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55章 怎麼懲罰她  
   
第255章 怎麼懲罰她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沒有損失什麼?我損失的東西可多了,我損失了最愛的男人!"

"他又不是一輩子不回來了,怕什麼."

"是啊,他很快就會回來,但,他不會是為了我回來的,只會為了夏如水!"

"你說……什麼?"

"我說夏如水又回來了,修宇哥肯定會跟回來的,肯定又要在我面前上演對她至死不渝的愛,我要瘋了!"

"什麼……夏如水回來了?"話筒另一頭,鄭敏的臉色也在急變,"夏如水……怎麼可能回來?"

"她為什麼不能回來?她現在不僅回來了,還跟我哥你濃我濃的,親密得要死!"宮峻雅狠狠地掛斷了電話,她不想查給自己打電話的女人是誰,卻已經確定不會再相信這個女人了.

鄭敏的手機滑出掌心,落到了地板上.

叭!

門被推開,辜子榆出現,看到她一副呆呆的樣子連手機掉了都沒有意識到,嚇了一跳,"敏敏,你到底怎麼了?"

鄭敏這才慢慢回頭,在看清身邊人是辜子榆時抑制不住地抖起了身子抓緊了他的衣袖,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怎麼辦?夏如水又回來了,她又回來跟我搶肆了,我該怎麼辦?"

"敏敏!"心愛的女人當著自己的面表達著對另一個男人的愛,他怎麼能不激動,但他更想保護這個女人.

"不管你心里想什麼都不能去找夏如水的麻煩,你要知道,惹了夏如水,肆是不會放過你的!敏敏,即使我也保護不了你,你要知道啊."宮峻肆的冷酷無情他是見過的.

鄭敏卻一個勁地搖頭,"我早就萬劫不複了,還怕什麼?不過破罐子破摔."

"不許這麼說!"

"我就要說,你什麼都沒說我卻很清楚,你看不起我,在你心里,我豬狗不如!"

"我沒有!"她就算做了再多錯事,他都沒辦法責怪.

鄭敏推開了他,"別說謊話了,連我自己都看不上自己,你又怎麼會看上我?你不要管我了,由著我去吧.我沒辦法看著肆被別的女人占\有,所以不會跟夏如水善罷甘休的.你也不要勸我,因為沒用的,我已經出手了,夏如水會離開宮峻肆跟韓修宇走都是我一手策劃的,肆知道了也不會放過我的."

"敏敏!"辜子榆震驚不已,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天天陪著她,她卻還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對付夏如水.

"就此放手吧,我會去求肆的,他一定會看在我們的關系上放過你的.敏敏,聽我的話."他將她緊緊摟在懷里,生怕一松手她就會飛走,"我們結婚,我們好好過日子,再不要想別的人別的事了."

鄭敏卻冰冷著身體並無半點動容,"辜子榆,我不喜歡你,我喜歡的只有宮峻肆.還有,既然事情已經做到了這一步,我會繼續做下去的.反正已經萬劫不複,我不在乎讓自己更狠一點,更無情一點."

"敏敏!"辜子榆感覺心都要碎掉.這個女人不愛他,他是知道的,但她這樣直白地說出來還是很傷人心的.他這些年來無怨無悔地陪在她身邊,一心一意只對她一人好,斷了身邊所有的風流,她就看不到嗎?

"不管怎樣,我都不會讓你去冒險了!"他十分堅定地開口,並且撥起了電話,"給我訂今晚的票,去哪個國家都可以,要最快的."

這次,輪到鄭敏震驚,"辜子榆,你……"

"你就算恨死我,我也不許你再做這些事了!"辜子榆痛苦地轉開了臉,"我去做准備,你好好在家里呆著."他說完,轉身走出去,不忘將房門反鎖.

鄭敏冷冷地看著那封閉的門頁,"辜子榆,你以為關住我的人就能關住我的心嗎?不可能的!"

宮峻雅接完電話在外頭呆了好一會兒方才走回去,才走到門口卻被人攔住,"大小姐,我送您回去."是奉方長.

"你這是什麼意思?"宮峻雅變了臉色.

奉方長壓低了頭,"這是宮先生的意思."

"我哥的意思?"宮峻雅的目光投向了宮儼的病房,"我哥在怕什麼?怕我對夏如水不利嗎?"

"宮先生這也是為了您好."奉方長這話變相地承認宮峻肆的確有這樣的擔心.宮峻雅氣得指甲幾乎沒入肉里,"我才是和他有血緣關系的兄妹,他怎麼能幫著外人對付我!"

奉方長沒有回應,這個問題也不是該他來答的.

