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26章 不是你想的那種人  
   
第326章 不是你想的那種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臂,一緊,人已經被提起.蔣方齊甚至不顧此時正是別人的婚宴,就這麼把景天心給拉了起來,毫不客氣地扯向另一個方向.景天心被他拉得東倒西歪,而他紮在自己臂上的指頭更像是鐵鉗,幾乎能將她的臂鉗斷.疼痛,讓她縮緊了眉頭,只能用力咬著唇瓣,唇瓣幾乎被咬破.

這一幕,映入不少人眼里,大家皆露出驚訝的表情.但終究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不會揪著這點事情不放,眾人很快轉移了注意力.

景天心被蔣方齊狠狠地甩在了後花園的椅子上,她的背撞在椅背上,一陣刻骨的疼痛傳來,害得她無暇去管臂上的傷.

"誰讓你來的!"蔣方齊根本不管是否弄疼她,惡狠狠地問.

景天心顧及著自己的傷,疼痛侵襲著她,根本無心回答.他的指已經落下,扳住她的下巴用力往上提,半點都不憐香惜玉,"到這里來的目的是什麼!"

景天心疼得眼淚都要流出來,卻又不願意在蔣方齊面前示弱,只能強忍著,"我沒有目的,只是單純地……想來彈琴,我不知道……不知道你會來……"

他的力氣很大,她疼得直抽氣,一句話費了好大的力氣才說完.

蔣方齊扯起了唇角,"不知道我會來?我什麼時候允許過你拋頭露面了?"

"這……"

她垂下了眼皮,自然記得他的每一句警告.

"我只是想工作,呆在家里很悶."更重要的是,她會覺得自己是個廢人,而且,她要掙足夠的錢去給未婚夫交醫藥費.

蔣方齊會給她錢,但都以最屈辱的方式獲得.她甯願辛苦一點,也不要用身體去跟他換錢.這些,她自然是不敢說出來的.

蔣方齊一個月頂多會出現在她那里三四次,而且多半是晚上,所以她能在白天和其余的時間做一些鋼琴輔導和演奏的工作.雖然醫藥費還是不夠,但她相信,只要自己多努力一些,一定能補足缺口的.

她努力地,想要自立.

"你是在責怪我沒有每天去上你,讓你寂寞了?"蔣方齊松開她的下巴,臉壓了下來,極為不客氣地問.

景天心的臉登時通紅,因為他這直白的話語.

"我……沒有."她搖頭.

蔣方齊看著她,覺得可笑.一個經曆了至少兩個男人的還生過一個孩子的女人,用得著為這種話而臉紅嗎?

"如果再讓我見到你拋頭露臉做這種事,絕對不客氣!"他再一次掐起了她的下巴,僅因為她始終不願意抬頭看他.景天心的下巴被他捏得完全變了形,眼里再次顯露了痛苦的霧氣,卻一句話都不肯說.

看她這副委屈難過卻不肯示弱的樣子,蔣方齊只覺得煩燥,一把甩開,"你應該清楚,你的女兒,你的男人,生死都掌握在我手上,不想他們不好過就乖乖聽話!"

景天心的臉瞬間煞白,卻又忍不住低吼起來,"對不起你的人是我,跟他們無關,你不能碰他們!"

竟然為了那些人忤逆他!怒火,再次襲卷,蔣方齊的臉都扭曲了起來,"想跟我講道理,你有這個資格嗎?"

"我……"她說不出來.自從她以那樣的方式離開他的那一瞬間,她便沒有了任何資格.可她……

許多的話,她說不出口.

"我聽你的話."她最後只能服軟,"但……有沒有期限?你已經結婚,我不想你的妻子……"

"不想我的妻子發現你這個第三者,是嗎?"他無情而冷酷地接過她的話.景天心的臉更白了,幾乎找不到半點血絲.

蔣方齊心里湧起了報複的快\感,"你在怕什麼?怕被我妻子把你揪出來嗎?"

"不……"景天心無力地搖頭,她怕的並不是這個,而是他妻子看到自己愛的人竟然跟另一個女人在一起時會傷心……這種感覺,她償過.

但蔣方齊是不會聽她的解釋的,他恨她恨得刻骨.

"你至少……給她留點面子."

"我給不給她留面子是我的事,跟你毫無關系.倒是你,最好乖乖聽話,否則你深愛的未婚夫就可能會和你以及你們的孩子永遠分別了!"

他無情地提醒她.

景天心的指一錯,刺傷了自己的掌心,"求你……不要!"

蔣方齊冷酷地笑起來,無情地扳住了她的肩膀,"對他就這麼難舍難分?哪怕你生了他的孩子都沒能進到他家里,你以為他真的愛你嗎?景天心,你真是幼稚!"

"他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的人!"

竟然為那個男人說話!

蔣方齊像一堆點燃的火,只想給這個女人更深的懲罰.

