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63章 沒有他生不如死  
   
第263章 沒有他生不如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如果你把我當朋友,我們見面不需要找借口."

夏如水的回應讓他一怔.他並不想把她當普通朋友,五年前不想,五年後更不想.突然的怒氣讓他一把握住了夏如水的手,將她扯得打一個趔趄.

"把我叫醒了卻跟我說只當朋友,夏如水,我不要!"他的聲音里滿滿的怨氣,無比憤怒.夏如水看著他,只覺得無言.把他喚醒,倒是她的錯了?

"韓修宇,能不能別這麼混?"好一會兒,她才道.韓修宇不願意松開她,"我就是混了.如果你不出現,我好好地躺在那兒做植物人有多好?"

"你……"這次,她說不出話來.

"都是你!"韓修宇將她狠狠拉向自己的懷抱,夏如水要掙開,他一掌壓住她的腰,"你要負責!"他低頭,朝她的唇壓了過去.意識到他要做什麼,夏如水迅速閃開,他的唇還是碰到了她的頸.

"宮先生."

背後,一聲低呼.

奉方長無比尷尬地看著這一幕,再看看身側的宮峻肆,連他都覺得頭痛了.夏如水完全沒想到宮峻肆會突然出現,嚇得窩在韓修宇懷里忘了再動.韓修宇卻並不松開她,甚至攬著她轉身宮峻肆的方向,"早."

宮峻肆這才邁開大步走到二人面前,伸手將夏如水給撈了出來,"難得你能來看爺爺."

韓修宇的目光落在他緊握在夏如水腰間的手上,"爺爺一直對我很好,來看他是應該的."

兩人皆皮笑肉不笑,目光相殺,在空氣里撞擊出無數的碎片,直刺得第三人存在的夏如水如坐針氈,生怕他們打起來.

"奉方長,帶韓先生先進去看老爺子吧."宮峻肆命令道.奉方長這才走過來,硬著頭皮朝韓修宇攤手,"韓先生,請."

宮峻肆早一步攬著夏如水朝外走,他的掌極致用力,夏如水幾乎是被他抱著走的.

"去哪兒,不是爺爺要出院……"夏如水回頭看向韓修宇消失的方向,低聲道.宮峻肆一把將她壓在牆面上,"不肯眼我結婚就是因為他?"

他的表情十分可怕,像要吃人.夏如水嚇得直縮,卻不忘搖頭,"不是……我和他根本沒有那種關系."

"沒有關系?那我剛剛看到的算什麼?"他說的是韓修宇要強wen她的事.夏如水覺得委屈極又尷尬,咬住唇不知道怎麼說才好.

她的沉默只讓宮峻肆更加窩火,一低頭狠狠一口咬在她的肩膀上.夏如水疼得低叫起來,他不松口,直到嘴里傳來了血腥味.等到他的唇齒離開時,她的肩上顯露出一排深深的牙印,甚至沁出血來.

"你……狗變的嗎?"她摸著傷口低呼.

他松開了她,大步往里走.這算什麼?看著他的背影,夏如水算是徹底蒙了.

夏如水跟著他走,卻轉眼將他跟丟,她只能往宮儼的病房走.才走到那一層樓,就見奉方長攔在那里,"夏小姐,您先在這里等等吧,宮先生吩咐了,您暫時不能進去."

"這是什麼意思?"夏如水的眼淚都要出來了.咬她就算了,連爺爺都不讓她看,是要把她趕出去的意思嗎?

"這個……我也不清楚."奉方長摸著腦袋道.老板這麼吩咐的,他能怎樣.夏如水倔強地挺著脊背把身體轉過去,不想讓奉方長看到她委屈到脹紅了的眼睛.

"宮總."

十幾分鍾後,奉方長總算等到了宮峻肆,松了一口氣,忙叫道.宮峻肆先看一眼夏如水,既而才問:"走了沒有?"

奉方長迅速聯系了不知道是誰,這才開口,"走了."

宮峻肆點點頭,再撇一眼夏如水,"不是來接爺爺嗎?不進去?"

夏如水這才轉回臉來,跟著他走進去,等到奉方長離遠了才開口,"宮峻肆,你今天算什麼意思?為什麼把我攔在這里不許我進去看爺爺?"

"看爺爺?你打算和韓修宇一起出現在那里嗎?"他冷冰冰地反問.夏如水一下子啞口無言,此時才看到他手里捏著一些單子,忽然想起,他似乎從另一邊過來的.

"你……剛剛去給爺爺辦出院手續了?"她輕問.意識到宮峻肆並沒有阻止她去看看,只是不想她和韓修宇見面而已,心情又好了起來.

"你以為呢?"某人不答,只是硬梆梆地甩過一句來.夏如水摸了摸還在疼的肩膀,已經確定了答案.

