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81章 她的朋友何需你過問  
   
第281章 她的朋友何需你過問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到達宮宅時,夏如水正好看到宮峻肆的車子停下.她跑過去,想提前跟他打聲招呼,只是許如萍已經走了出來.

"你怎麼又來了?"宮峻肆的臉色一下子冰下去,不客氣地問.

許如萍努力壓制著不滿,看自己的兒子,"我和你父親沒離婚,好歹算這個家的女主人,為什麼不能回來?"

"誰承認你是這里的女主人了?我父親?他早已過世了."

"你父親過世了?"許如萍滿面驚訝.

"怎麼?這麼大的事你都不知道?"

許如萍搖了頭,宮氏大廈爆炸的事鬧得挺大,她多少聽說過一些,但宮父去世的消息,她還真不知道.

"對不起,這二十幾年我深居簡出,所以並不知道……"

宮峻肆冷哼了一聲,並不把這些放在心上,而是去看韓管家,"韓叔人老了,記憶也不行了嗎?我不是說過了嗎?不要讓隨便什麼人進這個家門."

韓管家給窘在了那里,"我……不是……"

"是我讓媽媽回來的."宮峻雅從屋里走出來,大聲道.

宮峻肆的眉頭擰得愈發難看了,"為什麼要去打擾雅雅!"他這一聲沉喝不僅夏如水,連許如萍嚇了一跳.

"她是我女兒,怎麼能說是打擾!我們遲早要相認的,不是嗎?"

"你還知道她是你的女兒嗎?她從生下來你就沒有看過一眼,沒有喂過一口奶,一聲稱自己死了跑出去逍遙快\活,你有什麼資格自稱她是你的女兒?"

許如萍被兒子訓得里外不是人,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宮峻肆雖然罵著許如萍,拳頭卻在袖下握緊.母親的無情,于他,是刻骨銘心的.夏如水看到,走過去輕輕握住了他的臂.

這個時候,她只想給他一些安慰.

"那時候的難處不是對你說了嗎?為什麼還要斤斤計較下去?"好一會兒,許如萍才不甘心地開口,表現得十分委屈,"那會兒我生不如死,你就不為我考慮考慮嗎?"

"你生不如死,可孩子是無罪的,身為母親,哪怕就算死也不該拋下自己的孩子!"他不想退步.宮峻雅紅著臉蛋在繈褓里哭的樣子在他的腦海里深深印著,一刻都不能忘記.而自己那時也才幾歲,正是需要母愛的時候.

父親自私也就罷了,連本應偉大的母親也如此自私.

許如萍捂了臉,再不能說下去.宮峻肆不說她也覺得心中有愧.

"哥,不要那麼說媽!"宮峻雅卻看不慣了,指責著自己的哥哥,"媽不是說了嗎?她那時是有原因的."

"峻雅!"宮峻肆制止自己的妹妹幫許如萍說話.

他轉臉,十分冰冷地對著許如萍,"你對峻雅的打擾我很生氣,她現在已經不需要你了,你可以走了."

"我需要,需要的!"宮峻雅跑上來抱著許如萍不肯松手,"我從小就沒有得到過父母的愛,除了哥哥,誰都不待見我.我做夢都想能得到父親的原諒,希望母親可以安危無恙地回來.如今她回來了,哥,求您別趕她走."

"峻雅!"對于許如萍利用自己妹妹這一點,他無法釋懷.她既然知道自己錯了,就該用正確的態度求得他們的原諒,而不是利用妹妹的感情住進家里來.

宮峻雅可憐巴巴地搖頭,"哥,你也知道,我失去了什麼.現在,我不想再失去了,求你,讓媽媽住下來吧."

她這話刺痛了宮峻肆的心,他當然知道她在韓修宇那里受的傷害,最後雖然依舊繃著臉卻沒有再強行趕走許如萍.

回到屋里,他狠狠灌下了兩大杯酒.夏如水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從背後走過去抱住他,"我知道,你對你母親懷著深深的怨,但既然她願意回來,就給她一次機會吧.你也看到了,峻雅需要她.或許,她能幫峻雅更快地從背痛里走出來."

宮峻肆轉頭看著抱著自己的嬌小女人,輕輕歎一聲,"她是我母親,我又怎麼可能一輩子拒之門外.但才回來就用手段,會讓我覺得她不是真心要回歸這個家庭的."

"她,可能就是太急了些."宮峻肆沒有說什麼,眼睛眯得緊緊的.

許如萍留下後,宮峻雅也住在了家里,她的情緒果然好了很多,笑容也多了很多,每天和許如萍黏在一起,小女人姿態十足.看著宮峻雅開心,夏如水也是開心的.宮峻肆雖然依舊冷臉對許如萍,但不再是把她趕出去的事,許如萍順理成章地做著宮家的夫人,一步一步從韓管家手里奪得管家的權利,對家里的事事都會過問.