"我不管他是怎樣的男人,既然你想保護他就拿出你的誠意來!"他不客氣地伸手……撕拉一聲,她的禮服破了半邊,布片就那麼垂落.景天心忙伸手去擋,又是害怕又是心疼,這可是花了不少錢買的禮服啊.

蔣方齊根本不管這些,將她扯起來直接按在旁邊粗厲的假山上狠wen了起來.他這哪里叫wen,分明就是啃咬,他不客氣地對著她的唇瓣下嘴,每一下都極其用力野蠻.景天心感覺到了唇齒間的血腥味用力掙紮,換來的是他更粗\暴的對待.

他並非只限于嘴上功夫,手無情地移到她身上,扯起她的裙擺……

景天心嚇壞了,忙去拉他的手,"不要……求你."這一次,她真的哭了出來.這里此時雖然沒有人,但終究是外頭,隨時會有人過來的!

她的眼淚大滴大滴地滾下,滿是屈辱,被蔣方齊嘗到.看著她示弱的樣子,他的火氣無形中消退,松開了她.

景天心低頭胡亂地抹著眼淚,把自己抱成一團.她像一只受了欺負的小獸,此時看來楚楚可憐.蔣方齊用力轉開眼,拒絕被她這可憐巴巴的樣子所蠱惑,指頭雖然在自己的外套上落了一下卻終究沒有解\開,而是大踏步離去.

"打算把我裹成一只粽子嗎?"不遠處,傳來不滿的聲音.夏如水看著自己身上的外套,不滿地道.她的里頭已經在宮峻肆的要求下披上披肩了,再加一件男人的外套,根本沒法出去見人.

宮峻肆卻滿意地勾起了唇,"這樣挺好."

雖說給她披上了披肩,但披肩終究太短,反而勾勒得她的腰又細又軟,還有雙腿也顯了形,讓人浮想連翩.他最大的想法是把她整個人都裹住,但眼下是做不到的,所以只好能遮多少遮多少了.

夏如水氣得翻起了白眼,要她以這種古怪的裝束到前廳去嗎?

"我不要出去了."她撒著嬌道,不肯邁步.

這正中宮峻肆的下懷,"也好."

原本帶她來是為了宣布主權的,但那些目光太直白太複雜太煩人,還是把她藏起來的好.

"我送你去車庫."

"宮先生."

徐應凡不知道什麼時候攔在二人面前.他穿著一身新郎服裝,潔白的禮服上別著禮花,手里握著酒杯走來,眼睛卻第一時間轉向了夏如水.

"宮先生難得來,卻不見了人,難不成徐某招呼不周?"

"哪里."宮峻肆微微朝側方移了一下,擋住了他的目光,"徐少的婚禮全市矚目,樣樣周全."

"既然如此,請宮總前廳一敘."

宮峻肆點頭,"今天是徐少的婚禮,我自然要多敬您幾杯."嘴上這麼說,他並沒有移步,而是轉頭去看夏如水,"在這里稍等會兒,奉方長會來接你."

徐應凡若有所思地勾勾唇角,將這一幕看在眼里,指頭不由得緊了緊.

夏如水聽話地點頭,正好她也不喜歡這樣的氛圍.宮峻肆推了她一把,將她推到稍暗點的地方,這才和徐應凡一起往里走.

奉方長要點時間才能到,只剩下她一個人,夏如水百無聊賴地在園子里走動著.這會兒人都在前廳,這里安靜極了.當她走到假山旁看到那兒收縮著的人影時著實嚇了一跳.

隱隱的光線下,可辨那是個女人,她抱著身子縮成一團.

"你……沒事吧."她走過去,輕問.

女人抬頭,在看到她時怔了一下,"夏……小姐."

"景小姐?"

夏如水也驚得不輕,她沒想到會在這里看到景天心.她很快看到景天心抱著的胸口位置衣衫已經破爛,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迅速將宮峻肆的外套裹在了景天心身上,"怎麼了?被誰欺負了嗎?要不要報警?"

景天心吃力地搖頭,"不用……是他."

顯然,是她的那個初戀造成的了.夏如水震驚不已,沒想到她的初戀竟然可以輕視她到這種地步,這里雖然沒有人來可怎樣都是人家的地盤啊.

"他帶你來的?"她輕問,疑惑自己進來時並沒有看到她,更不曾見到她嘴里的初戀.

景天心搖頭,"我是來參加演奏的,被他看到了."

不就是參加個演奏嗎?有必要生氣成這樣?夏如水沒忍心再說刺激景天心的話,將她扶起來,"我送你回家嗎?"

景天心看看自己的衣服,也知道這樣子沒辦法再去演奏,而且剛剛出來時全廳的人都看到了,她再進去只會引起眾人的猜測,最後輕輕點了點頭.

夏如水扶著她走出去時,剛好奉方長找過來,看到景天心愣了一下,但還是不動聲色地引著二人出去.上了車,景天心這才輕籲了一口氣,總算離開了那個人所在的地方.

上篇:第325章 意外出現     下篇:第327章 還要忍下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