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68章 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第268章 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宮峻雅的眼淚滾了下來,"哥,人都會犯錯啊,尤其在面對自己喜歡的人時.你敢說,對夏如水,你沒有失去過理智嗎?"

"不管我如何失去理智,都不會答應她的無理要求.愛,是要有底線的."

"可我……真的沒有辦法了."宮峻雅捂了臉,蹲在了地上.

宮峻肆默默地看著自己的妹妹,她傷心,他也是不好受的.他低身,將她拉了起來,"峻雅,韓修宇並非你的良人,終其一生,你也無法走到他的心里去,所以,放棄吧.放過你自己也放過他."

"不,我做不到,做不到!"她用力搖頭,不願意聽從哥哥的勸告.這邊叭叭地流著眼淚,那邊卻忍不住埋怨夏如水,"都怪夏如水迷惑了他,才會讓他變成這樣子的,以前的修宇哥就很好,很善良.都是夏如水害的!"

宮峻肆無奈地歎氣,"以前的韓修宇即使不是這個樣子的,也不曾對你宮峻雅喜歡過半分,你自己搞搞清楚!"

他這等于在宮峻雅面前揭開了血淋淋的事實,宮峻雅氣得直搖頭,轉身跑了出去.

"跟著她!"宮峻肆看著自己的妹妹如此油鹽不進,只覺得一陣陣煩燥,但到底是自己的妹妹,不能不管,于是吩咐奉方長道.奉方長迅速跟了出去,他才大步走向會議室.

夏如水此時坐在會議室里,窘得慌.人家張秘書是以秘書的身份進來的,自己算什麼?而那些個高管有意無意投過來的目光,更讓她如坐針氈.

門,被推開.高大的身形進來,立時吸引了所有目光.原本就嚴肅的會場,此時更加顯得肅穆.可以看得出來,大家都怕宮峻肆.

宮峻肆大步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朝夏如水點了點下巴,示意她坐自己旁邊的位置.夏如水只能硬著頭皮換位置,又受了眾人一回矚目.宮峻肆也不介紹,只淡淡吐出兩個字來:"開會."

直到下班回到宮宅,夏如水才有了解放的感覺.不過才回到屋里,就看到了堆得滿滿的幾個大箱子,還有一些別的行李.

"這是怎麼回事?"她抬頭去看韓管家.

韓管家正在指揮人將東西往車上搬,聽她問起,如實道:"大小姐要搬出去住,這是她的行李."

夏如水扭頭,看到宮峻雅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院子里的樹下,眼睛紅紅的,一聲不吭.顯然,她並不情願搬出去的.她想到了宮峻雅白天去找宮峻肆的情形,想必也是為了搬家的事吧.

看到她,宮峻雅倒主動走了過來,"夏如水,我可以找你談談嗎?"

有些意外,但夏如水還是點了點頭,跟著她走過去.

以為她會像以往那樣耍大小姐脾氣說些難聽的話,但此時她卻突然握住了自己的手,"夏如水,我知道我哥很喜歡你,你說的話他也願意聽.你幫我求求情,讓他同意我留下吧,我不想搬家."

"這……"宮峻肆喜歡她是真,但聽她的話……她還沒有這個自信.她的遲疑在宮峻雅看來是不願意幫忙,幾乎哭了起來,"我知道,昨天的事我辦錯了,不該……不該騙你去酒店跟修宇哥見面,不該……放任你們獨處.看到你昏迷著回來,我也很後悔,我真的沒想到修宇哥會那樣……但,我真的很想留下來."

"什麼?"

夏如水怔在了那里.

宮峻肆不是說她喝醉了酒嗎?怎麼是昏迷著回來的?韓修宇對她做了什麼?

"對不起,如果知道他會下藥,我一定一定不會讓你去的."

宮峻雅的進一步解釋讓夏如水面白如紙,"所以,昨天根本不是你的生日,而你是為了韓修宇才把我騙過去的?"

"你……不知道嗎?"宮峻雅這才意識到,自己多嘴了.

夏如水推開了宮峻雅,抱緊了自己,感覺全身都涼透了.宮峻雅這變了質的愛,韓修宇的變態行為……一切的一切,都讓她覺得陌生.

"抱歉,這件事我幫不了你."如果她不曾幫韓修宇騙自己,她還會抖膽去勸勸宮峻肆,但,現在,她做不到了.

"夏如水!"宮峻雅在背後無力地呼喚著,夏如水已經走遠.

才到屋里,電話就響了起來,上頭竟是韓修宇的號碼.心頭的那團火還在翻滾,她迅速接下了電話.

"如水."那邊,傳來柔柔的呼喚,滿滿深情,"聽說你今天去公司了,還習慣嗎?"

