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21章 藏了什麼  
   
第321章 藏了什麼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迅速跑了過去,"你媽媽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看到他們來,丹丹哇哇地哭了起來,"我媽媽被壞叔叔……"她指著樓上,"壞叔叔不准人去看我媽媽……"

聽到壞叔叔幾個字,夏如水已經感覺到不好,而此時樓梯盡頭還站著兩個高頭大馬的人,顯見得是壞人留下的,她不能多想,把洋洋按在丹丹身邊,"你陪著她,哄哄她,我上去看看."

洋洋雖然不情願,但還是留在原地,卻有些擔憂地看著自己的母親,"媽咪,上去不會有事吧."

"不會的."她摸了摸兒子的腦袋,"放心吧."

洋洋將信將疑,還是點點頭.夏如水走上樓梯,而樓道上原來雕塑一般站立的兩個男人突然動了,將她攔住,"任何人都不許進去!"

夏如水冷了臉,"我可聽說了,里面的人兩天沒有出來了,你們就不怕出事嗎?如果出了事,你們擔當得起?還是要我報警你們才肯讓我見人?"

不知是她的氣勢震到了他們還是她的話,那兩人略一猶豫竟松了手.夏如水大步走上去,推了幾扇門都沒有找到人,最後推開了盡頭最大的那間臥室.

房間很大也很暗,窗簾層層疊疊,擋住了外面的光線,但她還是看到了床上拱起的那一小團.她快步走過去,看到丹丹的母親,那個可憐的女人蒼白地躺在床上,閉著眼.

"你還好嗎?"她搖了搖.

那女人慢慢睜開了眼,一臉茫然地看著夏如水,原本眼里盛了驚懼但在看到是個女人時又緩緩沉了下去.

"你……"

"我是丹丹同學的母親,您還記得嗎?"他們曾有過一面之緣的.

女人搖了搖腦袋,青絲鋪滿,越顯得人羸弱不堪.而夏如水扶她時發現她身上並沒有任何衣物,雪白的身上印跡斑斑,不用想也知道曾經曆過什麼.

"你沒事吧."她拿被子將人裹住,輕問.

女人搖了搖頭,"現在……什麼時候?"

夏如水報了一下日期,她恍惚了好久,"都過了……兩天了?"

"自己能走嗎?要不要去醫院?或者……報警?"她想到了外頭那兩個男人.女人卻挑搖頭,"什麼……都不用."夏如水看出了她的境況讓她尷尬,她的臉垂下去不敢與她相對,"我都……習慣了,只是丹丹……"

"她很好,我兒子在樓下陪她."

聽到這個,女人明顯松了口氣,"謝謝你."她的唇瓣和臉一樣蒼白,沒有半點血色,整個人顫悠悠的,似乎隨時會再次暈倒.

"我想……沖個涼."她指了指浴室.

她這個樣子,夏如水著實不放心她一人過去,"我扶你吧."

她沒有拒絕,在夏如水的扶持下慢吞吞地走到浴室里,關上了門.夏如水不放心,守在門外.

十幾分鍾後,女人出來,氣色終于好了些些,穿上了一件睡衣.

"謝謝你啊,專門趕過來."她道,語氣依然輕悠悠的,卻是十分好聽的聲音.

"沒什麼的."夏如水客氣地道.因為女人的事,反而減輕了她對宮峻肆的擔心,覺得時間沒那麼難熬了.

"那個……"她本想問問關于屋里男人的情況,又覺得兩人不熟不便開口,便臨時換了話題,"你一定餓了吧,我給你弄些吃的."

"謝謝啊."女人沒有客氣,依然道謝.她下了樓,經過兩個保鏢時,不忘瞪他們一眼卻也不能說什麼.

"媽咪."

"阿姨."

丹丹和洋洋一起迎了過來.夏如水撫了撫丹丹的小臉,"你媽咪很好,只是有些累了需要休息."轉而,她去看洋洋,"好好照顧著丹丹."

洋洋認真地點頭.

她進了廚房,翻了翻冰箱,一應的東西都有.她拿出米和香菇煲起粥來.

在丹丹家里忙了一通,天微微黑了兩人才離開.那家里的傭人回來了,有人照顧丹丹,她便放心了許多.

低頭看手機,依然沒有宮峻肆的消息,她也不敢再看關于宮氏的新聞,只能把手機壓在胸口,一陣陣地歎息.

回到家,意外地,她看到了韓管家.他向來住在老宅,怎麼會到這里來?韓管家看到她,迅速迎了過來,"夏小姐,您總算回來了."

"有事嗎?"她急問.

韓管家點頭,"夫人知道宮氏出事,急得生了病,現在……在醫院."

"這樣啊……"夏如水一時沒有了主見,她清楚許如萍不論什麼時候都不待見自己的.

"你怎麼不守在她身邊?"

