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11章 受到的特殊待遇  
   
第311章 受到的特殊待遇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往湯里放的可是催,情的藥,兩個人今晚必定會發生點什麼.干柴烈火一夜,兩家都是要臉的,婚事必成.她絲毫不覺得自己這麼做不妥,反而認為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

"沒事閑得慌?"宮峻肆走進尚的頂級包廂,對著里頭坐著的男人不滿地道.大好的時間,他本該回去陪女人兒子,卻被好友拉到了這里.

蔣方齊,是本市三大家族宮,徐,蔣家的其中之一,新近幾年才跟宮峻肆來往,兩人合作過幾個項目,對于彼此的行事風格十分喜歡便慢慢走近了.

蔣方齊和宮峻肆有著相似的經曆,都曾經曆家族敗落,而且都力挽狂瀾,將家族企業再次拉上了A市前三的位置.他和宮峻肆幾乎齊名,在商場是名聲顯赫.這樣的兩個人在一起,共同語言自然是有的,再加上那份惺惺相惜,關系非比尋常.

不過蔣家近些年來一點點將事業往國外搬,所以慢慢淡出眾人視線,反倒沒有徐家顯眼了.

他舉了舉杯子,"你就不閑了?一天到晚無非那點事,錢反正是掙不完的,不得留點時間享受一下人生?"

"享受人生也不是跟你享受啊."宮峻肆不客氣地回應道,低頭倒了杯酒給自己,雖然才進來,但也看得出蔣方齊的心情不是那麼好.

"怎麼,發生什麼事了?"

蔣方齊哼了一聲,"對于你我來說,商場上的那點事早就不是事了."

不是商場上的事,就是私事了.

"你是怎麼原諒那個女人的?"他忽然問.雖然沒有和夏如水見過面,但她和宮峻肆的事,他還是很清楚的.

一提到夏如水,宮峻肆的唇角都軟了起來,"原諒?我跟她之前何談原諒,只有感激.她一個女孩子家,生了我的孩子,還幫我保護了爺爺,甚至為了他們嫁給一個不喜歡的男人,在我心里,她偉大至極."

"就算她可能跟那個結婚的男人上了床都不介意?"

宮峻肆微微眯了眼.

夏如水沒有,若真是有,他也會原諒的.

"你介意?"他反問.

蔣方齊狠狠灌下一杯酒,"我沒有你那樣的好運氣,那女人棄我而去生的可是別人的孩子."盡管那孩子看起來很可愛,但終究不是自己的骨肉啊.

"既然如此,還堅持什麼,甩了她找更好的不就行了?"

"甩了她?"蔣方齊再倒一杯酒,卻怎麼也喝不下去了.是啊,甩了她就可以了,可他為什麼還要糾纏不清呢?

"不談了,喝酒."

兩人喝了半瓶酒,大半是蔣方齊喝的,宮峻肆比較克制,因為知道夏如水不喜歡酒味.想到夏如水,他的唇瓣不由得柔軟起來,看向蔣方齊時,又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感情這東西,看來真的挺磨人的.蔣方齊的情況與他像卻又不完全像,他沒落的時間跟自己差不多,而那個女人是他的初戀,卻在他沒落的時候選擇嫁給了一個貴公子,把他給甩了.

他再見到她時,她大著個肚子,正和那位貴公子在醫院里產檢.如今他卷土重來,又恢複了往日的風采,而那女人的男人成了植物人,躺在醫院里再不能動彈.而他事業,也因為他的沒落岌岌可危.

那個女人,是不能和夏如水相比的.

正想著事,電話卻響了起來,是蔣方齊的.他低頭掏出手機放在耳邊,在聽到那頭的聲音後臉色漸變,而後叭一下子將杯子砸在了桌面上,一片粉碎!

宮峻肆挑了一下眼皮,知道定是那個女人又惹什麼事兒了,也懶得去管,由著他大步走出去連道別都沒有.

他緩緩飲著杯中酒,決定喝完這一杯就回去陪自己的女人.

門,卻在此時被人推開,進來的竟是徐應凡.

宮峻肆微微挑眉,"徐少今天怎麼有時間過來?"

徐應凡晃著身子走進來,一副紈绔子弟的形象,"聽說宮少在這里,所以特地來看看."尚是徐家的產業,這是眾所周知的.

宮峻肆並不喜歡徐應凡,但卻很喜歡尚的經營模式.徐應凡手里還拿著一瓶酒,"正好得了瓶好酒,等不及要與宮少分享."

宮峻肆哼了哼,並不認為自己想要跟他分享什麼.

徐應凡卻率先倒了一杯遞向他,"一杯酒而已,宮少還怕我下毒不成?"

宮峻肆這才接下,"當然不怕,我只是不喜歡你纏著我的女人的樣子."

他的直接惹得徐應凡笑了起來,"這只能說如水太過迷人了."

