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287章 對誰都不講情面  
   
第287章 對誰都不講情面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是……什麼樣的應酬?"應該不會碰到宮峻肆吧.雖然說他們的業務有重合的方面,但宮峻肆並不是每個應酬都親力親為非到場不可的.

"去了就知道了."謝林卻不肯透露半句.

夏如水沒辦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晚上要晚歸,她特意打電話回家,想要告知韓管家,也算是一種禮貌.只是沒想到接電話的卻是許如萍.

"……阿姨."她艱難地呼了一聲,也知道那頭的許如萍並不稀罕她這聲稱呼.果然,那頭冰冰地哼了一聲,"有什麼事?"

"是這樣的,晚上有應酬,所以會晚歸."她急急把話說出來.

"應酬?"許如萍的語氣更加冰凍,"什麼樣的公司,一去就要應酬?你做的到底是什麼工作?不會是公關吧."她聲音里的嘲諷意味明顯,似乎夏如水只配得上這樣的工作.

"不是的,是正常的應酬活動,我做的是秘書."

"哼!"在許如萍看來,秘書和公關沒有什麼區別.她也懶得再說話,叭一下掛了電話.聽著那頭傳來的忙音,夏如水無奈地搖了搖頭.許如萍對她的態度,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轉變.

她想給宮峻肆打個電話,卻也知道他白天很忙,打過去他未必會接,最後只發了條信息.

宮峻肆開完冗長的會後直接回了家,因為晚上有就應酬回來換身衣服.當然,也順便聽聽夏如水對新工作的評價,看看她是否順心.

他六點鍾便到了家,夏如水還沒回來,屋里只有洋洋和許如萍.

"爸比."看到宮峻肆,洋洋喜滋滋地撲過來,抱住他.宮峻肆臉上的線條柔軟下來,抱著肉\團團般的洋洋,心里升起無盡的滿足感.

"媽咪還沒回來嗎?"

"沒有."洋洋搖頭.

許如萍討好地遞了一杯茶過來,聽他問道夏如水,臉扯得有些難看,"說是公司有應酬,晚點才回來."

宮峻肆擰了擰眉頭,"才去就有應酬?"他倒是忘了問夏如水做的是什麼工作.

"就是嘛,才去就要應酬,這工作想來就只有應酬這一項吧."許如萍雖然沒有明說,但這意思已經表達得很清楚,"我們宮家也是有頭有臉的,若是傳出去,說媳婦還要出去拋頭露面地應酬,不知道別人怎麼說呢.不過還好,你們還沒有結婚."在許如萍看來,這婚根本不需要結.夏如水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

宮峻肆的臉因為許如萍的話而沉了下去,但終究洋洋在,難聽的話不便于當著兒子的面說出來,所以沒有多說話.他把洋洋放下,轉身往樓上走.沒多久,換了一身衣服下來.

"還要出門嗎?"許如萍急急追過來問.

"嗯."宮峻肆淡淡應這一句,快步離去.

奉方長發現今天的宮峻肆似乎心情不太好,上車這麼久既不說話也沒有別的動作,只將兩道眉深深擰著,似乎有心事.他不敢亂說話,只一路小心地開著車,開了一半才想起什麼般開口,"好像夏小姐給您發過一條短信."

"什麼內容?"宮峻肆有些意外,問.

"這個……不清楚."他一個特別助理,哪敢窺探老板的隱私.宮峻肆這才掏出手機,劃開,看到了她留下的信息,說是要參加一個應酬.不是一家小公司嗎?哪來的那麼多應酬?他點開手機去打夏如水的電話,不過那頭並無人接聽.

此時的夏如水已經隨著徐應凡上了車.因為晚上有應酬,她提前將手機調成了靜音.徐應凡對著她的職業裝看了半天,嫌棄般搖頭,在經過商場時叫司機停了車.夏如水不知道他要干什麼,但也只能亦步亦趨地跟著.

徐應凡熟門熟路地走到一家一線品牌店,早有店員迎過來,"徐少,需要些什麼?"顯然,他是這里的常客了.

夏如水知道他的女人不少,自然不會少逛這種店,只是他此時往女服裝店鑽卻讓人費解.徐應凡在衣服中間巡視了一遍,伸手指向一件禮服,"這件,拿下來給她試."他的下巴點在夏如水身上.

夏如水給驚得不輕,"您這是……"

"叫你試就試."他懶得解釋.

夏如水只能聽話地走進去,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穿上了那件禮服.

"這衣服真的很適合小姐您呢."工作人員討好地道,眼里臉上全是諂媚,"徐少對于女人向來大方,小姐真是好命."

這聲里里,又是各種的羨慕嫉妒恨.夏如水窘了一下,已然明白工作人員把她和徐應凡的關系想歪了.雖然和工作人員不熟,但她還是忍不住解釋,"我和徐總只是工作上的關系."

