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54章 是個魔鬼  
   
第254章 是個魔鬼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拿出手機,撥了宮峻肆的號碼.此時,卻可以打通.所以,韓修宇一定在那邊設定了什麼,使得她沒辦法打通他和宮宅的電話.

韓修宇,竟然這麼做!此時,對于韓修宇的失望到達了極致.

"我想回家,但又沒辦法離開,所以打電話給沃倫試運氣.我完全沒想到他會答應帶我離開,還專門去接我."她解釋著,"回來後,沃倫說要我回報他,我才會和他一起出現在晚宴上的.我和他,並沒有什麼關系."

她的解釋終于填平了宮峻肆心里的不平,卻還不忘提醒,"以後,不許和沃倫靠近!"他個混蛋,竟然拿著他的飛機去接他的女人,還在他面前耀武揚威!如果不是看在他救了洋洋兩次的份上,定把他丟到太平洋去!

即使不送到太平洋去,也不想這個混蛋舒服.他拾起電話,"給我查一下沃倫現在在哪里,如果在溫柔鄉里,請打這個電話."

"你要干什麼?"聽他打這電話,夏如水心里有著隱隱的不安.

宮峻肆將她攬在懷里,唇在她的唇上碰了又碰,"別人的事,不要管."聲音,暗啞,轉而將她壓在身下……

夏如水身體酸楚地醒過來,看到外面已經大亮,陽光都透了進來,顯然時間不早了.床邊,早就空掉,宮峻肆走了.昨晚親熱過後,他一直攬著她,不許她離開半步,她是聽著他的心跳聲睡著的.

兩人的親密讓她紅了臉.

叭.

門被推開,洋洋走了進來,"媽咪."

"洋洋."夏如水想伸手抱他,但意識到自己身上什麼都沒穿,沒敢動.

"媽咪終于醒了,洋洋都來看過幾次了.爸比說媽咪昨晚很累,不許洋洋叫醒你.媽咪,昨晚你做什麼了?怎麼會這麼累."

洋洋這無知的問話惹得夏如水再一次紅透了臉,她怎麼好意思告訴他自己做了什麼.

"那個……也沒什麼."她胡亂解釋著,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

"媽咪為什麼臉紅?太熱了嗎?"洋洋好奇地看著她的臉,"如果熱了就不要蓋被子了"他"體貼"地要來拉夏如水的被子,夏如水握緊被角只覺得臉燒得更加厲害了.

"沒……媽咪不熱."

"媽咪不熱怎麼臉紅,是不是發燒了,我去告訴爸比."

洋洋走出去.

夏如水想把他叫回來,他早已消失.

沒多久,宮峻肆就被洋洋拉了過來.夏如水沒想到宮峻肆會來,更是窘得無地自容,好在她已經穿好了衣服.

"爸比看看,媽咪是不是真的生病了."洋洋一副很擔心的樣子.

宮峻肆抿唇扯出意味深長的笑意,看向夏如水時眼神格外火熱,"你媽咪沒有生病,只是你問了些讓她害羞的事."

洋洋不解,"我什麼都沒問."他只問媽咪是不是熱到了,是不是發燒了,這些也會讓她害羞嗎?

宮峻肆摸了摸他的小腦袋,"你現在不懂,等到將來有了女人就會明白的."

"是嗎?"洋洋半信半疑,覺得這話太過深奧了.夏如水登時再次紅了臉,慎怪地看向宮峻肆,"哪里有這麼教孩子的."

"遲早是要懂的."他倒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洋洋雖然出院了,但宮峻肆還是請了沃倫來給他檢查身體.沃倫是第三天來的,他的脖子上有清晰的抓痕,一張俊臉上還留著明顯的指甲印,雖然無損于那份風流帥氣,但也讓人想入非非.

夏如水看到他,驚了一驚,"你這是……"

沃倫悶悶地摸了一把自己的臉,"唉,這……"

"常在河邊走難免不濕鞋,再怎麼玩也不能忘了自己是有未婚妻的人."宮峻肆不客氣的聲音插了過來.沃倫一臉驚訝,"你……你竟然知道,是你……"

宮峻肆大方地點頭.

他們兩個像在打啞謎一般,夏如水看了一會兒方才想到就在前幾天宮峻肆打的那個莫名其妙的電話.感情,沃倫在跟別的女人親熱時他叫人打了對方未婚妻的電話?

"你……太恐怖了,太忘恩負義了.你忘了你的兒子是我救回來的,你的女人也是我帶回來的嗎?"沃倫醫生抖起了指.

"我沒有忘記,所以才對你負責.有未婚妻的人不宜再勾三搭四."

"你……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沃倫醫生都想哭了,"不就戲弄了你的女人嗎?值得這麼……這麼對我?"害得他在眾人面前丟盡了臉,而那個母夜叉更是揚言要把他扯回去管理公司,從此修身養性,再不讓他做個風流輕松的醫生了.