竟敢當著他的面說他的女人迷人,他很不爽!當然,也不會表現在臉上,"她再迷人也是我的,徐少有的是選擇空間,別把時間浪費在我女人的身上."

徐應凡不語,主動與他碰杯,把酒喝了下去,"宮少,還有事,失陪了."

宮峻肆將他未喝完的酒喝掉,轉頭叫人去取醒酒湯.並非喝醉了,只是不想回去的時候讓夏如水聞到酒味.她哪怕只是皺個眉頭,他都會舍不得.

工作人員離去,他感覺微微有些氣悶,斜倚在了沙發里.沙發設計得非常舒服,讓人昏昏欲睡.大概十多分鍾,門才複打開,進來的人手里握著一個碗,腳步輕盈.宮峻肆聞到了香水的味道,擰起了眉頭,在這里上班的工作人員是不許噴香水的.

那碗接近他的唇邊,那人是要喂他的意思,他睜眼,凜冽的目光里印出了一張熟悉的臉龐,竟是蔡雪.

他一把握住了蔡雪的腕,"你好大的膽子!"

竟然敢以這種方式出現在他面前,以前給的教訓都忘掉了嗎?

"呀."蔡雪只是低低一呼,身子便壓了下來.她穿得極為清涼,可以看到胸口一團雪白,還有那兩只呼之欲出的……

宮峻肆感覺血液突然一陣亂滾,竟然……有了反應!

他用力揮開她,坐了起來,此時已經意識到一件事情……有人給他下藥了!

先前跟蔣方齊喝的酒是不可能有問題的,唯一的可能是……徐應凡!兩道劍眉狠狠揪在一起,他一挺身立了起來,"去給我把徐應凡叫來!"

蔡雪卻從背後抱住了他,把自己的胸口貼在他身上,"你現在需要的不是徐應凡,是我."她的手靈巧地滑\入他的胸口,解\開他的衣扣,長指在那里劃動.

宮峻肆倒吸了一口氣.

"蔡雪,不想死就馬上滾!"他低吼道.

蔡雪卻嘩地拉開了自己的衣服,那衣服一脫落,露出了她潔白的身體……里頭竟什麼也沒有.她握住他的手往自己身上來,"峻肆,我不要你負責的."

"滾!"

宮峻肆一把扯\開門,順勢將蔡雪給丟了出去.蔡雪本就身無一物,這麼給丟出來簡直丟臉到了家.宮峻肆關了門,給奉方長打電話.

奉方長很快趕到,把他扶了出來,外頭,蔡雪身上披了不知誰給弄過來的簾子,整個人狼狽不堪.雖然尚里有規定,不能看不該看的,但這種情況下還有誰能忍得住?

宮峻肆連看都不看她一眼,邁步往外走.蔡雪不死心地跟出來,"肆,我可以幫你的!"宮峻肆沒理她,她跟著追出去想要去攔他,卻被奉方長擋住,"蔡小姐,請自重."

此時的蔡雪怎麼聽得到這些話?

宮峻肆此時身體里有藥力作用,這可是她最好的機會啊.原本對他的忌諱和恐懼在這唾手可得的機會面前顯得渺小不堪,她唯一想的是,只要自己跟他發生了關系,一切就改變了.

但馬上,她被人攔住,眼睜睜地看著宮峻肆上了車,揚長而去.

外頭,已經有些冷,而她卻只披了一張簾子.她不由得縮起了身子,踉蹌著追了車子一陣,最後一下子跌倒在地.

有人扶起了她.

那人用直白的目光看著她,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只披了個簾子,慌忙推開對方.那人卻強行將她拉了起來,"既然是出來賣的,咱們就好好玩一玩!"說完,拉著她往暗處走……

半個小時後,蔡雪穿著男人的衣服一身破敗地跑出來,頭發凌亂不堪,身上更是斑點層層.她咬牙,狠瞪一眼倒在巷里的男人,抖著手去拿手機要給父親打電話,卻只撥了個號碼再也沒有按下去.

不行,她不能把這種丑事告訴父親,她要利用這件事……

片刻,她撥了另一個號碼,"這里有個死掉的男人,給我處理一下,記住,要他銷聲匿跡,不能讓任何人發現蛛絲馬跡,更不能讓人知道這個地方死過人!"

吩咐完這些,她才晃著身子走出去.

宮峻肆沒有回家,因為怕自己這個樣子嚇到夏如水,最後讓奉方長帶去了酒店.奉方長的意思是,如果不回家至少也得去醫院,而他卻拒絕了,這點藥都征服不了,還怎麼混!

奉方長沒有辦法,只能守在外頭.

宮峻肆進了酒店後並沒有馬上去找冷水泡自己,而是撥了徐應凡的號碼,"好你個徐應凡,竟敢算計我!"

"我這不過是因為在您母親那兒受了些特殊待遇,順便還情給你罷了."

"你……什麼意思?"

上篇:第310章 就當什麼都沒看見     下篇:第312章 別人的眼光,要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