夏如水對掌管家事不感興趣,自然不會去管.日子一天天過去,表面上至少是平靜的.不過,她沒想到韓修宇還會來找她,而且直接等在宮宅門外.

看到他,夏如水差點給嚇死,"你怎麼到這里來了?"

"我是來找你的."韓修宇直言不諱.韓修宇炸掉了他的飛機,害得他廢了些功夫才得以離開島嶼.

"我們之間應該保持距離才對,還有,峻雅就在家里,如果看到你,她的情緒又會受影響."嘴里說著,她忍不住四處張望,還真怕宮峻雅這個時候出來.

"你每天都呆在宮宅,極少出去,出去了也有一大堆人跟著,我沒辦法接近你,只能到這里來."他委屈地陳述著.

"我們本來就不該見面."夏如水卻半點面子都不給.他做的那些事,已經讓她倒盡了胃口.

"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看看你生活得好不好."

"我過得很好,謝謝你的關心,我該走了."

說完,她轉身往里走.韓修宇卻一伸手將她扯住,"你就這麼不想見到我嗎?如水,我到底哪里入不了你的眼?"

"你哪里都沒有入不了我的眼,因為你跟我一點關系也沒有.韓修宇,你上次的所為已經讓我恨你了,如果不想我恨得更深點就請離開."

"如水……"

夏如水一下子扯\開,大步走了回去.她的不留情深深刺痛了韓修宇,他僵在那里,有如一根木樁.

"夫……媽……"

夏如水沒想到的是,一走進屋子里就與許如萍撞了個正著.許如萍用一雙審視的眼睛看著她,格外銳利,"門外那個男人是誰?跟你什麼關系?你們拉拉扯扯的想做什麼?"

她一連問了三個問題,每個問題都那麼咄咄逼人.夏如水被問得極為不舒服,但還是客氣地回應,"只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許如萍顯然不信,"普通朋友會拉拉扯扯?我倒要去問問峻雅,你的這個普通朋友到底什麼身份."

"別!"聽到她這麼說,夏如水的汗都給嚇出來了.宮峻雅好不容易才從情傷里走出來,跟她說韓修宇回來了,不是有意揭她的傷疤嗎?

許如萍卻誤解了她的意思,"怎麼?這個朋友峻雅不能認識?還是,你們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系怕峻雅和峻肆知道了?"

"不是……只是……"她不知道如何解釋.

"只是什麼?"許如萍卻半步不讓,"你應該知道,宮家是大戶人家,有頭有臉,經不得那些戴綠帽子的事情發生."

"我沒有給宮峻肆戴綠帽子,只是那人……那人跟峻雅……是峻雅喜歡的人.不過……"

"既然是她喜歡的人,為什麼不通知她?你心里有什麼鬼?"許如萍根本不給她說完話的機會,嚴厲地訓斥起來.夏如水無力到了極點,"對方不喜歡峻雅,他們之間發生了不少事情,如果峻雅看到他反而麻煩."

許如萍沒有再吭聲,但嚴厲的目光里滿滿對她的不信任.夏如水輕輕拍著胸口,她早就知道許如萍對她並不滿意,卻沒想到她會對自己處處充滿戒心.還好,她沒有什麼把柄能讓其抓住的.

她以為這件事就此過去,許如萍卻沒有.晚飯時間,她再次提起了這件事,"夏小姐,是不是該把白天出現在門口的那個男人介紹一下?"

宮峻肆和宮峻雅都在場,紛紛抬頭來看夏如水.夏如水的頭皮一陣發跳,她完全沒想到許如萍要在此時提起,她分明就是要把事情鬧大啊.

"……只是一個朋友."

"朋友?什麼朋友?"

夏如水只覺得喉嚨發干,卻為難地看看宮峻肆再看看宮峻雅,終是不能吐出那個名字來.

"怎麼?連什麼樣的朋友都不敢透露了嗎?"

許如萍嚴厲不已,在她看來,夏如水連朋友的情況都不敢透露,就是心里有鬼.

"說一下名字總不為過吧."她還在逼.

"那個……"就是名字敏感啊.

"她的朋友何時需要您過問了?"不客氣的話突然插了進來,是宮峻肆.夏如水驚訝地去看他,他低著頭,臉色並不是很好看.許如萍立時難受起來,"峻肆,我可是在幫你啊,她若是交了些亂七八糟的朋友,給你丟臉怎麼辦?"

"她從來都不會丟我的臉."

宮峻肆的話讓夏如水一時感激不已.他的信任此時顯得如此珍貴,手不由得從桌下將他的握住.宮峻肆回握住她的手,掌心溫暖.

上篇:第280章 重要人物     下篇:第282章 挑撥離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