韓管家遲疑了片刻,"是……夫人讓我來找您的,她有話要對您說."

不知道許如萍要跟自己說什麼,夏如水還是去了醫院,把洋洋留給了家里的傭人.她趕到時,許如萍正躺在床上哼哼哈哈地叫著,一張明媚的臉也變得灰敗不已.宮峻雅守在床前,看到夏如水,臉色一暗,雖然沒有說什麼,但心里的怨懟還是有的.

"媽,您叫她來做什麼?"她不滿地道,"您的身子已經夠差了,還要她來氣您不成?"

許如萍抬眼看到夏如水,停止了哼哼,推了宮峻雅一把,"你們先出去,我有話和她單獨說."

宮峻雅不放心地看了兩眼自己的母親,最後還是出了門.

夏如水上前一步,"阿姨."

許如萍抬手就把桌上的杯子丟了過來,正好落在夏如水身上.水還有些燙,夏如水被燙得退了好幾步,不過好在燙不傷人了.她也沒有處理而是低頭把杯子撿了起來放回去.

許如萍像瞪仇人般瞪著她,"如果不是你,我們宮氏也不會變成這樣子!六年前是你,六年後還是你,你簡直就是個掃把星!"

夏如水無辜地立著,面對這樣的病人,再多的解釋都無用.

許如萍吃力地撫著自己的心髒,"我不管你心里想什麼,事情是你惹出來的,你要負責擺平!去找蔡雪,哪怕就算給她跪下,也要請求她放過我們一馬!"

她不是提建議,而是命令.

夏如水抬頭,不敢置信地看著許如萍.

"阿姨,您應該清楚,現在已經不是求蔡雪放過不放過的事了,現在宮氏面臨……"

"宮氏面臨什麼,我比你更清楚,如果不是你這個掃把星,雪兒不會生氣,不會做出這樣的事來!夏如水,你知道我真正想你去做的是什麼嗎?我想你去死!"她不無惡毒地罵出這樣的話來,半點不客氣.

夏如水僵白了一張臉,她能跟一個病人置氣嗎?所以,即使她這麼無理取鬧,自己也不能像以往一樣回應.

她索性安靜下來,由著許如萍罵.

許如萍罵累了,從枕頭下摸出一張紙來甩在了夏如水面前,"你自己看看,你和肆兩人的八字合在一塊就是一個惡!你只要和他做一天夫妻,他就會倒一天的黴運."

"阿姨,你怎麼能信這樣的東西."許如萍起碼也是大戶人家出生,接受過高等教育,她沒辦法接受.

許如萍咬牙哼哼,"不信?那麼,你們之間有過好嗎?六年前因為你們兩的結合,肆發生了多少事?他的宮氏都給人爆了,你忘了?而你離開後,他馬上就找到了可以助他的人,並在短短的五年里就把宮氏帶到了現在的高度.如今呢?你們再次合好了,結婚了,可宮氏呢?再一次陷入危機,夏如水,你告訴我,這是該信還是不該信!"

"……"

許如萍並沒有說一句假話,此時的她只能啞口無言.

"若是我說你們婚姻不合,你可以不聽,難道大師也恨你不成?若是不信,你可以自己去找人算一算!"許如萍緩了些語氣,但還是那麼硬梆梆的,"注定凶險的婚姻,為什麼要繼續下去?你一定要把肆克死才甘心嗎?"

她最後的話重重地撞擊著夏如水,她咬住唇瓣再不能反駁一句.許如萍愛自己的兒子,她又何嘗不愛宮峻肆.他們的婚姻真的是大\凶嗎?

最後,連她自己都不能確定了.

握著那張紙條,她連怎麼走出醫院的都不知道.

回到家時,洋洋已經休息,謝過傭人,夏如水回了自己的房間.臥室本來就大,此時在這種心境下越發顯得空曠,她倚著沙發兀自低頭看那張紙,歎息了起來.

終究太累,在這種情況下她竟睡了過去.她做了個夢,夢到宮峻肆知道了兩人八字不合的事,十分憤怒,"難怪公司會發生這些事,都是因為你!你給我滾!"

看著平日里溫和的宮峻肆變成這樣,她眼淚汪汪,卻一個字也說不出……

"醒醒,醒醒."身體被人晃動,她醒過來,這才意識到剛剛只是做了一場夢.不過,眼睛清清楚楚站立著的正是宮峻肆.

"你……回來了?"她揉著眼睛問,不敢置信.

"怎麼了?哭成這樣?"宮峻肆低身打量她的臉.夏如水這才意識到,自己真的哭了.

"沒……"她把紙條往身後藏,"事情解決得怎麼樣?"

宮峻肆的眼睛紅通通的,顯見得這兩天也沒怎麼休息.他伸手將她背後的手拉回來,"藏了什麼?"片刻,那張紙就落入了他手中.

上篇:第320章 趁人之危     下篇:第322章 還愛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