工作人員"哦"了一聲,顯然沒有相信她的話卻也沒有再說什麼,順手給她拿了一雙高跟鞋.夏如水走了出去.

徐應凡懶懶地倚在收銀台前,眼睛微眯著,他向來相信自己的眼光,自然知道那衣服是極為合適夏如水的.可當夏如水走出來時,他還是給震得不輕.換了一身衣服的夏如水婉若偏偏仙子從天而降,白色的禮服襯著她白色的皮膚,整個兒就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嘛!

加上夏如水一副清純模樣,他有種不敢褻瀆的感覺.

"真美呢."外頭的工作人員紛紛表態.

夏如水有些不自然地扯了扯裙子,的確,這衣服很襯她.

"就這套吧."好一會兒,徐應凡才道,他轉頭遞卡給工作人員,心髒卻莫名地跳起來.常在花從中走的徐少向來片葉不沾身,對于女人早就習以為常,卻還是第一次因為一個女人而心跳.這一點,連他自己都覺得奇怪.

"不用,我自己買單吧."夏如水走過來,阻止他.她不想收人東西,尤其徐應凡的,凡事還是要分開的好.

徐應凡卻將她的手推開,"讓女人買單,這不是我的風格."

"隨便讓男人買單,也不是我的風格."夏如水很堅持.

徐應凡看著面前比自己矮了半個頭的女人,她一副倔強的樣子越發顯得可愛,掀動人心.認識那麼多女人,矯情的也不是沒有,卻沒有哪個會把拒絕表現得這麼明確.能得到他送的禮物,不是每個女人的榮幸嗎?

"這是工作應酬,公司給買服裝合情合理."最後,他拿出這個借口.他可是個大男人,若是哪天傳出去,說他陪女人買衣服卻讓女人自己掏錢,面子往哪兒擱.聽他這麼說,夏如水倒沒有再堅持.

兩人直奔會場而去.

"宮先生."宮峻肆的到來獲得了主辦方的熱情迎接,他天生帶光,無論走到哪里都光芒萬丈.主辦方有如請神般把他往里請,表知道他們費了多大的力才請來這尊大神啊.宮峻肆表現得極為淡然,對于這種應酬,他興趣缺缺.但身為本省的龍頭企業,有些時候不得不浪費時間在這些所謂的應酬上.再牛的企業都得和政府搞好關系,而這正是當地政府主辦的一場公益活動.

看到宮峻肆到來,大家都紛紛停下了手中的事,和別人談話的人也都散開,朝他這邊看來.更有不少人朝他走去,想跟他攀攀關系.宮氏可是響當當的企業,宮峻肆更是富有傳奇色彩的商人,誰都知道,在六年前他的公司被炸得一干二淨的情況下,他不僅妥善安排了所有死者家屬,還利用短短五年時間東山再起,一躍再次成為本省的第一大企業.

重組的宮氏不僅是本省的第一,在全國乃至全世界都排得上名號,不讓人服氣都不行.

若是能和這樣的人物扯上關系,還怕以後沒有生意做?

隱在人群里的蔡雪微微一僵,看到宮峻肆後整個人都有些失常.她是陪蔡奎來的.蔡奎今時不同往日,他擁有了宮氏一半的股份,算得上是巨有錢的人.但因為先前的背景,在上流社會極不招人待見,這才借著這個機會跟政府攀攀關系,以期改變形象.

宮峻肆落在人群里,一舉手一投足都充滿了成功男人的韻味,又自帶霸氣,卻偏偏是個俊美非凡的男人.這樣的人,不論哪個女人都逃不過.蔡雪也未能免俗,即使知道宮峻肆的手段殘忍,無情冷酷,知道他心里住著另一個女人,知道自己入獄的事自己的落迫都因為這個男人,卻還是無法控制心跳,此時已經亂成一團.

她喜歡宮峻肆,經曆了這麼多仍然喜歡,或許,就算宮峻肆直接給她一刀她都不會改變對他的喜歡!蔡雪的指頭緊緊地掐著裙擺,目光貪婪地隨著他轉動,腳步也不由得走向他.

"雪兒!"蔡奎伸手,將自己的女兒拉住,朝她搖搖頭.他是個清醒之人,早就看透了宮峻肆,他是不可能對自己的女兒產生好感的.以前不會,現在更不會了.蔡雪泫然欲滴,幾乎哭出來,"爸……"

蔡奎扯著她迅速退出會場,直到走到極偏僻的地方才松開,"你忘了他是怎麼對你的嗎?雪兒,他冷酷無情,對誰都不講情面,你又不是不知道啊!"

上篇:第286章 傳出去,疼的不止腳     下篇:第288章 喜歡她,無法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