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67章 不需要懂  
   
第267章 不需要懂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他的提醒讓夏如水豁然開朗,"你說得對哦."

"對了,峻雅的生日會什麼時候舉行,在哪里.我太忙,竟忘了."

"你呀,當哥哥的竟然把這麼重要的事情都忘記."夏如水責怪了宮峻肆一番,還是把詳細情況告訴了他.

宮峻肆點點頭,低頭在手機上翻了翻,指頭在日曆十一月份的位置點了又點,最終什麼也沒說.

為了宮峻雅的生日,夏如水跑了一天,最終買到了滿意的首飾.看看時間差不多,她迅速朝先前定下的酒店走去.

她不明白,宮峻雅為什麼要把生日會定在酒店的客房里,但她決定了的事自己也無權多說,于是按動了門鈴.

門,自動彈開.

她走進去,被眼前昏黃浪漫的蠟燭驚了一驚.

長長的桌子上,擺了不少東西,無一處不高雅浪漫.在桌子盡頭,坐著韓修宇.夏如水窘了一下,"我來早了嗎?"她低頭看表,時間已經到了.

門,在背後關緊.

夏如水的心口跳了一跳,"峻雅呢,還沒來?"

"沒有."韓修宇站了起來,紳士地將椅子拉開,"坐吧."

夏如水走過去,坐下.他已經開始開瓶倒酒.

"不是該等峻雅過來再倒酒的嗎?"她低頭掏手機想給宮峻肆打電話,問問他到了哪里.只是,手機沒有信號.

怎麼會這樣?

韓修宇已經把酒倒進了她的杯子里,"她沒有這麼快.你這一路走來應該累了,喝點酒吧."

她哪里敢喝他倒的酒,端著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大口,"不用了,有水就可以."

韓修宇也不勉強,只是看她的目光幽沉.

他低頭,啜著酒.

夏如水不安地打量著周邊,房里只有他們兩個人,連個工作人員都沒有.這樣的環境里,這樣曖昧的空間,她覺得壓抑.

"我出去看看他們來了沒有."

她立起來,大步朝門口走.韓修宇並不拒絕,只是在她拉門的時候,突然身子一軟,滑了下去.

"怎麼……回事?"她揉著眉問.

有人影走近,韓修宇立在她面前,沉沉地看著她.

夏如水感覺頭越來越暈了,甚至連開口的力氣都沒有.她感覺有人將她抱了起來,臉迷迷糊糊的看不清楚.但她清楚地記得,自己和韓修宇呆在一起.

"韓修宇……你放開……"她道,卻沒等到他開口就閉了眼.

韓修宇靜靜地看著懷里失去神智的人兒,唇扯了扯.用這麼卑鄙的手段……以前的他是不屑的,但,現在的他,已經學會了無所不用其極.

只要能得到她,有什麼不可以.

他轉身,朝里走,將她放在了床上.

夏如水的頭發披著,此時鋪在枕頭上,露出雪白的臉部皮膚.那漂亮的五官就在眼前,她淺淺地呼吸著,跟睡著了一般.

不久的將來,藥物會發生另外的變化,她會變得很熱情.

光想著,他便覺得熱血沸騰.

低頭,他要wen下去……

叭!

外頭,想起了開門聲,他擰了擰眉頭,還是放開夏如水走出來.

門口,站著意想不到的人,宮峻肆.

"你怎麼會在這里?"他問,眉頭擰得愈緊.

宮峻肆的表情都是冷的,"我的女人在這里,我怎麼可能不出現?"

"你的女人?"他重複,怎麼也沒想到宮峻肆會知道夏如水的下落.

宮峻肆也沒有說話,直接進了臥室,里頭,夏如水躺著,完好無損.他心頭的怒火減了一些,大步走過去,低身將人抱住.

"宮峻肆!"韓修宇將他攔住,"你沒有資格帶走她!"

"那麼,是否要我報警,告你個誘J才能帶走她?"他反問.韓修宇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她只是累了……我也只是帶她進來休息."

"那麼現在我來了,我會帶她回家休息的."宮峻肆撞開他,朝前走.韓修宇還要攔,"我承認,我喜歡她,你要是喜歡她也需要公平競爭,說起來,你和他也算不上什麼關系,所以你沒有權力隨便從我這里把人帶走."

"就算要公平競爭,也該在她清醒的時候.韓修宇,你想過沒有,若是她醒來知道你對她動了手腳,她還會理你,還會同意你所謂的公平競爭嗎?五年前的你比現在的你理智多了."

韓修宇的臉一陣青一陣白.他何嘗不知道自己用的是什麼手段,這樣的手段五年前的他是絕對不屑的,可五年後,他用了不知道多少.骨子里,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宮峻肆再撞時,他退開,眼看著夏如水被抱走.

"我怎麼在這里?"夏如水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家里的大床上.她明明記得去酒店參加宮峻雅的生日宴會的啊.

"你喝多了,我把你帶了回來."宮峻肆遞了杯水過來,並不想她知道昨晚的事情.夏如水努力想著,怎麼也想不出自己喝酒的片斷.她只記得喝了一杯水啊.

