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36章 韓修宇的請求  
   
第336章 韓修宇的請求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說你拖著個妻子,再加上個情,婦,這麼稀里糊塗真的好嗎?"身為早就潔身自好,從泥潭里洗乾淨爬出來的四好男人,宮峻肆有些看不慣蔣方齊的這種行為.他的情,婦甚少露面,昨天倒是帶出來了,很文靜也很漂亮,骨子里沒有情,婦的妖媚,該是那種老老實實談戀愛被男人寵的類型.

"不好嗎?"蔣方齊攤開了手,"我覺得就很好."

宮峻肆只哼了哼,不應聲但也明確表示了不屑.蔣方齊既而苦笑起來,"並不是每個人都如你一樣,有一個為你賣過命的女人.如果我擁有這樣的女人,也甘願金盆洗手,一生一世一雙人."

他在意的那個女人,永遠都無法和宮峻肆的女人相比,這是他嫉妒宮峻肆的地方.

"記著我的事."沒有太多心情和蔣方齊聊天,他忽然立起道.既而轉身出了門.

"喂,不喝了?"蔣方齊舉起杯,對方已經消失.他扯,開唇角苦苦地笑了起來,人家回家有嬌妻相伴,自然不想在這種地方久留.他呢?想到那個女人,心里又是一陣煩悶.

"喲,一個人買醉啊."

因為包廂門沒有關,外頭的人輕易就能看到里面的情形.蒙欣兒踩著七分高跟鞋,帶著別樣的笑意走進來.她一頭長發打成了波浪卷,身上穿著貼身短裙,剛剛蓋過腿根,露出兩條又細又長的腿,外頭披一件時下流行的韓版女裝外套,惹眼靚麗風情無限.

蒙欣兒,本市高,官的掌上明珠,也是他的掛名妻子.所謂掛名,則有名無實的意思.蒙欣兒喜歡玩,不願意被婚姻所束縛,而他心里存著一個人,對婚姻也沒有多少興趣.兩個人一見面便談開了,發現彼此想法一致,便同意了這場婚姻.

所以,兩人雖然是夫妻,卻並不熟悉,甚至連陌生人都不如.如果不是一周一次家庭聚會要帶著這位妻子,他都快要忘掉自己結過婚的事實了.而蒙欣兒平常也是隨心所欲地玩,今天和這個男明星玩曖昧,明天和另一個男模特親親,毫無顧忌.她也是尚的常客,不過兩人從來都是各玩各的,沒什麼交集.

蔣方齊淡淡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並沒有回答.蒙欣兒卻沒有急著離去,反而坐到他對面,撐著下巴打量他,"不對勁哦,心情不好嗎?被女朋友甩了?"

"我跟你不同,沒有那麼多時間交那些亂七八糟的朋友."他的語氣依然平平淡淡.

蒙欣兒卻挑眉笑了起來,"怎麼?吃醋了?

蔣方齊不語,只當她開玩笑.

"你沒有女朋友,那每次宴會帶的那些女人又算什麼?"

"只是女伴而已."終究還是給了她面子,蔣方齊解釋了一下.

蒙欣兒點頭,臉上染了一份欣喜,"這麼說來,你在為我守身如玉了?"

"別開玩笑了."蔣方齊立了起來,"沒有別的活動了嗎?如果沒有的話,我可以送你回家."

雖然對妻子沒有感情,但該有的禮節還是會有的.

"好啊."蒙欣兒欣然同意,立了起來.走出去時,不忘挽住他的臂膀.蔣方齊擰住了眉頭,因為二人只有在需要的公開場合才會這樣.

"走啊."蒙欣兒催促.

蔣方齊抬頭間,正好看到過道盡頭的一抹倩影,是景天心.

景天心也看到了他,她是來這里彈琴兼職的,卻沒想到才來就被蔣方齊撞見了.一般情況下,蔣方齊是不會管她的事的,不過前提是兩人不要碰面.

如今碰了面,他會如何懲罰自己?景天心退一步,臉已經白起來.而蔣方齊原本是想拉開蒙欣然的手的,但落在她臂上的手最後卻變成了握,"走吧."

兩人幾乎貼在了一起,外人看來是極致的親昵.在經過景天心時,蔣方齊完全一副視而不見的表情,仿佛不認識她.景天心這才緩緩地籲了一口氣.

"等一下."蒙欣兒卻突然出了聲,叫道.她將目光轉向景天心,"可以幫我把包包拿過來嗎?在43號包廂."

"可以."

蒙欣兒是客人,她不能拒絕,于是吃力地走向43號包廂.她雖然知道蔣方齊有妻子,卻從來沒有見過本人,此時碰面在感歎蒙欣兒的漂亮的同時又有深深的難堪感.幸好對方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走到43號包廂,里頭果然有一個小包包,限量版的香奈兒皮包,顯盡了蒙欣兒的奢華.景天心拿起包包迅速退出去,走到蒙欣兒面前,"您好客人,這是您的包包."