"習慣與不習慣,跟你沒有關系吧.韓修宇,我怎麼也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人,你真是……太卑鄙,太讓人失望了!"她忍不住罵了出來.韓修宇在那頭頓了一下,已然明白,"肆把一切都告訴你了?"

"這樣也好."他並不道歉,反倒道,"這樣你就能看到我得到你的決心了."

如果韓修宇在她面前,她一定會給他一巴掌的,"你問過我的意思嗎?知道我想跟著誰嗎?韓修宇,我不喜歡你,永遠都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

這話,沉重地刺痛了韓修宇的心.

"所以,你打算一輩子喜歡宮峻肆了?"

"那是當然!她就得斬釘截鐵.

那頭的人忽然笑了起來,這笑像一股寒風,直透她的心肺.

"你……笑什麼?"她不由得問.

韓修宇笑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你喜歡宮峻肆,宮峻肆喜歡你,真是好啊,可是如水,你真以為皆大歡喜了嗎?你們前輩子的恩怨呢?你別忘了,你的父親是他們宮家人害死的啊.你真要跟仇人的孩子結婚嗎?這是大逆不道,你不知道嗎?"

夏如水的臉登時慘白,她沒想到五年後這件事還會被人提出來.

"你盡管跟他吧,和他結婚生子,讓世人唾棄你,也唾棄你的母親,讓你的母親永遠愧對你死去的父親,就算進了墳墓都抬不起頭來."韓修宇的話語無比惡毒,簡直口不擇言.夏如水激動起來,"閉嘴,閉嘴,你給我閉嘴!"

"我閉嘴就什麼都沒有了嗎?你應該比我更清楚,這份仇恨是永遠存在的,不可能化解的.你和宮峻肆,除了愛人更是仇人啊,你要情何以堪?"

叭!

夏如水甩掉了手機,兩手捂住了臉.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兩個人辛辛苦苦走到一起,為什麼還要有這樣的阻擋?

前代的恩怨關她什麼事?關她什麼事?

"臉色怎麼這麼差?"

晚餐時,宮峻肆發現了夏如水的不對勁,問.夏如水搖搖頭,不想讓他知道自己經曆了什麼,只道:"可能有些感冒了."

"感冒了?"宮峻肆伸手過來捂她的額頭,嘴里叫道,"韓叔,叫醫生過來!"

夏如水不自在地推開他的手,"只是小感冒而已,休息一下就好了,不需要那麼誇張."

"自然是不行的,萬一轉成大感冒怎麼辦?還是要叫醫生來看看比較妥當."

他這極致的關懷讓夏如水無地自容,不僅沒有感到甜蜜反而湧起一陣罪惡感.她心里勸著自己,經曆了千山萬水,前代人的那些事真的不重要了,可身體本能卻拒絕著他的靠近.

"真的不需要,我上樓去休息了."她幾乎粗魯地推開椅子,大步上了樓.

她把自己蒙在被子里,不願意再去想任何事情.以為一定會難以安眠,沒想到竟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半醒半睡間,她感覺一只大手在額頭上撫著,有暖暖的唇落在她的臉上……

清晨醒來,宮峻肆已經不在.他留了言,說是讓她在家里休息一天.夏如水抹了抹額頭,感覺昨晚的撫摸和wen那般真切卻又尋不著蹤影.

她沒有呆在家里,而是去找了梁慧心.

看到她到來,梁慧心顯得很開心,問東問西,有說不完的話.她拉住了梁慧心的手,"媽,你也因為父親的事反對我和宮峻肆在一起,前一代的事情就真的那麼重要嗎?"

"怎麼了?突然跟我說起這個來了?"梁慧心有些意外.

"沒有,只是想知道."

梁慧心輕輕撫摸著她的腦袋,"媽媽阻止你也不是完全因為前塵往事,只是希望你和他能再想想清楚,終究你們之間隔了這麼多事.另外……"

她露出一臉的為難,沒有再說下去.夏如水卻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存在,"另外什麼?"

"如水."梁慧心憂心地看著自己的女兒,有些話她本不想說的.但,若是事情是真的,她的沉默不等于害了夏如水嗎?

"你父親當年那項發明遠不止被宮氏拿走的那些,他曾告訴過我,說還有最最中心的環節,如果得到那個才是真正的無人能敵.不過,那個是什麼,到底藏在哪里無人能知.我讓允修幫我調查過,以他的能力都沒有得到什麼結果,這讓我不得不猜想,這個秘密可能就在你我身上.而最近,我發現有人在調查你我,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人,但一定是有目的的.如果這事跟宮峻肆有關,他一定會把你看得特別緊的."

"不會是他的."

夏如水低嚀著,此時卻沒有了把握.宮峻肆的確把她看得很緊.

"不管是不是他,我們都要防備著.那是你父親的東西,不該被別人拿去."

上篇:第267章 不需要懂     下篇:第269章 必須要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