"晚上為什麼不回家?在哪兒過的?"情緒穩定下來,又免不得關心這個.宮峻肆的眉頭微微揚了揚,"你還知道關心我有沒有回家?"

"怎麼不關心?我一晚上都沒睡好,就是因為你."

她的話讓他心里壓著的火又減了許多,總算沒有再冷臉,"公司里有事,緊急處理,忙到天亮."

所以,他也徹夜未眠.夏如水心疼起來,"公司里不是有那麼多人嗎?事情丟給他們不就可以了?"掙了這麼多錢,又何必再事事親力親為?

宮峻肆揉了揉眉,沒有回應,臉上終于露出了疲憊之色.夏如水不忍再說什麼,默默跟著他進了宮儼的病房.

韓修宇已經不在.

顯然,剛剛奉方長聯系的就是房里的護工,宮峻肆確定了韓修宇離開才帶她進來.看到她和宮峻肆一起進來,宮儼顯得非常高興,啊啊地伸手去握她.夏如水熱情地叫著爺爺,乖乖地走到他身邊去,說著體己話.宮峻肆也懶得催,走到旁邊的沙發上坐下.

夏如水的聲音柔柔地傳來,就像一曲好聽的歌,他終于感覺繃了一夜的松了下來,閉眼假寐.聊了好一會兒夏如水才想起宮峻肆跟自己一起進來的,轉頭找他時,看到他已經在椅子里睡著了.

他的兩只手壓在膝頭,睡得倒是安穩.夏如水沒好叫醒他,走過去拾了床毛毯給他蓋上.他伸手,將她扯住懷里.

當著宮儼的面這麼做,夏如水羞得滿面通紅,去推他.他卻把她的臉壓在胸口,頭壓在她的頸間,"不許亂動."活像個孩子.

對面,宮儼看到這一幕,咧開嘴笑得開懷.夏如水覺得更羞了,只能提醒他,"爺爺還在!"

宮儼一個勁地擺手,表示沒關系.他巴不得看他們恩恩愛愛的,此時一張皺巴巴的臉全都舒展.

宮儼回歸,宮宅又熱鬧起來,宮峻雅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把韓修宇叫了過來.看到韓修宇,宮峻肆一張俊臉立時黑了下來,卻到底沒有當著自己妹妹的面說什麼.

宮峻雅根本不知道在醫院發生的事情,熱情地向宮儼介紹著韓修宇的新身份.聽說宮峻雅要和韓修宇結婚,宮儼的臉色微變了變.他的智力在醫生的治療下有所回升,一些基本的問題還是想得清楚的.

他轉頭去看韓修宇,兩道白眉擰著.韓修宇明明去看了他,卻閉口不提二人的事,這讓他覺得韓修宇並非真心的.但自己的孫女這麼開心,整個人都變得正常起來,作為爺爺又怎麼好打破.

他只能去拉宮峻肆,啊啊地表達自己的想法.宮峻肆平日里並不明白他啊啊的意思,多數由夏如水翻譯,今晚卻是弄明白了.他拍了拍宮儼的肩,只能安慰.

即使如此,他還是把宮峻雅叫進了書房.

"哥哥並不想阻止你去尋找幸福,但有一點必須提醒你,韓修宇跟你訂婚是有目的的."

"他能有什麼目的?"宮峻雅此時怎麼聽得進哥哥的勸告,"哥,是你多心了吧.你說他是你的救命恩人,就算他要整個宮氏你都肯給,只要他開口就行.他心里也清楚,卻從來沒有開過口,何來的目的?"

在宮峻雅看來,宮氏就是一塊很大的肥肉,韓修宇連這個都不屑,更別說別的了.

"不是每個人都把財富放在第一位,尤其韓修宇,他是一個長情的人."他只能進一步提醒.

宮峻雅反而開心起來,"長情才對啊,我們的感情才能長長久久."

"他的長情並不是針對你的."說得這麼明白,宮峻雅若還不明白,那就是真傻了.宮峻雅的臉果然沉了下去.

"我本不想提醒你,希望你自己能看清楚,可是你捂了眼睛根本不願意看.現下,連爺爺都擔心你,你自己更應該好好想想."

"我都想好了."宮峻雅閉了閉眼,"不管他心里有誰,只要站在他身邊的人是我就夠了.哥哥若是真的為我作想,就快點結婚."

"他若是對你沒有感情,我結婚也起不到任何作用的."宮峻肆拍著自己妹妹的肩膀,希望她能夠清醒.宮峻雅卻固執地不肯接受他的意見,"我知道你對修宇哥有意見,因為他心里有夏如水.可是一個巴掌拍不響,我不相信發生的那些事都是修宇哥單方面的原因.哥,你只要管住夏如水,我保證,修宇哥的心永遠會在我這里.而且,這輩子,我也只想和修宇哥在一起,沒有他,我生不如死,估計真的會去死."

上篇:第262章 想要見你都要找借口     下篇:第264章 不要傷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