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46章 加緊查  
   
第246章 加緊查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他揉了一把眉頭,撥了個號碼,"不管你有沒有時間,馬上趕過來,我兒子情況很危急."

奉方長從遠處跑來.

他掛掉電話,"怎樣?"

奉方長搖頭,"還是……沒有消息?"

呯!

手機直接拍碎在牆上,碎片四濺!

"難不成一個大活人能消失?"

奉方長連大氣都不敢出,只期望自己能減少點存在感.

宮峻肆的骨節握得咯咯作響,眼里散發出來的是要殺人的氣勢.那個女人就那麼消失的,消失得可真徹底啊.她就不知道洋洋現在需要她,不知道她的孩子病危嗎?

連個電話都不曾打來……

他的心,從來沒有這麼涼過.

"另外,韓先生也消失了,可能……和夏小姐在一起."雖然這件事說出來他可能活不了,但自己是他的助理不能隱瞞任何事情,奉方長還是壯著膽子輕聲道.宮峻肆冰冰地哼了一聲,韓修宇對夏如水的喜歡早就不曾隱瞞,此時怎麼可能不用盡辦法把她藏起來?想盡辦法和她在一起?

只是那個女人,去得倒干脆,對于她來說,陪在身邊的男人無論是誰都可以嗎?

"再去找,不管費多少人力物力,都要把人找到!"他命令.

奉方長這才緩緩松一口氣,感覺自己活了過來,"是."

"還有."在他轉身時,宮峻肆的命令再次傳了過來,"馬上去美國,找到沃倫醫生,哪怕綁也要把他綁過來.明天早上,我要見到他!"

他已經給沃倫醫生打過電話,那混蛋說沒時間.

"是."奉方長應完抹著汗離開.

宮峻肆這才慢慢沉下.身體,感覺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干了.他經曆過那麼多的事情,哪一件都不比現在輕松,但從來沒有讓他像此時這樣來得疲憊.兒子和爺爺都在病房里生死未卜,最親的妹妹傷害了他們,最愛的女人現在跟另一個男人在一起……

"宮先生."奉方長去而複返.

他立起來,迅速恢複了平日的冷靜沉著,仿佛剛剛那個人跟他毫無關系,"還有什麼事?"

奉方長的眼眸閃爍,"跟著鄭敏的人傳來了消息,說是前段時間她抓了一個女人,從種種跡象表明,可能就是……夏小姐的母親."

宮峻肆的掌心一緊,"梁慧心?"

奉方長點頭,"雖然不能完全確定,但梁慧心確實失蹤了一段時間,夏小姐也曾到處找過她還曾拜托韓先生幫忙找人."

這件事,宮峻肆是不知道的.

"讓韓修宇找人?"他重複這句話,臉色再次變得難看.夏如水,從什麼時候起這麼信任韓修宇,甚至超過了自己?

"夏小姐之所以選擇韓先生,多半因為宮先生和梁慧心之間的矛盾."

"什麼時候操起夏如水的心來了?她給了你什麼好處?"不客氣的一聲質問把奉方長堵得差點嗆死.他只是不想他們之間的關系變壞……一片好心而已.顯然,宮峻肆並不想接受他的好心,他只能低了頭,一聲不吭.

"還不快去辦事!"宮峻肆不耐煩地提醒,他才想到自己要去綁沃倫醫生,迅速離開.

在奉方長離開的那一刻,他的表情陰冷至極!

"肆?"

辜子榆走下樓來,迎面就看到了闖進來的宮峻肆,明顯愣了一下.

"你怎麼來了?"

宮峻肆垂眸,看到了他面前的箱子,"怎麼?要出國嗎?"

辜子榆的眼神閃爍了一下,"是的,敏敏想到國外去散散心."

"鄭敏呢?"他問.

"你找她……有事嗎?"

宮峻肆沒有回應,直接上了樓.辜子榆追了上來,"敏敏在休息,有什麼事你跟我說就好."

他剛要拉宮峻肆,鄭敏卻出現在了走廊里.她穿著一件外衫,垂了一腦的青絲,在看到宮峻肆的那一刻,仿佛整個靈魂都吸了過去.

"肆."她激動地低呼,忘了和他之間應該保持的距離.

辜子榆快一步將鄭敏拉開,壓向自己的後背,"敏敏最近身體不好,不宜見客."

宮峻肆卻一伸手將鄭敏從辜子榆身後扯了出來,而後直接壓在了牆面上.

"宮峻肆,你做什麼!"辜子榆大吼了起來,要過來幫忙.

鄭敏卻順手握住了宮峻肆的臂,似乎完全無法感受到他的怒火,"怎麼了?"

"綁架梁慧心,你想做什麼?"他問,唇角勾著恨勁兒.

鄭敏的手一下子掉落下去,整個臉上呈現出來的是慌張,"你……怎麼知道?"

辜子榆沒想到她會這麼輕易地承認自己做過的事,急得直跺腳,來拉宮峻肆,"你到底想干什麼,敏敏現在神智不清,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宮峻肆一用狠勁把辜子榆給推了出去,長指掐上了鄭敏的頸部,"說!"

