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53章 韓修宇搞鬼  
   
第253章 韓修宇搞鬼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媽咪,您怎麼了?"洋洋有些迷茫地問.她搖了搖頭,知道那不是什麼好記憶,不希望他再想起.

"吃飯吧."

吃完飯,洋洋纏著她講故事.洋洋很聰明,兩歲就開始認字,現在已經能流利地讀通一般的故事書,以前也是自己讀,但今晚卻顯得十分依賴.夏如水沒有推辭,拿過書本給他讀了起來,他像小貓般窩到她懷里,把自己的腦袋拱了拱,而後滿足地眯起了眼睛.

緩緩的語音流淌著,傳到了剛回來的宮峻肆的耳里.他半推開門,看到床上這一幕,感覺到了無盡的溫馨.這個家一向冷冷清清的,只多了一個女人就不一樣了.

只是這個女人,從頭到尾不曾向他解釋過什麼,說走就走,連聯系都沒有!

他又不痛快起來.

"爸比."洋洋睜眼時看到宮峻肆,叫了起來.夏如水的心一震,差點打掉手里的書.她沒敢抬頭,只能借著讀故事隱藏心事.宮峻肆只點了點頭,走過來摸了摸洋洋的腦袋.洋洋再次眯起了眼,享受著父親的撫摸母親的懷抱.

摸完洋洋,他沒有離開,而是留在了屋子里,順手從奉方長手里拿過筆記本工作起來.

以為他看完洋洋就會走的,沒想到他留了下來,夏如水無端地緊張著,讀錯了不少字,洋洋不得不出聲提醒,"媽咪,您讀錯了."

夏如水臉紅了紅,忙糾正.一路磕磕絆絆,好在洋洋並不計較,竟然在她這亂七八糟的故事中睡了過去.看著他舒服地窩在自己懷里,夏如水心里一暖,越發覺得自己的回歸是正確的.

宮峻肆還沒有走,卻合上了筆記本.他要走了吧.

她悄悄留意著他,他卻立在那兒看著她,她越發不自在,心髒呯呯地亂跳,"你……不回去休息嗎?"

"你呢?"

他沒答,反問.

夏如水看看洋洋的床,"這床夠寬,睡我們兩個人足夠了."

"睡兩個人?"宮峻肆的臉色差到了極點,"洋洋的身體還沒有完全恢複,你壓到他怎麼辦?"

"不會的."洋洋從小就跟著她睡,沒有發生過這種情況.

"你就這麼確定?"

她肯定確定了.

"我不放心!"

"那……我去沙發睡吧."她拿過一個枕頭,移身下床走向沙發.

宮峻肆的臉直接黑掉,走過來一把將她的臂握住.

夏如水嚇了一跳,"喂!"

身子卻被一扯,扯向門外,她想叫又怕吵醒洋洋,只能跟著他出去,一路踉踉蹌蹌.她,被帶進了他的臥室.

他這才松開,快步走到吧台前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狠狠灌下.夏如水呆呆地看著他,不明白他為什麼要把自己拉到這房間來.他要開始質問自己了嗎?問自己為什麼回來?想著他的拋棄,她的心又酸了起來,眼睛都泛起了紅.

宮峻肆連喝了兩杯酒才壓下那份要把夏如水掐死的沖動,他煩亂地扯\開了領帶甩在台上,"你這算什麼?"

"什麼跟什麼?"她不明白.

"不打一聲招呼就走,不打一聲招呼又回來,你把我這里當成了什麼?"他忍了一天的怒火,終于發出來,尤其在想到她竟然和沃倫出雙入對時,越發地不舒服.這件事像一根針,一直刺著他的神經,讓他一分鍾都沒有舒服過.

這話,她該怎麼回答?

她咬住唇,把滿心的委屈壓在心里.

"怎麼?沒有理由?"她的沉默使得他的火氣又浮了起來,走過來問.他的身形高大,在她面前形成了巨大的陰影,她本就纖瘦,幾乎被他的影子淹沒.

他握住了她的下巴,逼著她抬頭看他,"跟沃倫在一起的時候不是靈牙利齒的嗎?啞巴了?"

"我才沒有……"她委屈地搖頭.跟沃倫參加宴會只是為了還人情,並非她的本意.不過這樣的話說出來有什麼用?他早就不在乎她了.他更在乎的應該是宮氏.想到此,她咽了咽口水解釋著:"我只是想回來看看洋洋好不好,沒有別的意思,你放心,我不會在這里呆太久了.另外,洋洋……可不可以讓我帶走?"

宮峻肆的表情簡直可以用陰鷙來形容.

"回來的目的是為了把洋洋帶走?這里是他的家,他身邊有父親,為什麼要跟你走?"

"這……洋洋跟我更習慣."

"習慣?你打算帶著洋洋去習慣沃倫嗎?我勸你還是不要了,沃倫生性風流,不可能給你和洋洋一個安穩的家的,你最好給我看清楚!"

"你……"為什麼事事都要扯上沃倫?

"我跟沃倫醫生沒有關系!"她強調,"請不要事事都扯上他."