宮峻雅氣得牙根都咬了起來,"我自己知道回去,別跟著我!"她抬步,迅速走了出去.

夏如水在宮儼那里呆了一陣子,直到宮儼累了睡過去才離開.她低頭看表,時間還早,可以出去走走.但忌于自己現在身份敏感,還是老老實實回宮宅好了.正好洋洋也希望她能快點回去.

如果不是洋洋身體還沒有完全恢複,她早就帶他一起來了.她低頭,去打司機的電話,司機表示車已停在樓下.她這才大步走下去.

"是她,她就是夏如水!"才到樓下,就見一群人沖過來,對著她叫.夏如水的臉白了一下,沒理透他們要干什麼,早有雞蛋砸在了她頭上,"不要臉的女人,還敢回來!"

她被砸得生痛,抹開粘糊糊的雞蛋來看眼前人,看到了他們臉上的憤怒.

"你們……要干什麼?"

"我們要干什麼?當然是要你血債血還了!"

"什麼意思?"她理不透.

又一個雞蛋砸了過來,接著是石塊,砸得她身上疼痛不堪.

"什麼意思你會不明白?宮氏大廈在你手里毀于一旦,我們的親人因為你的狠心而離開,你忘了?"

夏如水登時煞白了臉.

"不是我……根本不是我!"

"板上釘釘的事,還敢說不是!"

有人沖過來將她揪住,"走,把她帶走!她背後有人,警察局關不了她,我們不會放過她,一定要她為我們死去的親人償命!"

司機遠遠地看到這邊發生了事情,夏如水的身體被眾人掩住,急得不行,沖過來想要救人.夏如水朝他擺手,不許他過來.一旦他過來,這些人就會知道自己和宮峻肆的關系,到時會引起什麼樣的事,無法想象.

司機只能退回去給宮峻肆打電話.

夏如水被那些人弄上了車,頭昏腦脹之際還感覺有人在她的身上砸東西,力道很重,每一次都打得她差點尖叫.她強忍著,卻覺得無比委屈,不是已證明自己是無罪的嗎?這些人為什麼不知道?

"我沒有炸掉宮氏,沒有炸掉."她低聲喃喃,得到的是更凶殘的對待.

"大家對她還是好點吧,宮先生已經說了,這件事要重新查過,已經有人證明爆炸案不是夏小姐搞的."終于有人肯為她說句話.她連連點頭,"的確不是我……"

"宮先生雖然這麼說了,但到底是誰搞的他到現在都沒有查出來,而且到底誰能證明她是清白的,你們知道嗎?"

眾人搖頭.

"我母親……她能證明."夏如水輕聲道.

有人冷笑起來,"你母親?要是我母親也會這麼證明啊,她不想你去死,當然會這麼說了.這種假話,誰會信."

"自己的媽做證,根本沒有可信度."

眾人議論紛紛,將她的聲音淹沒.夏如水感到無力到了極點.

"反正,你今天就得死!"

夏如水被帶到了墓區,站在山腳下,陰風陣陣,讓人無端生寒.她被打得頭重腳輕,連站都站不起來,一下車就跌在了地面.

有人揪起了她的頭發,"看清楚了,這些人都是被你炸死的!"

大半面山上,葬了不知道多少人,當時死了那麼多人嗎?雖然一直知道宮氏大廈人不少,但親眼見到時還是震驚不已.

"他們大多數人還很年輕,辛苦上學,承載了全家人的希望,都是因為你!"那人說得氣憤,走過來給了她兩巴掌.夏如水被打得耳朵一陣鳴叫,唇角都流出血來.

"來,把她拉上去,活埋了!"群情激奮,都有些瘋狂.夏如水像被拖爛布一樣被拖著往上走.

"還是不要這樣吧,等到結果出來再懲罰她也可以啊."剛剛幫她說話的那個人再次站了出來.他顯得比較理智.

"還要等什麼結果,結果都在這里!"為首的中年女人甩了一疊資料來,"你們看清楚了,五年前這件事就查清楚了,就是這個女人炸的宮氏大廈!"

"這終究是五年前查的……現在不是在重新查嗎?"

"這就是剛剛得到的結果!宮先生不知道跟這個女人什麼關系,遲遲不能給出答案來,但有人願意為我們伸冤,又幫著查了一次."

"不會是有人想害她有意弄些假東西,想借刀殺人吧."

"去!她一個女人,誰跟她過不去?哦,你這麼幫她,是不是看她長得漂亮,對她有非份之想吧,你可想清楚了,是她殺了你的姐姐!"

原本想幫她的男人閉了嘴.

"怎麼懲罰她?"

上篇:第254章 是個魔鬼     下篇:第256章 到底誰在撒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