點頭.

他這才將她放下,"她也是受害者,所以,再敢對她動手,不得好死!"

他把那個死字咬得極緊,女人感覺自己的一塊肉被他無聲咬去,面前的韓修宇就是一頭吃人的猛獸!

不都說韓修宇是宮峻肆身邊另類的存在嗎?不都說他溫和通人情嗎?為什麼跟外面談論的不一樣?

韓修宇說完這話,起身往外就走,轉眼間消失.女人這才記得呼吸,她用力握著自己的領口,有一種劫後余生的感覺.

洋洋陪了夏如水一陣子,最後在她的身邊睡了過去.看著那張漂亮的小臉,夏如水空蕩蕩的心總算被一點點填滿.在允修身邊那些無望的日子里,她靠的就是洋洋的陪伴才一路熬了過來.

手指頭,憐愛地在他毛茸茸的發絲上輕掃著,又小心滑過他的臉,像在撫,摸一件珍品.對于她來說,洋洋就是這世界上最最珍貴的寶貝.

看著洋洋,又免不得想起梁慧心,她去哪兒了?

"如水."門口,傳來輕輕的呼聲,有如一聲歎息.她抬臉,看到了韓修宇.

"你怎麼來了?"她極為意外地問,眉底飛起點點色彩,韓修宇這段時間對她的所作所為,她都看在眼里,他是真心對她好的.

"我來看看你."韓修宇道,眼睛迅速在她身上搜尋著,直到確定她沒事才稍稍轉移,"還有哪里不舒服嗎?對不起,我也才剛剛知道你的事."

"沒事了,我很好."她努力撐起自己坐起來,"只是輕微中毒,不嚴重的."

"這次只是輕微的,下次呢?"他免不得為她擔心.沒有證據證明她是無辜的,外頭會有多少人想要傷害她?光想著,他就會無比擔憂.

夏如水也跟著垂了頭.

眼前的境況,她真是無能為力.就算梁慧心手上有證據,以她和允修的關系以及與自己的關系,又有誰會相信?

上篇:第239章 是誰下的毒     下篇:第241章 該千刀萬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