這話聽在宮峻肆耳里就是夏如水赤果果地維護著沃倫,他越發不爽,"不要事事扯上他?你就這麼心疼他?若是心疼守著他便是,現在,你可以滾了!"

他竟然讓她滾!

夏如水被定在了那里,身體抖了幾抖.

這是宮峻肆的地盤,他讓她滾,她能不滾嗎?

忍著眼淚,她點了點頭,默默朝門口走.

她還真的走!

宮峻肆氣得肺幾乎要炸開,恨不能把眼前的女人撕成碎片!

"夏如水!"他吼了起來,在她拉門的那一瞬間伸臂將她扯了回去.他用了全力,夏如水全無抵抗之力,就那麼落進他懷里.

宮峻肆將她甩在了床上,重大力道引得她在床上彈了幾彈.下一刻,高大的身體已經壓了下去,"就這麼迫不及待?沃倫對你就這麼重要?"

"他救了洋洋的命,對我來說就是重要."他的粗魯也惹得她生起氣來,與他對恃.這話,無異于火上澆油,他擰住了她的腰,"重要?所以恨不能把自己獻給他嗎?如果沃倫知道你此時就落在我身下,跟我做最親密的事情,你覺得他還有胃口吃你嗎?"

"你……要干什麼!"腰幾乎被他折斷,她終于感覺到了怕.

干什麼?

宮峻肆低頭,一口咬在了她的頸部.他是要咬死她嗎?劇痛傳來,夏如水忍不住低呼了起來.宮峻肆卻不松口,直到嘴里傳來了血腥味.她的肩頭,生生給他咬出血來.

"你是狗啊!"她罵了起來.

"對,我就是狗,而你,則是我的母狗!"

他不客氣地咬上\了她的唇……手,伸入衣底,不客地橫掃過去,碾過她的每一寸肌膚,而後一手扯碎了她的衣服.

夏如水終于被嚇哭,眼淚嘩嘩地流,"宮峻肆,你這算什麼?是你不要我的,到頭來卻把錯怪在我身上,對我發火……"

她的眼淚讓宮峻肆清醒過來,松開了她.

"什麼意思?我不要你?"他從來沒有說過這樣的話.

夏如水坐起來,用被子將自己捂住,再不肯出一聲,只一個勁地流眼淚.這些日子來的委屈和不安,通通化成眼淚表達出來.

"把話說清楚."他壓著火氣問,弄哭她並不是他的本意.但這個女人非要到這個地步才肯跟他說心里話,他從她的話里聽出了端倪.

"事情不是已經很清楚了嗎?你們宮家人舉報了我,說我是炸了宮氏大廈的凶手,然後又因為怕我跟你的關系曝露,讓韓修宇帶我離開."

"你覺得這些事都是我做的?"

夏如水轉開了臉,這些事不是他做的也跟他脫不了關系.

"我從來沒有拋棄過你,也從來沒有表示過不管你,而且更加沒有讓你離開."宮峻肆冷靜下來,解釋.夏如水淚水連連,此時卻驚訝地抬頭看著他.他不是一個喜歡解釋的人,許多時候甯願她誤會也不開口,可是今天,他卻向她解釋了.

"我不知道韓修宇和沃倫以及別的人跟你說了什麼,但我沒有那麼做過.舉報你的不是我,也不是我授權的,你進警局後我有去看過你,但出于種種考慮,我沒有出現在你面前.你應該清楚,你母親沒有找到,我保你出去你的處境只會更加困難.後來,韓修宇出面帶走了你,我以為你們只是去A國,卻沒想到你們會消失.我去找過你們,毫無痕跡."

所以,事情會變成這樣,韓修宇有不可推脫的責任.是他誤導了她.

"真的嗎?"心里豁開的那個口子終于有了愈合的痕跡.

宮峻肆點頭,"我的話你不相信?"

她低了頭,"我不知道,我想相信你的,但我知道,宮氏對你來說意義重大,你不可能因為我而讓它受到影響.而且,外界給你的壓力那麼大,你舍棄我是很正常的."

"不管壓力有多大,都不能成為我舍棄你的理由,夏如水,你對自己沒有信心也該對我有信心.如果我要舍棄你,便會在你初從'喬’回來時就將你舍棄,就算那時我對你誤會重重都沒有放棄過你,你真的不知道我的心嗎?"

他第一次談及自己的內心,夏如水驚得睜大了眼睛,"那時候你……不是特別恨我嗎?"她不相信他在那時還對她存著感情.

宮峻肆苦笑一下,"什麼叫愛之深恨之切?我那時對你就是那種感覺."只是那時,他不願意承認罷了.

"為什麼一直不肯給我打電話?"事情解釋清楚了,他的火氣降了下去,將她拉過來,問.夏如水又委屈起來,"我給你打過電話的,還給宮家打過電話,但你們的電話都打不通啊.難道不是你設置了我的號碼,不讓我打進去?"

"我沒有這麼無聊."他天天盼著她來電,怎麼可能做這種事?

"那……"就是韓修宇了?

上篇:第252章 經曆了什麼     下篇:第254章 是個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