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有喝斷片的時候.

"下去吃早餐吧."宮峻肆將她拉起,在她唇上輕輕wen了wen,夏如水微紅了臉,但還是聽話地跟著他下了樓.

樓下,宮峻雅局促地站在那里,看到宮峻肆身子明顯縮了縮.夏如水走了過去,"抱歉峻雅,昨晚我喝斷片了,也沒有祝你生日快樂.生日快樂."

宮峻雅的臉僵得難看到了極致,"夏如水,你這……"算什麼三個字沒有吐出來,已經接受到了宮峻肆的目光,她沒有再說什麼,低下了頭.

一頓飯,夏如水吃得懵懂,而宮峻雅卻如坐針氈.做了那樣的事,偏偏被自己哥哥知道……

宮峻肆吃得很快.他優雅地抹著唇,"我在西山那邊為你們買了一套別墅,從今天起,峻雅你就搬到那邊去住吧."

宮峻雅震驚地看著自己的哥哥,他這是要把自己趕出去嗎?宮峻肆沒有再說什麼,起身順便將夏如水也撈了起來:"從今天起,你跟我去公司上班."

"去上班?"夏如水驚訝地看著宮峻肆.她不是沒有提過上班的事,但宮峻肆一直不同意的.

"對,上班."他幽深的眸光轉向了別處,沒讓夏如水看透心事.為了不讓昨晚這樣的事情再發生,他決定分分鍾把這個女人鎖在身邊.

"做什麼?"能上班總是好的.她一直被悶在家里,已經覺得很無聊了.

"貼身秘書."

"哥!"宮峻雅站起來,叫著宮峻肆,"我不想去別的地方住!"

因為夏如水在,她才有機會見到韓修宇,如果她搬走了,就再沒有機會跟韓修宇見面了.她急得眼淚都要流出來.

宮峻肆卻絲毫不為所動,"別墅或是國外,自己選擇."

"哥……"

"為什麼一定要峻雅搬出去住?"走出來,夏如水才敢問.宮峻肆對自己的妹妹一直保持著寬容姿態,夏如水還是第一次看他如此堅決.

"長大了就該獨\立,不是嗎?"宮峻肆輕描淡寫,並不想談及那些窩心的事,順手將她推進車里.

所謂貼身秘書,就是整天呆在總裁辦公室里給宮峻肆倒倒水,端端茶,這樣的日子比在家里還要無聊.才干了半天,夏如水就覺得無聊透頂.

她撐著下巴,開始後悔,早知道還不如呆在家里陪爺爺呢.

抬頭,看向宮峻肆.他正在辦公桌後辦公,低眉垂目,即使這樣還是無法掩蓋那身清貴與霸氣.他的指在文件里翻著,不時去看看電腦,忙得很.她偷偷站起來,准備到外面討點工作做.

"去哪里?"才走到門口,宮峻肆的聲音就傳來了.他明明低著頭,卻像腦袋上長了眼睛似的.

夏如水只能如實相告.

"不許!"他一口拒絕,"哪里都不能去."

夏如水委屈地扁了扁嘴,總有種被他綁架了的感覺.

"這里很悶."

"悶就玩電腦."他用下巴點了點她的後頭,那里放著幾部電腦.

貼身秘書上班玩電腦……夏如水狠狠窘了一下.但宮峻肆繃實了一張臉,一副不給情面的樣子,她只能默默走向那幾台電腦.

好不容易等到秘書到來說要開會,夏如水這才吐一口氣.他不在,自己就自由了.

哪知.

"跟我一起去!"宮峻肆站起來時道.

夏如水氣得差點咬碎自己的舌頭.

"我又不懂."

"不需要懂."他霸道得很,只需要她坐在那兒就可以了.

夏如水無奈,只能跟著走出去.宮峻肆的秘書亦步亦趨,加上她,這排場……

"哥."

門外,意外地站著宮峻雅.她紅著一雙眼看自己的哥哥,兩只手捏在一起,完全沒有了往日的氣勢.

宮峻肆看了一眼夏如水,"你先和張秘書去會議室."

夏如水和張秘書離開,只剩下他們兄妹兩個.宮峻雅這才走過來,握住他的袖角,"哥,別讓我搬出去,好不好?媽沒了,爸也沒了,現在只剩下我們兄妹兩個,你忍心我一個人呆在那座孤零零的別墅里嗎?"

"峻雅."宮峻肆沉沉地呼著自己妹妹的名字,"不想去別墅的原因是不想離開我這個哥哥還是別的,你自己應該比我更清楚."

宮峻雅一時窘得無地自容,兩只手捏得更緊.

"昨晚的事情我很生氣."他直言不諱,宮峻雅更是覺得臉面無處安放."你是宮家的女兒,宮家高貴的血統不是讓你因為一個男人而迷失了自己,連自己該干什麼不該干什麼都忘記!"

他嚴肅地看著自己的妹妹,眼里沒有半點通融和客氣.

上篇:第266章 在你眼里,我是別人?     下篇:第268章 不可能和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