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07章 又不是狼  
   
第307章 又不是狼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夏如水跟徐應凡看起來關系不一般已經讓她窩火,卻沒想到她竟然還是徐應凡的秘書.秘書,是老板身邊最親近的人之一,一想到夏如水跟徐應凡抬頭不見低頭見,火就湧了起來,"難道峻肆養不起你嗎?要到別的男人這兒討飯吃?"

夏如水覺得無辜極了.她不上班,許如萍說她懶,只想著宮峻肆養,她上班了卻還要挑刺.

"不管他養不養得起,我也該有自食其力的自覺吧,阿姨您說不是嗎?"終究是在公司,有外人在,夏如水沒有把話說得太過分,給她留了些面子.

許如萍此時哪里聽得進這些話,一心里想著自己看中的女婿跟夏如水走得近,極有可能被這個女人勾引,心里就一陣陣地不舒服.

"自食其力的自覺?你有這個自覺嗎?若是有這個自覺,怎麼會明知道應凡跟峻雅有這份關系還賴在這里不走?"

她沒有賴在這里不走,而徐應凡和宮峻雅認識在她進公司之後,而且他們的感情也算不到那個份上吧.

夏如水不知道如何解釋,因為許如萍對她一直不滿意,不論她說什麼是終都討不到好去.

"阿姨放心吧,我在這里頂多再做三天,一定會走的."她只能選著這一句許如萍最能接受的話說.許如萍的臉色終于緩和了些些,"是真的嗎?可別騙我."

"是不是騙您,您到時來看不就知道了?"

"算你還有自知之明!"許如萍總算滿意,她摸了摸喉嚨,"哪里有水啊."

"我去給您倒."

夏如水主動走過來,要拿杯子.許如萍一甩手,對她滿是嫌棄,"告訴我水在哪里就好了!"

夏如水只能朝外指了指.

許如萍自己拿起一次性紙杯朝那個位置走去.

"你們看到了沒有,夏小姐今天又收到玫瑰了呢."

"她男朋友送來的吧,真是酷斃了.那麼帥又多金的男人,還這麼浪漫,她前輩子一定拯救過地球!"

"花根本就不是她男朋友送的.我悄悄告訴你們哦,其實花是我們徐總送的,有人看到了,徐總每天早晨都會帶一束紅玫瑰來,結果最終出現在她的桌上……"

"不會吧."

"怎麼不會……"

幾個文員走過,剛好讓許如萍聽到了這些話.她連水都不接了,黑著個臉走出來,有原地立了一下而後迅速走向秘書室.

"阿姨,水喝完了?"夏如水看著突然轉回來的許如萍,看到她手里的杯子空空如也,驚訝地問.

許如萍沒有理她,目光在桌上一陣搜索,毫不費力地看到了桌上的那束紅玫瑰.剛剛那些個文員的話再次滾入耳際,她的眼睛一時銳利如刀,"這花,誰送的?"

"花?"看著那束被她摒棄的話,夏如水有些頭痛.

許如萍卻一步走來,伸手就朝夏如水的臉拍了下來,叭一聲,不僅驚壞了夏如水,也把謝林給嚇了一跳.

"您這是……"夏如水捂臉,不解地看向許如萍.許如萍咬牙切齒,"你個不要臉的女人,勾引了韓修宇也就算了,現在連應凡都不放過!你心里到底有沒有峻肆,把他當成了什麼!還在峻雅,你就這麼喜歡跟她搶?"

"我根本沒有……"

"我告訴你,你若再敢打應凡的主意,我對你不客氣!"她端起了婆婆的架式,對夏如水各種的警告.謝林不得不快步走來拉住許如萍,"這位夫人,您這麼鬧不妥當吧,這里終究是徐總的地盤,若是讓他知道,肯定會生氣的."

提到徐應凡,許如萍的氣勢才弱下去一點點,卻不忘朝夏如水再次一瞪,"別忘了你說過的話,如果三天後你還敢在這里上班,那麼,我絕對不會客氣的."

說完,扭身就走.

謝林走過來,看一眼惹禍的花,無奈地搖搖頭,"沒事吧."

許如萍那一巴掌力度不小,當然不會沒事,但她能怎樣?最終也只能搖頭,"問題不是很大."

"那位夫人是你……什麼人?"

夏如水歎一聲氣,"我男朋友的母親,也是……徐總現在交往對像的母親."

謝林恍然大悟,"難怪……"

她並不是喜歡八卦的人,對徐家的私事也不太清楚,所以沒有深問下去,只道:"你臉成了這個樣子還能上班嗎?要不先敷一下吧."

"不用了."雖然留了指印,但她也不是那麼嬌氣的人.而且這麼回去無非是去面對許如萍的冷臉,還不如留在這里工作.