天知道那母夜叉有多麼得自己父母的喜愛嗎?

他真不想活了.

"這是給你的教訓,不管是我,還是我的女人,都不是你能亂想的."宮峻肆冷酷無情到了極點.看著沃倫那張青白不定受刺激深重的臉,夏如水忍不住要笑出來.

"你還笑!"沃倫醫生把矛頭指向她,"都是因為你!"

"爺爺您別再生氣了,頭發本來就白了,再這麼氣會得心髒病的."洋洋適時插一句.

噗!

就算忍功一向極好的奉方長都忍不住破了功.

沃倫醫生的指頭更抖了,"你……你們,你們都欺負我!我告訴你小鬼頭,我不是爺爺,是叔叔,叔叔!"他還沒結婚,叫哥哥都不為過.

夏如水把洋洋的腦袋扳到自己懷里,不許洋洋刺激沃倫.沃倫收拾了東西,哼哼著離開.夏如水忍不住去看宮峻肆,這個人啊,果真不能得罪.

給洋洋檢查完身體,夏如水表示想去看看宮儼.宮儼年事已高,加上心髒病,便一直住在醫院里.現下自己回來了,理應探望.

宮峻肆很忙,公司里有一大堆的事情等著他,但他還是親自把夏如水送到了醫院.

"看完醫生後不要亂跑,讓司機來接."他攬過她,在她額頭親了一口,語氣溫柔.大眾場合,夏如水羞得臉都紅了,但還是點了點頭.

早有護士走出來,將她領進去.

"宮太太,您真是好命呢,宮先生這麼喜歡你."護士忍不住道,眼里的羨慕十分明顯.被多金又俊美的男人喜歡上,這要多大的福氣才能碰上的事啊.

夏如水嬌羞地笑了笑,眼里飛過明顯的甜密,這甜密,並沒有逃過屋里人的目光.宮峻雅一震,她沒想到夏如水會回來,更沒想到會碰到.

夏如水在門打開的那一刻看到她也十分驚訝,驚訝過後就是冷臉,她清楚地記得,是宮峻雅掐傷了洋洋才致使他住院的.

"夏如水,你回來了?"宮峻雅站了起來,問.她一直被宮峻肆控制著行動,除了來看看宮儼哪里也去不了.掐了洋洋之後,她自己也是十分後悔的,不管怎麼說,洋洋都是他侄子.後來洋洋病危,她不敢向宮峻肆表示想去看他,一直老老實實呆在房間里.直到洋洋的危險解除,才會抽時間過來看宮儼.

垂死的老人,她本十分厭惡的,但這幾天守著他也覺得安甯.她不敢想象,如果洋洋出了事,她會背上如何深重的包袱.

她本能地往夏如水的身後尋找:"修宇哥……沒有跟你一起回來?"

韓修宇利用了她,她本該恨他的,她也無數次告誡自己要忘掉這個男人,但意識到他可能回來時,她那份沉下去的愛戀又浮了起來,洶湧瘋狂.

夏如水搖搖頭,表情十分冷淡.洋洋的身體雖然無礙了,但並不代表她會原諒這個女人.她沒有跟宮峻雅說話,直接走向宮儼:"爺爺."

聽到她的呼喚,宮儼睜開了眼,但看到她時,啊啊地出了聲,朝她伸出手來.她走過去,忙把他的手接過,宮儼啊啊地表述著什麼,老淚橫流.

"對不起,爺爺,我出門都沒有告訴您一聲,對不起."跟宮儼相處了這麼多年,她知道他的每一個眼神代表著什麼,一個勁地道歉.宮儼搖頭,啊啊地表述著洋洋生病的事情.

"我知道了,不過,他已經沒事了.爺爺您要養好身體啊,這樣洋洋才有人下棋呢.他天天都說要跟爺爺下棋呢."

聽到這話,宮儼開心地點頭,啊啊地表示自己一定會快快好起來的.

宮峻雅呆呆地看著二人互動,對夏如水,愈發地羨慕嫉妒.

宮儼對她這個孫女表現得極為冷淡,卻對夏如水這般熱情,為什麼就算一個老人都這麼喜歡她?還有修宇哥,為了她可以不顧一切……

這個女人到底有什麼好?

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在看到那個號碼時,她的臉色變了變,而後走出去接下.

"別想再叫我給你做任何事情了,那是不可能的.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利用我,不管你想達到什麼目的,我都不可能幫你了."

"你又在緊張什麼?我不過打個電話過來問問你過得好不好."

"你覺得我會過得好嗎?就是因為你,我傷害了身邊最親近的人,你是個魔鬼!"

"不是我,而是你.你心里頭存著一個魔鬼,才會做那些蠢事.不過有什麼關系,你又沒有損失什麼."

上篇:第253章 韓修宇搞鬼     下篇:第255章 怎麼懲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