蒙欣兒滿意地點頭,"你在這里做什麼?"

"彈鋼琴."她輕答,轉身要走.蒙欣兒卻從包包里掏出一疊錢來,"這是你的感謝費."

"舉手之勞,不用了."她搖頭,只想快點離去.

蒙欣兒也未勉強,把包包握在手里,"現在像你這麼不愛錢的女孩子,已經很少了.你長得這麼漂亮,要是換成別人,早就巴上有錢人家哪怕做小三都願意."

這些話如巴掌一般打在她臉上,景天心的臉蒼白起來.

"這是我的電話,以後有空可以常見面."蒙欣兒把自己的名片遞向景天心.景天心遲疑了一下,還是接下,"謝,謝."

她能感覺到,蔣方齊正用灼灼而憤怒的目光盯著自己.她真的並非有心出現在他妻子面前的,但此時,她又哪里敢說出來?

"我還有事,先走了."她只能迅速離去.

蒙欣兒勾勾唇角,"這女孩子真奇怪,好像背後有人跟著似的,走那麼急."

蔣方齊收回目光,並不回應,"不走嗎?"

"走吧."

景天心跑到拐角,直到確定再也不會與那兩個人碰面才停下,抱著胸口籲籲喘氣.每一次見蔣方齊對她來說都是考驗,這意味著他只要有一丁點不開心她就要受到懲罰.今晚,自己在他妻子面前站了那麼久,他會不會生氣?會不會懲罰自己?

她心里沒底.

"還愣著干什麼,不上班啊."值班經理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過來,道.她這才收起思緒,快速跟上值班經理的腳步.

宮峻肆回到家的時候,傭人已經休息.他去了主臥,沒找到夏如水,對著主臥發了會兒呆,去了洋洋的房間里.果然,她睡在洋洋的床上,手里還握著一本故事書.

看到父親,洋洋朝著他無奈地翻起了白眼,"你的女人真麻煩,非要給我講故事."天知道,他早就過了要講故事的年紀,現在都知道讀故事了,而且是全英文版的.

"她是你媽."宮峻肆提醒自己的兒子.他自然知道,夏如水跑來給兒子講故事,一定是心里焦著了.那件事,不僅燒著他,也燒著了她.

他低身,輕輕將夏如水擁入懷里,走出洋洋的房間.

……

"修宇,你總算回來了,吃過飯了嗎?"晚上,韓義迎到了自己的兒子.這段日子,他一直在外面晃蕩,極少回家,知道他心里煩悶,加之兒子昏睡了五年,對于韓義來說,他能醒來完全是上天賜的,所以對他分外小心.

韓修宇只點了點頭,算是回應.

"喝酒了?"韓義不安地輕問,"你的身體還沒有恢複好,喝酒會傷身的."

"爸."他不耐煩地打斷,低頭時看到矮了自己半顆頭的父親發絲斑斑,早已不複當年.他不由得軟下了語音,"我沒事的."

"沒事就好."聽兒子這麼說,韓義松勁不少,"不過,還是給你煮碗醒酒湯吧."

韓義急著要轉身,韓修宇卻再次叫住了他,"爸,二十年前,有一個叫路贏的,你記得嗎?"

"路贏?"韓義眯著眼想了好久,"怎麼問到他了?"路贏是夏如水的父親,在宮氏爆炸之後他也是聽說了的.

"他是怎麼死的?真是宮老爺子派人撞死的嗎?"

"這個……怎麼突然對這個感興趣了?"

韓修宇自然不會告訴他自己感興趣的原因,只嗯了一聲,"爸,您如實告訴我,到底是不是宮老爺子撞死的."

"外頭有人這麼傳過,但具體的事情我是不清楚的."他當年也才二三十歲,剛到宮家,這種事,宮儼自然是不會讓他知道.

韓修宇心頭劃過一陣失望,但即刻卻一把拉住了韓義,"爸,我沒有求過您,但這次,求您,幫我辦一件事……"

夏如水原本在上班,卻被梁慧心心急火燎地叫了出去.她趕到跟梁慧心相約的地方時,看到那里不僅坐著自己的母親,還坐著徐征.

夏如水怔了一下,梁慧心已經看到了她,朝她招手.硬著頭皮走過去,她低低叫了聲:"媽."

"這是你父親生前最好的朋友,你們還沒有正式打過招呼吧,叫徐伯伯."梁慧心蒼白著臉介紹.

"徐伯伯."夏如水硬著嗓音打招呼,拎不清梁慧心跟她見面為什麼要叫上徐征.徐征點點頭,"其實,我今天約你們母女倆出來,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說."

上篇:第335章 一輩子糊塗比清醒要好     下篇:第337章 不是真愛又如何