徐應凡回來,早就從謝林那兒聽到了許如萍來鬧的事,直接走到夏如水身邊,伸手把她的臉抬了起來.夏如水看到徐應凡,微怔而後想要把自己的下巴從他的指中撤離.

徐應凡卻沒有松手,眉頭擰得十分難看.夏如水的臉本來是白皙纖小的,此時留著幾個指印,顯得極為狼狽.

"去拿冰塊!"他朝謝林發布命令.

謝林領命而去,夏如水忙搖頭,"不用的."

"臉成了這個樣子怎麼不吭聲?"徐應凡的聲音有些僵硬.

"該說什麼?說因為你的花而被人打?"夏如水反問,早就對他送花不滿了."對不起,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徐應凡的道歉讓夏如水有些意外,本想客氣幾句,但想到他這些天的可惡行徑,依然板著臉,"既然知道了,以後就不要再送了."

徐應凡沒有說話,只凝著她的臉抿緊了唇.

"徐總,冰塊到了."謝林在背後輕聲道.

徐應凡伸手接過,往夏如水的臉上貼去,夏如水再次偏開了臉,"不用了,我自己來."

她伸手,去拿冰塊.

徐應凡的臉色再次難看,"我是徐氏的公子,繼承人,多少人等著我為她們敷臉我還不願意呢."言下之意是怪夏如水不知好歹.

夏如水只扯了扯唇,"徐總大可以去找那些等著您的人."

平日就反感他送花,今天又因為花而被許如萍打,她的耐性終于磨光了,不打算給徐應凡半句好話.

徐應凡的性子偏偏是,你要是乖巧聽話,他未必多感興趣,像夏如水這樣半點不給面子總是動不動沖他的,他反而越想揪著不放.于是乎直接將她壓坐在椅子上.

他的橫蠻惹得夏如水一驚,要掙紮,徐應凡傾身下來,用半個身子將她壓住.

"喂,你……"夏如水大驚失色,低叫.

徐應凡壓住了她的頸,"不想我wen你,就乖乖的."他的臉離她不過幾公分,唇落在她的上方,眸子里滿是認真.夏如水給嚇得當真不敢動了.謝林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己的老板,他雖然送花送曖昧卻從來沒有如此直接過.而他即使風流成性,也沒有這麼無視自己的存在對女人……

看到夏如水終于乖了,他才把冰塊複放在她臉上.冰冰的感覺讓夏如水感覺臉上的疼痛輕了許多,但臉色卻已經無法回複,眼睛憤怒地瞪向徐應凡,控訴他的行為.

徐應凡也不在乎,認真而專注地為她消著腫.

大半個小時後,夏如水臉上的腫痕終于消了下去,只留下淺淺的印子.徐應凡這才拍拍手,不忘揪著她的下巴觀察一番,點了點頭.

他松開她.

夏如水從位置上立馬彈了起來,像對待怪物般對著他,而且離他遠遠的.

"我又不是狼."被她的反應弄得哭笑不得,他道.

在夏如水眼里,這個男人比狼還可惡.

"徐總,我有件事我必須要跟您說一下,我最多在這里呆三天,三天後就要離開,您盡快找到人接手我的工作吧."

之前還會有諸多考慮,但現在什麼都可以拋諸腦後,她唯一的想法就是快點離開這里.

徐應凡的指微微緊了一下,"我不同意."

"這不是在征得您的同意,而是在通知您."

徐應凡反回頭,看到了夏如水漂亮臉蛋上的那抹倔強,唇揚了起來,"怎麼辦呢?我這個向來喜歡挑戰,越是順從的越不感興趣,越是挑釁我的越是要惹.你這麼走了,我會卯足了勁追的."

夏如水給氣紅了臉,"追一個不喜歡您的人有意思嗎?更何況我已經生子了."

"有意思."他高調地點頭,"至于孩子,我可以當成親生的."

"你……"面對這樣的人,還能說什麼.夏如水只能冷笑一聲,"如果您覺得這樣很有意思,能滿足您紈绔公子的那份挑戰欲,那便隨你吧."

說完,拾起了包包,"抱歉,原先考慮到工作,所以決定再留三天,我想了一下,還是一天不留的好."

在將來的工作機會與宮峻肆之間,她願意選擇後者.

徐應凡並沒有強留她,夏如水第一次在工作還沒有結束的時候便走出了公司.時間還早,該上哪兒去呢?

她望著還掛得老高的太陽,深度思考這個問題.

……

許如萍在打完夏如水後,急匆匆地下了樓,原本想要原路反回,但心中的那股氣似乎並未得到開解.她的胸口起伏著,還想更深重地打擊一下這個女人.

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跟自己的女兒搶男人!

她一折身,直接去了宮氏.

上篇:第304章 在乎的就是她     下篇:第308章 告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