鄭敏的呼吸漸漸不支,眼淚卻滾了出來,"做什麼?我討厭夏如水,想要她滾得遠遠的!"

"不要說!"辜子榆痛苦地低呼,卻已經無法阻止鄭敏.她吃力地再次攀上宮峻肆的臂,"你只知道夏如水喜歡你,可曾知道,我比任何人都喜歡你?夏如水算什麼?一個寡婦而已,肆,她能給你的,我都能給啊."

原本只是試探,沒想到這一問鄭敏就說了一切,宮峻肆的臉繃得能殺人,落在鄭敏頸上的力度又重了起來.

鄭敏明明呼吸不支,卻還含情脈脈地看著眼前人,愛了這麼多年,她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與他相處啊,就算是他要掐死自己又有什麼關系?她已經瘋了,被對宮峻肆的愛折磨瘋了,被五年前自己所在的事情逼瘋了.

"肆,你不知道……我有多愛你,比任何人都愛你啊."

宮峻肆的身體僵得愈發可怕,辜子榆臉色白得如雪,他用盡全力將宮峻肆推開,"夠了,敏敏!"

他在害怕,害怕鄭敏會說出更可怕的事情來,她的神智早就不清,根本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麼.

"肆,你是知道的,敏敏神智不清,她不僅對你說了這樣的話,對別人也說過,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感情."辜子榆把鄭敏緊緊摟在懷里,向宮峻肆解釋著.空氣,陷入凝滯,辜子榆聽到自己的心髒在咚咚地亂擂.

雖然和宮峻肆是好朋友,但他比誰都清楚宮峻肆是怎樣一個人.他冷血無情,手段殘酷,面對背叛者毫不留情.

"對不起,敏敏該吃藥了."不敢再在他面前多只,辜子榆拉著鄭敏就走,生怕鄭敏再說出什麼可怕的話來,他捂住了她的嘴.鄭敏無盡地掙紮著,目光都落在了宮峻肆身上,她只想光明正大地看著宮峻肆,哪怕粉身碎骨都可以.

辜子榆捂著她的嘴壓著她的身,她沒辦法去接觸宮峻肆,沒辦法跟他說話,她急得要死,卻怎麼都敵不過男人的大力氣,她又急又氣,伸牙狠狠地咬住了辜子榆的虎口.這一咬毫不容情,幾乎用盡了全力,辜子榆感覺疼痛不堪,但他強忍著,就是不讓鄭敏掙開.

宮峻肆冷眼看著辜子榆和鄭敏兩人互掙互掐,沒有言語,辜子榆強行將鄭敏抱進了房間."打針!"他低聲命令著屋里的護士,護士忙跑過來給鄭敏強行注射了一劑鎮定藥,鄭敏這才慢慢閉了眼徹底安靜下來.

他抬身,看著床上安靜下來的人兒,感覺著身上的汗水慢慢變冷,整個人有如浸到了冰水里.鄭敏犯了這麼大的錯,宮峻肆是不會放過她的,但他一定要保護她.

他抹去了冷汗,走了出去.

宮峻肆還沒有走,坐在沙發里,周身的銳氣與清貴融為一體,格外引人注目.看到他,辜子榆又是一陣沉重.

"鄭敏自從五年前的事後就受了大刺激,你也知道,瘋瘋癲癲的,情況時好時壞,稍不注意就會做出帶攻擊性的事來,這幾年里沒少綁架人.但她並沒有特別的意思,只是因為神智不清了.梁慧心的確是她綁架的,但她沒有別的意思,更不知道對方和夏小姐的關系.抱歉,是我照顧不周,才會讓她犯這樣的錯."

宮峻肆沒有吭聲,沉著兩道劍眉,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什麼.他越是這樣,辜子榆心里越是沒底,他也清楚,自己的這個借口十分蹩腳,宮峻肆要是有心,什麼都猜得透.

"子榆."好一會兒他才出聲,呼辜子榆,"我重視我們的關系."

奉方長暗自感歎:"別人都說宮峻肆冷血無情,目中無人,其實,他比誰都重情重義."

辜子榆窘得無地自容,卻一個字都不敢往外吐,兀自保持著沉默.

宮峻肆沒有再說什麼,走了出來.奉方長寸步不離,跟上,出了辜子榆的家.到了外頭,宮峻肆停上,沒有馬上上車,奉方長拉開車門等著他.

"對了,五年前的事情查得怎麼樣了?"自從蔣功說出是鄭敏得出夏如水炸掉宮氏大廈這個結果後,他就已經著手查這件事了.

奉方長再次壓低了頭:"還在查,因為時間過得太久,有許多事情都無從查起,所以有些麻煩.但……已經有些眉目."

宮峻肆偏了臉,是傾聽的意思.

"我們按著您的意思,重點去查了鄭敏小姐,結果發現,五年前她和允修有過交集.但目前還不能確定他們當時聯系的目的是什麼."

"加緊查."

甩下一句話,他低頭上了車.

宮峻肆去了醫院,沃倫醫生已經到了,在他的妙手回春之下終于傳來了好消息,洋洋恢複意識了.聽到這個消息,宮峻肆板著的臉終于有了好顏色,快步進了病房.

上篇:第245章 做好心理准備     下篇:第247章 我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